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不该来的也来了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71

下午,萧群带着沈萃回了外公家,外公要给他过生日,他和沈萃说起来的时候,还透着一股子激动。

沈萃很理解这种心情,她静静的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头靠着他的脊梁,感受着他笑起来时脊背的震动,也跟着抿嘴笑。

出门时萧群让她换了一条长裤,这才答应让她坐自行车。沈萃也不想穿裙子,坐车子不方便,于是从善如流的换了条黑白小格子的背带裤,上面是黑色紧身短袖T恤,换上后立刻和裙装不一样了,变了一种气质,活泼又俏皮。

用萧群的话说,就是穿什么都好看。

她想帮着提那袋子礼物,萧群直接挂到了把上,她的手是用来搂住自己腰的,怎么能提重物呢。

进了三中新小区,萧群载着她直接骑到了楼道门口。他下车前看了一圈,没发现那辆鲜艳的红色跑车,这才放下了心。

他初中时就对那个人没有任何期待了,相反一看到她就头疼,不出现是最好的。

提着一袋子礼物,萧群开心的拉着沈萃的手进了电梯,一路说着话,竟然还是有话聊。

“一会儿,你跟我进屋看看,幸运星摆在哪里好看。”萧群最喜欢的礼物,当然是沈萃送的。

“摆书桌上就行,书架上也行,挂在墙上也可以。”沈萃进了门,换上自己的专用拖鞋,自然是萧群给她买的。

“好。”萧群咧嘴笑。

萧增礼这个时候应该在厨房炒馅,香味传了出来。他喜欢包饺子的时候,先把馅炒一下,说这样香。

沈萃吸吸鼻子,径直走了进去,去和外公打招呼。萧群则把礼物先放回房间。

“外公,我来了。”沈萃来到萧增礼身边,看他这次弄得什么馅。

萧增礼关上火,笑着回头:“萃萃来了啊,怎么样,香不香?”

“香!”沈萃实话实说,凑过头去看:“外公,这什么啊,这不是肉吧?”

萧增礼得意的看着她:“今天外公给你们露一手,三文鱼馅的饺子。”

沈萃吐吐舌:“三文鱼还能包饺子啊,外公真厉害。”

“那当然,老头子的厨艺岂是萧群那家伙能比的。”萧增礼直直腰,不枉他花了好几百买来的深海鱼。孩子正长身体的时候,得给他们补补。

萧群这时候也进来了,鼻子耸了耸:“韭菜。”

萧增礼嫌弃的看他一眼:“走走走,快给我出去!”

沈萃在一边笑弯了腰。

萧群撇撇嘴,每次都这样,萃萃进来就行,他进来就不行。这是他的女朋友哎。

“是三文鱼啦。”沈萃给萧群解惑,外公弄得这么贵的馅料,你给他来一句韭菜,能给你好脸嘛。

萧群哦了一声,又探头看了一眼,在沈萃耳边嘀咕:“虽然是三文鱼,可是里面掺的明明有韭菜。”

萧增礼眼睛一瞪:“你在那不服气说什么呢?”

萧群笑:“没,夸您哪。”

萧增礼这才冷哼一声,把馅料盛出来放进盆子,让萧群端出去。

三个人开始包饺子,萧增礼一边拿出面来揉,一边问沈萃,今天是怎么过的。

“今天有五个好朋友一起给萧群过的生日,实验的高乐天他们。”沈萃给他汇报。

萧增礼满意的点头,萧群现在真的开朗多了,也能有这么多朋友了,是个好的开始。而这些改变,都是这个小丫头带来的,萧增礼看着沈萃的眼光也更慈爱了。

吃过水饺,萧增礼和相熟的老教师出去遛弯儿,萧群收拾完厨房拉着沈萃回了屋。

“累不累?”沈萃坐在他的椅子上,眨着大眼睛问他。

萧群笑着坐在床沿:“一点都不累,好像浑身充满了力量。”

“我本想再给你买点礼物的,这个太简陋了。”沈萃用手摸了摸放在桌上的玻璃罐子,有点苦恼的说。

萧群站起来把罐子抱在怀里:“谁说的,我就喜欢这个,一点都不简陋。”

沈萃看他和捧着宝贝似的样子,笑出声:“傻乎乎。”

俩人正说着话,就听见房门开了的声音,他俩对视一眼。萧群把罐子放下,对沈萃说:“我去看看,外公先回来了?”

沈萃也站起来,跟在他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发现确实是萧增礼回来了,只不过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却是萧群很不想见到的萧雨柔。

“保安怎么回事?”萧群这回没和他妈废话,直接对外公说。

萧增礼摇摇头,叹了口气:“不怪保安,我在大门口看见了她,她说给你送生日礼物……”

沈萃这才明白,原来萧雨柔真被小区门口的保安拒之门外了,外公正好溜达到那里看见,心软了。

萧群冷笑:“我不稀罕你的礼物,我的生日也不需要你来庆祝,你走吧。”

萧雨柔手里提着一个大纸盒子,沈萃看过去,看上面的英文是一个外国品牌的衣服。

“孩子的生日,娘的苦日,你就这样对给你生命的人说话吗?”萧雨柔收敛了以往对他们爷孙俩的咄咄逼人,今天打的是苦情牌。

萧群不吃这一套,冷笑了一声:“当时为什么生下我,你自己心里明白。还是说,非要我点明你的居心?”

萧雨柔想瞪眼,强压怒火挤出一抹笑:“不管怎么说,我都生下了你,我不会害你的。”

“那你说说,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萧群抱臂看着她问。

萧雨柔笑了笑:“今晚有个生日趴,你跟我出席,大家想给你庆祝一下。”

沈萃走过来拉住萧群的手:“什么生日趴,谁举办的?”

萧雨柔阴郁的看了她一眼,“你是谁,凭什么在这里插言?”

沈萃才不怕她:“我自然可以插言,因为你不安好心。”她是最明白萧雨柔为人的外人,因为前世已经见识过了。

萧群拉过沈萃护在身后:“她说的就是我要问的,你不说,就赶紧走。”

萧雨柔深呼吸了一口:“你哥哥给你办的生日派对,他打电话叫我把你叫过去,你瞧,你哥哥做得多好,哪里像你……”

“你给我走!”没等萧增礼和萧群发飙,沈萃突然走去大桌子旁,拿起了那把鸡毛掸子,冲着萧雨柔挥了挥。

那姿势,别提多帅了。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