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再次偷听(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0字数:4069

“四爷,你真的要娶郑嘉颖么?”

赫然,这个泫然欲泣的声音便是徐子云的,而与她对话的男子,便是莫清渊

听是徐子云的声音,徐子归心里就冷笑不已,看来这个时候徐子云对莫清渊还是用情很深的

“怎么会,”莫清渊轻轻拥住徐子云,叹道:“云儿,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四爷~”徐子云娇嗔一声,羞涩的将头埋在莫清渊怀中,心中幻想着自己当上四皇子妃,然后一步一步登上皇后的位置,可莫清渊下一句话却如一句晴天霹雳一样在徐子云耳边炸开

“云儿,等太子从边疆回来,我想办法让你当上太子妃”

“为什么?”徐子云惊愕抬头“爷,你不要云儿了么?”

“怎么会”莫清渊环抱着徐子云轻笑,语气温柔宠溺“你不是说为了爷的大业什么都愿意做么,云儿,你只需要嫁进太子府取得太子信任就好”

徐子云点头,哀叹“爷需要右相府的势力跟威远候府的势力,所以爷的正妃与侧妃只能是那两个人,仅剩的那个侧妃位置爷还要留着,云儿明白了,云儿按着爷说的办就是了”

“傻瓜,”莫清渊点了点徐子云的额头,笑道:“爷说过,在爷的心里,妻子的位置只有你一个,日后爷登上大业,皇后的位置一定是你”

听莫清渊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语,徐子归心里抑制不住的冷笑,上一世莫清渊也这样对自己说过,她相信,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话莫清渊还跟邵清媛说过

“渣男!”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声,徐子归便给蓝香使了个颜色,示意蓝香跟上自己,猫着腰离开

“姑娘”刚刚离开那个地方,蓝香便着急的跟上了徐子归的脚步,脸色不虞“四爷会真的有办法让二姑娘嫁进太子府么?”

徐子归摇头,上一世莫子渊为什么会在明知道徐子云是莫清渊的人的情况下还会娶了徐子云,难道上一世莫子渊对徐子云用情那么深?

一这么想,徐子归心里就一阵一阵的不舒服,想要写封信给莫子渊问清楚,又怕信落入别人之手惹来闲话,说不定还会直接被人把他们俩当成怪物来处理了吧……

蓝香见徐子归心情抑郁,以为徐子归是在害怕徐子云真的会嫁进太子府,便拉了拉徐子归的衣袖,安慰道

“姑娘别担心,太子对姑娘那么好,一定不会辜负姑娘的”

“我晓得”徐子归转头看蓝香一脸担忧的样子,不由笑道:“我不是在担心这个问题,我是……算了,不说这些了,这几个月我不在府中,二房那边可有什么动静不曾?”

“二老爷他们这些天倒还算是老实,自从上次想要派人追杀侯爷跟二爷没成功被世子爷知道后,便联合着夫人一起设计把他们赶了出去后,便在没出什么幺蛾子”

“嗯”徐子归点头,却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问道:“月溪还一直看着他们么?”

蓝香点头“月溪一直都注意着那边的动静呢”

“那就好”徐子归点头,冷笑着转了话题“再过几天四皇子府就要办喜事了,四皇子再不怎么样也帮着咱们打败了三皇子一派,咱得送他一份儿大礼不是”

这句话恰好被在流清院外等着徐子归的月容听见,月容掩嘴一笑“主子说的对”

“就你会拍马屁”蓝香笑着嗔了月容一眼,笑道:“你倒是说说四皇子大婚时咱们该送什么礼”

“自古君子爱美人,四皇子是君子,咱们自然是要送美人了”

“还是月容聪明”徐子归笑着敲了敲月容的脑袋看着蓝香挪愉道:“有时间多很人家学学”

“姑娘偏心”蓝香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一面给徐子归打帘一面喊道:“姑娘回来了”

“主子”听说徐子归回来,月溪急忙赶过来,看到蓝香一脸委屈的模样,打趣道:“主子可是又欺负咱们蓝香姑娘了”

“才没有”徐子归笑道,捏了捏蓝香的鼻子,挥手“月容留下,你们都下去吧”

“是”

众人退下后,徐子归才正了神色,问道:“怎么?这件事二房那边参与了多少?”

“全程参与”月溪一面给徐子归倒了水,一面说道:“主意是二夫人出的”

“嗯?”徐子归狐疑“徐子云跟郑国公府根本没交集,她怎么就确定郑嘉颖会来报复,又怎么知道两人会接上头?”

“主子以为郑国公府是怎么想到要开报复的”月溪冷笑“二夫人这几天可是频繁进出郑国公府呢”

郑氏爹爹是正一品殿阁大学士郑品杰,郑国公是郑品杰的四叔,郑品杰父亲与郑国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这几天郑氏频繁进出郑国公府,徐子归也不甚在意,也没让月溪去关注,却没想到因着自己的一时疏忽,险些毁了她大哥跟裴嫣然的姻缘

郑夫人也是傻,让郑氏挑拨了几句就带着失了名声的女儿出来丢人现眼,原本过几日大家都能忘记上次郑嘉颖在中秋宴会上的事情,结果今天这般一闹腾,不仅郑嘉颖,连带着郑家所有待字闺中的姑娘名声都毁了

徐子归冷笑:“想办法把这件事放出风声去,一定要让郑家的人知道,他们家的姑娘名声被毁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也让祖母看看,她的好儿媳妇到底做了什么!”

若是郑家知道郑家所有的闺女是毁在了郑氏手上,况且郑氏又是庶女,郑家定是会厌恶了郑氏,二房夺爵便少了郑家这么一个大助力!

“奴婢晓得了”月溪笑道“明儿奴婢就去做”说完又问道:“主子还有其他吩咐么?”

“没有了”徐子归笑着摇头“你今儿做的很好”

徐子归指的的是月容月溪两个及时制止了徐子瑜把那杯下药的酒喝下去

“都是奴婢该做的”月溪笑道:“时候不早了,奴婢侍候主子歇了吧”

徐子归点头,累了一天,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第二天若不是红袖把她摇醒,估计这会子她还在美梦呢

“什么时辰了?”

“卯时了”红袖一边给徐子归穿衣服,一边笑道:“少奶奶今儿敬茶认亲,姑娘别再晚了”

“知道了”没睡醒的徐子归一脸抑郁“不吃饭了,一会儿去祖母那儿吃罢”

“来不及用早膳了”紫黛打帘进来帮着红袖给徐子归净面“柳绿已经去跟江妈妈说了,说姑娘今儿早膳陪老太君一块儿用”

听丫鬟们办事利索,徐子归满意点头“你们做的不错”

“等着姑娘吩咐估计等姑娘到了流芳斋,老太君都用过膳了吧”

徐子归也不理紫的打趣,穿戴整齐就匆匆带着几个丫鬟到了流芳斋

“祖母,归儿没来晚吧”

一进流芳斋,徐子归行了礼便拉着徐老太君的胳膊撒娇,一旁的徐子若打趣

“就等着大姐姐了呢,大姐姐说来的到底是晚还是不晚”

“瞧瞧三妹妹这张嘴”徐子归笑着依偎在徐老太君的怀里,笑道:“一点都不敬长姐,该打!”

“就你话多”徐老太君捏了捏徐子归的鼻子,起身“快些用膳吧,一会儿你哥哥嫂嫂该过来了”

“诶”徐子归点头,扶着徐老太君进了餐室用过早膳,又说了会儿闲话,江妈妈才打帘进来

“老太君,大爷跟大少奶奶来了”

“快请进来,快请进来”徐老太君急忙做了端正,等着一对儿新人进来敬茶

“孙子给祖母母亲请安,给二叔三叔,二婶三婶请安”

“媳妇儿给祖母母亲请安,给二叔三叔,二婶三婶请安”

等裴嫣然随着徐子瑜给各位请了安,江妈妈便端了托盘过来,裴嫣然从托盘处端了一杯茶,跪在徐老太君下手,双手举到头顶,说道

“孙媳妇儿给祖母敬茶”

“好,好,好”徐老太君笑着接了茶,脸上笑的眼都眯成一条缝,喝了茶,把茶杯放到身后黄妈妈端着的托盘上,又从托盘上拿了红包跟礼盒一起递给裴嫣然

“好孩子,以后瑜哥儿若是欺负你,尽管来跟祖母说,祖母给你做主”

徐子归便掩嘴笑道:“瞧瞧祖母,有了嫂嫂便不疼哥哥了”

“就你个猴儿不规矩”徐子瑜笑着瞪了妹妹一眼“看看兄妹几个有几个插话的”

徐子归对着徐子瑜吐了吐舌头,对着裴嫣然笑道:“嫂嫂,你看大哥欺负我,你可要帮我”

裴嫣然闺阁时便与徐子归交好,这会儿跟徐子归倒也不认生,笑着瞪了徐子归一眼,做为新媳妇儿却也不好开口说话,还是秦氏,笑着瞪了徐子归

“归儿不许捣乱”

徐子归对秦氏皱了皱鼻子,却也不再胡闹,看着裴嫣然给秦氏敬茶

“媳妇儿给母亲敬茶”

“诶,好”秦氏也是笑迷了眼,从身后文妈妈手中的托盘上拿过红包跟礼盒,把红包递给裴嫣然,说道:“你公公不在,这红包算你公公给的”说着,又将礼盒打开,里面装的是一支掐丝银鎏金带款蝴蝶花卉簪子并一支成色上好的翡翠玉镯,秦氏笑道

“这支镯子是我进门时老太君送与我的,是徐家上下传下来的宗宝,是要一代一代往下传,传给宗妇的”说着,又指了指那支簪子,说道:“这是前几日我去天香园时恰巧看到的,觉得这支簪子最衬你们这些小姑娘,便动心给你买了下来,可不许嫌弃”

“这般好看的簪子媳妇儿怎会嫌弃,”裴嫣然急忙伸手接过来,又递到身后钱妈妈手中的托盘里,屈膝谢礼

“谢母亲厚爱”

秦氏笑着点头,裴嫣然又端茶递给徐正恒跟郑氏,两人亦是喝了茶,徐正恒递了红包,郑氏也是递了礼盒,里边是一支红玉镯子,从成色上看来,那支红玉镯子并不是上好的血玉

郑氏也没想到秦氏会送这么多,而且每一样都这般贵重,郑氏偷偷瞄了王氏身后秦妈妈手中托盘的礼盒,足足比她大了一两倍,郑氏脸瞬间有些烧,又从手指上退下一支玉扳指,勉强笑道

“不及你母亲的贵重,侄媳妇儿不要嫌弃才是”

“二审娘厚爱,侄媳妇儿怎敢嫌弃”裴嫣然也及会观事,见郑氏这般,心里便知二房与大房这边不和,敛了心事,裴嫣然笑着屈膝谢礼,又端着茶跪在徐正宽与王氏下方

两人接了茶,徐正宽递了红包,王氏送了一支蜜花色水晶滴珠红石步摇,单看样式裴嫣然便知这是天香园新款步摇

谢过了礼,裴嫣然便该跟同辈们见礼。【】新媳妇儿与同辈见礼时,是要送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东西的,因此,徐子归他们皆是得了一个绣着牡丹的荷包,就连远在边疆的徐子瑾的那一份都没被落下,本是该由秦氏替徐子瑾收着,等他回来时再给他的,中途却被徐子归抢了下来

徐子归笑道:“瑾哥儿的那份先由女儿替他收着,有这么个好东西在我手中,日后他回来了也好第一时间来找女儿不是”

“胡闹”秦氏笑着戳了戳徐子归额头“就由你替他存着吧”

徐子琳则是冷笑,轻蔑道:“一个荷包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竟让大姐姐这般惦记着,真真是损了咱们侯府嫡女的脸面”

一句话,先是把裴嫣然一针一线辛苦缝出来的荷包说成不值钱的东西,又说徐子归小家子气,把徐子归跟裴嫣然都得罪了个遍!

徐子归冷笑:“六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一呢,这荷包是大嫂嫂一针一线辛苦缝出来的,对六妹妹来说不值钱,可对于我来说,却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礼物”说着,对裴嫣然甜甜一笑,接着对徐子琳开口

“这第二我就更不明白了,我们侯府就我一个嫡女,即便损了侯府嫡女的颜面也只是我自个损了我自个儿的颜面,又哪来的‘我们’一说?”

二房总是自动自发的就把自己当成这侯府的主人,之前她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由着他们,可自从昨儿晚上知道了昨天兄长婚礼上的意外是他们一手策划出来的之后,自然不会再由着他们!于是笑着补充

“六妹妹还是先认清自己的身份再说吧”(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