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斗牛要不要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50

下午上课,十班有体育,几乎赶鸭子上架,硬是凑足了三项的名单。

高一年级属于新生,没有被剥夺体育课的悲惨命运,每周上两节。体育老师先是整队宣布学校举办体育节后,就开始组织班上同学练起了项目。

沈萃还是报了踢毽子,班里一共十个女生参加,其中有“下巴怪”宋雪莹,她是听到沈萃报名后跟着报的。陈昭对此嗤之以鼻。

王萧萧本来报了两项,可惜分身乏术,去了五人六足,干脆让李侃把自己从踢毽子里刷下来。陈昭和包依婷她们俩都选择当壁花,没凑热闹。

体育老师让毽子组两两练习对踢,掌握平衡后再单练。

篮球三对三的名单里没有萧群。沈萃很郁闷,这家伙说不参加就真不参加。

李侃更郁闷,本来答应考虑的同桌,在他下午问时一口回绝了。而且当时萧群的脸色格外难看。他猜测,可能是中午在食堂大米里吃到了沙子,或者青菜里吃到了虫子?嗯,依照同桌的龟毛,一定是的。

篮球场地上以朱延光为中心的六个人分成了两组,在练对抗。这次除了朱延光和他的死党王书睿,其余都是拉郎配参加的。毕竟学习好的,大都不爱好运动的。

他们练了两把后,陷入了僵局,朱延光一手拍着篮球,不耐烦的叫李侃过去。

五人六足那边就热闹多了,班里只出现了一支队伍,王萧萧也真成为了“大坝缺口”,站在几个高大的同学间,分外的娇小。

体育老师着重指导他们,因为若抓不住要领,很容易受伤。

这群乌合之众,一开始闹了不少笑话,中间相邻的两只脚腕被缠住后,因为没有默契,走起来同手同足、互相牵绊,摔了好几次。

王萧萧笑的都没力气了。

没有报名的同学,可以在操场自由活动,大部分同学选择在一边看热闹。有的男生还跑去给沈萃加油,看美女踢毽子比较赏心悦目好吗。

萧群坐在篮球架后面的座位上,懒懒的倚着靠背,一脸生人勿进。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不舒服了,在看到沈萃和那个男生搭话以后。

那个男的一看长相就是油滑之人,这么多人就只盯着沈萃,真是欠揍。可是最终,那一大帮人还是一同进了二食堂。

于是李侃就撞在了枪口上,问他加不加入三对三,他没好气的直接拒绝了。当时五缺一,李侃没办法随便又拉一个好说话的同学,终于凑够了两组。

萧群看一会儿朱延光carry全场,眼神忍不住就飞向了踢毽子组。

不得不说,沈萃真的踢得很好。动作轻盈,腿弯起大弧度都游刃有余,踢得又稳又好看。不像有的女生动作那么夸张,接个毽子而已,整出个大鹏展翅,莫非是想起飞不成,辣眼!

萧群嫌弃的扫了扫,就只关注一个身影了。旁边那几个碍眼的货,在那鬼叫着加油,智障,踢个毽子也需要加油?

正看的入迷,前方的三对三那边就停下闹起来,李侃在里面做着调停。

萧群站起来,插着裤兜走过去,别人他不管,这个鼓噪的同桌他还是要罩的。

朱延光让篮球在指尖上转,像是地球仪一般,技巧娴熟。他边弄花样,边嫌弃的对李侃说:“六个人,就俩会玩的,还和别的班对抗?抗毛啊。”

王书睿也阴阳怪气的附和:“班长你也是,一六零的女生身高,你也给往里带,这是斗牛哎,又不是跳绳。”

那个一六零的男生红了脸,他比他们上学早一年,又开个儿晚,怪他喽?再说,他也不想参加啊,班长说少一个人,让他来凑数而已。

李侃揽住他的肩膀,对朱延光说:“人家张雷好意来帮忙,王书睿你别人身攻击啊。再者一个班就只派一队,我给你们找陪练还练出不是了。”

王书睿耸肩:“我可没别的意思,只是不能谁都来吧。”

张雷低声说:“班长,我退出。”

没等李侃说话,另外的三个男生互相看了看,也纷纷表示:“我也退出,凑个热闹来着,可不想找气生。”

李侃张张嘴,不知如何劝说。

萧群在旁边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是为了这个。他扫视一圈自己班报名的几个,也有点头痛李侃选人的眼光,他也是被逼到份上了。

这时朱延光指着大操场另一边的场地,下巴微抬示意大家看,高二七班也在上体育课。那边的篮球场此时围满了人,都在围观他们三对三训练,人家班的女生可比他们班热情多了。

而且高二年级的队员都选的人高马大,动作也规范,一看都是个中好手。

萧群眯了眯眼,明显是领袖的那个人他见过,就是中午食堂油滑的那小子,原来还是高年级的。

朱延光对李侃说:“看到没,人家多强啊,若是比赛遇到孔帅他们,咱们一定输的颜面扫地。”

王书睿也对张雷他们几个说:“兄弟们对不住,不是我说话难听啊,实在是不想太丢人。”

众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萧群这时对张雷说:“我替你。”

大家齐齐看向高个子的萧群,李侃喜形于色,松开张雷就想来搭他的肩膀,被萧群飞快闪开。

朱延光把篮球抛给他:“来一局。”

张雷如释重负:“那敢情好,萧群你可救了我了。”

萧群不置可否,拍了两下球,拿到手上瞄准篮筐就是一个远投,球入网落地,空心球!

男生们怪叫着拍起了手,朱延光更是大喜:“呦吼,不错哦。来,三对三,斗一次!”

这边的动静,把没有项目的女生都招了过来,李侃撇撇嘴,这些重色的女人。萧群没过来前,她们可有围观的?没有,一个都没有!还不是看自己同桌颜好。

不过他也不多计较,至少萧群参加了。不知为什么,只要萧群在,他就很有信心。

萧群脱下校服,叠的板板整整,走过去放在座位区。回来时一边做着赛前运动,一边看向毽子组,然后他的心一阵急跳,沈萃——也走过来了。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