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遣去正元寺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1字数:4071

皇上挑眉,眼神询问似的看向跟着徐子归一起来的葛嬷嬷,葛嬷嬷急忙上前打了个千,回道

“太后她老人家年纪大了,最是受不了离别的,说公主犯下这般打错许是心性没有长开,去正元寺磨练磨练,到佛祖面前吃几天斋饭许能可以将心性磨练平滑”

皇上主张以孝治天下,况且皇上一向孝顺,加之自己也舍不得真的把莫乐渊送走,这会儿又听葛嬷嬷这般说,也算是有了台阶可以下,这才肃着脸开口

“传朕口谕,安阳公主恃宠而骄犯下大错,本该遣出京城,永生不得入京,念其母妃膝下无子只有一女,朕特赦其前往正元寺清修一年,磨练其心性,钦此”

莫乐渊跪着接旨谢恩后,皇上便甩袖离去,徐子归也并未再跟皇上提起要与莫乐渊一同受罚的事。【】@樂@文@小@说|

皇后虽也在生气,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瞪了莫乐渊一眼,眼泪却是跟着忍住的掉了下来

“你先去正元寺待几天,过几天你父皇气消了,本宫再找理由把你接回来”

莫乐渊却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摇头,抽噎着说:“母后千万不要因着女儿的事与父皇起争执”

说完,又对程妃摆了摆,哽咽道:“女儿不孝,总是让母妃担忧”

程妃本就一直流泪,现在看皇后与莫乐渊都哭了,泪流的也就更凶了,哭的说不出话来,只知道拉着莫乐渊的手流泪

莫乐渊叹气,抽出手行礼告退:“女儿该走了”

皇后给莫乐渊抹了眼泪,叹道:“锦溪,跟着公主去安乐宫替公主装点一下去正元寺的行装”

锦溪急忙行礼,跟着莫乐渊出了凤栖宫。

刚出了凤栖宫徐子归便停了下来,先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莫乐渊一眼,却是估计着锦溪在场,并没有说什么,只说她这会儿要回慈宁宫复命去。便不陪莫乐渊去安乐宫了,说完,看了一眼被月容月溪架着的白芷,叹气

“公主这次去正元寺。就不要带白芷了”说着,对月容月溪使了眼色,示意她们把白芷送回安乐宫后留下治伤口的药就赶紧回府

月容月溪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徐子归这才放心带着葛嬷嬷去了慈宁宫。

一进慈宁宫见到太后,徐子归与葛嬷嬷便跪在了太后下方认罪

“云锦假传太后懿旨。请太后责罚”

太后盘腿坐在炕上,懒洋洋的看了跪在自己下方的两人,深深的看了徐子归一眼,方才垂下眼帘淡淡开口

“传哀家懿旨,徐氏子归云锦郡主恃宠而骄,身为公主伴读却挑唆公主犯下大错,惹哀家震怒,念其初犯,逐从轻处理,逐云锦郡主跟随公主前往正元寺。吃斋念佛满一年,以磨练心性。”

等太后念完懿旨,徐子归端庄的磕了头,行了大礼,接旨

“臣女接旨,谢太后”

徐子归接了旨,太后才讲屋里众人遣退,急忙将跪在地上的两人叫了起来,嗔了徐子归一眼,嗔道:“你也着实大胆了些。且不说假传哀家懿旨这件事,欺君之罪可是闹着玩的?”

“归儿有分寸的,”徐子归笑着上前一面给太后捏着肩,一面笑道:“有归儿看着公主。您也放心不是”

“少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太后笑着瞪了徐子归一眼,拍拍她的手叹气:“你快回府收拾行装罢,一会儿安阳的马车路过威远候府,让她在哪儿接着你,你们一同去正元寺”

“归儿晓得的”徐子归点头。给太后福了礼,便回了威远候府。

徐子归刚回威远候府,正好与来威远候府传旨的嬷嬷打了照面,徐子归与那嬷嬷点头示意后,便进了府门

“归儿,”见女儿归来,秦氏率先红了眼眶,拉着徐子归的手一个劲儿的掉眼泪:“我就知道,公主出事,你一定会受牵连,太后一向疼你,这次怎么也恼了你?”

徐子云则是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以为徐子归是失了太后的心,幸灾乐祸道:“姐姐去了正元寺可要好好磨练一下心性,可别辜负了太后娘娘一片心意”

徐子归本是在安慰着秦氏不要难过,这会子听了徐子云的话,冷冽的看向徐子云,一字一语说的极其认真

“即便太后闹了我,我也是圣上亲封的云锦郡主,是威远候府的嫡长女,始终是你的嫡姐!不论我怎么样,也都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经徐子归这么一提起,大家才想起来,虽太后将徐子归贬到正元寺清修一年,却也没有削去她郡主的封号,不论她犯了再大的错,也不是常人能随便说道的

徐老太君毕竟经历的事比常人多了些,又与太后在闺阁时是手帕交,还算是比较了解太后的,这会子听徐子归说的话,立马就从中分析出来,只以为是太后怕莫乐渊一个人在正元寺无聊,特地让徐子归去陪同的,却始终没有想到去正元寺,是徐子归自己求来的

徐老太君不由叹气,想要再交代徐子归几句,却不想,徐子归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先是给徐老太君和秦氏磕了三个响头,才红着眼眶说道

“女儿不孝,自幼便总是让长辈们替女儿操心,如今还惹得祖母母亲为女儿掉泪,实属罪该万死,若是日后女儿再做了让长辈们伤心的事,或是做了什么让侯府徐家颜面尽失的事来,祖母母亲就权当从未生过归儿罢”

说完,又是一阵磕头,惹得徐子瑜跟裴嫣然也红了眼眶,徐老太君只当徐子归说的是这次她被贬去正元寺的事儿让侯府丢人了,急忙把徐子归从地上拉起来,抱在怀中哭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这么些孩子中属你最懂事,不要我们操心,你就是闯了滔天大祸,那也是咱们威远候府的嫡长女!”

徐子归在徐老太君怀里哽咽着点了点头,从她怀中退出来,福礼说道

“归儿该去打点行装了,莫要让公主等急了”

“正是。江妈妈,快去帮大姑娘打点”徐老太君连连点头,又派了江妈妈去流清院帮忙,还觉不够。要亲自上阵,却被徐子归拦下

“若是累着祖母,那归儿可要以死谢罪了”说着又对秦氏福礼,叹道:“祖母母亲不必派人替孩儿打点,孩儿身边有这么这人。不怕的”

说完,便福了礼,回了自己院中。

徐子归一回到流清院,紫黛她们便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着那道懿旨是怎么回事,徐子归却是挥了挥手,遣退了不必要的人,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紫黛,笔墨伺候,红袖。蓝香回屋收拾行李,跟我去正元寺,夏末春华冬雪去替我收拾行李,柳绿跟我过来”

一面吩咐着,一面坐在书桌旁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又在另一张纸上写了几行字,分别折起来后交给刚刚从宫中归来的月溪月容吩咐道

“你们两个分别去按着这张两张纸里写的去做”说完,又转头看被自己叫进来的柳绿以及刚刚伺候自己写东西的紫黛,叹气“我不在的这一年,你们好好看家。出了事第一时间去找世子爷,若是不方便,就去找三姑娘,让三姑娘去找世子爷。或是去找大少奶奶也是可以的”

两人见徐子归一副严肃的表情,不由都肃了脸,屈膝福礼应诺,徐子归才又说道

“若是日后传了什么有关于我的不利的消息……”徐子归顿了顿,叹气说道:“你们就权当没听见罢”

“姑娘!”两人惊呼,欲要再劝。却被徐子归举手打断

“月容月溪不在府中,柳绿负责盯着徐子云跟柳姨娘,二房那边我会嘱咐我大哥派人盯着的,紫黛就负责看好咱们院中的事……”

“姑娘,”正说着,莺歌匆忙打帘进来,行礼说道“公主的马车已经到了府外了”

徐子归点头,对莺歌说道:“去看看红袖跟蓝香收拾好了没”

又对紫黛她们说:“去看看夏末她们收拾好了没”

不一会儿,几人便提着行礼出来福礼说道:“都收拾好了”

徐子归点头,说道:“如此那就走吧”说着,率先出了院门

徐子归走之前先去了流芳斋给徐老太君拜别,磕了头后,徐老太君又揽着徐子归抹了会儿泪,才松了徐子归,让徐子归去正院给秦氏拜别。

等给两位长辈磕了头之后,徐子归吩咐红袖她们先提着行礼去马车上等她,她则是自己去了徐子瑜院中

“哥哥嫂嫂,”徐子归一进徐子瑜的院中就跪在了徐子瑜夫妇俩下方,下了两人一跳,裴嫣然急忙上前要将徐子归拉起来

“妹妹这是作甚!快快起来”

“嫂嫂,”徐子归却是挣扎着不起来,红着眼眶对徐子瑜说道:“妹妹不孝,若是日后妹妹做了什么让徐家蒙羞的事儿,父母祖母也就全都交由哥哥照顾了”说着,抹了抹泪,继续说道:“妹妹交代好了身边丫鬟,若是日后有了什么事,尽管来找哥哥,还希望届时哥哥可以多帮衬一二,二叔二婶心性不正,也全都由哥哥受累多多注意着些了”

“我都晓得”徐子瑜点头,叹气,亲自弯腰将妹妹扶起来“你在正元寺好好照顾自己……我拨了几波暗卫保护你,给你寻了两匹快马做的马车,他们都在正元寺等着你们,……你……你们自己保重,路上注意”

徐子瑜一句话,徐子归便知道长兄已然知道了这次她打着去正元寺的名义,到底是要做什么去了

徐子归叹气点头,抹了眼泪说道:“我都晓得的,哥哥你……你跟嫂嫂要好好的,我不在时,好好照顾着些若姐儿”

徐子瑜点头:“我晓得的,你快走吧,莫要让公主久等了”

徐子归这才福了礼,从徐子瑜院中走了出来,上了马车

“你个傻子,”徐子归一上马车,莫乐渊便拉着徐子归的手,红着眼眶嗔道:“本没有你的的事,做什么要跟我一同去正元寺受苦,况且,你若是没被困在正元寺,还能与我递些消息……”

“你才是傻子,”徐子归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莫乐渊一眼,打断她的话,无奈道:“一个卫小侯爷就让你乱了阵脚!且不说莫意渊的话可不可信,即便是真的,你行动前能不能先让人来给我递个口信,问问我的意思!”

“我当时着急嘛……”莫乐渊叹气,惆怅道:“闹了这么一出,结果也不被允许去边疆”

“哼”徐子归冷哼,戳了戳莫乐渊的额头,问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主动求了太后跟你去正元寺,真当我傻嘛!”

“那你是为什么?”莫乐渊狐疑的看着徐子归,疑惑“你有什么计划?”

徐子归却是答非所问的说了句:“红袖懂医理,蓝香会模仿我的字,这便是我带这两个丫鬟出来的理由”

“谁问你这个了”莫乐渊嗔道:“我是问你,要去正元寺做什么”

徐子归却是依旧不回答莫乐渊的话,自问自答道:“蓝香我要留在正元寺,关键时刻可以充当我,红袖懂医理,我要带着。月容月溪藏在暗处保护我们,我还带了三套男装……”

说到这,徐子归意味深长的看着莫乐渊,问道:“这样,你懂我的意思了没?”

“你!你……”莫乐渊却是惊讶地长着嘴巴看着徐子归,说不出话来

“没错,”徐子归点头,笑的狡黠:“我大哥知道我的意图,已经替我们准备好了马车与暗卫,届时咱们有红袖一个丫鬟伺候就好,你带着的两个宫女,一个冒充你,一个伺候那个冒充你的掩人耳目即可”

“天那……”莫乐渊崇拜的看着徐子归,叹道:“你想的好周全……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晚上,”徐子归垂下眼帘,淡淡开口“青蒿不好找,等月溪找到青蒿回来,咱们就出发。”

莫乐渊点头,疑惑:“青蒿?要那个作甚?”

“笨蛋!自然是治病”徐子归白了莫乐渊一眼,便不再理她,青蒿不好找,她已经在信中交代过,若是找不到,那么就在子时之前归来,左右,还有月容(未完待续。)xh211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