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柳氏被禁足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43字数:2164

柳姨娘脸色苍白的强笑道“钱婆子可是认错人了?这人怎么会是表小姐”

钱婆子连忙堆起满脸的肥肉笑呵呵的看向柳氏“姨娘,老婆子虽是上了些年纪,可这眼还不花,这不正是上午时您领进门的表小姐嘛”

秦氏则怒拍了桌子一下“大胆刁奴,她算你哪门子的表小姐?你这是未把本夫人放在眼中啊”

听秦氏如此说,柳氏才知道秦氏的目的在哪。【】

先前秦氏跟着她的话语一口一个表小姐的喊着,让她心生懈怠,却没想到现在又反问起来。

这宗罪可大可小,若是说轻了,也不过是口误,说大了那便是她柳氏心大,一个姨娘家的小姐,算得上什么表小姐?

在大周,妾室的身份是很卑微的,连带着家里有姑娘当妾室的人家也跟着被人看不起,更是不被允许与姑爷家当正经亲戚来走的。所以,柳姨娘口口声声说着表小姐,则是变相的说出了她的野心。

听秦氏如此问话,徐正杰眼皮一跳,这才发现话中的不妥来。柳氏一族如今就算再飞黄腾达,可柳氏一天在他侯府是妾室那柳家便一天不能跟威远侯府当成正经亲戚来走,更何况是柳家旁支的小姐。柳氏如今如此轻狂,不过是仗着自己的宠爱与柳倾权高中又入了太子眼的缘故。

看着柳氏的态度,徐正杰不得不考虑,难道柳家已经有想要逼迫自己抬平妻的意愿?

考虑这一层,徐正杰冷笑,徐家是正经人家,抬平妻这种事他们徐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钱婆子看着秦氏发怒,便知道这是一种暗示,当下毫不含糊的跪在地上开始求饶“夫人明鉴,是柳姨娘带这位姑娘进府时对老奴说的这是表小姐,老奴只以为是左相府的秦小姐,实在是不知道…..”

“好了”徐正杰摆手打断钱婆子的话“这不怨你,你起来吧”

柳姨娘听了钱婆子的话脸色却更是惨白,秦氏已然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而且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别有用心,只等着看自己挖坑一步一步的自己跳进去呢,现在更是不惜搬出母家来助威,告诉自己柳家不过是出了个被太子看中的榜眼,而她秦氏背后却是朝野权倾的左相府以及左相府各个姻亲。

流芳斋

老太太正躺在太妃椅上眯着眼舒服的一边享受着小丫头的按摩一边听着江妈妈复述着正院发生的事。

“侯爷怎么处置的柳氏?”

“回老夫人,说是禁足半年乖乖在清苑将哥儿生下之后才能出院”

徐老太君叹气“杰儿还是护着柳氏的,禁足柳氏不过是为了防止媳妇儿报复柳氏”

江妈妈不好说话,只接过兰芷手中的小锤子跪在老太太下方替老太太锤起腿来。

老太君又有些怅然“这柳倾权怎么就入了太子的眼”

江妈妈给老太太捶着腿笑嘻嘻的安抚着“老太君糊涂了,太子不过是看着柳家跟咱们府上的关系,看在世子爷的面子上多看了几眼罢了”

徐老太君这才叹息一声放下心来与江妈妈说起闲话来

“过几天太后千秋…..转眼已经六十了….哎”说着拉起江妈妈的手“当初你配我进府时咱们都是刚及笄,如今就连归丫儿都已十一了”感叹起了岁月不饶人。

江妈妈也是一阵唏嘘,又怕徐老太君太过悲伤伤了身体,急忙笑着转移话题“眼看着咱们大姑娘快到了订婚的年纪,老太君可选好了人家”

谁知一提起这事老太君更是开心不起来“归丫儿的婚事怕是我们做不了不主了”接着,就把在慈宁宫时太后与她说的那番话说给了江妈妈听“…….太后是摆明了想要归丫儿嫁进皇家,只是哪个就不确定了”

“该是七皇子吧”江妈妈沉默一会儿说出自己想法“七皇子与咱们姑娘年纪相仿娘娘们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谁知老太太却摇了摇头,拍了拍江妈妈的手“多半是太子了”

江妈妈闻声惊讶抬头“太子爷要比咱们姑娘大十一岁呢”

老太太却是摆了摆手“且不提了”

…….

徐子归躺在床上想着父亲对柳氏的处置有些睡不着。父亲如此看重柳氏肚子里的孩子,若是让父亲知道这孩子不是他的……

叹了口气,徐子归又翻了个身,却被面前的人影吓了一跳,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人

“你来干什么”

莫子渊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小人,理直气壮的开口“孤为什么不能来”

“......”徐子归被噎的说不出话,哪有人半夜私闯别人闺房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你似乎很关心柳倾权”莫子渊很自觉的坐在小几前的板凳上,手中把玩着一只小茶杯口气有些不善

徐子归感觉到眼前的人心情似是不好,却又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到这尊大佛,只好不动声色“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徐子归以为这样的解释很好,却不料莫子渊脸色更不好看一点。

莫子渊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面色不善的走到徐子归面前捏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是不是要在不久的将来你也要用这一招来对付孤”

上一世的相处加上这一世的几次交集,徐子归早已习惯了他阴晴不定的性子,可却还是很惊讶的看着莫子渊......上一世,她确实是用了这一招来对付莫子渊的。

“徐子归,你最好不要再耍什么花样”松开捏住徐子归下巴的手,莫子渊口气不善的警告“把你手中所有关于柳倾权的东西都交给我,明天我不希望在天香楼看到你”

上一世,徐子归第一次遇见莫清渊时正是在莫子渊宴请高中学子的宴会上,一见定情。

徐子归觉得今天的莫子渊有些奇怪,虽然一想起明天要见到谁她确实就不太想去,可是明天她也有任务在身,需要与她哥里应外合啊…..

“我......明天我必须要去”

“不许去”莫子渊一个用力,将手中的杯子捏的米分碎,看着碎成米分末的杯子从莫子渊手中落到地上,徐子归吓得急忙用手捂住嘴防止自己叫出声。

待平复下心绪来徐子归连忙抓起莫子渊的手检查其有无手上。

男女授受不亲,徐子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想也不想的抓起莫子渊的手来检查,所以在对上莫子渊似笑非笑的眼睛时,徐子归的脸红的就快滴血了……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