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徐子云打了一手好算盘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8字数:4001

说起来,莫清渊只是导致柳姨娘进了家庙,而一杯鹤顶红将柳姨娘赐死的却是徐老太君。【】篮色,..在徐子云心中才是真正的仇人便不言而喻了。

徐子归嘴角微微勾出冷笑的弧度,徐子云打着想要搞垮莫清渊的幌子实则是想搞垮徐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徐子云怎么会不清楚,她如此自私的人又怎么肯为了一个拖累自己的姨娘丢了性命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低垂着脑袋的徐子云,徐子归总算是想明白了先前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柳姨娘再家庙中被人欺负,最初到底是谁将这件事捅了出来。结果不言而喻,一定是柳姨娘最信任最疼的女儿。

从在牢狱中被徐老太君识破了她与莫清渊的事儿将柳姨娘关在家庙后开始,徐子云便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将柳姨娘除掉,毕竟若是日后她成了皇后,有一个被关过家庙的姨娘也是她的一大污点。虽说将柳姨娘关进家庙对外声称的是柳姨娘自愿去家庙为主母祈福,可世界上没有不头疼的墙,柳姨娘到底是为了什么进的家庙,日后定会有人传出来。

在徐子云冥思苦想之际,正巧柳姨娘找自己诉苦来了,告诉自己她被欺负的事情,逐徐子云的心思便开始快速的转了起来。

虽说莫清渊只是导致柳姨娘进了家庙,可若是柳姨娘没进家庙不会发生后来的事儿,所以在外人看来,柳姨娘死后,她便恨毒了莫清渊。那样,她打着报仇的旗号去求徐子归让她帮着自己嫁给莫清渊,徐子归也一定会同意的。

柳姨娘可以说是被自己的亲生女儿亲手害死的。虽说徐子云亲手将自己生母送上了死路,可跟柳姨娘的感情却也是真的。

因此,柳姨娘死后,她又始终不承认是自己亲手害死了自己的生母,渐渐的便发生了心里扭曲。认定了是赐了鹤顶红的徐老太君害死了柳姨娘,逐将全部仇恨放在了徐老太君一人身上,连带着连整个威国公府的上下所有人都给恨毒了。

因此便想到了这一招因为徐子归支招才将她送去了莫清渊府上伺候,在外人看来。徐子归给了她报仇的机会,她自然该对徐子归千恩万谢的,连带着一定会对徐子归的话惟命是从。

而表面上她也确实做到了对徐子归惟命是从刚刚她不是答应了徐子归要给徐子归汇报莫清渊的近况么只是汇报的真实程度她可没有保证,届时她将假消息递给徐子归后,以威国公府与太子府的的关系。岂会不将这些事告诉太子到那时,她再将得了假消息准备对付莫清渊的事儿跟莫清渊一讲,还怕莫清渊对付不了莫子渊不成届时莫清渊在徐子云的帮助上成了大事,徐子云还怕日后没有她的好日子过不成

徐子归冷笑,徐子云真是下了好大的一盘棋若不是刚刚她发现了不对,便险些上了徐子云的当

徐子归嘴角微挑,淡淡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徐子云,佯装什么都未发现一般笑道:“妹妹且回去等着吧,先容姐姐想想办法,等姐姐想到了好办法。自会派人将妹妹找来的”

听了徐子归的话,徐子云早是喜笑颜开,早已没了刚刚那一副萎靡不振的样貌。

“那妹妹在院中等着姐姐的好消息了”

徐子归点头,吩咐了人将徐子云送出去之后,才敛了脸上的笑意怒道:“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也敢跟我耍心眼”

紫黛则是这时打帘进来笑道:“这是二姑娘又将姑娘惹着了不是,姑娘快些别气了,宫里来了消息,说是再过几日又要将姑娘接去宫中了,安阳公主又该上学了”

听说宫里来了消息。徐子归不由头疼,等紫黛将话全部说完,徐子归不由做出萎靡不振的模样趴在床上哀嚎:“又要进宫,又要陪读。真真是遭罪”

“可不是,”红袖一面拿着叠好的衣服打帘进来,一面附和着徐子归的话说道:“以前只二公主一个还好,这会儿又多了一个明月公主,那明月公主一看不是好相与的,且看上去似乎还像是与咱们姑娘有仇一般。真真是日后的日子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明月公主便是指的季明月。皇上虽还没有正式下旨将季明月指给凤九卿,却是已经先将季明月的位分提了起来。皇上将季明月提了位分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自古出去的和亲的位分都必须是公主,而季明月虽是宗室女身份却是不够,皇上便也随便找了个理由晋封了季明月。

听了红袖的话,紫黛笑着打趣道:“哟,咱们红袖也会用成语了”又转头对徐子归说道:“姑娘也是,偏偏喜欢去招惹这些权势大的,且不说明月公主日后嫁给英利的九殿下成为王妃,且说看这阵仗,日后英利的帝王少不得是如今的凤九殿下,届时明月公主成了英利的皇后,若是想公报私仇可怎么办”

“瞧把你急的,”徐子归从床上爬起来,拍了拍紫黛的脸蛋笑着打趣:“左右她人已经到了英利,胳膊还能那么长伸到咱么大周来不成”

“是,”红袖一面整理着衣物一面附和道,说着,还又笑着打趣徐子归:“紫黛你也不想想,凤九殿下日后能不能成为英利的帝王还只是猜测,可咱们姑娘与咱们大周太子的交情可是非常不浅啊”

“你这小蹄子,竟连你姑娘都打趣起来,”徐子归笑着嗔瞪红袖一眼,佯怒道:“看来倒是我平日太纵着你们了”

刚刚还见红袖一直狗腿的附和着徐子归,这会儿却又打趣起徐子归来,紫黛不由也跟着笑道:“姑娘您可别说,奴婢也瞧着红袖这小蹄子是欠打了”

红袖则是对着紫黛吐了吐舌头:“姑娘可舍不得打我”

“好了,快别贫了,”徐子归笑着摇头,正了神色问道:“红袖,这几天你教给夏末了多少东西”

听徐子归问话,红袖将手中的活放下之后才福礼回话,笑道:“姑娘不必着急。奴婢将最基本的入门知识给了夏末,让她先将那些背过。等夏末将那些东西都背过之后,奴婢再给夏末讲解那些难点”

紫黛则是笑着打趣:“你这小蹄子不会是为了偷懒才让人背的吧”

红袖被紫黛打趣的直跺脚:“姑娘您快管管紫黛罢,再不管她这小蹄子要成精了”

徐子归则是笑着不说话。笑呵呵的看着两人逗趣。正欲再给两人添些乐趣,结果蓝香却从外打帘进来见礼,将一张请帖递给徐子归,见徐子归似是心情不错,也跟着凑趣。斜瞪着紫黛与红袖两个人说道

“你们两个小蹄子只知道在屋里躲闲,累活倒是给我跟柳绿两个留着了。”

“瞧把我们蓝香委屈的,”徐子归笑呵呵的摇头,一面打趣着蓝香一面将手中请帖打开:“这是谁的请帖”

“是临海长公主府上的,”蓝香笑着解释道:“说是如今正值春季,万物复苏,临海长公主在府上无事,便开了一个赏花会,听说了姑娘您的才名,才特特送来了请帖”

赏花会必有斗诗斗舞斗歌之类的才艺类比赛。因此,不管谁府上召开赏花会都会宴请那些才名在外的女子参加,而若是没有收到请柬的,那边只能说明你的才艺不够,或是与主办的主家有过过节的。

徐子归在上京城的才名虽不算很好却也是有的,且世人都道徐家长女端庄沉稳才貌双全是个极秒的人,因此,在收到临海长公主的请帖后,徐子归并不觉差异

见徐子归并未表态,蓝香又问道:“姑娘可去参加还是奴婢去推了她”

“临海长公主多年未曾回京。这也算是临海长公主回来后举办的第一次宴会,请帖都发了下来,若是咱们回了她多不好”说着,抬头看向蓝香问道:“大嫂她们可都收到请贴了”

蓝香点头“都收到了。奴婢打听到似乎咱们徐家上下都收到了临海长公主的请帖。”

蓝香说的是徐家而并不是威国公府,便也是说是整个徐氏宗族中只要在朝堂上有头有脸的人都被临海长公主所邀请了

徐子归挑眉,心里却是冷笑:“去打听打听,都是哪家收到了临海长公主的请帖”

“是”

蓝香屈膝应是,下去按着徐子归的吩咐办事去了。紫黛与红袖则是继续呆在屋中给徐子归收拾着进宫要用的衣物。紫黛收拾到一半突然抬头问道

“姑娘明儿打算穿什么去”

徐子归微微皱眉,思考半晌后说道:“明儿我要戴太子送的那支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至于衣服你们自己看着办即可”

紫黛点头,转身继续收拾起衣服来。徐子归则是拿着那份请帖细细研究起来。

将近过去了半刻中的时间,蓝香才又打帘进来,对徐子归福了礼后说道:“奴婢打听到这次临海长公主请的人着实不少,那些公侯将相全都在临海长公主的邀请之内看来这次临海长公主是打算要在京中常住了”

徐子归则是冷笑,临海长公主自然是打算在京中常住,不仅打算在京中常住,估计她还打算在宫中常住吧

这次临海长公主将那些公侯将相全都邀请到自己府上,其目的便不言而喻了拉拢朝臣以准备日后造反时的后台力量

徐子归冷笑着点头,说了句知道了后,便将月容唤了进来:“你去太子府一趟,将临海长公主明日要宴请京中各公侯将相的事儿跟太子说一下,看太子有什么指示没有你说临海长公主在府中开了赏花会,整个上京城中的公侯将相都被邀请其中”

“是”

月容屈膝应是后,便退了下去。蓝香则是先询问了徐子归还有没有其他吩咐,见徐子归摇头后,便也屈膝退下。

徐子归见两人已经将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便挥了挥手,示意两人下去:“我也乏了,你先且下去罢,一会儿打发个小丫鬟进来给我沐浴更衣是”

两人点头笑道:“左右咱们还没出去,便让咱们替姑娘沐浴更衣便罢,何苦再去麻烦别人”

徐子归点头,也不废话,由着两人伺候着自己沐浴更衣后,便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只是徐子归躺在床上后却是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只好睁着眼睛数羊。

不知道数了多少只羊后,总算是迷迷糊糊的有些丝睡意,结果却听到了月容与紫黛的对话

“主子歇下了”

“嗯,明儿早上再来与姑娘说罢,我瞧着姑娘今儿似是累及了”

今儿先是与万陆新仇旧账的算了算,又与徐子云周旋了半天,又要费尽心思琢磨明儿去临海长公主府上参加赏花会时该怎么主意才能不让人钻了空子陷害自己,这一天下来能不累么可这会儿自己既然听见了月容的声音,便也不得不将人唤进来,不然自己满脑子琢磨着月容要与自己说什么,后半夜定是也睡不着了,明儿她可不想顶着个黑眼圈去长公主府丢人现眼,让人误以为自己收到长公主府的请帖后激动的一夜未眠

逐认命般开口说道:“让月容进来吧,我还没睡着”

“姑娘不是早睡下了么,”紫黛一面随着月容一同打帘进来,一面碎碎念叨:“怎么这会儿还睁着眼”

“这不是一直在等月容么,”徐子归笑着打哈哈,又吩咐紫黛给自己倒杯热水:“不要放茶叶了,只一杯水好”说完才又笑着看向月容问道:“怎么,太子那边可有什么吩咐不曾”

月容则是笑着摇头说道:“殿下说他知道了,让主子尽管放心是”说着,看着月容看着徐子归的眼中多了一丝戏谑与调侃

“殿下还说让主子明儿尽管随着自己的性子来是,左右出了什么事都有他顶着,要主子明儿莫要委屈了自个儿。”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