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撑场子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07字数:4258

“什么?”徐子归一阵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莫乐渊问的是什么之后,颇有些哭笑不得捏了捏莫乐渊的脸解释

“淑妃的胞姐是右相府的长子媳妇儿,淑妃又想着榜上右相这条大船,正打着邵清媛的主意,我外公府上与右相府向来不和,可淑妃为了向皇上表明自己很贤惠,送给我表姐的添妆礼自然不会差,淑妃虽位居妃位,可淑妃母家不甚显赫,自然不会像贤妃赵婕妤等人不缺银子花,虽这些年淑妃与其胞姐交好,榜上右相一家,可人家也不会拿钱给一个外人花不是”

“怪不得”莫乐渊脸上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来“淑妃这会儿是该憋屈坏了”

见莫乐渊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徐子归不由失笑,戳了戳莫乐渊,起身告退“早些休息吧,明早还要早起呢”

莫乐渊点头,问道:“你那个庶妹还去么?”

“我外祖家便是她外祖,我表姐便是她表姐,你说她会去不会?”

莫乐渊撇嘴“那你可小心这些,省的她再出什么幺蛾子陷害你”

“我晓得”徐子归点头,一面往外走一面说道:“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明儿一早我过来与你一起用早膳”

莫乐渊点头,将徐子归送至门口,目送着徐子归走后,才又回了房间倒头大睡

徐子归一路总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却在每次不经意的回头时,都找不到那人的影子,徐子归心里不免有些着急,想着月容在暗处保护着自己,心里多少有些底气,扶着紫黛的手加快了往回走的脚步,却不想,刚走出莫乐渊的正殿,就被人堵在了路上

“徐姑娘,别来无恙啊”

温润的嗓音如春风一般,是徐子归曾经最爱听的声音,如今再次听到这人的声音,徐子归却只觉得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般恶心

“四皇子找臣女又何事?”

徐子归虽尽力掩饰,莫清渊还是从徐子归的语气中听出了厌恶,不知为何,心中隐隐一痛,话便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你就这般厌恶我?”

岂止是厌恶,连杀了你的心都有!徐子归心里暗暗腹诽,面上却还是一派祥和“四皇子说笑了,四皇子千金之躯,岂能轮得到臣女来厌恶”

潜台词是,我真的厌恶你

莫清渊也听出了徐子归的潜台词,却没有徐子归预想中的震怒,而是突然轻笑出生“徐子归,你还是这上京城的女人中,第一个说厌恶我的人”

徐子归点头,一副“那又怎么样”的表情看着莫清渊,冷笑:“男女授受不亲,四皇子若是没什么事,请恕臣女不再奉陪”

说完,绕过莫清渊,就要往自己偏殿走。【】本文由 。。 首发

徐子归这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看在莫清渊眼里,只当她是在欲拒还迎,莫清渊也不追上她,只似是玩味的在徐子归身后说了一句话,让徐子归僵在了原地

他说:“徐姑娘截了我母妃给我的信去,待送回我手上时,信中又多加了徐姑娘的好心提醒,本皇子是来像徐姑娘道谢的”

说完,留下僵在原地的徐子归,自行离去

模仿笔迹是蓝香最拿手的功夫,却不想,还是被莫清渊给发现了,这人的心思细腻的也着实让人害怕了些……

好在,莫清渊自命清高,又因长相不凡,认为只要是小姑娘都会爱上他,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这才导致了莫清渊拿着被人动过手脚的信后,没有往阴暗面想,而是以为徐子归芳心悦他,这才心甘情愿的来给他提醒

长长舒了一口气,徐子归才将手扶在紫黛手上,淡淡道:“回去吧”

紫黛不免担忧:“姑娘,若是被……”被四皇子看出咱们的计谋该怎么办?只是话没问出口,就被徐子归的眼神制止,紫黛这才想起,这不是在侯府,宫里四处都是耳朵,是她自己太过大意了

徐子归见紫黛露出歉意愧疚的表情来,才适时出声提点:“咱们安逸惯了,可也不能太过放松警惕,要知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什么话该什么时候讲,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

“奴婢省的,是奴婢疏忽了”紫黛低头虚心领教,徐子归才满意点头

“你一向懂分寸,我自然放心”说着,拍了拍紫黛的手,往莫清渊离去的方向看去,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来“再过些天,我送四皇子一份大礼”

紫黛自然明白徐子归的那份“大礼”是什么,也没再多问,扶着徐子归往她们所在的偏殿走去

“明儿表姑娘大婚,姑娘可想好送什么做添妆?”

徐子归点头“明儿你赶在我去外祖父府上之前与白芷一同先去左相府”

紫黛惊讶:“姑娘明儿可是要穿郡主宫服?”

见自己一句话,紫黛便能理会其深意,徐子归看向紫黛的眼神愈发满意

“大表姐虽是左相府嫡长孙女,可舅舅的官职却也只是正四品的副护军参领,万尚书好歹是从一品的吏部尚书,大表姐嫁过去也算是高嫁了,难免不会让人轻瞧了去,我与安阳这番高调,也算是让万家的看清楚大表姐背后立着的是谁,若是想要欺负我大表姐,先看看自己够不够那个分量!”

虽有闺阁时的手帕交做小姑子,而且从现在来看万尚书府中人员简单,不会有那等乌烟瘴气的事发生,可从上一世的记忆来看,秦思鸢嫁给万尚书长子万延廷不出两个月,万延廷表妹的亲爹便死于风寒,新婚不出三个月,万延廷的姨母带着万延廷表妹程华裳投奔万尚书府中常住(因万延廷姨母夫家姓程,采取红楼上的写法,以下就喊她程姨妈)

万延廷的母亲耿氏自幼与程姨妈感情甚笃姊妹情深,上一世程姨妈丈夫死了,耿氏自然对妹妹多加照顾,对妹妹的女儿也视如己出,因怕外甥女儿嫁出去被欺负,曾多次示意儿子去了程华裳为平妻,万延廷不同意,耿氏与程姨妈就总闹出些幺蛾子来折腾秦思鸢,程姨妈更是狠毒,竟让自己的亲生女儿给万延廷下药,又在两人好事成了之后带着万尚书府中众人捉奸,万家又不敢得罪丞相府,最后逼不得已,万家给了程华裳一个贵妾的名分

可亲姨母当婆母,耿氏又偏心与程华裳,府中下人最会见风使陀,程华裳的日子过得比那正头夫人还要舒坦,反而秦思鸢的日子过得却是比一般小妾还要艰辛

上一世万陆在秦思鸢嫁进府中前并未与秦思鸢交好,在秦思鸢与表姐之间,万陆自然是偏心表姐这一房,即便万陆生性善良,并未逼迫秦思鸢接受程华裳,可却也因着程姨妈与程华裳的挑拨多多少少看不起秦思鸢

这一世徐子归本想毁了秦思鸢与万延廷的姻缘,可想到上一世他们两人确实真心相爱,这个表姐夫也是真心爱着秦思鸢,只是迫于孝道,没有办法而已,徐子归便不忍心拆散,只想着,这一世有自己的帮助,但愿秦思鸢的日子会好过些吧

徐子归深深舒了一口气,对紫黛笑道:“你早些下去休息吧,明儿丑时你随白芷一同去左相府送添妆礼去”说着,指了指摆在门口的箱子“太后赏了六台,皇后赏了五台,后宫四妃各赏了四台,安阳赏了三台,我不能越过她们去,那两台箱子是我给的,”

说着,又指了指桌子上的礼单,笑道:“明儿你的排场要做的足一些,多跟着白芷学学,咱们明儿一是给大表姐贺喜,二也是给大表姐撑腰去的,我虽只能送两台礼箱,可里面却装的满满的,箱子也沉了些,这是四个荷包,里边有些碎银子,明儿记得打赏那些抬箱子的公公”

紫黛都一一笑着应了,徐子归才摆手,让紫黛下去早些休息,她则由着红袖柳绿两个伺候着进了净房

“现在街道上都在传万尚书长子是个有福的才娶了左相府嫡长孙女,姑娘明儿还要给表姑娘长脸,到时候表姑娘嫁进万尚书府只怕是要被供起来当菩萨了吧”

“就你嘴甜”

徐子归拧了拧红袖的鼻子,街上的传闻她也略有耳闻,左相府嫡长孙女出嫁,引得太后、皇后及后宫四妃纷纷送礼,这样的排场在上京城本身就是少有的,期间又有人传言秦思鸢大婚当天,大周最受宠的公主会亲临左相府给秦思鸢送嫁,一时之间,万延廷成了众人眼红的对象,万尚书府也因能娶着这么一位媳妇儿而又扬眉吐气了一把

泡在水里,徐子归舒服的将头往后扬了扬,才起身穿好衣服从净房走出,接过柳绿递过来的安神茶,喝了一口,由着红袖服侍着躺倒了床上,才嘱咐道:“明儿紫黛走后就把我喊起来就好”

“知道了”柳绿笑着给徐子归掖了掖背角,将屋内蜡烛熄灭后,才与红袖两个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紫黛是丑时末去的正殿与白芷一起,并着几个小太监抬着两人给秦思鸢的添妆礼出了宫门的,左相府在宣北胡同,与紫禁城大概一个时辰的路程,紫黛与白芷到时,已是寅时末卯时初的时辰

因白芷是安阳公主身边伺候的,两人来时,左相府中一众人都到了二门外迎接,打头站的,就是左相秦威,旁边站的是其长子秦杨,再然后就是今日的主角秦思鸢

白芷与紫黛下车后,秦威带着众人正要拜礼,被白芷拦了下来

“使不得使不得,奴婢当不起相爷的礼”说着,又看向站在一旁的秦思鸢,笑道:“奴婢是来给秦姑娘贺喜来了”

秦思鸢连忙回了一礼,连称“不敢”

白芷与左相府的人寒暄完后,紫黛才笑盈盈的上前对着众人拜了一拜,笑道:“奴婢也是奉我们郡主的命,来给表姑娘贺喜来了”

听紫黛搬出了徐子归郡主封号,左相府的人就明白徐子归这般做是来给左相府长脸来了,秦思鸢更是眼眶微热,心里感动,而前来贺喜的人家听到后不由咋舌,万尚书府真真是好福气

先尊后卑,等白芷照着礼单念完之后,紫黛才念起徐子归的礼单来

“……羊脂白玉镯两双,送子观音像一尊”

“我送的礼大表姐可喜欢?”紫黛刚刚念完礼单,徐子归就乘着郡主规模的轿撵在左相府门外下了车,与之同来的,是身穿公主宫服的安阳公主,众人见公主亲临,皆要下跪拜礼,却被安阳柔声打断

“本宫今日来是为了秦大小姐的婚礼而来,这儿只有安阳,没有公主,大家无需拘束”

不得不说,虽平日里安阳没个正行,可毕竟是宫里长大的公主,这同甚的气派,装模作样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看莫乐渊这幅样子,徐子归心里好笑,面上却也是如同莫乐渊那般,笑的温婉典雅

秦思雨极少见徐子归这么一副样子,如今也是憋笑险些憋出内伤,好在大家见了礼后,徐子归与莫乐渊就随着秦思鸢等人进了花厅,说着闲话,等着新郎官来接新娘子

周国公府也在宣北胡同,所以周意宁来的比徐子归两个都早,刚刚白芷来时,秦家人都到二门外迎接去了,周意宁身为外人,自是不用出门迎接,留在花厅出等着,如今见秦思鸢几个回来,周意宁忙迎上前

先给莫乐渊徐子归两个福了礼,周意宁才笑道:“没想到你们两个竟会如此高调的来给秦姐姐撑场子”

“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了”徐子归拧了拧周意宁的鼻子,动作亲昵,四处看了看,看到秦氏身影时,脸上笑容不由放大,脚上动作也快了些许

“娘”

秦氏刚刚还在想着秦家人出了二门迎接公主身边的白芷,想着徐子归也快来了,这会儿便隐约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回头一看,就看到女儿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笑容可掬的看着自己

“你这懒丫头,来的也太晚了些”

“娘”徐子归拉着秦氏的手撒娇“紫禁城离宣北胡同要一个时辰的路程,女儿寅时就起床了”

见徐子归一副痛苦的样子,秦思雨笑着打趣“姑母就别怪归儿来的晚了,归儿能寅时就起床也算是不容易的,侄女儿都怀疑今儿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了”

“就你会说”徐子归嗔瞪了秦思雨一眼,笑道:“娘你且先忙着,女儿便不叨唠了”

秦氏点头,徐子归众人便跟着秦思鸢进了秦思鸢的闺房,秦思鸢出嫁,吴氏要在正厅等着秦思鸢与万延廷的拜别茶,不便露脸招呼众人,偏左相就只有一子一女,吴氏没有妯娌帮衬,便也只好请了小姑子来帮忙招呼那些来贺喜的客人们(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