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狗咬狗一嘴毛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44

再说旋转餐厅里被抛下的三位,萧群走后,萧雨柔讪讪的冲他们点点头,也想走。

卫英慢条斯理的喊了一声:“站住!”

萧雨柔一僵,手不由伸进了包里。

卫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晃了晃,凑到鼻前轻嗅,然后一脸陶醉的啜了一口。这样好的酒,给贱种喝才是浪费。

他站起来,伸手拉拉领带,来到萧雨柔面前:“说实话,我这里,你不配进来。下次这里就会立个牌子,小三与狗,不得入内,你觉得怎样?”

萧雨柔脸色一白,没想到以前与自己井水不犯河水的卫大少,原来都是装的,装给卫临川看,麻痹他的。

她挺直了胸膛,故作镇定的说:“怎么,没胆子说你爸爸,只会来找女人麻烦?”

卫英仰头大笑,“找你麻烦?你配吗?在我眼里,你都算不上是个人。萧群那杂种,说实话都比你像个人。”

萧雨柔冷笑:“是吗,可惜这么不像人的人,你妈妈都赢不过,那说明什么?”

卫英耸肩:“说明看上你的男人瞎呗。”

蒋晶晶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轻蔑的看着她:“本来还以为你有点用,如今看来,连你儿子都瞧不起你,有个屁用。”

萧雨柔咬着牙,却无力反驳,只因人家说的对。

“以后收收你的骚劲儿,别真让少爷我……找你麻烦。”卫英在一边轻飘飘的说。

萧雨柔心里一惊,强自硬撑道:“卫少,我并没有做什么,你无需这样。”

“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为了俩钱就可以张开腿,怎么,花着我卫家的钱,被卫家的男人干,感觉很爽是吧?”

萧雨柔受了惊吓似的退后一步,没想到卫大少嘴里能说出这么粗俗的话。

“卫英!你在这里闹什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传过来,卫英和蒋晶晶同时一惊,齐齐望过去。

萧雨柔则摸摸额头,擦去一层薄汗。

她呼出一口气,把包重新扣好。刚刚她悄悄按开了手机里的快捷键,里面就一个联系人,她的金主,卫临川。

幸好,他不但听到了,还赶来了。

卫临川大踏步的走过来。萧雨柔想的有点偏差,他不是赶来,而是正好也在这里吃饭。只不过是在自己的专用包间。

萧雨柔打过来的时候,他虽然不悦,但还是接了。

在他的信条里,女人只能被动的听他指令,他不喜欢女人强势,那样他就会很被动。

一开始那边没有说话,卫临川刚想挂断,就听见了他儿子的声音。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场精彩的对话。

以前只知道儿子不着调,没想到他说起话来这样下流,满口污言秽语,这样的人,怎堪大任!

还说他的异母弟弟是杂种,那不是在变相骂他吗,这个小兔崽子!

问了经理,很轻易的知道卫英在楼上,他就气势汹汹的杀过来了。

“爸?”卫英有些怔楞的叫了一声。

“姨……父。”蒋晶晶向后退了一步,躲在卫英身边,呐呐的也叫了一声。

卫临川冷冷看着他们,谁也没理。

他先对着萧雨柔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回去吧!”

萧雨柔连忙乖乖的点头,抬脚就走,这么复杂的局面,不走的是傻子。

旋转餐厅的服务人员都下去了,大老板的私人对话谁敢听啊。

卫英豁上了,反正暴露了,爱谁谁。他一屁股又退回去坐下,还端起那杯酒喝了一大口。

卫临川冷着脸走过来:“看你是什么样子,有一点继承人的自觉没有?跟你说多少次,萧群他们母子俩没资格成为你的对手,你怎么就不往心里去?”

卫英哼了一声:“不管你怎么说,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有本事你和他们一刀两断!”

卫临川指着他大骂:“你简直不可理喻!”

卫英举杯饮尽杯中酒,一下子扔到地上摔得稀碎,懒洋洋的看他爸一眼,双手插进裤兜一步三晃的走出了旋转餐厅。

蒋晶晶急忙追过去,“表哥,等等我!”她不要和姨夫一对一啊。

卫临川被卫英的忤逆气的差点倒仰:“这个逆子!”

卫英扔下了小表妹,自己开着车乱窜。刚才对卫临川的不敬让他感到非常痛快。他哼着不成曲的小调,车子在马路上呼啸而过。

这两天就是没一件合心意的事,年初一去沈萃家,她还出国了,和她妈过年。真是,把那个家就这样扔给那个女人,真是个傻妞。

跟那母子俩争啊,反正离婚的是她爸妈,家产总有她的一半的。

硬着头皮和沈青云聊了一个小时,他就告辞了,受不了他那恶心人的女人。

这年头,这些男人都特么瞎眼吗,一个比一个还不会找女人。要么漂亮要么优雅,要么端庄要么聪慧,这才是女人啊。

结果,他认识的男人,找的都特么是毒蝎子!

卫英开着车,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车子拐了一个急弯,直接奔向另一个方向。

他去了卫老爷子的别墅。

只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今天来了这么一出,会不会气的卫临川扶萧群上位?

这可绝对不行,卫氏连一根草都没有那杂种的!

爷爷最疼他,卫临川又最怕他爷爷,这是他的杀手锏。反正这状是告定了,王八蛋男人,还敢吼他。

萧群对此闹剧一无所知,他把自己小家的卫生打扫了一遍,就回了三中的新宿舍。

外公还没有起,萧群敲敲门,就听到外公微微沙哑的声音:“萧群回来了?”

“嗯,没什么事我就回来了,以后她应该也不会再来。外公,我告诉她,再来我就报警。”

萧增礼开了门,萧群眼尖的发现他眼睛有点红,却懂事的没有点破。

“说得对,就这样说。你没吃饭吧,咱爷俩下点面条吃?”老爷子以为萧群在外面吃,所以没做饭。

他自己一个人时糊弄惯了。

萧群有些心酸,扶着他的肩膀推进屋:“您睡一觉,我做饭,做好了叫您。”

萧增礼疲累的抹抹脸:“行吧,简单点就行。”

“别管了,我做什么您吃什么。”还在过年期间呢,哪里能简单,萧群这样想着。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