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徐子云的算计(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51字数:2261

“云丫头!”徐老太君过来时,正巧看到徐子归将徐子云“推”下湖里,虽不知一向稳重的长孙女为何会这样做,可看到小孙女掉下湖里,徐老太君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见周围丫鬟均无动于衷,不由发怒“有几个会水的?还不快下去将你主子拉上来!你们主子若是有什么好歹,我非叫你们陪葬!”

却是没有人下水去救,而是见老太君发怒,流雨流珠等几个跟在徐子云身边的丫鬟俱跪了一地磕头“老太君,是大姑娘不许我们下水救人的,老太君,你快救救我们姑娘罢”说罢,俱都磕起了头,眼泪像是止不住一般哗哗的往外流

见这场景,徐子归心里不由冷笑,徐子云会水这件事,她还是上辈子临死前才知道的。【】

上一世徐子云将将嫁进太子府的第一个生日,已成为太子妃的徐子云自然要大肆张扬显摆,上京城的贵圈都收到了来自太子府的请帖,就连一向与太子不睦的庆亲王府都收到了太子妃亲自下发的请帖。

当徐子归满心欢喜的带着礼物去替妹妹庆生时,却不想跌进了徐子云精心布下的圈套——她假装亲密的将自己拉到湖边,假装一个没站稳,松开了徐子归一直拉着她的手,直挺挺的朝湖里倒去

被救上来的徐子云已经没有意识,早就候在一边的太医急忙上前把脉、开药。待徐子云将药喝下之后,才跪倒在地,说太子妃娘娘因在水中呆的时间过长,伤了**,得了宫寒,自此再不能有孕。

而这时,徐子云也发挥了这药的强大作用“悠悠转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问着太医可当真,又拽着徐子归的胳膊问她为什么要害她“……姐姐嫁进庆亲王府成了庆亲王侧妃,而妹妹如今成了太子妃,莫不是姐姐嫉妒妹妹这太子妃之位?若是嫉妒,姐姐拿去便是,妹妹这就求殿下写一封休书与我便罢……”

徐子归却没想到徐子云会来这么一招,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一遍一遍重复着“不是我,是你自己掉下去的”这句话,而此时,流珠护在主子身边,不要她碰触徐子云,手指着她指责“你害的我们主子还不够么,还要再害一次么!”语气中竟无半点敬意

虽说这件事后来被太子亲自出面解决,没有指责她什么,也没有惩罚她什么,只是派人将她押还到庆亲王府。可是她嫉妒庶妹,阴险毒辣的名声从此传了出去,以及堂堂王府侧妃被丫鬟当众指责,一点规矩都没有,威远侯府教婢教女均无方,连带着威远侯府的名声也毁了。这也是上一世侯府衰败,被叛抄家灭族时,徐子归四处求人无果的原因之一

思及往事,徐子归眼里上过一边冰冷,当初她真是傻的可以,徐子云那样算计她,她却因着徐子云一句“好姐姐,那日是我太过悲伤口无遮拦了些,并没有针对姐姐什么,姐姐还是不要放在心上才是”,便真的就未在将那件事放在心上,原谅了那个白眼狼!若不是后来徐子云将毒酒硬灌进自己嘴里之前为了让自己死的明白些,将那件事的真相告诉了她,她还一直不知道,原来徐子云早就知道自己无法有孕,所以才算计了这么一场计谋,将自己无法有孕的事实掩盖过去

想起上一世的荒谬,徐子归心里冷笑,冷眼看向此时跪了一地的丫鬟,做出一副无辜震惊的表情,沉痛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众丫鬟

“即便是我叫你们不许下去就你们的主子,你们就当真不下去了么?当初买你们进府时便说过,你们的卖身契在谁的手上,谁就是你们的主子!怎么,如今你们主子遇难,你们不是先想着如何救你们主子,而是听我一个外人的话是何意思?你们这样分不清自己主子是谁,我侯府留你们又有何用!还不如趁早发卖了出去!”

说罢,冷眼扫向湖里,心里默数了三个数。果然,徐子云没负她的期待,浮出水面,也顾不得在临仙道长面前自己侯府小姐的形象,浑身湿漉漉的爬到岸上,柔弱无助的看着徐子归“妹妹不过是玩笑间说了姐姐一句,姐姐却这样狠心将妹妹推下湖里还不允许丫鬟们下水来救,姐姐何苦这样置妹妹于死地?姐姐若是觉得妹妹碍了姐姐的路,尽管与妹妹说,妹妹自行了断,决不再来碍姐姐的眼便是了”

见徐子云故伎重演,徐子归挑眉冷笑,正欲开口驳回,却不想那临仙道长先抢了先。

只见那临仙道长对着自己先是拜了拜,便用手中拂尘朝着自己挥来,徐子归没有防备,第一次被拂尘抽到了脸上

抽痛敢使徐子归快速反应过现状,急忙躲开临仙道长挥来的拂尘,却见临仙道长并未有停下来的架势,不由怒喝

“你这道士一来就用这拂尘朝本县主挥来是何用意!”

徐子归故意将对自己的称呼由本姑娘改成本县主,想着用县主的身份压制眼前似是发了疯的临仙道长,却不想那临仙道长却似是不畏惧自己的身份,一边朝自己挥着拂尘,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你不过是上了一个县主的身,就算是上了当朝公主的身,我照样抽你不误!”

这口气委实是大了些。徐子归冷笑,总算是从这字里行间明白了徐子云又要刷什么花招,原来是将主意达到自己身上来了!

只是徐子归还未曾开口揭穿,徐老太君便满脸担忧之色的看着徐子归,开口询问“临仙道长所说何意?”

所谓关心则乱,徐子归与徐子云同是徐老太君的孙女,即便平日里徐老太君偏爱徐子归了些,也因着徐子归嫡女的身份给的赏赐与疼爱更多了些,可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今先是亲眼见一向乖巧稳重的嫡长孙女亲手将一向可人的庶次孙女“推”向湖中,现又听常先道长的亲传弟子临仙道长似是在说自己一向疼爱的嫡长孙女可能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思绪早已大乱,哪还有那样的心思去想这是不是一向诡计多端的徐子云算计出来的

可秦氏不同,对于秦氏来说,徐子云不过是一个小小庶女,更何况还是柳姨娘的女儿,对她更是不甚关心,所以此时一听那临仙道长的话语便知这道士被柳姨娘收买,眼里闪过一丝阴狠,淡淡看了一眼拿着拂尘朝徐子归挥来挥去的临仙道长,秦氏嘴角含着一丝冷笑

“本夫人从未听说过常先道长受过徒弟,临仙道长却自称是常先道长的亲传弟子,实在是本夫人冒犯,敢问临仙道长可有和证据证明”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