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这个女人没救了(二更)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21

听她这么说,萧老头又是啧啧啧的摇头,“懂得不少啊,还非法拘禁?萧群,给她看看,你是不是被我绑起来了?”

萧群放下四个袋子,也来不及收拾,就匆匆跑出来:“外公你进去吧,跑累了躺一会儿歇歇,我把她打发走。”

萧增礼老头鼻子里哼出一口粗气,气鼓鼓的走进去,再跟这弱智女儿说话,他得犯心脏病。

母子俩面对面,萧群扶门而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样子,萧雨柔差点被气个倒仰。

“你就打算这样和我说话?”

萧群不为所动,淡然的看着她:“这样挺好。你来干什么,不是说好了不打扰外公?”

萧雨柔伸手去拉萧群,想把他拽开,然后进去。但她忽略了一个问题,大小伙子不想让她拽,她是拽不动的。

被晃了一下,差点扭到老腰,萧雨柔没站稳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她借机嚎啕大哭:“你这个不孝子,连妈妈都推了,呜呜呜……”

有邻居的门悄悄打开了一条缝,萧群无奈的看着地上的女人,“你在学校家属院这样闹,传出去,对卫临川的名声好吗?”

本来哭着的萧雨柔,闻言立刻噤声,抹抹脸,讪讪的扒着门站起来:“我有话和你说。”

萧群讥诮的笑了一下,说什么都不好使,什么爸爸儿子,远比不上一个卫临川管用。

“出去说,或者就在这里,要不……就不用说了。”萧群始终坚定地把好大门,不让外公生闲气。

看了看那邻居的门还开着缝,估计是在偷偷听热闹,萧雨柔想了想,说:“去楼下我车里说吧。”

萧群在鞋橱上拿了钥匙,轻轻关上门,跟她下了楼。

刚才没注意,一出楼栋,就瞧见了不远处车位上停了辆大红色跑车,看标志是保时捷,他猜这是她的。

果然,开锁声响起,车灯一闪,萧雨柔款步走过去开了驾驶门坐上去。

见萧群站在那不动,萧雨柔不耐的说:“上车!”

萧群看看左右,走过去拉开后门上去坐下,门都没关,一看就是不想长谈。

萧雨柔闭闭眼,她忍。

“这就是你追求的?”没等她说话,一直沉默的萧群语气淡淡的开了口。

皮草,名牌包,豪车,贵妇般的生活,哪怕不惜父女决裂、母子反目。

萧雨柔错愕了一瞬,立刻拍拍方向盘,回头反问:“哪里不好?”

她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情人又帅又有钱,平时还不管她闲事,有男人睡又有大把的钱花,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她忘不了一走进名牌店,那些导购们争相服务的场景,这大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她不想再回到过去扣扣索索的日子。

萧群笑,连连点头:“好,老好了。”

“那你跟我回家,年前我把你爸爸叫过来,咱们一家三口吃个团圆饭,然后过年时去给你爷爷拜年!”

萧雨柔没有听出他的讽刺,还以为儿子见了豪车,松动了想法,连忙把自己的来意说了。

“……”萧群收敛了笑意,这个女人,没救了。答应跟她出来,就是多此一举。

他长腿一迈就下了车,静静地看着坐在驾驶室的女人:“以后真的不用来了,也别再找我,好好过你自己喜欢的日子。希望……你能一辈子快活。”

说完,给她甩上车门,萧群头也不回的进了单元栋。

这次,萧雨柔没再叫他,也没跟出来。

她开着车出小区门的时候,看到门卫羡慕的眼光,她倔强的对自己说:“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

卫老爷子自己单独住,让萧群去给他拜年,讨老人家欢心,多好的事。毕竟萧群也流着卫家的血,老爷子能不见他嘛。这对萧群大有裨益,怎么他就是不懂自己的良苦用心呢?

以后有他们求自己的时候,到时再说。她脚下一加油门,跑车一骑绝尘,萧雨柔在车里得意大笑……

萧群开门进屋,外公应该是躺下了,购物袋还在原地,里面的东西没有动。

他突然有点疲累,一开始的好心情,真的消失殆尽。

弯下腰,把所有袋子打开,一样一样收纳好。蔬菜肉类鱼类放进冰箱,该冷藏的冷藏,该冷冻的冷冻;水果拿出来放在盆里待洗;干果、糖类拿出来摆在了客厅茶几上……他机械性的干着活,直到把所有东西都分门别类。

对了,还有豆腐,萧群又手忙脚乱的去冰箱拿鱼,幸好这会儿还冻不住。

他蹲在地上,看着鱼发呆,慢慢地,头就趴在了膝盖上。

身后传来拖拉的脚步声,然后萧群觉得头上落了一只手,就听外公叹了口气,摸摸他头说:“去睡一觉,外公给你做鲫鱼豆腐,要不然……和你同学聊聊天也行。”

萧群觉得鼻子更酸了,这是老人家在赶他走后,第一次主动提外公二字。

他吸吸鼻子站起来,比老头瞬间高出一大截,把鱼递给他说:“嗯,谢谢外公。”

萧增礼摇头笑,刚才心里郁闷疏散了不少。怪道人们都喜欢家里添丁呢,有人气才是家啊。

萧群回到自己的屋,恍然想起,外公是让他和沈萃聊天吗?

他不好意思的捏捏耳垂,这老头挺新潮的,明知道那是个女生。转念一想,外公这样说,其实是在变相安慰自己吧。

萧群躺在床上,刚才心里的憋闷好像立刻纾解,他……好像真的想沈萃了呢。

前一晚,沈萃给他打电话,说订好了今天的机票,这会儿应该在飞机上了。

想起她,萧群脸上的表情柔和了很多,若是没有这个可人喜欢的女生,他这半学期估计依旧是一潭死水吧。

沈萃……沈萃,好听的名字,美好的人。

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到加拿大,和她妈妈开开心心过个好年,然后,早早的回来。

被萧群惦念的沈萃,在第二天凌晨时才下了飞机。

本来昏昏欲睡的她,见到了接机的妈妈后,立刻就清醒了。她一头扑进戚霜的怀里,不知怎么的就已经泪流满面。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