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极品中的极品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7字数:4278

皇后挑眉,亲上加亲?她可不见得。【】她嫁给皇上时,皇上那个时候连太子都不是,临海长公主身为皇后的正牌大姑子,皇后可是尝遍了临海长公主的各种刁钻,更是知道临海长公主不是省油的灯

这会儿临海长公主与太后提起“亲上加亲”的事儿,以临海长公主的心气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只位居皇子妃或亲王妃的位置,所以,临海长公主心中真正的人选是谁,皇后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自己养大的女儿太后又怎么会不了解,只不过是因为许久未见女儿,这个时候满心满眼里全都想着的是女儿小时候单纯天真的一面,对于后来几年里女儿阴险狠辣的行为,太后都选择性的失忆了罢。这次听皇后提起与英利和亲人选来,也是叹气

“皇室宗族女儿这么多,也不差明月一个,裕儿府上麦丫头不是还未指亲么”

太后指的便是裕亲王府上的摸麦渊麦琪郡主了。

“麦儿?”皇后皱眉“母后糊涂了,皇上想要将明月指给fèng九殿下亦是有皇上的打算……况且和亲之事……”

“哀家知道”太后打断皇后的话,因被皇后拒绝自己的提议,面容有些不悦:“你是不是心中想着明月那孩子配不上小五”

被太后这么一说,皇后只呼冤枉:“母后真真是冤枉臣妾了,媳妇儿虽没见过明月那孩子,却也听过宫中对明月那孩子的传言,说是长相国色天香,最是知书达理的”

这句话却更像是在讽刺了。若是真是知书达理,又怎么会进宫一天了也没来看看病重卧床的舅母?

太后听出皇后话中之意。也觉理亏,便不再替这件事,而是与皇后商量起莫子渊与徐子归的婚事来

“……哀家瞧皇上的意思,似是没有将归儿指给渊儿的打算……”

皇后点头,太后不再提将季明月嫁给莫琛渊的事儿她自然也不会提,逐顺着太后话中的意思往下说道:“上次皇上也问过臣妾渊儿的事儿,臣妾告诉皇上渊儿自己瞧上了哪个闺秀。谁知皇上竟真的将渊儿叫到养心殿问去了。只是后来结果怎么样臣妾便不得而知了”

太后点头,又与皇后计谋起若是皇上不同意将徐子归许给莫子渊该怎么办来。

而徐子归则是从宫中出来后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带着紫黛几个去了天香园

“主子”王力见是徐子归带着人进来。急忙起身恭迎:“主子想要什么尽管吩咐小的送去就是,何必这般麻烦亲自跑一趟”

“你有心了”徐子归淡笑,对着王力点头,问道:“可有上什么新款?”

“有是有。只是……”

想起那支刚上的翡翠白玉孔雀步摇,王力便有些吞吞吐吐。私心里他是觉得那支步摇与徐子归更配些的,只是那支步摇却被人先订了去

“做什么吞吞吐吐的,”徐子归见王力一副不敢说的样子,不由温和着面孔耐着性子说道:“可是让人订了去?”

王力点头:“被万尚书府上的程姑娘订了去”

万尚书府上的程姑娘?徐子归皱眉。细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程华裳跟程姨妈还在万府住着

徐子归冷笑:“我当是谁,原来是程姑娘”

王力见徐子归表情不对。不由出了一身冷汗“是……是万夫人亲自陪着程姑娘来订的,小的记得当时要价很贵。万夫人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订下了,还说什么好事将近”

万夫人便指的耿氏了,因万老夫人还在,依次排下来到秦思鸢这儿便成了万少夫人。

“好事将近?”徐子归眯眼,眼里散发出意思危险的光芒:“本郡主倒是要去看看她们能有什么好事将近”

说完,看着王力说道:“正巧我要去趟万府,王大哥不若将那支步摇交给我,我亲自给程姑娘送去罢”

“这……”

徐子归表情实在是太过耐人寻味,王力也琢磨不透徐子归到底什么意思,犹豫着要不要将步摇交给徐子归

徐子归则是微微有些不耐:“怎么,王大哥可是信不过我?”

“自然不是,”徐子归相当于天香园的半个主子,莫子渊也曾告诫过天香园的人,徐子归的话就代表着他的意思,让他们对徐子归要绝对的服从。虽不知道徐子归在莫子渊心中地位到底如何,却也知道徐子归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逐连忙否认解释:“小的只是觉得太过麻烦主子”

“麻烦什么,”徐子归把玩着一直玉簪漫不经心说道:“左右我是要去趟万府的,正好给你省力了不是”

“是……是,是”

王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找了店小二将那支步摇包好又亲自递给徐子归,恭敬道:“如此便麻烦主子了”

紫黛将那支步摇拿起来后,徐子归又令红袖拿出一锭银子来递给王力,笑道:“做的不错,这是奖励”

“使不得,使不得”王力急忙将一锭银子放回红袖手中,惶恐道:“主子吩咐的事儿小的照办是应该,岂敢居功”

“我说使得就使得,”徐子归对王力的说法很满意,笑盈盈的对红袖示意,再将那一锭银子递到王力手中说道:“莫要再推了”

王力见徐子归给的诚心,便也就没再推辞,将银子收好,一直将徐子归送到门口:“主子慢行”

徐子归点头上了马车,一路又去了万府。

“你个贱蹄子,你姨妈生病了,让你在跟前侍疾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找各种借口推辞,嫁进我万府进一年却仍未有子嗣还阻挠着我儿,迟迟不让我儿纳妾,放出真真是瞎了眼才将你这等恶妇迎进门”

“娘,大嫂她……”

“你给我闭嘴我倒没见过你这等胳膊肘往外拐的贱蹄子,她日表姐成了你小嫂是你的福气。你竟跟着这等恶妇一起阻挠你哥哥纳妾,我竟没见过将手伸到大哥房中的妹子,这话要是传出去,你还要脸不要”

“娘,陆姐儿她……”

“你闭嘴”说着,万夫人便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恶妇贱蹄子我与你小姑子说话,岂有你插话的理儿”

“你们在做什么”

看到秦思鸢被打。徐子归一口气没提上来。气的上前将秦思鸢护到身后怒瞪着万夫人与程姨妈“你们这般对待本郡主的表姐,不知左相知不知道”

进了万府后,徐子归才庆幸自己真的是来对了。不然凭着秦思鸢一直以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性子,她还真不知道秦思鸢在万府被万夫人磋磨成个什么样

见到徐子归万夫人与程姨妈也是吓得不轻。毕竟徐子归是圣上亲封的云锦郡主,是当朝最受宠公主的伴读。虽说前一段时间因为犯错被遣去了正元寺,却也并未被皇上降级。且她们听说徐子归在正元寺只是偶感风寒,皇上便带着太医亲临正元寺。而徐正杰父子又立了功。昔日的威远侯府成了威国公府,可见徐家上下隆恩正盛,万夫人还是多少有些顾忌的,如今被徐子归亲眼看到她给了人家表姐一耳光。万夫人也着实尴尬不已

只万夫人这些年跟着万尚书多少有了些贵族夫人的大家风范,可其妹妹小耿氏程姨妈这些年却一直生活在小城镇里,又未曾见过大世面。以前夫婿尚在时又是只顾着与丈夫的妻妾们群芳斗艳,不似其他城镇夫人那般小家碧玉。早就练就了一身泼妇的气质,这会儿更是不将徐子归放在眼中。看到徐子归来了亦是横眉冷对

“说什么大家闺秀,姐妹两个一个拦着丈夫不让纳妾其为善妒,另一个更是见了长辈都不知行礼的,真真是没了教养”

“相府与国公府的家事我想程姨妈还没有权利过问罢”徐子归冷笑,又冷冷扫了一眼一旁的程华裳,嘴角勾出一丝冷笑:“你们见了本郡主不行礼,还想要本郡主给你们行礼不成?我倒要去宫中问问皇后娘娘,大周有没有让郡主给一草民行礼的若是皇后娘娘说有,本郡主二话不说,立马从宫门口开始给程姨妈与万夫人三叩九拜的拜进万府”

徐子归这话一出却是将万夫人吓得不轻,吓得急忙上前想要拉着徐子归的手示好,结果却被徐子归厌恶甩开。若是让皇后知道她们这些连品阶都没有的草民竟企图想要让当朝郡主给自己行礼那还了得?这样的结果不亚于是一无知草民企图让皇子给自己行礼若是真让徐子归到皇后面前说去了,万延廷跟万尚书的官还要不要做了?

话也说回来了,程姨妈也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万夫人都已经被徐子归话中意思吓的脸色惨白了,就连程华裳都琢磨出其中的厉害来了,可偏偏程姨妈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仍是叉着腰一副横眉冷对的模样

“你莫要将皇后拿出来吓唬咱们,咱们都是要头一颗要命一条的,还真不怕你威胁”

听了程姨妈的话徐子归险些笑出来,心里忍不住吐槽这难道是小燕子投胎穿越而来的不成?还要头一颗要命一条的,徐子归真是佩服程姨妈的天真无邪

徐子归正欲再说什么,却被秦思鸢拦住。秦思鸢脸上还有被万夫人那一巴掌留下的手印,这么长时间都没消失,可见刚刚万夫人下手之中。徐子归微微叹气,用手轻轻抚摸着秦思鸢微肿的右脸,语气中的愤怒几乎都要迸发出来

“姐姐真是的,在家姐姐一直是咱们家中骄傲,舅舅跟外祖父更是舍不得懂姐姐一根指头的,自小千娇万宠长大的,做什么在这儿受气?不若这会儿跟妹妹一同回家去得了,这若是让舅舅舅妈知道姐姐在这儿过的是什么日子还不要心疼死”

“好妹妹,你就别说了”秦思鸢眼眶泛红,眼泪在眼睛里边打转,却仍是倔强的不肯让它掉下来“婆家哪能与娘家比,我若是总往娘家跑,别人岂不会说三道四?况且我若是总往娘家跑岂不是主动给人提供机会么”

说着,眼神不屑的看向程姨妈与程华裳,讽刺道:“有些人可是整日里只想着爬床,真真不知这些人知不知廉耻二字怎么写”

“你给我闭嘴”

万夫人虽被秦思鸢说的脸上不悦,只碍于徐子归在,不好说什么。可程姨妈那样的极品却是不怕徐子归的,抬手就要给秦思鸢递耳光,却在刚抬起手来就被月溪扼住。

月溪是被徐子瑜亲自调教过的,武功之高估计就连当今武状元都比不过吧。看着程姨妈像是见鬼了一般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月溪,徐子归冷笑,知道秦思鸢不会将自己受过的委屈说出来,逐看向秦思鸢身边的丫鬟问道:“杏仁,你可知道程姨妈打没打过你家主子?”

虽说杏仁知道依着自家主子的脾气是不让自己说的,可杏仁早就看不下去这些人整日里欺负秦思鸢,这会儿撑腰的来了,杏仁自然要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秦思鸢这近一年来受到的委屈尽数说给徐子归听

“程姨妈几乎天天都会欺负我们主子,每天都要打……”

“杏仁”不等杏仁把话说完,秦思鸢便厉声打断:“我什么时候教的你乱嚼舌根的”

“主子”杏仁这次却是通红着眼眶反驳秦思鸢“您在这儿受尽委屈,整日忍气吞声的,如今郡主来了,您还要瞒着郡主不成?郡主也是心疼您……”

“好了”不想杏仁与秦思鸢两个因着这些事儿伤了主仆情谊,左右她也知道了这些人是天天欺负秦思鸢的,逐打断了杏仁的话,对着月溪吩咐道

“给我将她的手折断”

“什么?”

“你敢”

万夫人与程姨妈一同惊讶看着徐子归,一个不相信这般狠毒的话是从这般温婉妖艳的姑娘口中说出来的,另一个则是不相信徐子归真的敢将自己的手折断,叫嚣:“你敢折断老娘的手试试,看老娘不去衙门告你……”

还没说完,便只听“嘎吱”一声,月溪已经将她的手折断。徐子归则是站在程姨妈对面,笑的残忍:“你尽管去告,我且看看你这桩官司有谁能接”

这是一个拼爹拼兄弟的年代,就是一个恶霸横行我强我有理的年代,只要不碰触到她的底线,她也不会与你计较多少,可你若是碰了她的底线,哼,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徐子归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上一世为了莫清渊手上攥着那么多条人命了,这辈子自然不介意再多几条。未完待续

ps:这几天在带小孩子给他们补课,突然觉得好有成就感,虽然只是小学,可是我还是很自恋的认为其实我还是蛮有当老师的天赋哈哈哈哈哈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