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明月郡主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6字数:4246

徐子云也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况且莫清渊不但将她的感情玩弄于鼓掌,且徐子云与柳姨娘感情甚笃,却因为邵清媛将这件事捅到了徐老太君面前,导致她姨娘被关进家庙中,就凭着这两点,徐子云现在也恨毒了他们夫妻两个。【】

“这下又有好戏看了”徐子归拿着剪刀亲自剪着早上时红袖刚摘回来的花:“这花啊就得随时修剪着点,不然她自个儿是不会长出咱们想要的样子的”

紫黛微微一愣,旋即明白徐子归话里的意思,知道打铁要趁热,趁着现在徐子云心里正恨着莫清渊两人,若是她们想利用徐子云对付莫清渊,就要像修剪花一样提点着徐子云。

紫黛逐笑着点头:“奴婢晓得了”

“嗯”徐子归懒洋洋的点头,摆摆手让紫黛下去:“快去办吧”

紫黛应声出去,将徐子归的安排告诉了月容,月容又是一个轻功从正元寺偷偷离开回了威国公府将徐子归的安排告诉了柳绿,柳绿接到消息之后又找到流珠,先询问了徐子云这几日的消息,又将徐子归的话告诉了流珠

“……这几日你多挑唆挑唆二姑娘与四皇子的关系,主子有用”

流珠点头:“奴婢知道了”

柳绿这才放心,怕流珠出来久了徐子云怀疑,逐摆摆手示意流珠先下去。

又这么过了几日,临海长公主一家总算是进了京,据说那天季明月坐在马车里,因着一阵风将马车的帘子吹开一道小缝,恰巧就有人从那道缝中惊鸿一瞥,一时间上京城传满了明月郡主长相惊为天人的消息

徐子归仔细回忆了一下上一世季明月的长相。只记得她面如曹公笔下的林妹妹一般,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娴静如娇花照水一般,确实倾国倾城至极。

莫乐渊一向喜欢美女,却对这个许久未见的表姐喜欢不起来。因为……

“姑妈他们进京,咱们在正元寺快活的日子真是没几天了”

“先别想这些了,咱们也总不能在正元寺躲一辈子不是”徐子归一面安慰着愁眉苦脸的莫乐渊。一面摆手示意紫黛白兰几个伺候的先下去:“乐儿。我有事要与你说”

见徐子归突然正了神色,莫乐渊也不再愁眉苦脸的搞怪,也正了神色问道:“什么事。这般严肃?”

魏王进京,见到fèng九卿后定会马上明白皇上为何要召他们进京。上一世与英利的战争打了三年,魏王进京时莫清渊还在边疆带兵打仗,且上一世并不是皇上召魏王进京而是魏王上书自请进京的。且目的准确,一来就游说太后将季明月与莫子渊的婚事定下来。

临海长公主与当今圣上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当今太后是临海长公主的亲娘,自然是多疼一些一直远在蜀地的女儿,爱屋及乌之下,自然是对待季明月比对自己的亲孙女还要多一些疼宠。

季明月又是那般相貌模样的没人儿。太后自然想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便对于女儿的提议有些心动,且季明月那时也已经有十七岁。与莫子渊相差不算很大,太后便动了些心思。当初太祖皇帝还在时。为了争皇位给当今圣上添加势力,临海长公主才嫁给了魏王,皇上对临海长公主更是既愧疚又感激,本也是打算同意了的,却不知道因着什么,不但将季明月指给了别人,还对临海长公主有了嫌隙。后来徐子归才打听到,原来是莫子渊使了些心思将魏王的野心呈现在皇上面前,这才让皇上明白了为何魏王这般想将长女嫁给太子

可这一世与上一世有太多的不一样,这一世莫清渊并没有到边疆带兵打仗,fèng九卿也提前了两年在京中,若是真如那天莫子渊的说法fèng九卿进京是为了要娶她回英利,那样她与莫子渊只见的阻力除了季明月外便又多了一个fèng九卿。

若是季明月不想嫁给fèng九卿,fèng九卿也不想娶季明月。如果两人连手应对这次的赐婚,会不会又会有许多的变过?

徐子归没办法将这些担忧尽数说给莫乐渊听,只好曲线救国:“如今太子这般年纪府中却连侍妾都没有,而明月郡主亦是年纪老大不小到了该嫁的年级,你说……若是魏王有些野心,想方设法的将明月郡主嫁给太子怎么办?”

莫乐渊不知道徐子归真正在担忧什么,只觉得徐子归说的有些可笑,捏着徐子归的脸笑道:“你真真是想多了,父皇将明月表姐找来就是为了让明月表姐与之和亲,又怎么会中途改变主意将明月表姐嫁给大哥”

徐子归叹气,她自己好歹也是皇上亲封的郡主,若是季明月与fèng九卿连手,自然是打着抱得美人归的决心。届时他们能说动皇上将季明月许给莫子渊,自然也会说动皇上将她许给莫子渊。况且,fèng九卿来的目的便是求和,人家英利得宠的皇子都亲自来了,自然表现了人家诚意,娶徐子归是fèng九卿自己要求的,即便是为了表现大周相与英利百年好合的诚意,皇上也是会同意将她嫁去英利的

只是这些是牵扯到上一世,徐子归又怎么跟莫乐渊解释?听莫乐渊这般说,徐子归也只好叹气,不知该说什么好。

莫乐渊见徐子归苦着一张脸却就是不说话,不由着急道:“你到底是担心什么?难不成是怕明月表姐长得太好看,大哥见到会心动不成?”

听了莫乐渊的话,徐子归忍不住笑了出声:“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若是莫子渊真是那等肤浅的人,上一世就不会想尽各种办法将魏王企图谋反的证据尽数掌握到自己手中后再交给皇上了。以莫子渊的头脑,又怎么会真怕娶了个魏王派来的间隙回家,这般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不想娶她罢了

“那你到底担心什么吗”莫乐渊见徐子归不像是口是心非的样子,不由扶额:“你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

徐子归耸肩:“有么?”

“有”莫乐渊肯定点头,见徐子归的正事说完了。也不算是什么正事,逐又愁眉苦脸的趴在了徐子归身上:“归儿,我不想回宫,我不想,我不想”

徐子归则是嫌弃的将莫乐渊推开,笑着端了茶杯一口气将杯中茶喝光,也不再考虑这些烦恼。左右她相信凭借着她与莫子渊的头脑。不至于会被别人算计了去就是了。

莫乐渊见她一会儿愁眉苦脸又一会儿笑的,不由无奈笑着摇头,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白兰却从外边打帘进来行礼说道

“启禀公主,宫里传来旨意,说是临海长公主与明月郡主听说公主在正元寺养病,要来探望公主”

看来皇上为了顾全皇家颜面。没说莫乐渊与卫远风的事儿,而是以养病为由。

“这么快?”

莫乐渊惊讶。她以为还要再过几天临海长公主才会提起来正元寺看她的事儿,没想到临海长公主刚进京就要来正元寺看她。

徐子归也是微微有些惊讶,临海长公主刚进京本该陪着太后说闲话的,却在听说莫乐渊在正元寺养病后接着要来正元寺看她。看来魏王一家很是注重这次季明月与莫子渊的婚事。一来就讨好皇后与莫子渊最疼宠的妹妹……

徐子归皱眉将自己想法说给莫乐渊听,谁知莫乐渊却是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我大哥最疼宠我?别逗了好嘛,他那一张整日面无表情的脸除了在跟你说话时我就没见过他有其他表情。整日周身散发的冷气我都不敢靠近他,我怎么就成了他最疼宠的妹妹了”

徐子归没想到莫乐渊会炸毛。急忙笑着安抚莫乐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稳重些。”

说完,又替莫子渊平反:“太子如何不疼你了,不疼你能千方百计的替你想办法,尽最大可能的让你与卫侯在一起?”

“呃……”

莫乐渊被徐子归说的没话说,只好撇着嘴感慨两人果真是夫唱妇随。

徐子归被她说了个红脸,将莫乐渊摁在床上挠了会儿痒,两人在又一起笑闹了一会儿,白兰就进来通报道:“两位主子,临海长公主与明月郡主的马车快到正元寺了”

“这么快?”

两人急忙从床上起来,由着紫黛与白兰两个替她们整理了整理衣着发饰,急忙往正元寺门口赶去

“安阳给皇姑姑问安,皇姑姑安好”

“云锦给临海长公主请安,长公主千岁”

两人给临海长公主行过礼后,季明月才给莫乐渊行了礼。虽说徐子归也是郡主,与季明月同品级,可人家季明月却是正统的皇亲国戚,她徐子归不过是一个皇上亲封的郡主,说起来在地位上还是要比人家正统的皇亲国戚低上一些的。

也就是说即使现在季明月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主徐子归都是要谦卑的与人家见礼的。

徐子归给季明月见了礼,按说季明月是应该接着回一个礼的,毕竟两人同品级,有家教的大家闺秀都清楚这一些的。谁知明月郡主却是傲气的紧,只觉得自己是正统的皇亲国戚,是皇上的亲外甥女儿,便不将这些外奉的贵女放在眼中,徐子归给她见礼,她便心安理得的受着,表情还高傲的像是高高在上的主子,而徐子归只是一个小小的奴仆而已。

莫乐渊有些看不下去季明月这个样子,况且她本就见不得徐子归被人欺负,这会儿季明月这个样子着丝惹恼了莫乐渊那根粗壮的神经。

于是拥有一整根粗壮神经的莫乐渊打算施威。奈何徐子归毕竟与莫乐渊同吃同住了这么长时间,早就了解了莫乐渊的脾性,在莫乐渊施威示威之前便不动声色的挡在了莫乐渊前面,笑盈盈的转移了话题

“今儿一早就听说了明月郡主的美貌,这会儿见了真人,才知咱们上京城中的人也不过如此,那般的形容却也只是形容了些皮毛而已。”

季明月以为徐子归是在夸她,以为徐子归是在刻意讨好她,逐微昂着脑袋做高傲状。

“明月在家被我与她爹宠坏了,有失礼之处云锦郡主还不要介意才是”

临海长公主毕竟比明月多吃了几年的盐,知道什么人该笼络,什么人不能得罪。且不说莫乐渊到底因为什么原因进了正元寺,只说徐子归能有资格陪着莫乐渊在正元寺待着就足以说明徐子归在莫乐渊身边的地位。她们如今是要讨好莫乐渊的,所以要爱屋及乌连带着连徐子归也讨好着才是。而季明月这样的态度则是摆明了要坏事的。临海长公主怕季明月坏事,这才出来圆场的

“云锦不敢”

公主亲自道歉,徐子归岂敢拿架?况徐子归刚刚说的那句话本身就是在讽刺京城众人不会说话,竟瞎说,季明月根本没有传闻中那般漂亮的,却没想到被这俩母女当成了阿谀奉承。此刻莫乐渊与徐子归的心里都是醉醉的,尤其是莫乐渊,憋笑都要憋出内伤来了哪有这种你骂了人家人家还要谢谢你夸奖的事儿

其实季明月长的确实如传言那般好看,只是徐子归心里对季明月存了敌意,自然是看她不顺眼的。

人与人身上磁场这种东西也是真正存在的,不然明明没有见过面的两个人怎么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彼此厌恶呢?

莫乐渊最是了解徐子归不过,虽徐子归此刻脸上眼里全部都是笑盈盈的,只是如今她现在两手交叉放在肚子下方一点,右手食指还略有焦躁的的点着左手手背,这些小细节便足以说明了徐子归此刻心情其实糟糕急了。

见徐子归心情不好,莫乐渊逐急忙将徐子归挡在身后,对着临海长公主笑道:“咱们别只站在门口说话,皇姑姑虽侄女儿来”

说完,扶着临海长公主的手就往她们两人住的地方走去,徐子归与季明月则是跟在两人身后,一路无言回了两人住的地方。

此刻正元寺中波涛暗涌,而只有大周皇上与英利九皇子的养心殿也好不到哪儿去。未完待续

ps:哈哈哈哈明儿皇上就要问fèng九卿喜欢大周的哪个女子了,乃们猜猜fèng九卿会怎么说呢?若是fèng九卿承认自个觊觎大周云锦郡主已久,皇上又会不会将徐子归嫁去英利呢?我们开了金手指无所不能的大帅哥太子又该怎么办呢?噢哈哈哈哈哈,接下来的剧情你们想怎么发展?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莫大的动力,谢谢乃们的支持么么哒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