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可疑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2字数:4065

自徐子归来了之后就一直在陈太医身边跟前跟后的照顾那些染上疟疾的士兵,有时候前线受伤的士兵太多,前线的大夫忙不过来,徐子归还会过去替他们排忧解难,时不时的还会时常下厨给他们改善下伙食,况且徐子归有意替莫子渊拉拢这些人的人心,很快就与他们打成了一片

徐子归虽是一身男装,奈何长的太过白净,自从混熟了之后,将士们便总爱跟徐子归开玩笑玩闹,这会儿见徐子归突然冒出来,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阵哄笑

“秦小兄弟,又出来散步了”

徐子归本就不是男的,对于士兵们恶意的玩笑笑她太娘这件事,她也不甚在意,坦然点头,假装生气道

“对啊,我要是不出来散步还听不见你们在背后是怎么编排我的呢!”

见徐子归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模样,众人笑的更大声了些,更有大胆的已经开始起哄,开起徐子归与莫子渊的玩笑

“秦小兄弟,今天怎么没跟太子殿下一起出来散步啊,哈哈哈哈哈”

徐子归被他们调侃的很抑郁正欲反驳几句找回场子来,结果还没等开口说话,就被莫乐渊死命的拽着衣袖慌乱道

“秦归你看,那是不是威远候跟徐二爷”

被莫乐渊这么一说,徐子归急忙顺着莫乐渊手指的方向看去,等看清两人后,徐子归哀嚎一声,给众人丢下一句“若是你们以后还想在这儿看到我就不要在威远候面前多嘴!”

说完便拽着莫乐渊一溜烟躲了起来,速度之快让在场的各个将士们均都叹为观止——“秦小兄弟平日里看着那么虚,没想到速度这么快……”

自然也有人疑惑:“秦小兄弟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怕威远候?”

“……你们在看什么?”

徐正杰带着徐子瑾从老远就看见这儿聚集着一众人甚是热闹,这会儿又见几人朝着同一方向,且都是一脸震惊的样子,不由挑眉询问

“臣等参见威远候!”众人听见声音转身,看到徐正杰,急忙抱拳问安

徐正杰点头。【】;.抬手指了指徐子归刚才离开的方向,问道

“刚刚你们在看什么?刚刚我似乎看到一个身影跑过去?”

“哦,没什么,”其中一个将士笑道。虽不理解徐子归的莫名其妙,却也是很义气的替徐子归打着哈哈:“刚刚那个是陈太医带来的两个小徒弟,是来给咱们送药来的”

徐正杰点点头,对于陈太医带了两个徒儿来边疆,且其中一个还整日与太子同吃同住这件事徐正杰也多少听说了些。这会儿正巧碰见了,便多问了几句

“那个小大夫姓甚名谁?确实是陈太医带来的徒儿?果真与太子同吃同住?”

这倒不是徐正杰八卦,而是威远候府怎么说也算是太子一派的人,况且莫子渊的武术是他启的蒙,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徐正杰则是担心莫子渊果真是断袖,且还将人带来战地,这件事不管怎么样,穿出去对莫子渊的名声都不好,这才多问了几句

对于自家将军的问话。将士们不敢不回答,况且都不知道徐子归与莫乐渊两人的真实身份,以为徐子归走时的嘱咐只是别让他们说她与太子同吃同住的事情,便避重就轻的说道

“两人一个叫程乐,一个见秦归,确实是陈太医的两个徒儿”

听了两人的名字,徐正杰皱眉,与徐瑾对视一眼,问道:“秦归?可知道如今多大年纪了?”

将士们点点头,以为徐正杰这么问是因为看徐子归太小。不放心她行医,其中一个便急忙笑道:“将军莫看秦小兄弟年龄尚幼,医术却是了得”

“医术了得?”徐正杰眉头皱的更深,问道:“可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带我去找他”

听徐正杰要找徐子归。将士们不由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眼,不敢回话

徐正杰看将士们扭扭捏捏的模样就一阵来气,大声喝道

“都没吃饭么!问你们话呢!扭扭捏捏像个什么样子!”

徐正杰军法严谨,眼里容不得沙子,被徐正杰这么一喝。将士们再不敢打哈哈,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徐子归的住处。

听陈太医的小徒儿果真与莫子渊同住,徐正杰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大喝一声“带本侯去找他!”

见徐正杰动气,将士们不敢再替徐子归打掩护,急忙引着徐正杰往太子营帐走

一路上徐正杰一直黑着一张脸,看的将士们一直处在心惊胆战中,为了缓和气愤,一个将士看着徐子瑾笑道

“说来也巧,秦小兄弟长的与徐二爷确有**分的相似之处”

“与瑾哥儿有**分相似之处?”徐正杰挑眉,结合徐子归的化名一想,想到一种可能后,脸色变得更黑了些

“也并不很像的,”将士们见徐正杰的脸更黑了,只当徐正杰是因着他们将他家二公子与一个断袖之人相比较,所以生气,逐急忙补救:“刚刚王易只是夸张了些,不过是有半分的相似之处,却被他说成了**分”

徐正杰却是不理他们的解释,冷哼一声加快了往莫子渊营帐走的脚步。

而这会儿徐子归也是刚刚跑回莫子渊的营帐,正拍着胸脯绘声绘色的讲着刚刚的惊险呢,就听到有人进来通传

“殿下,威远候与徐二爷求见”

“什么!”徐子归惊呼,抓着莫子渊的衣袖慌张的手足无措:“我……威远候怎么来了?”

莫子渊拍了拍徐子归的手示意她先别慌,而进来通传的将士则是垂下眼帘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站在一旁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还好徐子归顾及着有人,稍微收敛了些,慌张的看着莫子渊,无声询问:“怎么办?”

莫子渊四下看了看后,皱眉“你先去厨房躲着”

莫子渊身为太子,营帐内的东西自然是一应俱全,尽管徐子归很思念自己的爹爹与弟弟,可这会儿也是不敢与他们见面的。听了莫子渊的话后才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急忙跑进了厨房去躲着

等徐子归躲好了,莫子渊才吩咐进来通传的那个将士去将威远候极其徐子瑾请了进来

徐正杰一进营帐先是借着行礼的时候四下环视了一圈,起身后才意有所指的问道

“殿下刚刚在做什么?怎么这么慢?”

“没什么,”莫子渊看威远候的样子。就知道了其来意,敛了心思,让两人坐了下来后,才笑道:“威远候来的不巧,孤刚准备沐浴”

徐正杰点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子渊问道:“老臣听闻军队有传言说殿下近日与一男子同吃同住甚是亲密,这可是真的?”

“有这等事儿?”莫子渊皱眉,并不楚这件事

平日里将士们虽爱跟徐子归开开玩笑,背地里八卦一下,却也是不敢当着莫子渊的面八卦的,所以莫子渊也并未听过此等传言,这会儿听威远候提起,不由肃了脸

“孤竟不知还有这样的事!”

见莫子渊的样子不似作假,徐正杰也开始怀疑起传闻的真实性,可又想起来时将士随口说的那句“秦小兄弟竟与徐二爷有**分的相似”的话来。便又觉得传言许是可靠

“殿下身为咱们将士的统领,要以身作则才是,老臣向来直言,殿下莫要介意”

莫子渊摆手,正欲说些什么,却听到厨房里传来一声声响,几人均是循声望去,徐正杰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子渊

徐子归不想莫子渊为难,便自己主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讪讪走到徐正杰跟前跪下请罪

“女儿大错。请父亲责罚”

“胡闹!”徐正杰一看果然是徐子归,气的两撇胡子只颤,手指着女儿却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徐子瑾见到徐子归也甚是惊讶“阿姐着实大胆了些,女子不得近军营。你……”

徐子归毕竟是姐姐,有些话徐子瑾也不好说,只好叹气一声,重重的甩了甩手,将手背到了背后

见爹爹与弟弟皆是一副气急了的模样,徐子归一面可怜兮兮的给莫子渊使眼色示意他快帮帮自己。一面给威远候磕头认错

“女儿知错了,爹爹莫气,身子要紧,爹爹万不要因为女儿的事儿气坏了身子”

“你还知道担心为父的身子!”威远候怒瞪着徐子归,咬牙切齿“你若是真有孝心这会子应该乖乖呆在京城才是!我看我现在就修书一封给族里,要她们将你移除族谱,不再是我徐家子,也省得日后整个徐家被你牵连!”

在古代犯了错根本就不存在某燕子的“要头一颗要命一条”的说法,在这个时代从来就是一人犯法全家连坐。徐正杰本是说的气话,可徐子归因着徐正杰的话却是想到上一世因着自己一个人,到最后果真是牵连了整个家族的事情。结果一口气没提上来,气火攻心,捂着胸口便昏了过去

莫子渊见徐子归突然倒下,急忙跑过去将其抱起来放到床上,一面动作,一面喊着“太医!宣太医!”

徐正杰也没想到徐子归会突然就昏倒,还以为女儿这些天跟在那些染上疟疾的士兵身边照顾,这会儿也染上了疟疾,吓得急忙跑到床边试了试女儿的体温,“归儿?归儿?”的轻声喊着徐子归的名字

莫子渊则是坐在床边握着徐子归的手叹气,看着徐子归的眼神满是愧疚。

他知道徐子归这样是因为威远候的话想起了上一世的悲惨,说到底,上一世整个徐家最终会变成那个样子,实则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

那个时候他若不是真的被徐子归气狠了,又怎么会真的忍心赐她毒酒?又怎么会真的将自己的启蒙老师,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给赐死?

其实他下了旨之后就后悔了,奈何君无戏言,已经下了的旨意又怎么能够收回?

看着陈太医此时神色犹豫的模样,在随时会出现意外的战场上都没有害怕过的莫子渊,现在却总算尝到了害怕的滋味

徐子瑾见父亲与太子都是一副想问却不敢问的表情,心里一横,替他们问出了声

“陈太医,我阿……秦小兄弟他如今怎么样?”

“只是气火攻心昏过去了而已,无碍”陈太医皱着眉,看着躺在床上的徐子归,一脸犹豫

听徐子归无碍,三人先是松了一口气,复又一齐看向陈太医

“既然无碍,你……”

虽后边的话莫子渊没有问出来,陈太医也知道莫子渊再问什么,可是陈太医刚才一直在犹豫的,就是到底要不要将这件事说出来,因为刚刚给徐子归诊脉,从徐子归的脉象上来看,却一点不像是个男人的脉象。

莫子渊一直在主意着陈太医的神色,在看到陈太医眼里微微闪过一丝丝的算计时微微有些诧异,却也并没有多问,而是就徐子归的病情问话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是……”陈太医看着莫子渊,犹豫着将刚刚自己从徐子归脉象上瞧出来她并非男人这件事讲了出来

听陈太医讲完,莫子渊微微挑眉,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却并未说什么,而是淡淡开口

“陈太医医术有待提高啊,秦小兄弟是不是男人,孤心里清楚的很”

意思像是再说就是个男人,是他误诊了。陈太医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莫子渊,本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莫子渊抬手打断

“辛苦陈太医了,陈太医先去给秦小兄弟开方子煎药罢”

言外之意便是让陈太医先回避一下。

陈太医是个知趣的,听出莫子渊的弦外之音后便不再多待,而是拱手福礼,出了营帐。

“威远候可察觉到陈太医有问题?”陈太医走出营帐好一会儿,莫子渊才皱眉淡淡开口“归儿是他带来的,又是以他徒儿的名义,这会儿即便他确实诊出归儿是女儿家,也该是为了自己不将这件事讲出来的……他这般做……”

莫子渊皱着眉转动着手指上的扳指,有些想不通陈太医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徐正杰同样看着莫子渊,皱着眉,一脸疑惑:“殿下难道不觉得陈太医来的太快了些么?”(未完待续。)xh211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