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秦思鸢小产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7字数:4045

从万府回来时,徐子归因担心秦思鸢一个人在万府再被人欺负,逐将月溪留了下来,并吩咐,若是有人再敢动秦思鸢一根指头,便不要客气,尽管将其手折断将腿打断。【】

虽秦思鸢千般拒绝,终是拗不过徐子归,勉为其难的将月溪带在身边。

自徐子归从万府回来后第二日,便接到来自万府的帖子。徐子归打来一看,才知道是万陆的帖子,说是自威国公府大喜以来还未前来拜贺,明儿要来拜访她。

自上次徐子归去万府见到万夫人那般对秦思鸢时,心里的怒气便有些将万陆牵连进来,只是碍于往日的情分一直忍着罢了,这会儿看着万陆递来的帖子,心里五味杂陈般复杂

“姑娘,”正当徐子归在犹豫着要不要见万陆时,夏末从外打帘进来对徐子归福礼道:“二姑娘过来看你了”

“徐子云?”徐子归挑眉,对于徐子云来流清院徐子归还是很诧异的,自两人撕破脸以后,徐子云无事是不会登三宝殿的,怎么今儿想着要过来了?

听是徐子云要来紫黛不由提高了警惕,皱眉说道:“好好地二姑娘怎的想着要过来?”

夏末摇头:“二姑娘现已在外等着了”

“既然在外等着就让她进来吧”徐子归将请帖放到桌子上淡淡开口吩咐:“去给二姑娘倒杯茶来,再去给二姑娘拿些糕点来,二妹妹难得来我院中一趟,咱们不能伺候不周”

“是”

紫黛柳绿屈膝应是,正巧徐子云从外进来,先是给徐子归问了安,后又浅笑道

“姐姐着实客气了些,妹妹来姐姐院中坐坐竟这般麻烦姐姐”

“不麻烦”

徐子归漫不经心的呷了口茶,却是连起身都懒得起身。不想徐子云却不想从前那般轻易被激怒,而是趁着柳绿她们下去端茶端点心屋内无人之时扑通一声跪在了徐子归下方,眼眸含泪

“以前都是妹妹不懂事。千错万错全是妹妹的错,还请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与妹妹计较”

“自家姐妹,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快起来”

话是这么说,可徐子归却是连欠身都未欠身,就那么坐在那儿看着徐子云跪在自己下方,端着茶杯数着里面的茶叶,偶尔用余光看一下一直跪在地上表情隐忍的徐子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才将茶杯放回桌子上,淡淡开口

“你先起来说话”

徐子云却是跪在地上死活不起来:“大姐姐,还请你帮帮妹妹”,一面说着一面还不忘给徐子归磕头,最后干脆伏在地上不起来“妹妹被四皇子坏了身子,如今也只能嫁给四皇子了,姐姐……”

不等徐子云说完,徐子归便出声打断,微微扬眉。不可置信:“你想要嫁给四皇子?”

她还以为经过那件事之后徐子云已经心思,却不想还这么心心念念的嫁给莫清渊徐子归心里冷笑,她还以为徐子云这次来求她是想让她替柳姨娘说情,将柳姨娘从家庙中放出来呢。原来是她想多了

徐子云垂下眼敛点头:“妹妹被四皇子坏了身子,除了嫁给嫁给四皇子外便只能去当姑子。妹妹不想……”

“好了我知道了”徐子归打断徐子云的话,深深的看了徐子云一会儿,说道:“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既不是父母又不是媒婆,你的事儿我做不了主,你且去吧”

“大姐姐”见徐子归拒绝。徐子云又是给徐子归磕头又是认错的:“大姐姐,妹妹知道之前是因为妹妹不懂事惹得姐姐厌恶了……”

“柳绿,送客”

不等徐子云说完,徐子归便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向内室。临走前没忘了将万陆递来的帖子带上。

进了内室后,徐子归本想再考虑考虑要不要见万陆的事情,却不想,一想事情,脑子里便出现徐子云在求她时一直垂着眼睑,似是有事要隐瞒一般……

徐子归越想越觉得哪里有些不对。逐喊了蓝香进来问道:“这几日二姑娘那边可有什么不对的?”

蓝香摇头:“二姑娘这几日一直很安静,若说不对劲……也就是自从吩咐了流珠在二姑娘跟前挑拨与四皇子的关系,二姑娘越来越愤怒罢了”

“越来越愤怒?”徐子归挑眉,既然越来越愤怒,做什么还要一门心思的想要嫁给莫清渊?难不成闲的没事想要自己给自己添堵不成?

“哦,对了”蓝香突然想起那件事来“柳姨娘似是在家庙里不太好过……”

在家庙里不太好过?既然这样徐子云更该来求着自己让自己帮着她将柳姨娘从家庙中放出来啊……

“怎么不太好过?可是有人欺负她了?”

蓝香点点头,又摇摇头,脸色有些泛红,支支吾吾道:“是欺……欺负”

徐子归本还不懂这什么意思,结果看到蓝香红着脸,便多少明白了些:“父亲可知道了?祖母呢?知不知道?”

蓝香点头:“都是知道的”

“那她们怎么说?”

徐子归不解,不至于知道柳姨娘被人坏了身子还不做声的吧……依着老太君的脾气,若是知道府中哪个有了随时会坏掉府中名声的危险,定是第一个不饶的。哪怕老太君为了徐子云不处理柳姨娘,可那欺负了柳姨娘的人老太君不会不管的吧……

“老太君说正月里不能出人命,说所有的事情要过了二月二再一次清算”

古人都是迷信封建,都很忌讳正月里出人命这件事,徐子归点头,算了算日子:“明儿不就是二月二了?”

蓝香点头:“正是”

怪不得徐子归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嘴角,怪不得徐子云不来替柳姨娘求情,原来是知道再怎么求情都是无用功了,还不如直接将心思花到报仇上来……

徐子归冷笑,吩咐蓝香道:“去清光院找一下流珠,让流珠教教二姑娘什么叫锲而不舍……再将红袖跟夏末叫进来,我有事说”

“是”

蓝香屈膝应是,按着吩咐下去。徐子归则是想着下一次徐子云再来求自己让自己帮着她嫁给莫清渊时。自己要拒绝几次再同意才不会让徐子云看出端倪。

“姑娘”正当徐子归皱着眉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时,红袖带着夏末从外打帘进来,笑盈盈的给徐子归福礼:“姑娘找奴婢们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徐子归见两人进来,逐敛了心思点头。指了指前边两个小凳子说道:“你们先坐”

红袖两人自然是要先推脱一番,待徐子归再一次让两人坐下时,两人才敢在小凳子上虚坐下。

见两人坐下了,徐子归也不急着说正事,而是与两人说起闲话来:“我记得夏末今年跟我差不多大的?”

夏末点头。红袖则是笑道:“夏末比姑娘还要小上些的”

“是么?”徐子归笑道,看向夏末问道:“你比我小多少?”

夏末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也就几个月罢了”

徐子归点头,又看向红袖:“红袖今年过了三月便要及笄了,我记得你与我生辰就差了十天”

“难得姑娘有心,都记得咱们的生辰”红袖笑道,却有些琢磨不透徐子归到底想要说什么,正待问上一问,徐子归却又开口

“及笄也就是大姑娘了,我也该张罗着给你找婆家了”

这句话从还是个半大的姑娘嘴中说出来。着实有些搞笑,却把红袖说的红了脸:“姑娘就住到打趣奴婢,奴婢们早就商量好了的,这辈子哪都不去,就陪在姑娘身边”

“瞧你说的,我也不能拘着你们一辈子不是,若真让你们待在我身边一辈子,指不定你们又该怎么怨我呢,”说着,又笑道:“也不是这会儿将你们嫁出去。这时间我还没找到适合的人选,先不用着急”

“谁着急了”红袖嗔瞪了徐子归一眼“是姑娘整日没有正行”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见红袖恼羞成怒,徐子归笑呵呵的收住。说起正事来:“我叫你们来是想着红袖多少懂些医术,倒不如收了夏末做徒弟,回头赶明儿府中再来了小丫鬟,再让夏末往下传,这样咱们红袖也能成了一代宗师不是”

“什么一代宗师,姑娘有打趣奴婢”

话是这么说。红袖是自小在徐子归身边伺候大的,把徐子归上下说的话一结合,便知道徐子归是为了让府中多几个懂医术的人,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逐红袖与夏末皆是笑着点头,起身屈膝应是

徐子归点头:“没事便下去吧……对了,红袖一会儿去趟万府告诉万小姐,说是明儿家中无事,我在家中等着万小姐过来”

红袖点头,敏感的发现徐子归称呼万陆已经由“万姐姐”转变成了“万小姐”,知道这次徐子归定是迁怒了万陆,逐点点头,思量着一会儿去万府时该如何说

红袖与蓝香下去后,徐子归才想起来,那天去万府之前她是先去了一趟天香园,本想着拿那支翡翠白玉孔雀步摇来羞辱一番程华裳的,结果那天实在太气,早就将步摇之事抛到九千里之外。

徐子归虽那天在万府说过要仗势欺人的话来,可毕竟不是那等恶霸,做不出强抢别人东西的事儿,这会儿想起自己还拿着别人的东西,不由一阵郁闷,想着明儿万陆来时就将那支步摇给万陆,让万陆将步摇拿回万府便罢

谁知,还没等万陆过来威国公府,万家就出事了秦思鸢小产了

这日徐子归已经在自个院中准备妥当,就等着万陆过来。等了半天也不见万陆前来,虽对于万夫人对秦思鸢的态度多少有些迁怒与万陆,可见万陆迟迟不来,徐子归怕万陆路上出什么意外,逐派了柳绿出去接应接应,谁知柳绿没将万陆接来,却将万陆身边的丫鬟接了来

“姑娘,芳溪姑娘来了”

“谁?”徐子归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哪家的闺秀,急忙让人给自己整理了衣着迎了出去。

待见到芳溪,徐子归才想起来,原芳溪是万陆身边的一等丫头。

“原来是芳溪姐姐”徐子归浅笑着对芳溪点头,笑道:“怎么只你一个来了?你家姑娘呢?”

对着徐子归的笑脸,芳溪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徐子归见芳溪支支吾吾的模样急的直皱眉:“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没什么,”芳溪暗暗定了心神,才将来时万陆嘱咐的话说了出来“我们姑娘今儿身上不大爽快”

“万姐姐病了?可请过太医了?”

徐子归虽面上表现出一副关切着急的模样,可心里却一直在疑惑,万陆生病,本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怎么芳溪要这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难不成是真的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病不成?

“不严重的,只是偶感伤寒而已,郡主无需担心”

此刻芳溪早已敛了心神,面上一派祥和,若不是徐子归心细从她眼里看出了心虚,恐怕就真信了她的话。

虽然徐子归看出芳溪眼中的心虚,却也没有点破,而是点头,命红袖包了一包人参叫芳溪带回万府:“告诉万姐姐且不用着急过来,什么时候身子妥帖了什么时候过来就是了,左右都是一家人,叫姐姐心中不必挂念”

说着,又问了一句:“不知表姐这几日在贵府可还好?”

“好……都好的……”

芳溪没想到徐子归会突然问起秦思鸢,像是被吓了一跳似的,一个激灵后吞吞吐吐的回话。徐子归就当没看出芳溪的害怕一般,笑盈盈的命春华将芳溪送到二门处。

芳溪走后,徐子归才敛了笑意,眼中闪着意味不明的光:“紫黛,出去打听打听,看看万府今儿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完,又对蓝香吩咐:“去前边打听打听,祖母与娘亲是怎么处理了柳姨娘与那奸夫的”

“是”

两人屈膝应是,应声下去后,红袖才得以开口,将手中盒子递给徐子归,问道

“姑娘,这支步摇咱们怎么处理?”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