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出招反击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42字数:2315

柳姨娘看徐正杰焦急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丝阴狠的笑,她今天从“表小姐”那里也听说了柳倾权如今正得太子青睐,看来以后徐家也不得不重视她柳氏了,以后这侯府谁说了算也就不一定了。【全文字阅读】``し

徐正杰看柳姨娘一直低着眉眼没说话,以为她是在担心“表小姐”,连忙低声安慰“很快会找到的”

柳姨娘刚要配合着徐正杰点点头,青莲便在外边出声求见“姨娘”

“进来说话”

听见徐正杰威严的声音,青莲才打帘进屋“侯爷,姨娘,都找过了,没有表小姐的身影”

“都找过了?”

青莲略低下头,声音焦急“就连老太太的流芳斋都问过了,还是没有找到表小姐”

“两位姑娘的院子也找过了?”

“回侯爷,都找过了,只是…..”青莲有些犹豫,似乎是拿不定主意后边的话该不该讲

徐正杰皱眉“只是什么?”

“只是…..夫人院里始终不肯让我们进去找人”说完还怯怯的看了柳姨娘一眼,好似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夫人不愿你们进去找人?”徐正杰怀疑的看向青莲,多年夫妻,秦氏的脾气性格他最清楚不过,温婉知礼,从未为难过柳氏,又何须在这种小事上为难?再者说今天刚回府他便先进了正院跟秦氏说了外边的传闻,秦氏也算是个有谋略的奇女子,没道理在柳家当红之时为难柳家

“门房说下午时夫人貌似接见了外男…..”说罢便捂住了自己的嘴,表情懊恼,似是在为刚才自己条件反射的回答懊悔不已。

徐正杰皱眉,略略扫了青莲一眼,又看了看柳姨娘,对于秦氏他是一百个信赖,只是,下午接见了外男,这时还不允许别人进正院……徐正杰眉头紧锁,起身对着柳姨娘开口

“去正院”

柳姨娘见奸计得逞,心里笑的更加猖狂,面上却还是显露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

“不太好吧,下午时夫人还吩咐说没有她的吩咐外人不许进正院”说着便摆出一副担忧的样子看着徐正杰“侯爷为了家妹之事与夫人生了嫌隙可就不美了”

不许外人踏足正院?徐正杰冷笑,那他便更要去看看!

“无妨,起身吧”说罢便带头走入门口。

而埋没在清苑听动静的紫黛一看见徐正杰从门口走出来,急忙整理了衣角故作慌忙的走到徐正杰面前跪下

“侯爷,奴婢流清苑紫黛有要事禀告侯爷”

一听是徐子归院子里的人,徐正杰脸色微微缓和了些“可是归儿出了什么事?”

“侯爷,太子爷赏给姑娘的步摇丢了….奴婢虽愚笨可也知道皇家的赏赐马虎不得,一发现步摇不见了奴婢便去禀告夫人,夫人也是吃了一惊,要奴婢来找侯爷去正院商量对策”虽是着急,话语中却透露出一股稳重,语句也没有因为慌乱而让人听不出表达之意。

徐正杰微微点头,心里默默的赞许秦氏与徐子归教婢有方,又想起柳氏说秦氏不允许外人踏足正院的事,逐憋了柳氏一眼,心里渐渐明了这是柳氏主仆要按一定不守妇道的帽子给秦氏带,却不想发生了这等事打破了她们的计划。

听紫黛这么说,柳氏也不禁暗暗吃惊,怎么就会有这么巧的事?又想到紫黛是徐子归的丫鬟,又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心思会如此缜密,略略一想,只以为是个巧合,便也就没有多想。反正去了正院“表小姐”已经毁了秦氏的清白,到时候就算是知道她算计的,徐正杰看在柳家日渐升高的地位的面子上也不敢明着把她怎么样,说不定还要顶着柳家的压力把她抬正….如此想着,柳氏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立马换成了坦然的微笑

“我们先去夫人的正院看看去”

紫黛听柳姨娘如此说,心里冷笑,嘴上却极其恭敬“柳姨娘说的是”说罢便看向徐正杰“夫人在正院等着侯爷呢”

徐正杰点头,摆摆手示意紫黛下去,自己则看也没看柳姨娘一眼便举步往正院方向走去。

柳氏看着紫黛的背影阴狠狠的冷笑“你这是在催死,你真是你主子的崔死鬼”

转头看向青莲,笑的阴狠“咱们也该过去看看热闹才是”

…….

“你是何人?”

徐正杰带领一大帮人进入正院时便看到秦氏在一旁安慰受惊的徐子归,徐子瑜则面色微愠的斥责着跪在地上被捆绑着的似男似女的一个人,而那个被捆绑着的人却瑟瑟发抖的紧闭双唇不肯说话。

徐子瑜面向酷似徐正杰,又是徐正杰第一个孩子,是徐正杰手把手亲手带大的孩子,琴棋书画武术均是徐正杰一手调教出的,眉眼间的一喜一怒与徐正杰更是极其相似,徐子瑜一直都是徐正杰的骄傲,此刻看着酷似自己的儿子,徐正杰刚刚被柳姨娘激起的怒气也已经消失了一半,举步向前,边往秦氏方向走去边询问儿子

“可是发生了何事?”

“侯爷您来了”秦氏看到进来的徐正杰,急忙起身相迎,眼神似有若无的从柳姨娘身上扫过,心里冷笑一声,面色却依旧不改端庄

“刚要派个丫头过去告诉侯爷一声归儿的步摇找到了,侯爷不必担心”

“嗯”徐正杰略微一点头,拍了拍秦氏的手“辛苦你了”

“侯爷说的什么话”秦氏微嗔“男主外女主内,妾身不过是做了分内之事,当不起侯爷的一声辛苦”

“爹爹…”看到徐正杰进来,徐子归等秦氏与徐正杰寒暄完才适时出声,怯怯的起身给徐正杰行礼,看样子,却是吓得不轻

徐正杰一看大女儿一副怯弱的表情,心里便心疼的不行,他的女儿一向是娇艳明媚的站在自己面前,总是自信满满的喊着自己爹爹,何时这等怯懦过。如此想着,徐正杰连忙上前将女儿拉到自己身边低声安慰

“不过是一支步摇罢了,你哥哥与太子殿下关系一向不错,咱们偶尔恃宠而骄一次也不是不可以,若是真丢了让你哥哥再去给归儿讨一支去”

徐子瑜一听父亲的话,想要笑却又不敢笑,差点憋出内伤。咳,那啥,爹爹,您果然有了女儿儿子就成了将就….若真把太子赏的步摇丢了不去赔礼谢罪就罢了还要再讨一支…..您还真是在哄小孩子

徐子归听了父亲的话心里的想法跟哥哥的想法基本一样,想笑,心里却又感动的又有些想哭,一时间怕表情被看出破绽,只好一下子扑进父亲怀里,将头埋在父亲怀里不肯抬起来。

徐子云接到青莲求救便立马赶到了正院,入眼的便是这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想到自己跟徐子归的云泥之别,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在外边调整好心态之后,才笑盈盈的站在门口开口

“母亲,云儿来给您请安了”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