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虏走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3字数:4144

英利皇族战营中,一处小小的营帐中,英利皇族的战神的九皇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被捆在椅子上的人

“秦归?”凤九卿绕着徐子归转了一圈,冷笑:“威远候嫡长女,大周朝的云锦郡主,原来还有扮男装的癖好”

徐子归“本郡主也没想到英利帝国的皇子原来还能有个有头脑的”

凤九卿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徐子归,捏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意思,九殿下听不懂么?”

凤九卿捏着徐子归下巴的手力道又加重了些,徐子归说话时虽语气平淡,他却从她眼中看到一种轻狂,一种让人发恨却又嫉妒的骄傲

徐子归被捏疼,微微皱眉,神色却依旧平淡。【】本文由 。。 首发

“云锦郡主,你说,我若是将我抓住你的消息放出去,你们大周朝的太子会不会为了你束手就擒呢,嗯?”

徐子归冷哼,轻蔑的看了凤九卿一眼,并未搭理他,只是垂下眼帘,暗暗在心里想着计策

凤九卿见徐子归不说话,以为她是怕了。得意的高声笑了几声,捏着徐子归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眼神闪过胜筹在握的神色

“徐子归是么?若是不想要你未婚夫背上卖国罪名,那你替他背,好不好?”

“好啊,”徐子归笑眯眯的看着凤九卿,嘴角微翘:“我单方面宣布我们大周朝认输”

说完,还无辜的对着凤九卿眨眨眼,意思是在说,哥们你看,话我照着你的意思说出来了。可没用啊不是,我宣布我们认输,可我们的皇上说要打你也是照样要打的你屁滚尿流的

“好,很好!”凤九卿气急败坏的大声笑了几声,转身便走了出去,把徐子归一个人关在一处乌黑的战营中

凤九卿想要留着徐子归,而没将他抓住徐子归的消息放出去。主要是认为以莫子渊对徐子归的情谊。再加上徐子归又是镇疆大将军威远候府的嫡长女,一定会掌握了太多军事机密,徐子归知道的军事机密可比拿她威胁莫子渊有用的多——万一徐子归不如他想想中受莫子渊的宠。那拿她威胁莫子渊,只会打草惊蛇,为了绝对安全,徐子归反而还会可能被莫子渊悄无声息的解决掉

至于凤九卿为什么不拿徐子归威胁威远候。是因为凤九卿认为以大周朝重男轻女的思想来看,用一个女儿交换一个国家。是绝对不可能之事

徐子归看了看四下无人的营帐,微微叹气,心里默默期盼莫乐渊她们现在已经到达安全的地界,期盼着月溪没有出什么事。此时已经安全与莫乐渊她们顺利会合。

前几天刚察觉出陈太医是间谍后,徐子归与莫乐渊便迅速想到了调虎离山计,想着派人与她们一起离开。下了山后便兵分两路,一处向北。只有一辆马车与一个赶车夫;一处向南,高调前进;徐子归带着月溪偷偷往东边方向走;莫乐渊带着月容与红袖往西边走

她们一走,莫子渊便悄无声息的将那日带着徐正杰父子俩到他战营中的那几个士兵抓了起来,又故意放了陈太医,让他有机会顺利的到英利皇族的战营中投递消息。

陈太医带着英利皇族的人也确实一路朝北朝南的追了过去。

一切似乎都在徐子归与莫子渊与意料之中,一切都是很顺利的进行,只是在半路出了差错。

英利皇族的九殿下之所以成为战神,也不仅仅是因为其好战,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人脑子活泛,善于作用头脑,懂得用计。对于同样被称为大周朝战神的莫子渊,他自然是有一种类似惺惺相惜的感情。自然也就学会了以己度人,猜测莫子渊一定会用调虎离山计将两人送走。

一开始凤九卿是打算将大周朝最受宠的安阳公主俘虏,却不想抓来了大周朝的郡主。本一开始微微有些失望,再听说徐子归与莫子渊的关系后,才稍稍有了些安慰

如今徐子归被关在英利战营中,莫子渊那边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莫乐渊那边往西边走的一队也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这个时候正在焦急的等着徐子归

“归儿她们怎么还不到?会不会……”

“不会的,”虽然月容心里也着急的很,可见红袖与莫乐渊一脸焦急的样子,便不敢表露出来,只好强笑着安慰:“主子有月溪护着,不会出事的”

两人虽兵分两路,路程却也差不了多少,她在这儿已经等了两斤四个时辰,天色也越来越暗,眼看就要深夜,徐子归与月溪却一直不见人影,就算淡定去月容连额头上都出了细细麻麻的小汗珠

“月溪!”几人正担心不已的等着徐子归她们到来时,红袖眼尖着发现不远处似是身受了重伤的月溪,急忙跑上前去扶住摇摇欲坠的月溪,担心道

“你怎么样了?姑娘呢?你们遇到什么事儿了”

月溪拼着一口气总算是赶了过来,如今红袖赶过来,月溪将全身重量都寄在红袖身上,紧握着红袖的手,断断续续的说道:“主子……被英……利人抓了……去,快……找人……救……”

“她”字还没有说出来,月溪便因着失血过多昏厥了过去

红袖急忙将月溪半抱半托的抬到了莫乐渊那边,莫乐渊一看到这样的清醒,急忙与月容赶过去,焦急万分

“怎么了这是?归儿呢?归儿哪去了?”

“姑娘被英利人抓了去……”红袖一遍皱着眉替月溪诊治,一边焦急的看着莫乐渊,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公主……咱们该怎么办”

“去战营!”莫乐渊听说徐子归被抓,当机立断吩咐道:“红袖带月溪到马车里疗伤,我与月容赶车”

“公主……”听说莫乐渊要亲自赶车,月容犹豫的看着莫乐渊。劝道:“奴婢自己赶车就好,公主……”

“不用,”不懂月容说完莫乐渊就摆手打断,率先跳上那车的跳板:“赶路要紧”

月容也不再劝,帮着红袖将月溪抬上马车,便与莫乐渊飞速往回走

身为公主,其实在得知太子的心上人被抓之后该做的。是要将这件事压下来。再想办法暗中将被抓的徐子归解决掉,以免后顾之忧才对的。

只是莫乐渊本就单纯,想不到这些事情。又与徐子归交好,如今一听到徐子归被抓,首先想到的便是如何将徐子归救出来。

一路飞速,总算在第二天天刚亮时赶回了守疆战士的战营

“大哥!”

莫乐渊跳下马车就往莫子渊战营跑去。守在门外的将士想要拦住她,却被她一手推开。守门的将士原是认识莫乐渊的。只道是陈太医前几天带来的小徒弟,本纳闷着陈太医师徒几人怎么似是一夜之间全都不见,这会儿又见莫乐渊急匆匆的回来,也没硬拦。被莫乐渊推开之后便没再拦,而是放了她进去

莫子渊见到莫乐渊之后心里就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强压下心中的恐惧。莫子渊眼神深不见底的看着莫乐渊

“归儿呢?你们又回来做什么?”

“殿下!”不等莫乐渊回答,月容与红袖便一起抬着身受重伤的月溪进了来

莫子渊见到一身是血的月溪。心里咯噔一声,就连声音都有了些轻微的颤抖,先让红袖她们将月溪抬到床上,眼神定定的看着莫乐渊,又问道

“归儿呢?”

“大哥……”莫乐渊看着莫子渊,眼眶微红“归儿被英利皇族劫走了”

“什么!”莫子渊一震,拿起战袍就要往外走,被突然进来徐正杰截了回去

“殿下!”

本就焦急的莫子渊又被拦住,心里一震气闷,面无表情的看着守门的侍卫,喝道

“你们是怎么看门的!一个个进来都不给孤拦着!想进就进,把孤这儿当什么地方了!”

守门的士兵急忙跪下请罪,莫子渊不欲管他们,将手中战袍穿好便又要出去,威远候却是又将莫子渊拦了下来

“殿下!”徐正杰眉头皱的深深的,叹气:“归儿被抓,当父亲的比谁都着急,可着急又有什么用?殿下莫要失了分寸。”

莫乐渊几人俱是惊讶地看着徐正杰,不理解他是怎么知道徐子归被抓这件事

看几人狐疑的看着自己,徐正杰便知道他们在疑虑什么,叹气从怀中掏出来一块带血字的布递给莫子渊,说道

“这是归儿被抓后月溪身受重伤用血写的血书,臣得了消息便已经派了探子前去英利战营打探消息去了,正因为怕殿下得知归儿被抓后失了分寸,臣才将这件事儿压了下来,却没想到公主得了消息又往回赶了回来”

莫子渊点头,刚刚他是听了徐子归被抓后便失了理智,才想要冲去英利将徐子归救出来的,这会儿被徐正杰一拦,多少也找回了些理智,快速看了看月溪的血书,便将它收起来,神色担忧的看着徐正杰拱手道

“是学生鲁莽了,老师派去打探消息的人可得了什么消息回来么?”

听莫子渊连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徐正杰便知道莫子渊是真的恢复了理智,变相为刚刚自己的冲动道歉。既然莫子渊已经知错,徐正杰也就不再计较,叹着气摆摆手说道

“归儿在哪儿倒也没受什么苦,只是凤九卿及凤九卿身边得力的人才知道徐子归被凤九卿困着,大部分人是不知道咱们大周朝的郡主被抓去了的。”

“凤九卿是想得了咱们大周的军事机密后自己居功?”莫子渊冷笑“那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福气享受!”

徐正杰也跟着冷笑一声,安慰莫子渊:“即便英利那边传来什么消息殿下都不要信,也不要着急,臣派了许多探子前去打探,且都分布在不同方位,是万不会被一网打尽的。再者归儿也是个聪明的,是万不会让自己受苦的。”

“那咱们该怎么做?”虽是恢复了些许理智,可一想到徐子归还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他便心急如焚:“难不成要什么都不做,就让归儿在英利战营中?”

“怎么会!”徐正杰叹息拍了拍莫子渊的肩膀,叹道:“过几日探子们在那边布置妥当了,时机成熟后再偷偷潜入英利战营将归儿救出来便是了”

莫子渊点头,想着还要徐子归在英利战营带上几天,便觉心急火燎的,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点头

“也只能这样了。”

徐正杰叹气,莫子渊先是吩咐红袖继续照顾月溪,让莫乐渊与月容坐下,又命人将卫远风冯棋顾城几人喊了来,一点一点的分析着战略

这边莫子渊几人正心急如焚的商量着战略,徐子归在英利战营那边睡了一觉之后,心里也多少有了主意,逐在第二天凤九卿再来看她时,徐子归笑眯眯的看着凤九卿,神色间带着讨好

“九殿下起的好早”

凤九卿没想到徐子归会突然对自己便了脸色,有些诧异,却也没诧异太久,以为是经过了一晚上,徐子归想开了,不再硬撑,逐也心情甚好的与徐子归打招呼

“云锦郡主起的也不晚”

“那当然,”徐子归依旧笑眯眯,眼里却含着一丝委屈:“在这儿怎么能睡的着”

徐子归本就长相娇艳与温婉并存,眼含委屈时,眼里蓄满了雾气,徐子归又是自小娇宠着长大的,委屈起来本就是浑然天成的模样,这会儿眼含雾气的看着凤九卿,嘴角却偏又倔强的微翘,看在凤九卿的眼里,不知为何,心里却是一颤,一种异样的感觉蔓延出来

凤九卿的眼神变化虽很细微,却没有躲过一直在细心观察他神色的徐子归的眼里

徐子归心里得意一笑,表面功夫做的更到位了些,可怜兮兮的看着凤九卿,轻咬着下唇委屈道

“从左儿起我就一顿饭都没有吃。”

凤九卿本是打算饿上徐子归几顿,等徐子归饿的快要崩溃的时候,再拿着香喷喷的饭菜到徐子归面前诱惑她将大周朝的军事机密说出来。

如今被徐子归这么一看,凤九卿却是鬼使神差的就吩咐了人给徐子归送来了饭菜(未完待续)

ps:今儿班里拔河,结果摆手留给拽破了……今儿活动多,加上手疼打字慢了些发的晚了点,大家不要介意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