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主仆谈心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51字数:2091

“日后江妈妈负责每日抽出半天时间教云丫头规矩”

徐老太君出身名门望族杨家,其父杨国公是大周开国元老,这些名门望族最最注重规矩礼仪,江妈妈又是自小跟在徐老太君身边的,规矩礼仪,德行见识自是不会差,教庶女规矩绰绰有余。【全文字阅读】``し

只是江妈妈是跟在徐老太君身边的老人,这会子若是抽出空来教徐子云规矩,那徐子云有些计谋就没有办法实行,不免有些焦虑不安,知道老太君心里已经明了将将事情的经过,想着若是江妈妈跟在自己身边,因此耽搁了那人交代的任务,想到那人的变态惩罚,两腿间便隐隐作痛,也顾不得些许,直直跪倒在徐老太君跟前

“祖母,云儿再也不敢了,是云儿被猪油蒙了心,您就再给云儿一次机会吧”

见徐子云这样,徐老太君眼里闪过一丝疑虑“我不过是叫江妈妈教你些规矩罢了,又不惩罚你什么”

“孙女……孙女不说是受了之前姜嬷嬷的影响对教养嬷嬷有了阴影罢了,并无它意,况江妈妈又是您跟前伺候的,如今来教导云儿规矩,祖母那边需要人伺候了怎么办”

“无妨,我身边还有绿枝几个,你且放心让江妈妈教你”

“云儿……”

“就这样定了,无需再多言”

徐子云还欲再多说什么,却被徐老太君出声打断,见徐老太君面露疲惫之色,也不好再叨扰,垂下眼睑,暗暗退了一步福礼

“谢祖母”

徐老太君稍稍点头示意她退下,又对秦氏交代一番,扶着江妈妈的手回了流芳斋

“这几日/你多多注意些二丫头,总感觉这几日/她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一边半跪在下首替徐老太君捶着腿,一边恭顺称是“老太君是说将将二姑娘的态度太过激烈吧”

“嗯”徐老太君半眯着眼斜靠在沙发上叹息“这几年我冷眼瞧着二丫头,云儿的心思已经被柳氏给挑唆坏了,这会子我只盼着她多学些规矩,将来及了笄,尽早找户人家将她嫁出去便罢了”

“老太君为何不把二姑娘接到自己身边多加教导些,二姑娘年纪轻,耳根子软,您将她从柳姨娘身边要了来亲自调教不是更好些”

“云丫头出生时真是柳氏最受宠的时候,柳氏使计将云丫头据在自个身边亲自调教,这么些年云丫头的心思早被她挑唆坏了,况且云丫头自小没离了她,与她母女情深,我将她据在自己身边,她身份长了,日后柳氏若想再做妖岂不更容易?”

江妈妈暗暗点头,叹气“只可怜了大姑娘,若不是大姑娘凑巧派柳绿那丫头去凌云观将常先道长请了来,这会子怕是要被二姑娘送到凌云观了,到时大姑娘不详的说法在整个上京大概就坐实了吧”

“凑巧?”徐老太君挑眉,轻笑着摇头“不见得”

见老太君眼含宠溺之色笑着摇头,不由吃惊“老太君是说这事是大姑娘特意安排的?”

徐老太君不可置否,想到长孙女性情似乎变好了许多,斜靠在太妃椅上笑眯了眼

“之前我还在担心归丫儿太单纯,容易被人算计,我却忘了,这可是臻儿与正杰的骨肉,又会差到哪去”

“夫人是您看着长大的,自是不会差,”见主子心情大好,江妈妈也松了口气,“咱们大姑娘虽之前不与您亲近,可近几年却越发依赖您,如今您媳妇儿儿子孝顺,膝下又有孙子孙女儿承欢,是最最有福气之人”

“是啊,儿孙都如此孝顺,只可惜俊成走得早,看不到这些”说着,竟掉下眼泪来。

见主子落泪,江妈妈急忙安慰“老侯爷也是顶顶有福之人,老太君快别哭了,若是老侯爷在天有灵,见到您落泪,不知该怎么心疼呢”

老威远侯是在徐子归三岁那年去的,她爹袭了爵,三叔分府单过,又过了三年,徐家二老爷外放,任期五年,徐家唯一女儿又远嫁沧州,如今侯府只剩下嫡支一脉,徐老太君不免有伤感起来“不知正恒那孩子在杭州有没有吃苦”

“杭州是富庶之地,二老爷不会吃苦的,况且年底二老爷就要回京述职了,老太君莫要太担心,若是担心坏了身子,二老爷回来该心疼了”

“是是是,”抹了抹泪,徐老太君笑着点头“老二也快回来了,今年过年咱们府中又要热闹起来了”

大概是人老了都希望自己身边热热闹闹的,儿孙俱都承欢膝下才会开心吧

江妈妈自然明白主子的心思,正欲再说些什么安慰情绪不佳的老太君,门外绿枝便进来通报“老太君,二少爷来请安了”

“瑾哥儿回来了?”听说小孙子来请安,徐老太君也顾不得在伤感些什么,急忙抹干眼泪,脸上挂上了慈祥的笑“还不快请进来,莫要让那猴儿等急了”

“祖母忒偏心了些,”随着绿枝打帘的动作,徐子瑾微微弯腰进了来,笑嘻嘻的给祖母福了礼“阿姐来时祖母从未让姐姐等这样长的时间,怎么偏偏孙儿来请安祖母却要孙儿等这样长时间”

被孙子故作委屈的模样逗笑,徐老太君不免笑着摇头,用手指点了点孙子的额头笑骂“你这猴儿,几日不回来,一回来就与你姐姐争宠,你若有你姐姐们一般乖巧,我定不要你等那么长时间”说罢,又疼惜的捏了捏孙子的小鼻子,慈爱询问“不是每月初一十五回来么?怎的今日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徐子瑾跟在七皇子身边做伴读,一开始是天天往府里跑的,七皇子嫌麻烦,又与徐子瑾投缘,便缠着皇后将徐子瑾留在宫中,让他每月初一十五回一次府直到先生授完课。秦氏也觉得徐子瑾的性子太过毛躁调皮,正好将他丢到宫里历练些时日,让他跟长子一般稳重些,便也就同意这样的安排。

这次徐子瑾回来是替人来给徐子归递消息的,这自然不好与徐老太君明说。眼神转了转,将来时路上想好的借口又过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才开口“正巧今日孙儿与七皇子出宫玩耍路过家门口,七皇子便特许孙儿进来看一眼祖母”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