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姐妹较量(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52字数:2238

【全文字阅读】 |“姐姐误会了,妹妹不过是想问姐姐的过门不入是从何说起”

见徐子云摆出这样一幅柔弱无知的模样,徐子归心里冷笑不已,反正已是撕破脸皮,徐子归也不耐烦与她装模作样,冷眼瞧她“自是从将将你过门不入说起”

说罢,略带些委屈的依偎在祖母身边撒娇“祖母,您偏疼二妹妹,竟只听二妹妹的一面之词,却都不听孙女儿的解释,归儿不依”

被长孙女摇的头晕,徐老太君笑呵呵的点着她的额头问她“那你来说说,祖母给你们姐妹俩评评理,你看可好”

“知道祖母最是公平,”听老太君这么说,徐子归笑着抱了抱祖母,眼神状似无意的瞟了徐子云一眼,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先前孙女儿与瑾哥儿在屋中说话,听外边有争执声,一问才知原是二妹妹来过了……”

“争执声?可是你屋中丫鬟忤逆了你二妹妹?你既知是你二妹妹来过了,怎的不请你妹妹进去坐会儿?”

“老祖宗您别着急,您听孙女儿继续给您说下去,”见祖母打断自己的话,徐子归笑着摇晃了几下徐老太君的胳膊,继续说道“既是二妹妹来过,做姐姐的岂有不请人进来的理儿?只是孙女儿将将吩咐红袖,要她将二妹妹请进正厅坐上一坐喝杯茶小叙,却被告知二妹妹已经走了,这二妹妹未进门就离开,孙女也以为是红袖忤逆了二妹妹,叫二妹妹伤了心,结果一问才知,无规矩不成方圆,因着我之前定的规矩,无论谁来孙女的流清苑,都需要通报我一声方可,红袖与蓝香两个见是二妹妹来了,要进门与我通传一声,却不知为何,二妹妹一听说要通报,却与孙女的两个丫鬟争执起来,无论如何都不肯要红袖来与我通传一声,说到最后,竟甩袖走人……”

说罢,面色委屈的看了徐子云一眼,挤出一滴眼泪,做出一副急哭了的表情“二妹妹先是在我流清苑大闹一通,这会子却又在祖母这里诬告与我,若是做姐姐的哪里有对不住妹妹的地方,妹妹尽管说与姐姐听便是,作甚先是掉进湖里大闹我流清苑又是诬告姐姐不要你进门”

听徐子归又将早上的事拿来说与老太君听,徐子云恨不能上前去撕烂徐子归的那张俐嘴,面上却还要表现出一副柔弱无知的表情继续装模作样的掉眼泪

“姐姐这是说哪里的话,妹妹岂敢对姐姐又甚怨言,不过是妹妹想着要给姐姐一个惊喜,这才不让红袖姐姐通传的,谁知……”说罢,欲言又止的看向徐子归,竟是又将所有过错都推到徐子归身上来,尤其眼眸处泪眼汪汪,显得整个人都楚楚可怜,却半句不提上午在流清苑掉湖一事的缘由,想着能够将那一段从老太君的记忆中抹去

只可惜,徐子归断然不会让她的奸计的得逞,冷眼扫像泪眼汪汪的徐子云一眼,徐子归垂下眼眸装作不再与她争执的样子来

“妹妹这话却是叫姐姐无话可说,姐姐只知无规矩不成方圆,若是今日她们不来通传一声便让你进来,那我定是会惩罚她们的,妹妹难道就忍心为了一己私利而看她们受罚么?还是上午在我院中没能将你掉湖一事陷害到我身上来,妹妹不甘心,想要拿着姐姐的丫鬟来出气?”

徐子云没想到徐子归竟会当着徐老太君的面将两人的关系闹得这么僵硬,她还以为以徐子归平日里惯会撒娇卖乖装模作样的性子来说,必定会与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却不想,她却是直接讲话打到她脸上来,这个徐子归,当真不按常理出牌!

徐子云咬牙暗恨,虽心里恨不能狠狠的打徐子归一顿,可表面却还要依旧装作一副惶恐的表情来装无辜可怜,欲说些什么为自己开罪,却听徐老太君将茶杯重重的放在小几上的声音,惊慌抬头,正巧对上了徐老太君愤怒的眼神

“孽障!上午将将说你知错了,这会子又在我跟前给你姐姐上眼药!我看你始终是不知悔过!从今日起你给我关在家庙中抄五百遍女戒,抄不完不许踏出家庙半步!”

见祖母这次是真的发怒,况且五百遍女戒,没有三个月根本抄不完,关在家庙中三个月,再出来时,侯府还会有她的地位么!那起子奴才惯会捧高踩低,看徐子若刚回来时的样便知道!那她的嫡女计划岂不落空?不!她不要!徐子云颓然跪倒在徐老太君脚底上堪堪求饶

“祖母!您听云儿解释啊祖母”

之前种种,再加上今日之事,徐老太君心里早已经对徐子云失望,这会子是连看都愿意再看跪在地上的徐子云一眼,只对与徐子云一同跪下的流珠吩咐到“送你主子回院子!”

“祖母……”

徐子云还欲求饶,徐老太君却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扶着徐子归的手往餐室方向走,任由徐子云跪在地上哭的多么悲惨,却是脚步都不曾停顿一下

徐子归扶着祖母的手往餐室的方向边走边回头看向徐子云,眼里微微闪过一丝挑衅,嘴角挂着冷笑,一瞬间激怒了徐子云的全部恨意

看着徐子云眼中闪过的恨意,徐子归眼里露出一丝明显的嘲弄,眼神挑衅,似是在说“再怎么斗,你都永远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果然,这个眼神让一心想扳倒徐子归自己上位的徐子云失去了理智,起身拿起桌上的瓷杯就欲往徐子归头上扔,却被流珠不动声色的拦住

“姑娘是想着要在进家庙前再给老太君敬一杯茶么”

见流珠对着自己使眼色,徐子云才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将刚才那副凶恶的表情掩盖在再次伪装出来的柔如无骨面皮下,垂下眼眸看手中端着的茶杯

“是啊,去了家庙没办法日日在祖母跟前侍奉,孙女便想着,走之前,再敬祖母一杯茶罢”

众人见老太君往餐室方向走去,俱都跟着老太君的脚步,皆未曾看到这一幕,而一直关注着这边动作的徐子归眼神微闪,这个流珠倒是个人物,没想到徐子云身边走了个流云,竟还有这么个人物,果然是上一世流云太过优秀,所以才让她忽略了流珠啊……

心思转了几转,这流珠如此优秀,如今又坏了她的大计,没能让徐老太君彻底将徐子云厌弃,她怎么着也得讨些利息回来不是

心里微微冷笑一声,扶着老太君转身看向徐子云,笑的温柔惬意“妹妹的孝心真真是叫姐姐感动,但愿这次妹妹是真心想要悔过”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