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总有人痴心妄想(一更)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37

沈萃挂断手机后,还有点莫名其妙。

把手机放到桌上,她在萧群的怀里转过身,和他面对面,小眉头拱了起来:“你说他是不是神经病?”

萧群本来也一脸担忧,可听到她的话,不由笑了。护着她的腰坐好,和她额头相碰:“嗯,病的不轻。”

“他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啊,还想要我的监护权?他想得美。”沈萃觉得近来被萧群呵护的,脾气都变得不好了。

“嗯,不给他。”萧群毫无原则的顺着她的话说。

“他再打给我,我就把他拉进黑名单。刚从别墅搬出来那会儿,他也不说担心,这会儿知道担心了,真是好笑。”

“嗯,拉黑。就算你妈妈不在,还有我呢,关他什么事。”萧群说起来也有点气,他的沈萃,是沈青云说不要就不要,想要回就能要回的?

沈萃被他逗笑了,伸出手指轻戳他额头,和他拉开一段距离:“萧群,他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萧群不满意的把手放她颈后,轻轻一按,又变成了头碰头的样子,这才回答她:“应该是,想起你的好了吧?”

沈萃嘟嘴,被他瞅准时机啄了一记。

“走,出去和阿姨说说,好让她早有防备。”说完,萧群抱着她站起身,然后把她放在了地上,拉着她手出了卧室。

客厅里只有戚霜在看电视,重播的春晚,她看得津津有味。

见他俩出来,戚霜笑嘻嘻的指着电视:“这小品真逗。”

沈萃走过来坐在她身边,萧群则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妈,刚才沈青云给我打电话。”沈萃把电视声音调低,对戚霜说。

戚霜啊了一声,也顾不得看电视,转身看向闺女:“他说什么了?”

“他说想让我跟他。”

“做梦!”一道男声怒气冲冲的接了话。

是从厨房出来的李三石,手里端着俩盘子,身后跟着的萧增礼手里也有俩盘子。

餐桌已经收拾好了,他俩把菜放下,默契的一起走了过来。

萧群把单人沙发让给了外公,站在他身后,李三石则坐在了戚霜另一边。

四个人齐齐看着沈萃,让她莫名觉得好笑。

李三石很生气:“他凭什么要萃萃的监护权,法院都判好了的。”

沈萃摊手:“他刚刚打电话过来说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想法。”

萧增礼这时候插了一句嘴:“都判决执行了,想改也改不了,他也只能想想吧。”

李三石摇摇头:“若事情有变,还可以提起诉讼。只是不知道,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大概和那女人吵架了?”

戚霜终于找回了声音,自从沈萃说了这事,她就懵了,心里乱的很,七上八下的。

“我不管他什么理由,萃萃是我的!”戚霜说着说着,声音就带上了浓浓的鼻音。

沈萃挽住她的手臂:“我就是给你们说说,别到时真被他找来,弄个措手不及。但是现在想来,说不说都一样,反正我是跟定妈妈了。”

李三石也拍拍媳妇的肩:“别怕,萃萃是我们的,谁也要不走。”

萧群闻言看了他一眼,垂眸不知所想。

沈萃见气氛被自己弄坏了,干脆转移话题,站起来走到餐桌前:“外公,你和爸爸弄得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萧增礼笑呵呵的也站起身:“还有蒸丸子呢,定时了,应该快好了。”

李三石叫住他:“萧叔,蒸好自动断电,让它焖一会儿,你坐下歇歇,一会儿我去端。”

萧群把外公按坐在沙发上,径直走去桌边,拉着沈萃进了厨房:“我端。”

“这孩子。”萧增礼笑呵呵的埋怨。

“孩子已经很不错了,您老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萧群这个年纪的,大都在反叛期,管不得骂不得。可萧群,却这么懂事,已经能扛起一个家了。

李三石的话,让戚霜笑出声,冲淡了那丝憋屈。是啊,孩子长大了,都有自己的思想,不是沈青云想要就能要的。

萧增礼也只是嘴上埋怨,萧群有多优秀多孝顺,他都看在眼里。萧群可以说是他的骄傲,也是赖以生存下去的寄托。

萧群拉着沈萃进了厨房,电蒸锅冒着热气,散发着熟肉的香气。沈萃靠近一点,透过透明的锅盖,看到了一大圆盘肉丸,颜色诱人应该熟了。

“还有五分钟就到时间了。”她看着定时,回眸对萧群说。

萧群走近她,靠在她背后,声音有点委屈:“李叔叔说的不对……”

“啊?”沈萃有点摸不到头脑:“他说什么了?”

“她说你是他们的,谁都要不走。你明明是我的……”

“咳咳。”沈萃差点被他的话呛到,弯腰咳嗽。

萧群连忙给她轻轻拍背。

沈萃笑着推他,他真是够了,但是却又让人喜欢的不行。

吃饭的时候,家里来了不速之客,自然是每年都来找存在感的萧雨柔。

她也是来碰运气,因为不确定他们在不在家,又让不让自己进门。

李三石给她开的门,一开门,俩人都有点愣。

萧雨柔指着李三石:“是你,你怎么这么没脸皮,过年还来我们家?”

她对这位“亲家”可是记忆犹新,上一次在十一中宿舍,就是让他看了笑话。

萧群走过来,和李三石并肩而立:“没脸没皮的是你。”

他本想去打电话叫人来弄走她,这样简单粗暴还管用。可又一想,因为过年,小区大门敞开着,任由人出入,找人也找不到,就作罢了。

“萧群,你别被外人蒙蔽了。”萧雨柔气急的说。

萧群抱胸睨着她:“外人不是你吗?”

“……”萧雨柔被噎住,脸气的发白。

萧群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把她推了出去,然后关上门。

“三石叔叔,不用理她。”他拉着李三石去吃饭。

李三石皱着眉,对萧群和萧增礼说:“还是尽快搬家吧。”

这个女人就是狗皮膏药,萧群和萧增礼都是心善的人,不会对她做太绝情的事,那就只好隔离了。

听了他的提议,萧增礼点点头,他是不会再对这个不孝女有什么期待了。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