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梦回前世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40字数:3693

徐子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闭上眼睛数羊,脑海中一会儿是上一世竹锦将那支步摇送到自己面前时眼神闪躲的对自己说“王爷对小姐真是好,竟送这样贵重的礼物给小姐,想必小姐在王爷眼中地位非同一般吧”,一会儿又出现了莫子渊拿着那支步摇举在自己面前笑着问自己“徐姑娘可还喜欢”,一会儿又出现了上一世莫子渊坐在高高的龙椅上面带嗜血的开口斥责自己不配为皇家妇。【】

徐子归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的都要爆炸了,她不知道这支步摇的提早出现是不是预示上辈子的事情在这辈子都被打乱,总算在她翻来覆去之中沉沉的睡了过去,却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出现了莫子渊跟徐子云还有莫清渊。莫子渊脸上又出现赐她毒酒时嗜血的笑容,将手伸向徐子云的脖子,眼睛通红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平淡清冷,“说,为何将毒酒硬灌进归儿的嘴里”一字一句说的极其缓慢,可熟知莫子渊脾气的人都知道,莫子渊越是表现出漫不经心,口气越是缓慢就越表明他越生气,显然此刻的他生气到了极致。可徐子云仍不知死活的冷笑出声“毒酒是您赐下的,臣妾不过是帮了您一把,皇上不得感谢臣妾么,姐姐犯的可是弑君谋反之罪啊”

听了徐子云的话,莫子渊颓然的松开徐子云的脖子,嘴角泛出自嘲的笑,毒酒是他赐下的,这一切都是他亲手做出来的,他亲手杀了他的归儿,他只不过是一想到归儿竟然帮着别人想要取自己性命,想着归儿费尽心机的也要嫁进庆亲王府他就气的发狂,嫉妒的发狂

他是气疯了才会赐下毒酒给归儿。莫子渊血眼猩红的猛然抬头看向莫清渊“归儿对你那样真心你却如此待她,好,她死了,朕要你们全都给她陪葬!”

“啊”

被梦中莫子渊血眼猩红的样子吓的尖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徐子归半扶着床头喘着粗气,蓝香听到内室的动静,急忙走了进来,看到徐子归满头是汗的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喘着粗气,不由有些着急

“姑娘”

蓝香急急走上前替徐子归将额头上的汗擦干,想到之前姑娘从楼上摔了下来醒来之后便一直梦魇的事情,面色更是焦急“姑娘可是又梦魇了”

艰难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听到外边祖母与老太君的关心

“归丫儿怎么了”

听到动静的老太君急忙扶着江妈妈的手走进内室,徐子瑜是男子不便进入来太君的内室,只好焦急的在外开口

“妹妹可是又梦魇了”

“无碍”看着老太君焦急的神色,徐子归努力的在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来安抚老太太“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梦见什么了”老太君心疼的上前将孙女轻轻揽入怀中

“梦见有只怪兽正追着我跑”徐子归脸上渐渐恢复了些血色,依偎在祖母怀里故作委屈的开口“一直追一直追,好可怕”

老太君听后呵呵笑了起来捏着孙女的鼻子打趣道“一只怪兽就能把你吓到,你平时偷奸耍滑欺负你哥哥弟弟的本事哪去了”

徐子归被打趣的不好意思,一个劲的往祖母怀里钻,逗的老太君合不容嘴,正在祖孙俩玩的开心之时兰芷打帘进来“老太君,三老爷回府了,正与侯爷一起在正厅等您呢”

听到爹爹回来了,徐子归忙从老太君怀里钻出来,眼睛晶亮的望向兰芷“爹爹跟三叔回来了”

“小没良心的,爹爹来了就不要祖母了”老太君佯装生气的拍了孙女的背一下,看着眼睛晶亮的孙女,实在是绷不住,笑了起来“还不快收拾收拾去见你老子”说罢,又不放心的嘱咐上一句“记得跟你三叔三婶见礼,你可是长姐,记得一会儿要照顾好弟妹”

平日里,除了徐子归是整个徐府的长女外,徐子云以及从出生时就被送往家庙的徐子若是按着威远侯府的排行来排的数,若是按着徐府宗族来排,徐子婕行二,徐子云的行三,徐子若行四,徐子凝行五,二叔家的独女徐子琳行六,徐子叶行七;徐子瑜是徐府长子,三老爷家的徐子陵行二,二老爷家的徐子嗣行三,徐子瑾行四,三老爷家的徐子旭行五,二老爷家的徐子真行六

“知道了知道了”见祖母又要唠叨,徐子归笑着举起双头投降,由着蓝香帮她将衣服打理好,兴奋的走出内室

“爹爹”

一出来内室的门,徐子归便看到了坐在太师椅上与三叔说话的父亲,笑着给三叔三婶行了礼,又与徐子陵徐子凝徐子婕徐子叶姐弟四人见了礼,便笑嘻嘻的跑了到父亲身边,抱住父亲的胳膊撒娇

“爹爹今日有没有给归儿带好吃的”

见女儿挂在自己胳膊上一副娇憨的模样,徐正杰的心先软了大半,哪还舍得责备半句,笑呵呵的揉了揉长女的头发,调笑

“这么大的人还这样小孩子心性,仔细你弟弟妹妹笑你”

“侯爷说的正是”秦氏也带笑责备的忘了女儿一眼,笑盈盈的看向王氏,歉意开口“归儿是被我们宠坏了,一点都不及妹妹们乖巧,一点礼数都不知,三弟、弟妹万不要介意才是”

见秦氏如此,王氏急忙摆手安抚“自家孩子,像大姐儿这样才好,哪像我们家三个姐儿,一个比一个更像闷油瓶”

说着,对着徐子归招招手“到婶娘这边来,让婶娘瞧瞧,几月不见,大姐儿是不是又长高了”

上一世王氏对自己还算不错,只是三叔徐正宽一向心高气傲,性子浮了点,人却是不坏,不像她的二叔……不过是因着站错了队伍,最终害了一家人,徐子陵没怎么接触过,庶出的徐子叶徐子凝两个却是个好的,只是被王氏刻意养坏了,养的畏手畏脚的,平日里三姐妹出去,两人也只有给嫡姐做陪衬的份,嫡出的徐子婕人也算是安分守己,却总是仗着自己是嫡出,便自觉高人一等,平日里没少欺负庶出,只徐子婕人虽心高气傲了点,却又因着自己父亲是庶出,颇有些自卑,在家里习惯了被一众庶出兄弟姐妹众星捧月,平日里不愿与徐子归等高门嫡女一同玩耍,却与徐子云等那些捧着她的庶女相交甚好,只徐子婕也没欺负过她,徐子归对她也没甚坏印象,

总的来说,三叔一家不像是二叔一家似的没心没肺,既然这一世自己重生,趁着三叔还没有站到三皇子那一边去,她及时提个醒,也算是尽了力

如此想着,心里便有了决定,笑盈盈的走到三婶面前,福礼“三婶婶”

“是高了不少”说着,看向徐子瑾,略略比量了一下,笑着开口“瑾哥儿竟是比姐姐都要高了,只云姐儿,似是没怎么长个儿……”说罢,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调笑“莫不是大姐儿将好吃的全吃了,没给妹妹留?”

“可不是”秦氏笑着斜兜女儿一眼,亦是摆出一副母慈子孝的场面来,亲热的拉过徐子云的手与王氏一同调侃女儿“归儿顽劣,一点不及云儿乖巧”

徐子云看着在一旁拉着自己手装作慈母样子的秦氏心里冷笑不已,虽说平日里嫡母未曾苛待过自己,却也一直不待见自己,每次都只会在老太君、父亲面前做出一副慈母的样子来哄骗他们!

心里虽然那样想着,可徐子云面上依旧装作一副甜美乖巧的表情来,略带羞涩的低头“母亲惯会打趣女儿”

“娘偏心,在娘眼里妹妹什么都好,妹妹若是红花我就是那衬着妹妹的绿草,爹,您可不能像娘那样偏心,不然归儿可不依”

徐子归倚在父亲身边撒娇卖乖,徐子云看在眼里气愤不已,凭什么她要在这府中举步维艰,步步小心,装作一副温柔娴静的模样来刻意讨好,才能得到祖母父亲的另眼相看,而徐子归却可以肆无忌惮的躲在别人怀里撒娇卖乖装作一副小女儿心态!只不过是因为她是威远侯府唯一的嫡女罢了。

眼眸中闪过一抹算计,徐子云心里冷笑不已,哼,等着吧,看过了今晚,你还能再有什么!不是仗着父亲祖母的宠爱肆无忌惮么?只是不知道过了今晚,父亲祖母对你失望之后,还会不会再这么由着你!

她舅舅家的表哥今年就要参加科举了,以她表哥的才情得个前三甲不在话下,到时柳家发达了,若是柳姨娘再生下个男胎,柳家必定会要求抬她姨娘为平妻,到时威远侯府也需要借助柳家的地位,抬了柳氏为平妻,到时她便也是这威远侯府的嫡女,届时,看你一个失了宠的嫡女再怎么嚣张的起来!

徐子归虽在父亲面前撒娇,却一直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徐子云的一举一动,看着徐子云先是眼睛里闪过一丝阴狠,又见她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徐子归眉毛微挑,心里思量着徐子云又要玩什么花样

上一世春闱柳家出了一位榜眼,柳家以此发了迹,又加上柳姨娘产下的是一男胎,立马以此要求威远侯府将柳姨娘抬为平妻,柳姨娘不满平妻之位,使计陷害她母亲,生生将她娘亲逼死,经柳家这一闹腾,生生把老太太气的一病不起,不出一年便也去了

徐子归心里冷笑,那男胎根本不是她父亲的种,这一世,休想再让他们威远侯府替别人养孩子!

不动声色的从父亲身边起身,端了杯茶递给王氏,落落大方的坐在王氏身边笑容典雅,“前儿个侄女将将得了个好东西,吩咐了紫黛一会子将那几枚上好的血玉拿来,想着一会儿与二妹妹、五妹妹、七妹妹几个一同分享呢,谁知紫黛那几个却至今还未曾过来,”说罢,给站在一旁的蓝香使了个眼色“去看看紫黛她们来了没有,别是偷懒了”一面说着,一面眼神似有若无的飘向徐子云的方向

领会了主子的意思,蓝香对着徐子归微微点头示意,便屈膝行礼走出了正厅

见蓝香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徐子归紧绷的心才稍稍松了松,敛了神色,笑着拉了徐子婕姐妹几个的手叙旧,徐老太君也在这一派热闹中从内室走了出来

“母亲(祖母)”看到老太君出来,大家急忙起身行礼,老太君却笑着摆手“都坐下吧,”旋即,环视一圈之后,略略诧异“旭哥儿怎么没来”

见婆母问起庶子,王氏急忙站起来回话“早上起来时旭哥儿身上有些发热,媳妇儿怕她过了病气给母亲,便将他留在了家中”

“发热?可还要紧?看过大夫不曾?”虽不是亲生,可毕竟也喊了自己七八年的祖母,听闻孙子身上不大好,徐老太君也是担心的紧

“母亲不必担忧,旭哥儿有蒋姨娘照顾,无碍的”

听是生母亲自照顾,徐老太君多少放了心,见都到齐,便对江妈妈摆手吩咐“吩咐摆饭罢”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