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姐妹话别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55字数:2024

“去把中林给本侯绑来!本侯要亲自审问!”

两世为人,徐子归都未见父亲如此震怒过,如今见父亲发威,小身板不由自主的颤了颤,虽是个不起眼的动作,可徐子归被徐老太君拦在怀中,徐老太君自是感觉到了徐子归的颤抖,心里不由一软,阻止的话也就脱口而出

“要审讯你带他去暗室审去,莫要吓着几个孩子”

徐正杰皱了皱眉,在看到女儿有些微白的小脸时,想她早上将将受了惊吓,即便再生气,到底也是心疼女儿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徐子瑜吩咐

“也罢,瑜哥儿一会儿跟我去暗室,归儿今日受了惊吓,明日又要进宫,早些回院中休息去罢”

早些时日安阳公主莫乐渊为了躲避去尚书房读书,以兄长去边疆打仗,自己无心学习为由,争取了一段时间的安逸,如今太子殿下归来,莫乐渊再无逃课的理由,身为公主伴读的徐子归自然也要进宫了

徐子归哀叹一声,公里那样一个吃人的地方,况且前天她还刚刚得罪了二公主莫意渊,这会子进宫,不是上杆子找打的嘛……

虽不愿为公主伴读,可事情已成定局,在怨天尤人也无用,倒不如坦然接受了好。【】@樂@文@小@说|

深吸一口气,福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行至一半,徐子归突然停了下来,对着身后俩个丫鬟吩咐道

“去文竹院”

紫黛几个自是不敢忤逆徐子归的决定,转了个弯,跟着徐子归进了文竹院。徐子若没想到长姐会这个时候过来,听到丫鬟们通报,急急迎到门口,拉着长姐的手,面色担忧

“妹妹都听青萝说了,姐姐无事吧?”

“没事”拍了拍徐子若的手,徐子归对着徐子若安慰一笑“我这还是专程来谢你的呢”

说着,轻轻抬手,紫黛便有眼色的从袖中掏出一张价值一百两的银票出来塞到碧丝手中“我们姑娘的一点心意,快给你们姑娘收下”

徐子若着实没想到徐子归的谢礼会这么直接,更没想到她会出手这么大方,要知道,身为威远侯府庶女每月月例也只有二两银子而已,徐子若惶恐的看着徐子归开口

“姐姐这是作甚?妹妹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姐姐何须如此破费”

天香园的王掌柜天香园的利润与她三七分,为了表示诚意,把她赚了莫意渊的那些银子全部都给了她,况且徐子归身为侯府嫡女,虽然每月月例只有三两银子,可架不住娘亲兄长偶尔的补贴,时不时的还有徐老太君的赏赐,再有上次封县主时皇上给的赏钱,徐子归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小富婆了,日子自然过的宽裕

可相比于她来说,徐子若身为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虽不至于受父母祖母的虐待,可府中奴才惯会逢高踩低,徐子若在府中本就步步维艰,正是需要银子来打点的时候,徐子归才想着,送什么都不若送银子来的实在,这才送了一百两银票出来

徐子若自然懂得长姐的良苦用心,看着长姐关心的神色,眼眶微红

“姐姐马上要进宫了,记得姐姐跟妹妹讲过,皇宫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况且咱们家目前正在风口浪尖上,姐姐此刻更是需要银子来打点,才不至于在宫中步步维艰,姐姐又何须来贴补妹妹”

“傻瓜”看妹妹微红的眼眶,徐子归也有些忍不住的红了眼眶,掩饰性的用食指点了点徐子若的额头,知道徐子若在担心什么,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徐子归轻声安慰“用词都不会,什么叫风口浪尖,咱们府上有三个孩子给宫里的主子们做伴读,是咱们侯府圣眷正浓,况且皇上并未有鸟尽弓藏的意思,无须担心”

知姐姐这是隐秘的告诉自己府中的事与皇上并无关系,徐子若也就放下心来,却还是从碧丝手中拿过银票塞还到徐子归手中笑道

“妹妹在府中穿衣用度一切都用公中的,况且母亲又不曾亏待过妹妹,妹妹用这些银子作甚?姐姐还是收起来留着到了宫里赏给那些公公嬷嬷罢,听说那些主子身边的红人个顶个的都是难缠的,姐姐比妹妹更需要这些银子”

听了徐子若的话,徐子归却是又将手中银票塞到徐子若手中,还调皮的对着徐子若眨了眨眼睛“你放心,姐姐我有的事银子,况且有太后皇后两位主子在,还有大公主那个混世魔王,轻易不会有人招惹我的,再者,瑾哥儿如今也在宫中,也算是有了伴,谁还敢给我气受不成?”

见徐子归是诚心要给她银子,再推脱反而显得两人生分了,徐子若便也就没再推让,而是笑盈盈的吩咐碧丝带下去仔细收好了,又亲手给姐姐涨了茶

“如此妹妹便不客气了,若是哪天姐姐返回了再来问妹妹要,妹妹可是要不认账的了”

被徐子若逗笑,徐子归手指点着徐子若的额头笑呵呵的对着碧草笑道

“看看你们姑娘,真真就是一个守财奴”旋即,又笑着打趣道“这么一副管家婆的样子,真不知道哪家公子会有福气娶回家去金屋藏娇呢”

“长姐!”听姐姐打趣,徐子若不由羞红了脸娇嗔“长姐未嫁,做妹妹的又岂敢抢在姐姐前边”

“你这促狭鬼到促狭起姐姐来了”说着,拧了拧徐子若的耳朵,笑着起了身“我也不多待了”

听徐子归要走,徐子若急忙起身将徐子归送到门口,嘱咐道“姐姐莫要熬夜,早些休息”

“知道了,你也早些休息,明天早些去祖母那里请安,咱们姐妹俩兴许还能再见一面”

“我省的,姐姐放心,明日妹妹定早早的到祖母那里等姐姐”

笑着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徐子归便带着两个丫鬟离去,回了流清苑。原想着明日就要进宫,这两天把她这当驿站的某人一定还会再来,谁知到了第二日清晨,也未见来人,说不上什么感觉,徐子归竟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起来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