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姨娘怀孕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40字数:3329

“娘”

秦氏正与文妈妈商量着府中过年的各项事宜,隔着门帘就听到了徐子归的声音,笑着摇头对文妈妈开口“归丫头可是被我与她爹宠坏了,这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哪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娘又背着女儿跟文妈妈编排女儿什么呢”徐子归笑嘻嘻的上前揽住秦氏的胳膊,像是抓住什么把柄,如无尾熊一般挂在秦氏身上撒娇“娘又在说女儿什么呢”

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女儿,秦氏心里只觉满足,捏了捏女儿的小鼻子调笑道“你这丫头,过了年就十一了,怎的还跟个孩子似的,瑾哥儿都比你像大人,早上还说身上发热没来问安,到了这会子就好了,别是为了偷懒不愿早起吧”

听了秦氏的话,徐子归颇为不好意思的赖在秦氏身上撒娇,一遍一遍唤着“娘”甜糯的嗓音拂过秦氏的心尖,使秦氏的原本就柔软的心又软了软,捏了捏小女儿的鼻子正欲再调侃一番,却被竺香打帘进来通报声打断

“夫人,大少爷来问安了”

“快请进来”

听说徐子瑜来了,想着今日以来发生的事,徐子归的小身子不由自主的缩了缩

感受到女儿的动作,秦氏笑着低头看早已坐正了身子的小人儿“你这丫头又犯了什么事,这般怕你大哥”

“才没有”徐子归撇嘴,心虚的撇开目光,看向进来的徐子瑜笑呵呵的打招呼“大哥”

见妹妹心虚的小模样,徐子瑜似笑非笑的看了徐子归一眼才对着秦氏作揖福礼“娘”

看着成熟稳重的大儿子,秦氏满眼都是骄傲自豪之色,微微点头示意儿子坐下“可去见过老祖宗了”

“见过了”在妹妹身边坐定,徐子瑜才笑盈盈的开口“说要母亲晚些时候到流芳斋用晚膳”

“诶好,咱们这便过去”说着便要起身,徐子归因今日偷溜出去之事被兄长发现,这会子兄长又坐在自己身边,心里阵阵发虚,见母亲要起身,徐子归急忙充当孝女上前扶着母亲的手腕笑盈盈开口“女儿扶着您”

秦氏早就看出兄妹俩的小猫腻,也不戳穿,只笑着点了点女儿的额头,欲再说些什么,却见文香急冲冲的走了进来,面色担忧大附在秦氏耳中轻声低语

秦氏脸色铁青的听着文香的回话,越听脸色越难看

“太医来瞧过不曾?”

文香面色沉重点头“确诊了的”

见文香点头,秦氏脸色更加阴郁,随手将小几上的茶杯拂下去冷笑“斗了十年了,还不死心,我且看她能硬撑到几时!”说罢,手扶上女儿神来的手,尽量平稳下气息“给老祖宗问安去”

兄妹俩很少见秦氏发这样大的火,与兄长对视一眼,徐子归连忙扶着秦氏一面往流芳斋走去,一面替母亲顺气“娘消消气,可是发生了什么”

拍了拍女儿的手,秦氏咽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嘴角冷笑“无事,你们快要再多一个弟妹了,这可是喜事”

听母亲这样说,徐子归便隐约想起来,上一世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柳氏确诊有孕,威远侯老来得子,更是开心的不得了,又加上秋闱时柳氏母家小少爷柳倾权高中榜眼,柳氏诞下侯府三少爷,柳家便趁此时机要求侯府将柳氏抬为平妻,一直闹到阖府不宁,直至最后老太君与威远侯妥协,将柳氏抬为平妻,谁知那柳氏的目的根本不是平妻,使计陷害与秦氏,在徐子归出嫁当天,将柳氏灌醉,给柳氏冠上不守妇道之名,使威远侯被迫休妻,也害的被休回家的秦氏不堪受辱,吊死在左相府

想起上一世的仇恨,徐子归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若是柳氏肚中的孩子是她徐府血脉,那便罢了,只可惜,就连柳氏肚中的孩子都是柳氏与旁人偷奸所生,这让徐子归如何肯忍!

“可真是天大的喜事”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说来也是爹爹老来得子,只不知柳姨娘有没有那福分,将弟妹保护好”说罢,敛了眼中眼色,换上一副天真笑颜,扶着母亲进了流芳斋正厅

“孙女儿来给祖母问安了,祖母万安”

刚刚得了柳氏有孕的消息,脸上的笑还未消减几分,这会子又见孙女来问安,脸上更上洋溢着开心

“归儿也来了?身子可好些了?”

“大好了”福了礼,徐子归笑盈盈的走到祖母身旁坐下,仰着脸似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询问“来时听祖母说什么真真是极好的”

见孙女儿仰着小脸看向自己的模样,徐老太君心软的恨不能化成水一般,抚着孙女的头发,笑容慈爱“归丫儿,你马上要填新弟妹了,可开心?”

“不开心”徐子归依偎在徐老太君怀里狡黠的抬头冲着祖母眨眼睛,眼中尽是调皮之色

“哦?归姐儿为何不开心”徐老太君捋着徐子归的头发慈祥的看着孙女的开口,自从徐子归再次醒来,每日晨昏定省都不曾落下,日日在徐老太君跟前撒娇卖乖,倒是让徐老太君比以前更宠她了。【】:3w.し

“有了弟妹,母亲跟老祖宗就又要把爱分给他们了,就不疼爱归儿了”

徐子归偎在祖母怀中撒娇打滚,逗得徐老太君乐不容嘴,指着徐子归对秦氏说“快看这猴儿,倒与弟弟妹妹们争风吃醋起来了”

秦氏也掩嘴笑了起来“还不是娘平时太过纵容归姐儿,她才敢这般无法无天起来”

听这话,老太君又指着秦氏笑呵呵的对江妈妈开口“这倒是怪起我来了,罢罢罢,我呀,就做这一会儿恶人,担下这宠坏孩子的名头。”

“那也是老太君太过慈爱”江妈妈也笑着上前凑趣

见祖母心情好,一向沉稳的徐子瑜也笑着跟了祖母凑趣“是啊,若不是祖母平时太过慈爱,娘跟妹妹哪敢这样”

“这到是个胆大的”徐老太君笑呵呵的看着徐子瑜“连你娘都敢编排,当心她日后给你寻个丑媳妇回来”

“对,给哥哥寻个丑媳妇”徐子归躲在老太君怀中,只露出个小脑袋来冲着哥哥吐舌头,笑的好不开心

“这丫头”见孙女这般,老太君轻拍徐子归的小脑袋,无奈调笑“小姑娘家的就说媳妇,也不知羞,是该找个人来教你规矩了,还有云丫头,你们姐俩相差四个月,都到了该学规矩的时候了”

“正是”听到婆母说正事,秦氏也正了神色,一脸愁容“归儿着实顽劣了些,媳妇还要厚着脸皮请娘给寻个靠得住的嬷嬷来教两个姐儿规矩呢”

“看看,这又打起我的主意来”听媳妇儿如此,老太君笑着转头对江妈妈调侃“罢罢罢,等过了年我就厚着这张脸皮到宫里去请太后赐个嬷嬷来,也好约束约束这只猴儿”

徐老太君与当今太后还有左相夫人在闺阁中时便是最是要好的手帕交,听说老太君要进宫请嬷嬷来教导女儿,面上不由一喜,连忙起来行礼“媳妇谢过母亲”

“快坐下快坐下,这是做什么”见媳妇儿如此客气,老太君佯怒,又笑着转头对江妈妈开口“去把瑾哥儿云丫头都喊来,咱们今儿个一块儿用膳”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去看侯爷回来了没,回来了也喊来一块用膳”

“老太君,是摆一桌还是两桌”绿枝笑盈盈的问老太君

“一桌就好,一家人哪有那劳什子规矩”老太君摆摆手让绿枝继续下去摆饭,人老了就喜欢看子孙承欢膝下的快乐,虽说男女七岁不同席,毕竟都是自家骨肉,自不会有那些规矩。

徐子云铺一进门就看到老太君笑的合不容嘴的模样,知道老太君是因着柳姨娘有孕的事开心,心里有了数,面上的笑就显得更真切了些,笑盈盈的对着老太君福了礼

“我是来给祖母告罪的,姨娘身体不适,孙女想要着自照顾姨娘会好些”说罢,挑衅似的看向徐子归,嘴角露出似有若无的冷笑

徐子归冷眼看着徐子云,心下冷笑,下午自己刚训斥过她懂得尊卑,柳氏不过一介姨娘,若是换在平时,徐子云说要照顾姨娘,必定是会遭到老太君的训斥,可如今柳氏再次怀孕,老太君正开心着呢,自不会去怪罪,相比反而还要夸奖徐子云吧

徐子归拿起茶杯挡住自己冷笑的嘴角淡淡开口

“妹妹说得对,柳姨娘毕竟是妹妹的生母,如今柳姨娘有孕,妹妹自是该侍奉左右”刻意将“生母,姨娘”这几个字咬的重了些,说罢,还目光慈爱的看向徐子云,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妹妹却是个懂得感恩的”

老太君听了徐子归的话,却是从柳氏怀孕的喜悦中回过神来,看向徐子云淡淡开口“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姨娘身边有丫鬟伺候就足够了,你堂堂侯府千金委身照顾姨娘,若是传了出去还不让外边那些不知情的编排我们侯府苛待庶女”

见自己的挑拨被徐子归三言两语给驳了回去,徐子云眼里闪过一丝阴狠,想着前些日子让流珠准备的东西都已准备妥当,只等到了日子,就让徐子归从此失宠,徐子云心里才稍稍平复了一下,轻咬下唇,一双杏眼充满了泪水,仿佛眨一下眼泪便会流下来,可怜兮兮的看向老太君

“祖母….”

只可惜,徐老太君并不吃她这一套,况且一向果断的老太君决定了的事是断不会改的,老太君一锤定音,起身往餐厅走去“莫要再说了,此事就这么定了”

见徐子云计划落空,徐子归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徐子云,起身上前扶住老太君的手往餐室走去,边走边回头冲着徐子云勾了勾嘴角,想到柳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徐子归眼眸闪了闪,冷笑,这一世,她要让这个孩子保不住!你们想得到什么那她便提前都给你们毁了,让你们永远都得不到!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