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一切都很美好

更新时间:2019-11-03 20:06:50字数:2004

六个人的旅行,说走就走,一起上飞机的时候,李侃和王萧萧已经有说有笑了。

四个女生坐在一排座位上,陈昭探头问王萧萧:“怎么个情况?”

王萧萧难得做出娇羞状:“哎唷,你就别问了,就那样。”

沈萃促狭的说:“我就想知道,李侃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

王萧萧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别提了。看他那傻样吧,是绝对喜欢我的,对我各种好,但就不说。我就想着,好歹高考结束了,不跟他计较,我表白算了,没想到……”

一想到那天的情形,几个女孩子俯下身子笑作一团,顾及到别人,她们还都强忍着不笑出声。

陈昭擦着眼睛,眼泪都笑出来了:“真服他了,神一样的‘听她胡扯’!”

坐在她们身后的李侃,被调侃的脸涨得通红。这些女生,能不能给点面子,这是在飞机上哎。

萧群看了他一眼,真不想和他坐一起。

“后来呢?”包依婷笑完接着问。

王萧萧摊手:“第二天找我家去了啊,我妈问他什么事,他说需要拿身份证报团。”

“这不挺机智的嘛,哪里傻了。”陈昭说完,和包依婷一起比了个“耶”。

李侃立刻扬眉吐气的挺直了胸膛,他就是这么机智。萧群嫌弃的看了他第二眼。

这次旅行,让几个人都觉得很值,特别是李侃。

他和萧群站在“天涯海角”四个大字下面留念的时候,感动的凑过头说:“兄弟,在十一中认识你,是最棒的一件事。”

有了萧群和沈萃,他觉得三年高中都是美好的回忆。更别提在他们的影响下,自己还开了恋爱脑,也有了喜欢的女孩子。

若没有这俩人的带动,以他乖宝宝的性格,可能会温吞三年吧。

萧群斜睨他,然后身子向旁边歪了一下,不想离傻子这么近。这一幕,正被当摄影师的沈萃照了下来。

“你丫的……”李侃想骂,终于是在他冷眼中败下阵来,不敢。

六个人也在一起照了合影,找了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帮忙。

俩小个子站在前面,四个高个在她们身后站成弧状,萧群揽着沈萃的肩站在中间。

定格那一瞬,六个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包括萧群。

陈昭看数码相机的成像,咂咂嘴,转头对沈萃说:“萃啊,上了大学,你和学神对着新同学都别笑了,我怕你们桃花泛滥。”

沈萃凑过来看,冷着脸的萧群酷帅,笑起来的他,眉眼温柔,好看的连朝阳都失色。

她忍不住伸出手触摸相机上萧群勾起的唇角,“可是,我希望他能笑一辈子呢。”

陈昭摇头,这妞只顾看萧群了:“还有你,自己看看这笑起来多招人的。”

沈萃这才看向萧群旁边的人,原来自己在萧群身边笑起来是这样的啊,笑颜如花这个词,还真挺贴切的。

她抿抿唇,回答陈昭,又似是承诺:“嗯,我记住了,对着别人不笑。”

烂桃花确实很烦人,必须掐断在枝头上。

……

可以查分的那天,萧群早早地就坐在了电脑旁,先和沈萃语音玩游戏,到了查询时间,再一起查成绩。

最重要的时刻,他要和沈萃一起,第一时间互相告知彼此的成绩。

“到点了,可以登录网站了。”萧群在语音里说。

沈萃和萧群刚跑完组队赛,两个小人只要凑在一起,就会出现两颗粉色的心,在游戏里花钱成为情侣,才会有这特效。

两个小人碰了碰头,非常亲昵,沈萃在电脑前忍不住红了脸,比现实里被他亲,还要羞涩。

“突然有点紧张。”沈萃关了游戏,点开了浏览器。

萧群笑声清越:“别怕,大不了我陪你复读。”

沈萃啐了一口:“别乱讲。”但心里着实甜蜜,他能这样说,就会这样做,她相信。

各自输入准考证号,可能因为他们第一时间查分,没有黄金时间的瘫痪状态,都顺利的进入了查分系统。

看到分数,沈萃捂住了脸,真好,她没有让家人失望,也不会让萧群跟着复读了。

那边萧群小心翼翼的问:“怎么样?”

“一起说。”沈萃声音里带了笑意。

“718。”

“716。”

沈萃呼出一口气,心里的喜悦挡都挡不住,但却鼓起了脸颊:“萧群,我又是第二。”

萧群看着面前自己的分数,只觉得眼睛有点热,他可以和沈萃一个大学了,按照他们以往计划的那样,他可以照顾外公和她,永远不分开了。

“这个分数不算高,我估计什么状元的没希望,但是国内大学我们可以随便挑。”萧群兴致高昂,没有什么比两个人齐头并进更让人欢喜的了。

两家人又凑在了一起,决定给俩孩子庆祝一下。

萧群接到了田老师的电话,说他是J市的理科最高分。省状元是没戏了,学生来自一个偏远城市的高中,这所高中的孩子很苦,升学率也相当牛。

“我的分不算太高,也是市状元?”萧群有点奇怪。

田老师笑:“这次题目你和沈萃没觉得很难吗?”

萧群和沈萃面面相觑,“好像数学是有点难度。”

田老师笑的合不拢嘴:“你不知道,倪主任和校长高兴坏了,你和沈萃是咱们市理科前两名。”他这个班主任算是跟着沾光了。

------题外话------

推荐向阳亦暖的《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

他,优雅尊贵,君子如玉,坊间所传,宁惹阎王爷,勿惹郁霆川。

她,陆家二女,身份尊贵,美艳迷人,却不受亲生母亲待见。

他将她宠到了极致,却没想,她转身却给他喂了“砒霜”

“什么?”他看着她手中的粉色请帖问道。

“我的结婚请帖。”她答。

他怒不可歇,她温柔浅笑,婚礼当天,她穿着婚纱,等着新郎上门迎亲,却不想等来的却是无尽的绝望。

他说:“澜澜,我有没有说过,永远也别想着逃离我的身边”。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