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互相猜忌(二更)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25

那边不省心,这边沈青云更烦。

沈青云给沈萃打完电话后,也没打给戚霜,他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不如等自己收拾完郑梅再说。

至于怎么收拾她,就等私家侦探收集的资料了,但在此之前,他必须要去一趟药店。这口气不出,他会食不下咽。

回到别墅,客厅里空荡荡的,郑梅带沈承龙回了娘家。方姨也放假了,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沈青云进了客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现在的他连卧室都不想踏进去。一想到和郑梅朝夕相对了这么多年,他就厌恶的不行。

这个贱人,把自己戏耍于股掌之间,还真是有本事。

手伸进口袋,摩挲着买回来的药,他眼神越来越冷,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嘴角勾了勾,看上去甚是怕人。

郑梅晚饭前带着孩子回来了,回来时心里有点忐忑,她怕再看见沈青云那种不耐烦的样子。

沈承龙蹦蹦跳跳的去看自己的小黄了,郑梅提着手包进了客厅,左右张望一下,没看到人,明明他的车在家。

她有点心虚的向卧室走,推开房门,却发现依然没有人。

郑梅有点没底,她觉得是方姨不在家的原因。

换了一身家居服,郑梅去了客房,依然没看见沈青云。她觉得很奇怪,想了想,又往洗手间走。

找了一圈,最后她闻到了一阵香味,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

郑梅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越走近香味越浓,明显里面有人在做饭。

她扒着墙壁向里看,就看到沈青云扎着围裙在颠勺,橱柜上已经摆了几个菜。

郑梅慢慢靠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声音里有几份雀跃:“老公,你在给我们做饭吗?”

这可是平生仅见,平时沈青云敬厨房而远之,信奉君子远庖厨,并发挥到实质。

沈青云身子一僵,然后转过头,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一直出差,冷落了你们娘俩,正好方姨不在,我就给你们做一顿,作为赔罪。怎么了?”

郑梅娇声道:“没怎么,感动呗。”

沈青云回过头去,继续用木铲翻菜,嘴角的笑变得阴冷。感动的话,就多吃点吧。

郑梅觉得这顿饭吃的很开心,没有她想象中的冷脸,甚至沈青云还给儿子夹了不少菜。那天的吵闹冷战,大概就是沈青云出差太累了的缘故。

沈承龙确实吃了不少,家里的饭比姥姥家的要好吃多了。只是他觉得今天的爸爸有点怕人,不像以前那样对他百依百顺,眼睛里还有厉色。

所以他乖乖的埋头吃饭,不敢作妖,连往常每顿饭必犯的挑食,都改了过来。

到了晚上,沈青云去了书房,嘱咐郑梅先带着沈承龙睡,他还有工作要做。

可是直到郑梅睡了一觉起来,身边也没有沈青云的身影。

她披上外袍去找,却发现人家已经在客房睡下了。

郑梅想着,估计是弄完工作后太晚了,不想吵醒她们娘俩吧。

第二天,沈青云开车走了,郑梅又打给了顾学喆,询问一下公司的事,是不是出了什么难题。

顾学喆在那边嗤笑:“你最近很闲?”

郑梅不悦:“你每天对着他个死人脸试试?晚上都不回屋了。”

顾学喆凝神想了想:“好像签约是有点不顺,不过也不至于……”

他顿了顿,突然说:“你没事也打扮一下,别每天和个黄脸婆似的,你看人家陈茹,比你年纪还大,却一点都不像。”

郑梅张大了嘴,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我像黄脸婆?陈茹比我年轻?你瞎吗?”

三连问让顾学喆更厌烦,不想再和她说什么了:“没事我挂了,上班呢。”

说完就真的挂了电话,女人一旦歇斯底里起来,说不清,能缠死你。

“……”郑梅听着那边的忙音,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一个两个的,竟然都对自己不耐烦了。

陈茹算什么,老女人一个,她有自己娇媚吗?哼。

不过,这给她提了个醒,沈青云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她就是小三上位的,保不齐还有人向她学习,毕竟现在不要脸的女人太多了,她不得不防。

十一点多,方姨回来了。郑梅让她快点做饭煲汤,好去公司给沈青云送餐,宣示主权。

在这期间,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颜色鲜亮的衣服,画了一个裸妆。把沈承龙丢给了方姨,然后打电话让司机接自己去了青云外贸。

陈茹已经定了餐,外卖小哥送饭上来的时候,郑梅正好也提着提盒踏出电梯。

“陈秘书,我老公呢?”郑梅摘下眼镜,拨了拨卷发,力求自己妩媚动人。

陈茹瞥她一眼,然后打开了自己的饭:“稍等。”

她拿起内线,声音干练:“沈总,您夫人来了。”

办公室里的沈青云也刚打开饭盒,一听这话脸色一沉:“她来干什么?”

陈茹笑了笑,没有回话,挂上了电话后,伸手示意:“请进。”

郑梅脸色不好,她只是随口一问,问完就准备进去,谁让她打电话的?弄得她倒像是外人一样。

呸,老女人。

进去前,郑梅又看了一眼陈茹的短发,真是,再短点都能当男人了。也不知道顾学喆什么眼光,竟然认为她比自己打扮的好。

进门后,郑梅挂上笑:“老公,我来给你送饭了。”

沈青云已经吃上了,嘴里填了一大口饭。他咽下去后,指指面前的座位:“你也坐下吃吧,我马上就吃好。”

再吃她经手的东西,他就是傻缺了。

郑梅失望的嘟嘴:“这可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

沈青云嘴角一抽,那我更不敢吃了。

以前给下不育药,今天改成毒药也说不定,要不然怎么说最毒妇人心呢。

“你吃不吃?”沈青云神色冷下来,看她敢不敢自己用。

郑梅肩膀一耷:“我当然要吃啊,我可不想再提回去。”

沈青云突然一笑:“你拿来这么多,要不我问问学喆,让他来帮着吃点。”

“……”郑梅愣了,看着沈青云说不出话。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