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没有医德的人(二更)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69

戚霜被李三石呵护着出了市医院,他们当机立断换了一家。

上网查了一下比较出名的,李三石开车去了最近的三甲医院,专门的妇幼医院,这里口碑很不错。

“那个大夫说什么了?”李三石边开车边问她。

“她嘴硬,但是眼神里的慌乱骗不了人,还故作震镇静的约我在外面说。”戚霜气鼓鼓的说。

李三石也同仇敌忾的哼了一声:“外面就外面,我陪你一起。她这么没有医德的医生,就该把她拉下马。”

戚霜笑:“一开始她不承认,我说去找她们院长,吓得她立刻就约谈了。你说她有没有鬼?”

“有。”李三石缓缓点头,然后问:“阿霜,你觉得,谁最有可能,不想让你有孕?”

戚霜拧了拧眉头,“应该不是沈青云,那时候他对我还抱有希望。”

说完这话,她看了看李三石,见他果然黑了脸,便灿然一笑:“别生气啊,我早就把他忘了。”

李三石嘴角弯了起来:“嗯。”

戚霜继续分析:“那时候,迫切希望我退位的,是……”

她眼睛睁的又大又圆:“郑梅!”

李三石表情凝重,看着前路,把车开的很稳:“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她。只有你离婚了,她才能上位。”

戚霜张大嘴,倚在座位上久久不能平静:“如果真是她,那她也太无耻了。”

“她怎么知道你要去哪家医院查体,那时候她就和沈青云狼狈为奸了吗?”李三石分析问题更形冷静。

“应该没有,那时候她还是秘书科的一个生活秘书,沈青云若是预定医院,就会通过她。”

李三石点头:“那就是她无疑了。”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阿霜,你想告诉沈青云吗?”

戚霜奇怪的看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他?我只是生气那个医生罢了。”

李三石笑,如释重负,他最怕的是阿霜还想着沈青云。

“她是医生啊,怎么能昧着良心害人呢。告诉一个女人不能生育,若是遇到一个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岂不是要闹出人命?”戚霜越说越气愤。

“都说医者父母心,她没有医德,不配为医!至于郑梅,就让她小人得志吧,那种男人我也不稀罕,送她就是。就像谁多愿意给他生儿子似的。”

李三石哈哈大笑,这下子心情愉悦多了。戚霜嗔怪的睨他,谁说他成熟稳重来着,他也很孩子气好不好。

“我总觉得,那种女人就是毒妇,沈青云倒霉的日子在后面呢。”李三石突然好笑的看着戚霜说:“阿霜,我还觉得有个疑点。”

“嗯?”

“你被医生说不能生,那也只是她说,后面你确实没有身孕。可是你嫁给我后,立刻就有了,莫非是沈青云不中用?”李三石在婚后,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和他媳妇说话了。

戚霜啐了一口,脸色晕红:“呸,他不中用,不也有儿子了。”

说完,她心里突然涌上来一个念头,看向李三石,正好他也看过来,俩人对视了一秒,李三石就专注的看路况。

只是嘴角的笑出卖了他。

戚霜抖了一下肩,觉得胳膊上都起了鸡皮疙瘩,被刚刚的想法吓得不轻。

若沈青云不行,那孩子是谁的?

李三石翘高嘴角,骂了一句:“活该。”

戚霜摇头:“谁知道呢,随他们便吧。是不是他的,也和我们没关系。”

“他们可以随便,那个医生我不能饶她。阿霜,我陪你一起见她。”

“好。”

夫妻俩甜甜蜜蜜的对望了一眼,眼里都是柔情。

到了妇幼医院,医生尽责的给做了胎心监护,说孩子很健康,甚至都没让她做超声波。

戚霜把四年前的事,向大夫询问,妇幼的这位医生很幽默,说:“除非受损严重,或是先天不足,我们不会说的太满,生生掐断别人的希望,有罪。”

“你年轻时跳舞,若是真的受损严重,第一胎也不会有的。所以,因为跳舞生不了二胎,这个说法不成立。”

经过了医生解惑,戚霜更对李成功主任怨愤了。但她也忍不住骂过去的自己是猪脑子,就不知道再找两家医院确诊一下。

转念一想,若是那样,她可能就没机会遇到师兄了,所以又觉得这是天意。从来一回的话,她还是想离婚出国的。

沈青云不值得。

……

李成功真的打电话约了戚霜,她害怕,越想越害怕。

爬到副主任的等级,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心神,若是掉下来,面对其他人看笑话的眼神,她还不如辞职。

体贴的找了一家养生粥馆,李成功觉得自己真是为人着想的好医生。孕妇不能喝咖啡,不能喝茶,喝点粥还是不错的。

让她不满意的是,戚霜还叫来了她的现任先生,这种事,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们自己谈好吗?”她建议道。

戚霜长发在脑后挽成了髻,很有古典味道,她挽着李三石的手臂,笑着摇头:“你也说过我不能有孕,好不容易怀了,我当然要老公保护。”

李三石目无表情的看着李医生:“坐下说吧,早说完早散。”

李成功伸出手:“李成功。”

“李三石。”

“哈,还是本家。希望接下来我们能谈得愉快。”李成功想攀攀关系,待会儿能打打本家牌。

李三石不置可否勾勾唇。

戚霜坐下后,也不说话,任凭老公给她点了营养粥和开胃小菜,然后就埋头苦吃。似乎忘记了对面还有个待谈判的人。

李成功有点牙疼,这俩夫妻不好弄呢。她给自己点了养生粥,以缓解尴尬。

“戚女士,说实话,我真的想不起来,曾经给你看过病。”她搅拌着粥说:“但是时间这么久了,我也说不准。”

对面的人都没说话,甚至都没看她。

“这样,你在我医院生产,我给你们费用全免怎么样?”李成功抛出诱饵,破点财也比闹到院长那强。

李三石嗤了一声,终于正眼看她:“你以为我们缺那点钱?说吧,郑梅和你什么关系?”

------题外话------

这都是过渡,不要嫌烦啊,一个一个都处理了!么么哒,晚安!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