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缘尽缘生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632

萧群的送别会很小,就在他的墓台边,来的人也不多。

除了妈妈萧雨柔,大都是他公司的下属。以朋友身份来的,只有萧群一个大学的哥们儿,听说还是高中同学。

传闻中的卫家人没有出席。

守着的记者都很惋惜,这次没有爆点,白来了。

沈萃穿着一身白色毛线裙,外面是黑色的毛呢大衣,J市的初冬,这一身站在太阳下暖洋洋的。可她却觉得很冷。

相片是在报纸上拓下来的,萧群连张照片都没留下。不过记者抓拍的很好,冷淡的眼神也和中学时的少年重合了,英俊依然,淡漠如昔。

萧雨柔哭的很恸,扶着她的是公司的两位女员工,她哭的撕心裂肺,清晰入耳的是一连串咒骂的话。

“你个混蛋,不孝子……你就这样撒手了,什么都没留下……让妈妈怎么活,呜呜呜呜呜,杀千刀的王八蛋……”

萧群的那个哥们儿,冷冷的看了萧群妈妈一眼,冲着墓台鞠了三躬,转身往墓地外走。

路过沈萃时他多看了一眼,这女孩儿没掉眼泪,脸上却是难掩的悲伤。她站在那,纤瘦窈窕,气质出众,记忆里他却对这么美的女孩儿没印象。

“你是萧群的?”他忍不住停下脚步问。

沈萃晃过神来,看了他一眼,“同学。”

“诶?我和萧群高中、大学都是同学,你……”男人很惊讶。

“初中。”

“额。”初中同学哎,竟然还记挂着来送送他,真不容易。

男人回头看几乎伏地哭泣的萧雨柔,撇撇嘴,转回来对沈萃说:“走吧,这里没什么看的。”

沈萃听出他的口气,有点奇怪,“你不去安慰一下?”不是说好哥们儿吗,那等于他干妈吧。

“嘁,她还用安慰?赶明儿,等见到她男人就好了。”男人嘲讽的一笑。

“……”沈萃不知怎么接。

“你也是萧群的朋友?不过我怎么没听他说起过呢。”男人皱着眉回想,确实没有。

沈萃垂下眼睫:“我初中毕业后出国了。刚回来。”

“原来如此。”男人点头。

沈萃抿抿唇,小脸有些苍白:“你……可以跟我说说他吗?”

男人看看天空,苦笑了一声,突然有了诉说的欲望:“出去说吧。”

……

直到萧群的好哥们儿李侃离去,沈萃还坐在咖啡厅里发着呆。

“萧群不容易,有爹有妈等于没有。萧雨柔,哦,就是他妈,心里只有卫临川和卫家。”

“你知道吗,卫家少爷等着萧群的配型救命,他妈天天逼着他去医院。”

“真是憋屈,萧群这个笨蛋,为了这种廉价的亲情自杀……”

“他临去前,把公司卖了,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了孤儿院,包括住所。所以他妈骂他混蛋。”

“等我收到他的诀别信,他已经去了……”

李侃在时,沈萃只是一脸震惊的听他陈述,他走了,沈萃的的身子开始不停颤抖,好似寒风刺骨。

萧群!你是有多绝望,才会走到这一步?

他本来是前程似锦的。那么优秀的他,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灿烂的明天。

可让他绝望的竟然是他的家人。

难怪,他从初中就那么低调,不花家里一分钱;难怪听说他放着最好的高中不去,只是因为那学校离家远,能住校;难怪他脸上没有少年人的快乐与忧伤,也从来不交朋友……

沈萃紧紧捂住嘴,悲伤的不能自已。

为什么老天会这么残忍呢,对妈妈这样,对萧群这样。而那些自私的人,却活得好好的。

李侃离开前,对沈萃说:“萧群有你这样的朋友,也值了。不过若是你没出国就好了,哎……”

沈萃看着咖啡杯里的奶泡,怔怔的。是啊,假如,她要是没选择妈妈,妈妈会不会没那么累,能幸福一点?那她和萧群会不会也能成为朋友,然后……

应该不可能,自己的性子太内敛,萧群又那么孤傲,自己应该会止步于他的冷脸吧。

她苦涩的摇摇头。

“跟你说哈,萧群他那个人嘴硬心软,我就是个例子。一开始他不搭理我,我牛皮糖一样黏着他,慢慢地从不理我,到偶尔回应一句话,最后成为朋友,慢慢才有了过命的交情。”李侃回想起过去,禁不住微笑。

真好,他有无数回忆,可自己只有那短暂的初中,和他帮自己时寥寥的几句话。

拿出纸巾擦干眼泪,沈萃站起身。账单李侃已经结过,她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咖啡厅。

拿出手机,沈萃打给林笑笑。

“沈萃?啊!你打给我是不是想来参加校庆?”林笑笑激动地嚷起来。

沈萃缓缓摇头:“我现在在J市,但校庆不准备参加。”

“你回来了?太好了。不参加就不参加吧,大不了我也不去。你现在住哪,我去找你?好想见你!”

“刚回来,笑笑,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林笑笑豪爽的拍胸脯:“好好好,去哪儿都成,舍命陪美人。”

她没想到,沈萃让她带着去J市最有口碑的寺庙。

林笑笑还真知道在哪儿,因为老妈刚带着她去求了姻缘。那里香火很旺,慕名而去的人络绎不绝。虽然她很奇怪,沈萃从遥远的加拿大回到中国,就是为了拜个佛烧个香?

两个人去了灵山寺,一路上沈萃恹恹的情绪不高,林笑笑也不敢问。

直到下山,林笑笑见她如释重负的样子,才忍不住开了口:“沈萃,你……求的什么啊?”

沈萃拾级而下,望着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呼吸了一口庙宇里的烟火气,虔诚的说:“若佛祖有灵,我想保他来世苦难尽,甘自来,没有忧伤,幸福圆满。”

林笑笑呆呆看着她,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到了山下,沈萃与林笑笑告别,她要回酒店拿行李。

坐在出租车上,沈萃拿出寺庙里买的佛珠把玩。抬眼间楞了一下,她看到两个人在路边撕扯,竟然是她爸爸沈青云和娶的小媳妇郑梅。

“师傅路边停一下。”

沈萃摇下车窗看着他们,这里是医院门口,也不知是什么事惹恼了一向好面子的沈青云,让他如此不顾形象。

“带着你儿子给我滚!”最后沈青云抛下这么一句,上了停在路边的豪车。

郑梅扑在地上哭的狼狈,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她恨恨的爬起身,骂骂咧咧的走了。

没想到看到这么一幕闹剧,沈萃突然就笑了,佛祖很灵嘛。不过她懒得探究那家人发生了什么,就当看了一场闹剧。

“师傅,麻烦转下头去百龄园。”

司机师傅爽快的应了,没想到娇俏的小姑娘要去公墓,不过对他来说路越远越好。

沈萃手里转着佛珠,她临时起意,走前想把佛珠埋在萧群的墓台边。

再次走进墓园,沈萃才发现这是公益性的墓地,价格比起一般公墓来说便宜得很,所以这里进出的人倒是不曾断。

珠子入土,她突然觉得内心一片安宁,萧妈妈对埋骨之所敷衍了事,这里却意外的很适合萧群。清冷的人,心之向往的应该就是热闹吧。

走出公墓,沈萃无意识的沿着路,就只想放空一切走一走,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十字路口。她呆呆的站在那,眼前的道路是如此陌生,她一时没回过神来,有些懵。

回首望向百龄园的方向,那里庄严而肃穆。看着看着,沈萃的视线模糊了,耳边恍惚听到有人轻喊:“沈萃,沈萃……”

年轻而充满了男孩子的朝气,好听的让人想哭,那声音悠扬而空旷,回荡在她耳边。

“萧群……”沈萃突然迈开腿就跑,却忘了已然是逆行。

只听“吱!”的长音,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砰”的声响,小货车撞飞来人,猛打方向盘后开向了路边的冬青丛。

路边很快有人围上去,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变得清晰。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