001情不知所起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104

“接下来是国内娱乐新闻,娱乐圈最近好消息频传,某影后、影帝强强CP的婚礼,昨日在奥地利举行,扭转了众星扎堆巴厘岛大婚的局面……”

客厅里,硕大的电视墙上出现了两位影星的婚纱照,一帧帧精致唯美的就像电影海报。

沙发旁坐着的男人充耳不闻,继续忙着他的,手指在笔记本键盘上不停穿梭。

电视的作用也只是让客厅有点动静而已。

正午阳光洒满了客厅,照在男人身上,温暖的光晕柔和了他冷硬的脸。他转开身子避开光线,箍起的眉头,好看的想让人上前轻抚。高挺鼻梁下的薄唇,侧面完美诠释了娱乐圈标榜的最佳弧线度。

这是一个很帅的男人,特别是当他抬起眼看着笔记本笑的时候,本是冷漠的桃花眼,一笑波光潋滟。可惜笑容转瞬即逝。

“继续播报国际娱乐新闻。2018全球可穿着艺术大赛,日前在美国纽约卸下帷幕,其中分量最重的至尊大奖,由加拿大华裔女设计师沈萃夺得……”

还在忙不停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后猛然抬脸看向电视,看到屏幕里戴着花环的美丽女孩儿,不由得呆住,竟然真是沈萃。

她,眉眼如初,依然那么好看。二十五岁的女人,依稀透着上学时的内敛羞涩。

以往同学群里时不时有人在安利她的消息,说沈萃是同年级里混的最好的女生了。他虽然不吱声,却都一一看在眼里。

如今看来,她确实已经攀到事业的顶峰了。

电视上插播了一小段沈萃的采访,男人合上笔电,认真的看。

采访是颁奖后国内一家电台录的,还是比较有名的访谈类节目,所以沈萃也说的是中文。没想到出国那么多年,她的普通话还是字正腔圆。

新闻节选的貌似是结束时的话题,主持人问:“沈萃,你这么年轻就有了如此好的成绩,可有什么遗憾之事想要做却没做的?”

电视上的沈萃微微一愣,沉吟片刻后展唇微笑,像绽放的百合花:“有啊。”

“哦?那我可真是好奇死了。”主持人睁大眼做足了吃惊的样子:“能说来听听吗?”

沈萃却坚定地摇摇头:“每个人都会有未能企及的事,我觉得这不奇怪。”

“那真是遗憾,还想说能挖出个什么大八卦的,哈哈……”

新闻很快翻了篇,变成了名导演受邀某国际电影节的消息。

男人还在出神,盯着电视却不知所想。

原来沈萃也会有遗憾的事,就是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愿望没达成,明明看起来心想事成的样子。

呵,自己还有闲心为别人担忧,也算是最可笑的一件事了。

他猛然揭开笔记本,看着黑色的屏幕变亮,喃喃自语:“萧群啊萧群,别人的事和你有什么相干呢。”确切的说,他的事,应该也没人会关心吧。

他把刚才写的东西,发送至不同的邮箱后,慢条斯理的关机、拔下电源,拿起遥控又关了电视,这才缓缓起身。

环顾了一圈不菲的装潢,萧群嘴角的笑带着几分嘲讽,转瞬即逝,又恢复他标志性的冷脸。

茶几上的手机这时发出单调的铃声,与他冷淡的脸相映成趣。

萧群看了眼来电,轻嗤一声,却还是划开接听了。

“萧群,别忘了明天来医院啊,你爸爸……”那边的女人软语温柔,可惜萧群没等她说完就按了红色键。

挂断,关机,锁门,走人。

早就该知道是这样的,他就不该有什么妄想。因为下意识升起的期望之火,即刻就会被一盆凉水浇灭。

她打给他的时候,从来都是为了别人。

萧群仰起头,抑制住鼻酸。电话那边的是他妈妈,可是亲情是什么,他活到了二十六岁,都没体会过。

哪怕他如今也是事业有成,哪怕他从小优秀到大,都换不来一句她真心的关怀。

他的母亲萧雨柔,是为了金主而活的——而她的金主,正是自己血缘上的爸爸。她一直依附在男人身上,卑微的讨好着那个男人,甚至他的家人。原配生的儿子现在需要自己来救命,他妈比人家亲妈都上心。

别人的儿子是宝,他是草。

拎着车钥匙,萧群寒着一张脸走出复式公寓,门口守着的竟然还有记者,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媒体的报道,他从来不理,但心里终归还是介意的。直到坐上车,他才长舒一口气。

金融新贵竟然是情妇子,情妇子与原配生子兄弟情深,哥哥有难弟弟挺身而出!

他们是在放屁吗。

医院?哈,他会去的,等着。

黑色揽胜稳稳的开出小区,然后如脱缰的马儿一样上了宽阔的公路。跟拍的记者连忙跟上,虽然畏惧那张阎王脸,但是第一手消息谁不想掌握?那可是有关卫氏的秘辛,J市的大人物,这消息跟好能暴富的。

萧群悠闲地开着车,打开车载音乐,一首很清淡的歌声唱响,仔细听,会听出歌词唱的是越长大越孤单的感受。

这首歌还是中学时听人哼唱过,他才熟记于心的,这么多年过去,依然挺喜欢。对了,那个人就是沈萃。

一身蓝白校服裙的女孩子,简单的衣裙在她身上就格外好看。明眸善睐又多才多艺,虽然很羞涩,但却是唯一能和他抢第一宝座的女孩儿。

沈萃一看就家境很好,听说妈妈是艺术家,中学毕业后就出了国。萧群嘴边泛起笑,于他,本来就是天边的云,以后就更见不到了啊。

他怅惘的加快了车速。

车外风景疯狂的后退,萧群眼里渐渐起了嗜血的红。他就是自私凉薄又怎么样?想借由舆论让他屈服,真是痴人说梦!

萧群冷笑,卫英想用自己的器官,他配吗?对,想用也行,但活人的他甭想指望。

风声在呼啸,车轮飞转。

这个时间公路上车少,被萧群超过的车主都忍不住骂了一句脏口:“草,这么快是赶着送死吗……”

一辆超跑的司机还在恍惚,我怎么就被那辆大家伙给超了?他咬牙发恨时,就听见前面传来震耳欲聋的碰撞声!

超跑司机吓坏了,这明显是车祸的动静啊。他脚下一踩油门,最快速度开到事发地点,却只看到被撞开的一溜护栏……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