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犯错了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50

戚霜吓坏了,以为女儿在飞机上受了委屈,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肩,一边向后看人来人往,没发现什么异常。

一个男人带着华侨独有的口音,在一边说:“阿霜,先带孩子上车,她可能是想你了。”

沈萃擦擦眼泪,从妈妈怀里挣脱,不好意思的擦擦眼泪:“李叔叔好。”

“诶?你知道我啊?”男人高高大大,身材劲瘦,长相不帅但是看上去很亲和。

沈萃默,她忘记了,没有那十年的相处,李叔叔怎么会认识她。

戚霜噗嗤一笑:“我只提过一嘴,你就记住了啊,真是小鬼灵精。李师兄,她听我说的,在这里,多亏你和师姐照顾。”

男人爽朗的笑,很开心。

沈萃望天。天知道,她都忘记妈妈是不是跟她提过李叔叔了。她对于加拿大温哥华的记忆,只有那十年。

上了李叔叔的车,沈萃拿出手机,想给萧群发短信。

戚霜在一边说:“是该告诉你爸一声。”

沈萃悄悄吐舌,立刻换了页面:“知道了。”

温哥华是太平洋时区西八区,这个时候应该是第二天下午,发短信给沈青云是不会打扰他的。

见妈妈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沈萃收起了手机,决定和妈妈好好说话,回到家后再和萧群联系。

“我闺女怎么越来越漂亮了呢。”戚霜拂拂沈萃的长发,这孩子真是挑他俩所有优点长的,怎么看都好看。

沈萃歪在她肩头,“随你啊,我妈美,我就美。”

李叔叔笑的开怀,一边开车,一边应和:“一个大美人,一个小美人。”

戚霜眼角都笑出了泪。如果婚姻幸福,谁愿意离乡背井的跑出来,谁不想和孩子在一起,亲自照料看她茁壮成长?

是她太无能了,愧对她的萃萃。她一定好好发展,将来让萃萃出国后,不用和自己一样累。

车子很快开到了剧院给员工配备的宿舍,这个剧团福利不错,交很少的一笔钱,就可以住单独的一套公寓,虽然很小。

进门前,她感激的说:“李师兄,今天麻烦你了,明天我们请你吃饭。不早了,先去休息吧!”

沈萃也向着李叔叔摆手:“谢谢叔叔,晚安!”

“晚安,有事电话给我,我就在隔壁。”他这是回答的沈萃。

沈萃笑而不语,她能不知道他就住在隔壁嘛,她还知道他所谓的隔壁是自己买的三居室,还有他的名字叫李三石呢,哈哈。

娘俩锁好门进了公寓,沈萃又抱住戚霜,好一顿撒娇:“妈妈,我想死你了!”

戚霜嗯了一声,声音微哑,“那今晚和妈妈睡。”

“好啊!”

“先别洗澡,泡泡脚就好,倒过时差休息好了再说。”戚霜的关心无微不至。

“妈妈,你最好了。”沈萃拉着她的手摇啊摇,现在的妈妈好年轻,和十年后的苍老一点都不一样,她不想再让妈妈变成那样。

“萃萃,妈妈接了支领舞,有点难度,但是一定会大红,到时咱们条件就更好了,正好你大学过来读!”戚霜说起团里的决定,兴奋地和女儿报喜。

沈萃心里一惊,她想起了前世的戚霜,就是从一次练习中受伤,身体才开始走下坡的。

“这个舞……是关于什么的?”她屏息问。

戚霜一边打开沈萃的行李收拾,一边说:“有些外国人就喜欢研究中国的文化,这次团里的编舞,瞄准了咱们国家的敦煌壁画,以飞天仙女为模板编了一场舞剧。”

沈萃下意识的脱口反对:“不要跳!”就是它,就是这支舞的排练让她受了最严重的一次伤,导致以后落了一身毛病。

戚霜被吓到了,扔下手里的东西,过来搭住女儿的肩膀:“怎么反应这么大?刚下飞机,我就觉得你脸色不好,萃萃,跟妈妈说,到底怎么了?”

沈萃反搂住妈妈的腰。连连摇头:“我不想你跳这个,妈妈,别跳。”说完,她迫切的看着戚霜的脸,让她答应。

戚霜虽然不太懂为什么,但她不想见沈萃为自己担心,就好脾气的答应:“好好好,我不跳,明天就去找团长推了。”

沈萃安了安心,“妈妈你答应我,以后都不能跳带威亚的舞!”

戚霜好笑:“哎呦,你还挺内行,知道这舞得带威亚。”

沈萃噘嘴:“飞天啊,我又不傻,不带威亚怎么飞。外国人就想见别人拼命,以后你不能傻傻的被他们支配。”

说完,她暗吐一口气,幸好自己机智。

戚霜想了想,觉得沈萃说的很有道理,三石师兄也劝过她不要接这支舞。看来,是自己过于天真了。

因为和妈妈的沉重话题,让沈萃忘记了和萧群报平安,可把那个留在外公家的人急坏了。

萧群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起来看手机,没有任何消息。

他算了一下时间,算出这个时候应该还没到,就释然了。

可是到了下午,萧群又拿出手机看,还是杳无音讯,他再也淡定不起来。飞机应该下了啊,怎么也不说一声?是见了妈妈没有时间,还是出了什么事?

萧群坐不住,拿着手机在卧室里走过来走过去。

想发短信过去,可那边是凌晨,万一她正和妈妈在一起,怎么办。

这边抓耳挠腮的盼了一天,那边美美睡了一宿的沈萃,终于醒了。

早上,温暖的阳光照在了沈萃的脸上,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只觉得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睁开眼,嗅到了煎蛋的香气,妈妈应该在做早餐了。

脸上漾出甜笑,沈萃抱紧被子在床上打滚,连妈妈的被子都格外温暖哎。真好。

要是萧群见到妈妈,一定也会喜欢她,因为她实在是最温和的长辈。

嗯,萧群,好想他啊。

沈萃猛地坐起身,一脸呆滞。她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和萧群报平安!

坏了,他明明再三叮嘱,无论多晚,下了飞机都要和他说一声的。

拿过手机,这个时间的J市应该是凌晨。十三个小时的时差,好像把俩人弄得像是牛郎织女啊,沈萃被这个想法逗得“扑哧”一声笑出来。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