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承诺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1:59字数:2153

出了慈宁宫,徐子瑜便很够哥们的快走了几步,还不忘顺便将自家弟弟带走。【全文字阅读】乐—文

对于徐子瑜这么知趣,莫子渊还是很满意的,不过显然,只徐子瑜知趣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

“大哥走这么快作甚,我要跟阿姐一起走”

说着,便又跑回到徐子归身边,笑得灿烂“阿姐我好想你”

莫子渊嘴角微抽,心里告诫了自己好多遍这人是自个未来的小舅子,得罪不得,才抑制住想要揍徐子瑾的想法,好在,徐子归的反应让莫子渊一晚上都不怎么爽快的心情好了许多

“以往一个月不见也不见得你有多想,快到一边去,我有事要与殿下说”

见姐姐严肃的神色,徐子瑾不敢耽搁正事,只好撇撇嘴,又跑到自家哥哥身边去了。

总算没人打扰,莫子渊才心情甚好的斜兜了徐子归一眼,笑

“要跟我说什么事?”

徐子归却是注意到他这次说的是“我”而不是“孤”,似乎他在她这里,不太在意自称的问题,似乎经常在她面前自称“我”……

莫子渊看徐子归不理他,疑惑的朝一旁看去,才见那小丫头在发呆,不由笑道:“归儿,你放心,我不会娶别人”

本来是调侃的意味多了一些,徐子归却觉得自己听出了承诺的味道。徐子归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好,所以才会在脑袋里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微微将头撇向一边掩饰自己微红的脸颊,低低的反驳一句

“殿下娶不娶别人,与臣女何干”

看她口是心非的样子,莫子渊也不拆穿她,不过是告诉她自己的决定罢了,本就没想让她有什么反应,如今徐子归小脸微红的样子已是比他想象的面无表情的样子好多了,轻笑一声,莫子渊转移话题

“刚刚你说有事与我说,是什么事?”

莫子渊这么一问,徐子归才想起正事来,急忙将昨日夜里与莫乐渊在御花园里听到的消息跟莫子渊说了一遍

“……我已经嘱咐好安阳让她不要声张了”

听了徐子归的话,莫子渊意味深长的朝徐子归看去“你说是安阳睡不着拉着你去的御花园的?”

这是莫乐渊在皇后那里的说法,而且两人也都串好了口供,只是在看到莫子渊深邃的目光后,徐子归却怎么也点不了头

莫子渊太强大,尤其是上一世与他斗了一辈子,徐子归自然知道如果不是道行很深,是骗不了莫子渊的,对于自己这点道行,徐子归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垂下眼敛掩住眼里的不安,语气故作轻松的转移话题

“殿下可还有什么话要交代臣女的?”

莫子渊却是答非所问“你进宫给安阳做伴读怎么没将月容月溪带上?不信任孤?”

徐子归摇头“怎么会”

说的及其诚恳,其实徐子归早就想明白了,她大哥跟在太子身边办事,小弟又在替太子胞弟办事,她还替太子掌管着天香园,他们早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没理由害她。

见徐子归说的诚恳,不像是在敷衍他,莫子渊脸上才恢复了笑意,笑道:“既然不是,下次进宫就将她们带上,虽有母后跟皇祖母替你撑腰,毕竟明剑易躲暗箭难防”

徐子归点头,笑道“这我倒是知道,柳绿会些功夫,红袖会些医术,倒是不怕的,只是月容月溪两个,”

说着,看了一眼眼前,发现已经到了自家马车前,转头看向莫子渊,见莫子渊没有走的意思,徐子归挑眉,莫子渊对她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她上车,随后也跟着她上了车

徐子归大惊,莫子渊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她的马车,这要是传出去还了得?想到明日会有哪些流言蜚语传出,徐子归不由大急

“殿下,男女授受不亲,您……”

“月容月溪两个怎么了?”

却不等她说完,莫子渊就打断了她的话,徐子归无奈“殿下,男女授……”

“我自有思量”莫子渊打断徐子归的话,继续执着刚才的问题“月容月溪两个怎么了?”

徐子归无奈,知道只要是这厮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的,别人一定看不见,放下心来,不再管他,继续将刚才没说完的继续说下去

“殿下不是告诉臣女月溪就是素溪嘛,素溪要时不时的去寻芳阁办差,偏巧臣女要时不时的派个本事高的到家庙去见流珠,才不会担心被徐子云或者柳姨娘的人发现,臣女便想着不如便将这件事交给月溪,让她一起办了就好”

“你倒是会物尽其值”莫子渊嗤笑一声,问道:“听说你险些在自己府中出事?”

徐子归点头,撇嘴“大哥都告诉你了?”

莫子渊却没回话,只是摸了摸徐子归的头“这个账我替你记着日后我替你讨回来”

徐子归自然知道莫子渊要像谁讨,也没拒绝,笑着点头接受了莫子渊的好意,想起昨天在凤栖宫见到的林云水,调侃道

“殿下这两日大概要喜事将近了吧”

语气里隐藏着一点试探,虽然不明显,可聪明如他,莫子渊怎会听不出来,斜兜了一眼外边镇定内心紧张的徐子归,莫子渊好笑道

“我不会娶别人”

徐子归心里刚刚松了一口气,莫子渊却又接着说“我虽然不能保证一定不会纳侧妃,但我却能保证不碰她们”

莫子渊说的如此直白,徐子归却是连装傻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装了,干咳一声,敛了心神,徐子归低头

“殿下日后的太子妃定是极有福的”

见徐子归还在装傻,莫子渊也不拆穿她,只稍稍瞪了她一眼,丢下一句中秋我亲自来接你,便从马车上跳了出去

徐子归呼出一口气,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在宫里带了两天,经历了这些事,她也没办法再骗自己,她对莫子渊的感情,确实是不一样的,不像是对兄长那样的依恋,也不像是前世里那种种对待莫清渊时的小心翼翼,而对待莫子渊的感情,却更像是爱。

经历过上一世的背叛,徐子归确实不愿意让自己再对任何男子心动,却不想,命运弄人,即便上一世是因为自己的任性才给整个侯府带来了灭顶之灾,可却是莫子渊亲自下的旨意。

徐子归将头靠在后方,自嘲一笑,她这算不算是爱上了仇人?

ps:今天三更,剩下两更可能会稍晚一点,大家耐心等待哦谢谢支持么么哒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