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计中计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05字数:2074

【】 し从侯府出来,徐子归正靠在马车里闭目养神,而此时威远侯府内世安堂里,徐正恒与郑氏还有二房长子徐子嗣正在密谋着一个阴狠而又毒辣的计谋

“老爷,你说,徐子归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主动暴露大伯的行踪?还是调虎离山?”

徐正恒细细深思了一会儿,冷笑“自然是调虎离山”

“爹爹的意思是,咱们应该派人去北边?”

徐正恒冷笑“去北边了,那才是真正的调虎离山!”

徐子嗣挑眉,旋即嘴边也勾出一抹冷笑“大妹妹果然心思谨慎,咱们险些就上了她的当,如此,儿子这边去四皇子府,与四皇子商议”

徐正恒点头“如此甚好,务必要利用这次战争将太子拉下马,将你大伯他们…….”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徐子嗣双手抱拳,恭敬道

“儿子晓得”

说完,便先行离了去,儿子走了,郑氏才又询问道:“老爷,即便大伯与瑾哥儿在路上出了意外,可府中不还是有瑜哥儿?他一个成年世子,咱们……”

徐正恒冷笑“等日后将大哥跟瑾哥儿解决了,大房一脉就只剩下徐子瑜一个主心骨,他在咱们眼皮底下,还怕找不到办法灭了他?”

“话是如此说,可瑜哥儿武功高强,放杀手是不可能的了,难道老爷的意思是要下药?”

“不错”徐正恒很满意妻子的聪明,伸手将妻子拉倒自己腿上,一面动手动脚,一面在郑氏耳朵边吹气“爷的曼娘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爷”郑氏半推半就的推了推徐正恒,亦是在徐正恒耳边吹气“爷,不可白日宣/淫的”

徐正恒一笑,抱着郑氏起身就往里屋走“爷就宣了,看谁敢说爷”

说完,便将郑氏往床上一扔,不一会儿,屋内就发出了让人脸红的粗喘声,在屋顶偷听的月溪暗骂一声“狗/男女”,反正该听到的,也都听见了,等徐子嗣回来时自己再来听也不迟,索性懒得看这一对贱男女,飞身离开

且不说徐正恒这一对贱男女白日宣/淫不要脸至极,先说一说徐子嗣快马加鞭到四皇子府上后,与四皇子的交流

“……殿下,家父以为家妹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实则太子殿下几人是往东西两方去了”

莫清渊点头“你将徐子归原话说与我听一听”

虽不知道莫清渊要干嘛,徐子嗣还是按着莫清渊的说法将徐子归的原话说了一遍,皱眉:“这句话可有什么不对之处?”

“没有”

莫清渊嘴角勾起一抹笑,以他与徐子归几次交手的了解,徐子归一向不按常理出牌,她透露莫子渊的行程,无非就是不想让他们猜到莫子渊的行程,所以,她会不会早就猜到他们听到那句话后会往东西两方去追?

徐子嗣看莫清渊一副高深莫测的笑,更是疑惑不已,又不敢询问,只好转移话题“以殿下之鉴,咱们的人是要往哪方追?”

“不急”莫清渊摆手“你且回去等本皇子的消息,你这妹妹诡计多端又不按常理出牌,本皇子得好好琢磨琢磨才是”

“殿下说的正是”徐子嗣双手抱拳不动声色的拍着马屁“如此,草民便先回府上等殿下的消息”

因徐子嗣并没有官职,也不是皇子伴读,自称也只能是草民,所以每次与这些达官贵人们说一次话,他心里想要让徐正恒夺得爵位的想法就更深一层

徐子嗣眼里闪过一丝深意,又快速掩了去,笑着拱手告退,莫清渊便也装做没有看到徐子嗣眼里所透露出来的深意一般,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润和煦

“下去吧,待本皇子大事成了,自然不会亏待与你”

有野心的人,他用的才放心

徐子嗣走后,莫清渊就一人靠在椅子上默默的思索着,该如何不动声色的再从徐子归口中打探到些什么

做了一世的夫妻,又是爱恨纠葛的一世,徐子归自然是比谁都了解莫清渊的,一路上看着莫乐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很想说却又得憋着不说的样子让徐子归心里暗暗好笑,也不去问她到底有什么事,只自顾自的想着一会儿该怎么给莫清渊下套

莫乐渊见徐子归自从上了马车就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着实不爽,想到自家大哥自请征战的理由就恨不得捏着徐子归的耳朵大骂三声混蛋来消气

看莫乐渊一会儿磨牙一会儿傻笑的样子,徐子归就不想理她,扶着紫黛的手在宫门口下了马车,徐子归才淡淡开口

“是去慈宁宫请安,还是凤栖宫?”

“先去慈宁宫吧”莫乐渊跟在徐子归后边下来,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补上一句“反正这个时候母后基本是不想见你的”

“嗯?”徐子归挑眉“为什么?”

当然是你把人家的宝贝儿子拐去边疆了!莫乐渊心里腹诽,倒也还记得卫小侯爷的话,并没有把话说出来,撇了撇嘴,随便撤了个理由“大哥突然去了边疆,母后大概谁都不想见吧”

徐子归意味深长的看了莫乐渊一眼,细细回想了一下这一路来莫乐渊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极了在威远侯府时,自家大哥最后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表情,联合莫乐渊刚刚的话,又想到莫子渊走时跟她说过,他需要这个战争

如此一想,徐子归便免不了想到莫子渊这次自请征战的原因,一定是与自己有关,可为什么与自己有关,她就不得而知了

深深的看了莫乐渊一眼,徐子归深知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也不多问,做出一副信了莫乐渊所说的话的样子,与莫乐渊一同往慈宁宫走去

“乐儿,若是有什么事,我希望你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希望你会有事情瞒着我”

一路上两人本来是很沉默的,徐子归突然冷声来了这么一句,让莫乐渊惊讶的看向徐子归,眉毛一挑,脸上的笑变得有些不自然

“这是自然,你是我的好姐妹,我怎么会有事瞒着你”

徐子归也不拆穿莫乐渊此刻的笑有多假,不动声色的往不远处瞧了一眼,意有所指的说了句“咱们回去再说”,便率先进了慈宁宫,等着文音通传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