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01字数:2253

“外祖母,舅母”

威远侯府的马车刚刚在宫门口停下,左相府的马车后脚便跟了来,徐子归看到许久未见的外祖母,高兴地立马上前请安,秦老太君看到几个外孙自然也很高兴,先给莫子渊见了礼,才拉着徐子归的手,慈爱的端详,徐子归则是前后张望了一会儿,才笑道

“大表姐怎么没来”

听徐子归询问,秦思雨笑着上前凑话“大姐好事将近了,这样的场合自然不适合来”,又拉着徐子归的手笑道:“你也是,许久都不来找我们玩,在宫中可还顺利?大公主没有刁难你吧”

“都好都好”徐子归笑着晃了晃秦思雨的手,又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怎的这般口没遮拦,大公主也是咱们能非议的?”

“可不是”吴氏瞪了小女儿一眼,揽着徐子归的肩教育女儿“真是痴长了归儿两岁,归儿都比你懂礼”

莫子渊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徐子归装了一会儿大尾巴狼,在一旁憋笑憋的很辛苦,徐子归偷偷看了两眼莫子渊一本正经的模样,没放过莫子渊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于是,依旧高昂着脑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跟着吴氏教育表姐

“就是,真是痴长了我几岁,倒不如以后你喊我姐姐吧”

一旁在跟徐正杰寒暄的秦杨正巧听见了徐子归这句话,哈哈大笑两声,看着徐子归笑道:“归丫头真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徐子归把调侃当夸奖,笑嘻嘻的看着秦杨,甜甜开口“谢舅舅夸奖”

莫子渊嘴角微抽,在一旁默默腹诽,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吧!

虽然心里笑着徐子归,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对着左相秦威以及威远侯徐正杰抱拳“相爷跟侯爷先带着徐都督几个去御前觐见罢,莫要让父皇等急了”

“是”秦威与徐正杰均回了一礼,带着男丁跟在莫子渊后边朝养心殿方向走去,而徐老太君与秦老太君则带着各府女眷往慈宁宫方向走去

说来也巧,所谓的冤家路窄,说的大概就是徐子归与邵清媛两个吧,若是徐子归宫门口下车后没与秦思雨几个在宫门口叙旧,而是几人边走边说,可能也遇不上右相府的人,偏偏,她们刚刚进了宫门口,右相府的马车也跟着到了,大老远的,徐子归就听到了邵清媛嘲讽的嗓音

“哎哟,这不是咱们云锦郡主么”

徐子归嘴角微抽,她是真的想不通,邵清媛一介白身是有什么资本要跟自己一个郡主过不去的

微微有些头疼,本着不惹事的理念转头笑道:“邵姐姐,许久不见”

邵清媛冷笑“可当不起郡主的一声姐姐”

徐子归嘴角微抽,她实在搞不通这厮在抽什么风,她似乎没有得罪过这厮吧?

秦思雨看出徐子归的疑虑,微微凑近徐子归身旁低声道“这两人听说邵清媛被召进宫给二公主当伴读”

徐子归了然点头,皇后与淑妃是仇敌,莫乐渊与莫意渊是冤家,那身为两位公主伴读的她们自然也只能是敌人

徐子归无奈摇头,既然已经是敌人,那就没必要做无用功的假装友善了,于是,面无表情的拉着秦思雨转身,追着自家大部队的脚步走去,只留了一个背影给邵清媛

邵清媛在背后暗暗咬牙,她实在想不到徐子归连面子上的功夫都不做,不由心里腹诽,这徐子归也忒不按常理出牌,竟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就这么转身走了!竟然连面子上的功夫都不做,也不怕传到皇上耳朵里,说她嚣张跋扈!

跟在徐子归身旁的徐子若与邵清媛有同样的想法,歪着脑袋问“姐姐这样做真的不怕皇上怪罪下来么?”

“傻丫头”拍了拍徐子若的脑袋,徐子归笑道“皇上嘴上虽说着希望各大臣和睦友善,可若是几位重臣真的情比金坚了皇上反而又要害怕了”

徐子若表示不明白,秦思雨笑着解释“姑母在侯府管着家,若是有人犯了错,姑母要惩罚那人,结果下人们个个情比金坚,感情好得不得了,集体替那人求饶或集体罢工,你说到那时该怎么办?若真的下人们个个情比金坚了,还需要姑母这个当家主母有何用?”

徐子若点头“所以外祖父这么跟右相闹着,皇上也放心?那姐姐不怕皇上训斥姐姐嚣张跋扈么?”

“怕什么,”秦思雨笑道“你姐姐的温婉贤淑的名声在整个上京城是出了名的,若是你们侯府事事都无可挑剔,估计那个时候皇上就要真的忌惮你们威远侯府了吧,而你姐姐适时的表现出一些与传言中有异的举动来,传入皇上耳朵里,皇上也放心些,以如今侯府的地位,只要是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皇上是不会怪罪归儿的”

徐子若了然,叹息“是妹妹愚钝了”

徐子归笑着摇头“知道了就好,快些走吧,一会儿被苍蝇们赶上了该”

正说着,秦老太君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落后的三个姑娘,笑道:“你们三个倒是亲热,可要快些了,一会儿娘娘们该等急了”

徐子归正要笑着应诺,徐子云却抢在徐子归前边,阴阳怪气的开口“外祖母何必着急,大姐姐是郡主,又是太后娘娘跟前得宠的,娘娘自然舍不得怪姐姐”

“可不是”从后边跟上的邵清媛亦是阴阳怪气的接话“即便是郡主今日不进宫娘娘们怕是都舍不得怪罪郡主吧,又何况是晚到些”

徐子归有些佩服邵清媛的速度,不过听了徐子云与邵清媛的话,却止不住的在心里冷笑,若是自己真的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估计就被这两人的话所迷惑,恃宠而骄起来了吧,估计到时候真的会信了太后不舍得怪罪自己的话在中秋宴上无法无天起来了吧

只是好可惜,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十一岁姑娘!

心里冷笑一声,徐子归脸上却做出一副惊慌的表情,惶恐道:“邵姐姐不要乱说,太后娘娘疼惜归儿,归儿却是万不能恃宠而骄的,还是快些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罢,莫要让太后等急了才是”

说完,理也不再理邵清媛,跟着秦思雨两人快走了几步,到了祖母身边,扶着祖母继续往慈宁宫走去,而刚刚发生的这一幕,正巧陪慈宁宫中的文竹遇见。【】樂文小说|

ps:打雷了下雨了大家快回家收衣服了回家的时候正巧赶上下雨,淋死了,更可恨的是,我刚到家雨就停了,雨倒是一点没浪费的全淋到我身上了......今天最后一次聚会了,明天二到三更,明天第一更大概在八点半左右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大家早些休息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