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提前出现的礼物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40字数:2919

“出去走走吧”

徐子归望了眼窗外裹着银装的树枝,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雪,早上起来,入眼的便是一片银白色的的世界,突然想起了**的沁园春*雪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说的,正是此刻窗外的风景。【】》し

“昨夜里刚刚下过雪,姑娘仔细着了风头疼”蓝香轻轻为徐子归梳着头发,朝窗外望了两眼,笑道“等太阳大些了再出去也不迟”

“无妨”徐子归摆摆手,将头上的发钗尽数取了下来“用根绳子在后边将头发圈住就好了,我们就去花园里转转”

蓝香轻声叹气,按着徐子归的吩咐将徐子归的头发用一根米分色发带将她头发简简单单的束起来,姑娘的心思她猜不透,可是她看得出,自从柳姨娘诊出再次有孕的消息,姑娘心绪就一直不佳,也许出去走走,散散心,心里应该会好些吧。

徐子归只带了蓝香一个,威远侯府的花园很大,午后的太阳不是很大,阳光照在一片银色上,照的花园一片晶亮。徐子归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眼澄澈的天空,能够这样活着真好。

在花园里绕了一圈,心情明显的好了不少,徐子归笑盈盈的扶着蓝香的手慢慢往流芳斋走去“今天是除夕,三叔三婶也要回来过年,府中难得热闹,咱们早些到祖母那里去。”说着,又轻轻叹气“时间过得真快”重生,已是半年有余。

蓝香笑着附和“是啊,又长了一岁,姑娘万不可再跟从前那般胡闹的了”

“每过一年你就要跟我说一遍这句话”徐子归打趣着蓝香,一面笑一面往前走“我都快要被你烦死了”

见自家姑娘做出一副不耐的表情,蓝香笑着投降“是是是,希望待到明年今日姑娘不用我再开口唠叨了”旋即,又笑着扶上徐子归的手责备“姑娘慢着些,仔细一会儿滑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一面说着,一面笑盈盈的将手搭扶在蓝香手上,慢下脚步来“紫黛几个估计已经在流芳斋等着我们了吧”

听姑娘提起紫黛,蓝香便知,主子又忘了要给丫鬟们发放压岁钱一事,笑着提醒

“紫黛几个还要给咱们院中几个小蹄子发压岁钱,要晚些时候再去流芳斋找您”

经蓝香一提醒,徐子归方才想起还有压岁钱这一遭事,笑着拍了拍蓝香的手,颇觉欣慰

“难为你们每年替我记着这件事了,快些去流芳斋吧,三叔一家子估计快要到了吧”

想起上一世,三叔徐正宽在二叔徐正恒外放时提出分家,老太君也未强留,请来同族族长把家给分,三叔因着威远侯府的关系,恩荫了一个从三品包衣骁骑参领,只可惜三叔并不满足于现状,站错了队伍,投奔在三皇子莫战渊的站营,仅仅只几年的功夫,就成了几位皇子夺嫡的牺牲品,被流放去了边疆,就连三个已经出嫁了的女儿都未曾幸免,出事之后,迅速从她们夫家传来三人因病去世的消息……

主仆二人一路走到流芳斋,刚要进门就被守在门外的兰芷拦住“大姐儿,太子爷在里边呢,您先到偏厅等会儿吧”

徐子归挑眉,跟着兰芷走到了偏听“太子殿下怎的今日突然前来”

“是送年礼来了”兰芷笑盈盈的给徐子归长满了茶“今日皇上赏下年礼,正好太子爷有要事来找大少爷,就亲送了来”

徐子归轻轻点头,没再说话,兰芷看徐子归对这些事情兴趣不是很大,便笑着转了话题,将一碟豌豆黄端到徐子归跟前

“这是厨房那边刚下来的豌豆黄,本是给老太太送来的,奈何偏甜了一点,知道姑娘偏爱甜食,老太太刚刚还说要等着姑娘来了全数赏给姑娘呢”

徐子归笑着拿起一个豌豆黄放进嘴里,立马眉开眼笑“真甜,老祖宗最是疼爱我的”

“谁在外边?”

徐子归正拿着豌豆黄跟兰芷逗趣,突一听到老太君问话,急忙放下手中的豌豆黄回话

“祖母,是我”

刚回了话,江妈妈便进入偏厅来请徐子归

“大小姐,老太君喊您进去呢”

“就来”

见是祖母身旁服侍的江妈妈亲自来请,徐子归急忙笑盈盈的起身随着江妈妈往正厅走

徐老太君笑盈盈的望向孙女,见孙女半点首饰不沾,就连头发都只是用一跟头绳束缚住,却还是如芙蓉出水般光艳亮丽,神色间不由多出几分骄傲

“归丫儿快给太子殿下谢恩,太子殿下这次可是给你们几个带了好玩意来”

不知为何,听到一向淡定从容的祖母说给太子请安时略带的那点骄傲,让徐子归心里一突,说不上什么感觉来,只觉得心跳的特别厉害,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连忙跪下朝莫子渊拜去

“谢太子殿下赏赐,太子殿下万福金安”

“起身吧”莫子渊略显清冷的声音在徐子归上方响起,又略带谦逊的对老太君颔首“老太君无需多礼。”

说着,把一只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递给徐子归,声音略带笑意的开口“徐姑娘看可喜欢”

徐子归咬着唇死死的盯着那只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这是她十四岁那年在正元寺“偶遇”莫清渊回到府中之后竹锦递替莫清渊递交给她的定情信物,怎的这一世这只步摇这么早的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并且还是经由莫子渊之手出现在自己面前?

徐子归突然觉得有些冷,身体抑制不住的有些发抖,尽量平复了心情,努力让自己冷静,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上前亲自接过莫子渊手中的那只步摇

“自是喜欢的,谢殿下赏赐”

莫子渊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努力抑制情绪的徐子归,别具深意的开口

“喜欢就好”

说罢,起身朝老太君抱拳告辞“如此孤就不打扰老太君了”

等太子走远,徐子归才走到老太君身边将步摇放到桌子上开口问道“太子作甚要送我如此贵重的东西”

“是你哥哥”老太君笑盈盈的将孙女揽到怀中“你哥哥替太子办了件大事,太子奖励你哥哥的,瞧,这只珍珠碧玉步摇是太子赏给云姐儿的”

说着,将礼盒中另一只步摇递给子归观摩,只那支珍珠碧玉步摇极其普通,虽说这个年代珍珠很少见,可在他们这等勋贵世家之中,珍珠也不算是什么稀罕物,倒是徐子归的那支红翡滴珠凤头步摇,先不说红翡滴珠本身就是大周罕见的物什,就单是那个凤头样的形状就足以表明这步摇的金贵,带有凤头的东西,除非是皇家赏赐,否则凭你多金贵在大周都是不允许佩戴的。

老太君也不明白太子为何会送如此金贵的东西给徐子归,不免猜测到“大概因着你即占嫡又占长,太子才给了你这一只如此贵重的步摇”

想着明明该在十四岁那年由莫清渊给自己的东西如今却早了这些年经由莫子渊的手到了自己手上,徐子归现在心里简直乱的很,听了祖母的解释也只是胡乱的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困极了的表情与祖母撒娇

“祖母,我好困,让我去内室躺一会儿吧”

“怎么这会儿犯困”老太君疑惑的看向孙女“你三叔三婶一会儿快要带着你几个弟妹过来了,你这会子倒犯起困来”

依偎在祖母身上,徐子归故作委屈的扁了扁嘴“孙女想着今日除夕,急着来看老太太,一大早便起了来,这会子自然犯困”

“就你会说话”老太君慈爱的轻轻打了孙女的小脑袋“快去休息吧,晚上还要守岁,仔细守岁的时候熬不住”

“是”

徐子归笑盈盈的冲着老太君行了个礼便跟着江妈妈往内室里走去。

“太子走了?”老太太笑盈盈的看着孙女进了内室,一转头便看到了刚去送太子的徐子瑜

“走了”徐子瑜笑着给老太君行礼“归儿呢”

“说是困了,便让她去内室睡一会儿”老太君笑着跟孙子说着闲话

“怎的这个时候犯困”

“说是为了早些来看我这老婆子,估计是贪玩才早早起来了吧”虽然口里说着责备的话,可眼里却流露出些许笑意的慈爱来

徐子瑜看着祖母口是心非的样子,也笑着往内室方向看去

说了会儿闲话,老太君便正色道与徐子瑜说起正事来“太子怎么送那样贵重的东西给你妹妹”

“孙儿也不甚清楚,”皱眉考虑良久,似是想到些许可能,紧皱的眉头松了松,笑着安慰祖母“祖母也不必思虑太甚,殿下送这物价给归儿自有殿下的到底,总之不会有坏处就是了”

说罢,怕祖母再问些什么,急忙转移了话题“三叔三婶几时到府?”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