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公主伴读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43字数:2070

坐在马车上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闭着眼脸黑的跟包公似的某人,徐子归低着头颤颤巍巍的回想着自己做过的事——应该……没做错什么事吧?

感受到对面某个小孩偷瞄过来的眼光,稍稍睁开双眼,正好把某个又偷瞄过来的双眼逮了个正着

“什么事?”

“……没事”

莫子渊点头,不再理他,继续头靠在马车上假寐。【】。。

徐子归被他不咸不淡的样子噎了一下“殿下,男女授受不亲,你我这样同坐一车不太好吧”

她实在不愿意再跟他同车下去了好嘛!脸黑的像包公似的,上辈子她就是在他这个表情之后就被赏了一杯毒酒,现在又是这个表情,看的她内心忐忑好不好!

莫子渊冷哼“那徐二少爷是说孤是女子还是.....嗯?”

徐子归默,她决定还是沉默比较好,沉默是金。

一路沉默,沉默到下车,一看与自己一同到达门口的马车,徐子归心里默默咆哮的看着徐子瑾淡定的从车上下来,淡定的跑到自己身边,淡定的给莫子渊行礼,淡定的喊自己

“阿姐”

徐子归默默看了一眼站在马车旁双臂抱肩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莫子渊,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在花样作死

徐子瑾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波涛汹涌,与太子行了礼便开开心心的拉着阿姐的胳膊委屈抱怨道“阿姐这几天都不让我回府”

徐子归尴尬的摸摸鼻子,正不知道说什么,管家赢了出来,对着莫子渊作了个揖,恭敬道“殿下快请进来,侯爷说有要事需要像太子汇报”

莫子渊先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眼光似有若无的扫向徐子归,举步跟着管家往外书房走去。

看莫子渊走远,徐子归才松了口气,拧着弟弟的耳朵就抱怨“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你嫌你阿姐命长是不是”

徐子瑾第一次听徐子归一口气跟自己说这么多,忘记了耳朵疼,眨巴着无辜的双眼看姐姐一身男装

“阿姐不会男扮女装又被大哥发现了吧”

这个又字用得真好!徐子归讪讪的放下拧着徐子瑾的手“先去给祖母请安”

…….

待徐子归回流清苑换了身衣服扶着蓝香的手走进流芳斋时,便看到莫子渊坐在上座面色和善的询问着祖母的身体

徐子归心里哀嚎,面上不动声色的走进去,给莫子渊行了礼,刚在祖母身边站定,便听到祖母和蔼的声音

“归丫儿,大公主跟你年纪相仿,如今娘娘有意想让你给大公主当伴读,你可愿意”

大公主是程妃的独女,程妃又是皇后母家哥哥发妻的幼妹,当初皇后生五皇子(莫琛渊)时坏了身子,那时莫子渊还不是太子,宫中的孩子又难养活,周家怕皇后两个儿子保不了身,正着急的想要从旁支里找个女儿送进宫去时,周家大儿媳妇程氏却把自己幼妹带了来。

程家是一介商户,虽是皇商,可地位还是卑贱,程家幼女又被渣男退婚,坏了名声,年方十八还待字闺中,程氏不忍看幼妹如此,便带来周家求着婆母把幼妹送进了宫,周氏也觉得地位卑贱的商户拿捏起来更方便些,权衡利益,也乐意卖给儿媳妇这么一个面子,便做主把小程氏带进宫中交给了皇后性子更是飞扬跋扈,上一世便因飞扬跋扈的名声在外而一直嫁不出去。

能当上皇后的人必定是人精,自己母亲将人送到自己面前,皇后便知道该怎么做。为了以后自己与儿子的平安,为了保住地位,略施小计,亲自将小程氏送上了自己夫君的床。

庆幸的是小程氏虽是商户出身,可从小教养嬷嬷都是请了公里放出去的嬷嬷来教养的,利益与通身气质都没有给皇后丢脸,小程氏与程家更是懂得感恩,为皇后是尊,就算如今在皇后的扶持下爬到妃位,也从未有过非分之想做什么恩将仇报的事。

程氏入宫一年之后便怀上了大公主,九个月之后诞下渊字辈第一位公主,帝后开心的不得了,连得五子的永康帝抱着长女,龙颜一悦,将当时的程昭媛连生两位进到昭仪之位,封大公主为安阳公主,赐名乐渊,寓意女儿一生平安喜乐。

安阳公主百岁礼之后,被太医诊断为可能不会再有身孕的皇后却怀上了如今的七皇子莫离渊,莫子渊也在同年被册封太子,皇后娘娘喜极而泣,直称安阳是她的小福星,自此对安阳公主的宠爱更是加倍,皇上听皇后有了身孕后,也直称安阳是福星,自此更是将安阳宠的无法无天,连带着程昭仪母凭女贵,升到了程妃,看着程妃日渐受宠,皇后有些忐忑,生怕日后程妃生了儿子来与莫子渊争抢太子之位,程妃似是看出皇后的顾虑,私下里主动请皇后娘娘赐了一碗绝子汤。

皇后忍着泪水看着小程氏将绝子汤喝下肚,抱着安阳公主保证,日后一定当成亲女疼宠,绝不让安阳受一丝委屈,莫子渊三个便如她胞兄一般,要程氏放心。

徐子归叹息,安阳公主自小被帝后二人娇生惯养至今,本应七岁时便该入学,却因为不想上课就在帝后面前打滚耍赖,硬是延迟到十一岁,皇后觉得再慈母下去耽误了安阳,便与程妃商量一个白脸一个黑脸的总算是让安阳同意了上学。

安阳一向以飞扬跋扈出名,上一世就因为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名声直到徐子归被赐死也没有嫁出去,这一世,要自己去给这混世魔王当伴读,是打死她她都不愿意的。

可祖母也说,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自己自是没办法拒绝的。而祖母的意思也很明确,她很乐意看到自己去当如今最受宠的安阳公主的伴读,这样一来,入了安阳公主的眼,也算是对威远侯府,对她多了一层保障,而且公主伴读,等日后嫁了出去也会被婆家高看,她知道这是祖母在为她以后做打算,可是,她不愿再与皇家人有任何牵扯。

做了决定,徐子归垂下眼睑,轻轻开口

“祖母,归儿愚笨,进了宫怕冲撞了公主”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