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三更)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89

戚荟没有直接回家,她去小商店买了两瓶橙汁和一瓶冰红茶,才步履踉跄的回了绿苑小区。

一进门,客厅里亮着灯,戚荟扯着嗓子喊:“萃萃?萧群?”

没人应。

她打了个酒隔,把饮料放茶几上,挨个屋子找人,可惜没找到。酒劲儿有点上头,戚荟摊瘫在沙发上,拧开一瓶橙汁灌了几口,这才觉得好多了。

她昏昏欲睡中,听到门锁响,睁开惺忪的眼望过去,萃萃捧着一束花当先走进来。

进来后,还回头对萧群说:“我再打个电话,要是表姐不接,我们就再去找找。”

戚荟心里暖洋洋的,扬着小爪子对他们打招呼:“嗨,我在这呢。”

沈萃吓了一跳,抱着花走过来,蹲在沙发前:“姐,你和人打架了?有没有事?”

戚荟嘻嘻笑:“你们去找我了啊,要不然怎么知道我打架。对的,我打了人,弄死丫的。”

一见到她没事,沈萃放下了心,转身对萧群说:“我去把花插上,你早点回家?”

萧群看着她:“再待一会儿。”

沈萃嘟嘴:“不行,晚了我又该不放心你了。”

“可是我不想这么早回去。”萧群想耍赖。

沈萃笑着用下巴指指他的手表:“看看几点了?”

萧群轻叹,“那行,看你插上花我就走。”

戚荟撇撇嘴,就知道这俩人凑一起会腻歪个没完。

她站起来,往自己屋走:“你们慢慢聊,我得睡觉了。我觉得这个世界对我有恶意,晃过来晃过去……”

沈萃把花递给萧群,不放心的扶着戚荟进屋:“我烧水给你烫烫脚再睡?”

“下午洗过澡了,不烫了。”戚荟难得还记得这一点。

“那明天早上叫你吗,有课没有?”

戚荟想了想,傻笑:“下午才有,我要睡个天昏地暗,我要睡个自然醒。”

沈萃摇摇头,表姐真的喝多了,看上去傻兮兮的。

刚给她盖好被子,戚荟几乎立刻就进入了梦乡,沈萃笑着摇摇头,关了灯,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萧群在厨房给花瓶换水,高高的个子,俯身的动作看上去竟然也很优雅。

沈萃在后面搂住他的腰,凑过脸去:“谢谢啦。”

“不接受口头感谢。”萧群灌上水,扭头看她。

“嘁,现实。”沈萃踮脚在他脸上啄了一记。

萧群满意的笑:“表姐睡了?”

“嗯,躺下秒睡。”

“啧,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下次,你不许和她喝酒,她挺会惹事的。”一想起今晚的事,要是发生在她们两个女孩身上,萧群就觉得后怕。

“不会的,我不让她多喝,估计和卫英拼酒来着。那个人才是惹祸精,以后不让表姐和他玩儿。”沈萃孩子气的说。

萧群一手攥着花瓶,一手揽着她往外走,“你也睡吧,我帮你锁好门。”

“嗯,你回去时小心点,到了家发个短信。”沈萃把花插进去,送萧群出门。

出门时,萧群抱了抱她:“要是我不用走多好。”

沈萃弹他脑瓜崩:“想得美。快走吧,明天别过来了,我和表姐要睡懒觉。”

萧群摇头:“我女朋友真狠心。”

沈萃哈哈大笑:“行了,别耍宝。后天还要去少年宫训练,你忘了?不用起早多好,要是在别墅住,你又得早起接我。”

“嗯真好,快进去吧,晚安。你睡觉就行,别等我短信,你也够累的。”萧群体贴的说。

“不行,你安全到家我才能睡得着。”

萧群在她唇上偷袭了一下,跳着跑开:“我先走了,宝贝再见!”

沈萃抚着嘴唇呆了呆,这家伙变坏了,怎么办。她笑着关上门上锁,没办法,自己选择的人,跪着也要宠下去。

萧群哼着《忧伤还是快乐》的旋律回到了家,外公竟然也没睡,在客厅里看东西。

他叫了一声外公,刚想回自己屋换衣服,被萧增礼招手叫过去。

“这什么啊?”他问。

萧增礼递给他:“存折、房产证和理财基金。你看看,平时都放在我屋大衣柜的小抽屉里。”

萧群不解:“给我这个干什么?”

“你的老婆本啊,外公没多少钱,这些积蓄其实就是给你留的。你现在有了萃萃,虽然才高中,但我了解你,基本就定下了,那么这些东西也该给你说清楚。毕竟外公老了。”萧增礼怅惘的说。

人一老,就对未来没有了什么信心,若是身体再不好,就更灰心了。

萧群推给他:“我有钱啊外公,这些你留着。”

他刚才打开看了看金额,老头还挺有存货,存了三十几万。

“我知道,外公就是给你说一下,将来用到钱的时候,自己拿。密码是……你妈妈生日。”萧增礼突然声音低沉了下来。

萧群沉默了。也对,若是存了三十几万的话,那得多久前就存啊,可不是存给萧雨柔的么。

“我知道她不稀罕这点钱,给她的话,也可能都买不了几个包。”萧增礼苦涩的说:“这是给你的,只是密码一直没改。这样吧,我明天去改一下,改成你的阳历生日920816,你别忘了啊。”

萧群咬咬牙根,这样的外公让他鼻酸:“嗯,改吧。外公,就算你没有这些钱也别怕,有我养你呢。你外孙可有本事赚钱了!”

萧增礼哈哈大笑:“行,我记住了,我大孙子有出息着呢。去洗洗睡觉吧。”

萧群答应着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给沈萃发信息。

沈萃也是秒回:“到家我就放心啦,晚安,好梦。”

萧群忍不住和她说了这件事,要不然他会睡不着,今晚的外公让他很难受。

“其实,外公还是想着你妈妈的,毕竟是唯一的女儿啊。他和沈青云不同,我离开了,沈青云只会觉得松了口气,但外公不是,他是真受伤。”沈萃给萧群打了过来,两个人窝在被子里讲电话。

“那该怎么办?”

“不指望你妈妈回心转意,我们就努力孝敬外公,让他渐渐忘记有这个不孝的女儿就好。”

经历了上一世的沈萃,不会想着去改变萧雨柔,因为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萧群笑着嗯了一声:“谢谢宝贝儿,我心里舒服多了。晚安。”

挂了电话,沈萃才后知后觉,她好像被撩了?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