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明修栈道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76

沈萃一时有点慌,被教导主任亲眼看见牵手,饶是再镇定的人,也会吓呆吧。

她突然灵机一动,对萧群说:“我脚腕没事了,不用拉着我了,谢谢。”

萧群回头,看她冲自己使眼色,立刻就送开了手,还蹲下身去,像是看她的脚腕。

小声的问:“怎么了?”

沈萃俯身看着他的头,也悄声回答:“倪主任。”

萧群心里有一群羊驼飞奔,这世界如此小吗?几万人的体育场,也能遇上教导主任?

萧群作势给她揉了揉脚腕,这才站直身子:“能自己走吗?”

沈萃忍笑点头:“可以。”

宋倩这时候也看见了这操作,却真的以为沈萃扭到了脚,毕竟她不认识倪主任。

只见她和高乐天耳语了一句,就起身向这边走过来。

“沈萃,怎么了?”宋倩挽住沈萃的手,关心的问。

沈萃脸色不变,用她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第六排。”

“我去!”

宋倩也觉得世界很玄幻。

她给萧群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先走。然后在萧群走后,扶着沈萃慢慢下台阶。到了第八排的时候,宋倩故意高声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能扭到脚腕,幸好萧群看见。”

沈萃使劲掐着自己的手心,要不然她能笑出来,宋倩的演技好浮夸啊。

沈萃垂眸,“我也不知道啊,可能鞋跟,有点高?”

她觉得自己这理由,更牵强,两寸的皮鞋跟,嗯,高。

倪红颜刚才这一回头,着实吓了一跳。看到她们学校的萧群和沈萃牵着手时,脑子里就嗡嗡作响,这俩人……

看到后来,萧群弯下腰看沈萃的脚,她就有些不确定了。更何况实验的那孩子又咋咋呼呼的,她立刻舒了一口气。就是说嘛,学习好的孩子,哪里来的时间和心思早恋。

而且,萧群目不斜视的走去第七排座位时,根本没注意到她和校长,那她就更放心了。

沈萃被宋倩扶着过来,倪红颜站起来,关心的扬声问:“沈萃,你没事吧?”

“主任,您也来了,我没事。”沈萃实在是当着主任说不出谎言。

倪红颜慈爱的笑了笑:“小心一些,快去坐下吧,我和校长只是过来看看。”

沈萃惊恐地看过去,校长也来了?她和萧群这是怎么样的运气!

她隔着两排看着校长,“校长好。”

“你好。今天表现的很不错,你和萧群为我们的学校争了光!”校长也很平易近人。

宋倩虎躯一震,十一中的领导来了,那么实验的……

她立刻放眼四望,找寻一圈无果后,放心的想着,即使来也不怕的,她和高乐天根本没有过界的动作。

扶着沈萃去了她的座位,宋倩麻利的溜回高乐天身边。

高乐天本就看的一脸懵,这会儿凑近宋倩问:“你们干嘛呢,怎么萧群自己过来,你又过去扶沈萃?”

宋倩捂住嘴,小声说:“十一中的校长和主任在,他们差点被抓包……”

“我去!”高乐天喷笑出声,这真他娘的好笑死了。

宋倩也笑,“幸好沈萃反应及时。不过被抓包,好像应该怪我,我要是不喊她,那老师不准回头看。”

她还有这觉悟,也算灵敏了。

高乐天却摇摇头:“不啊,他们该谢你。这时候看见,还能转圜,要是走到跟前再发现,那叫抓现行……”

宋倩嘴角一抽,也对哈。

她看看左右,问:“十一中领导来了,我们实验的呢?”

高乐天直直身子:“你往前两排去找。”

“算了吧,我又没吃错药。”宋倩拍他腿一下,高乐天抓住了她的手。

那边战战兢兢坐下的沈萃,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脊梁凉嗖嗖的。被抓到,就意味着无休止的麻烦,倪主任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拆散自己和萧群。

萧群蹭蹭鼻子,想笑,忍住了。他的萃萃一定不知道,那一瞬间表情是多么僵硬,明显的不擅说谎。为了保护两人的感情,她还尽可能的故作淡定,真是可爱爆了。

俩人看着前排,没有立刻交谈,而是都坐的笔直,毕竟前面有雷,随时引爆呢。

谁知道那女人什么时候回过头来!

终于,台上接替他们的表演节目完事了,主持人兴奋地说道:“下面,是各所高校派出的方队入场,请大家用热情掌声欢迎他们!”

英语主持人实时的又翻译了一遍,场内坐着的大都是高校没有入选方队的参赛者,大家掌声、欢呼声和喇叭声不绝于耳。

这吸引了倪红颜和校长的注意力,从后面看过去,倪主任时不时指点着下面,和校长说着什么。

萧群才没有兴趣看谁入场,他抓住时机拉住沈萃的手,说:“都是宋倩,吓到你了吧?”

沈萃回握了一下,笑着摇头:“我们该感谢人家,要是等我们拉着手来到座位,再让他们看见,这才要命。”

萧群耸肩:“真被抓到的话,也没什么。”

沈萃打他:“你想和我分手啊?”

萧群皱起浓眉:“为什么要分手?被他们抓到就分,我们多没面子。”

沈萃嘟起嘴,橘色调的红唇如同鲜艳欲滴的樱桃,“她会给我们分班,找家长,然后每天和我们谈话,于是最后我们崩溃的时候,就被迫分手了……”

萧群想象了一下,打了一个寒战:“那我们还是暗度陈仓吧?”

“当然,我们要安安稳稳度过高中这三年,坚决不让人打扰!”沈萃斩钉截铁的说。

萧群唇角止不住的往上勾,飞快的捞起沈萃白皙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一下。

沈萃吓了一跳,大眼睛四处看,幸好大家都在看东道主入场。

沈萃碰碰他,示意他看下面,J大这次的方队阵营最大,而当头打牌的竟然是,卫英。

“帮我找找表姐。”沈萃找寻志愿者的衣服,要不是卫英这丫使坏,表姐可能还做着主持人。

萧群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他觉得如果是志愿者指引方队站队,那表姐一定会负责东道主的指引,只有东道主有一只专门的留学生队伍。

果然,戚荟笔直的站在体育场的最边上,手上的牌子用英文写着Student Abroad。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