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鸿门宴(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8字数:4102

初春的季节还是有些微冷,在外边坐了进半天的徐子归此刻已经微微感觉到一丝凉意,正欲想着起身告辞,却不知谁高声说了一句

“早听闻云锦郡主才华横溢才貌双全,今儿何不让咱们大家伙儿都见识见识”

徐子归微微皱眉,邵清媛与郑嘉颖都因着快出嫁的关系不曾来参加临海长公主的赏花会,徐子云这几日还想着利用她,自然也是做足了一副乖乖女的派头,在做的各府闺秀也没有哪个与自个有仇的,怎么有人来了这么一句

不动声色的仔细巡视了四周一圈,徐子归才了然的勾起嘴角冷笑。【】,..原来说这话的人正是刚晋封为公主的季明月

既然人家都这般说了,徐子归也不好再坐着,只好起身,微微朝季明月拜了拜:“公主过奖了,上京城中谁人不知明月公主才是真正的才貌过人,云锦怎么好意思与明月公主比,那岂不是成了班门弄斧了不是”

季明月这种人最喜欢别人捧着她,只要是将她捧得极高了,哄得她开心了,一切都好说。徐子归这才将将夸了季明月才貌过人,却不想,临海长公主又出来跟着添乱

“云锦郡主谦虚了,上京城中谁人不知咱们云锦郡主才华横溢,今儿莫要谦虚了,算是给本宫一个面子让在座的也都见识见识咱们云锦郡主的才华不是”

说着,又冲徐子归招手示意徐子归上去。徐子归正在犹豫着用什么理由推脱,忽又听一女子娇笑说道:“家姐在家曾夸赞过云锦郡主的画是极好的,只可惜臣女不曾见过,今儿云锦郡主不妨作画一组,也让咱们这些没见过的见识见识也是极好的”

徐子归皱眉,朝那女子看过去,见那女子正倚在右相夫人身边巧笑嫣然。见徐子归皱眉,紫黛微微弯腰凑近徐子归的耳边悄声说道:“这是右相府的六姑娘,准四皇子侧妃的胞妹。闺名清欢”

徐子归挑眉,急不可见的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眼神又扫向邵清欢,眼中有些意味深长。她确实最不擅长画画。只是上一世莫清渊喜画,在她嫁给莫清渊后便潜心学画,这会儿不说自己画的有多好,却也能肯定一般常人是与她没法比的

见徐子归坐在座位上并没有动作,邵清欢才轻蔑一笑:“郡主不会是怕了吧”

徐子归则是微微一笑。缓缓起身,对着临海长公主方向盈盈一拜便婀娜的朝前走过去:“既然长公主要云锦展示才艺,云锦也只得献丑了”

“什么献丑不献丑的,”临海长公主笑着上前揽住徐子归的肩膀将徐子归带到画桌旁,动作亲昵:“本宫也是听说云锦你的画工着实了得,今儿让本宫也见识见识”

徐子归则是心里冷笑,看来自己是来参加鸿门宴的了。不过既然“都说”她画工了得,她也不能让她们失望不是徐子归微微挑起嘴角笑道:“承蒙长公主看的起云锦的画,那云锦便恭敬不如从命,献丑了”

邵清欢则是在作为上冷哼“不知死活”。因为声音过大,在座的有不少人听见了这句话,不由纷纷朝那边望去,邵老夫人急忙派了派孙女的头,转过头来朝看过来的人一一看了回去。

临海长公主则是笑着打圆场:“云锦你快开始吧”

徐子归点头,却是不屑于与邵清欢那等小孩子计较的,低头执笔开始画了起来。

季然受到姐姐的指示进入花园里时,一入眼便看到有一女子静静站在书桌前秒回一副山水图。

只见书桌前的少女身材高挑,比例完美,身子虽未完全长开。却也看得出是将来一定是个倾国倾城貌的美人儿;身着外罩粉白色,用银色丝线上绣白描百蝶穿花图案薄纱的天的云锦旗袍,外罩一层朦胧似雾的轻纱;一双莹白的纤长玉手握着一只朱红色狼毫在纸上细细描绘。她低垂着粉颈,一头乌黑垂顺的发丝用一支镶嵌着几滴淡黄色抵住样式的扁方钿子固定住后边的发丝。额头上垂着红翡滴珠,一对凤在后边的头发上似是飞舞起来,却怎么也不嫌张扬;双眉淡淡斜飞入鬓角,一双眼睛微微上挑的杏眼此刻正专注的看着画卷。突然她眉头皱起,轻咬着下唇,好似在苦恼接下来怎么画。这样的表情配上她精致的完美的无关。让旁观的人只想为她解除烦恼,将她轻皱的眉头抚平。

“怎么样弟弟,这样的女子陪你可觉得配得上”

在季然看着徐子归作画发呆时,突然耳边响起一女子的声音,季然差异回头望去,在看到是胞姐季明月时,不由笑道:“世间唯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我”

季然自小自命清高,又是魏王府唯一的嫡子,自然是自小被千娇万宠长得的,今年虽只有十四五岁,却曾口出狂言世间能够配得上他的女子几乎没有。在知道了父亲的野心后,更是口出狂言世间只有最尊贵的女子才能够配得上他

季明月看弟弟看着徐子归两眼发直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狠辣,接着柔声问道:“可是姐姐听说她已经定了人家的,你”

季明月刻意将话说了一般,目的便是引着季然将话说全。果然,在听到姐姐这句话后,季然便轻蔑一笑,自命不凡道:“爷看上的女人,岂是那等凡夫俗子能够抢的了的”

魏王一直想要将当今皇上拉下马,改朝换代让大周的主人由莫姓换成季姓,自然是将世子当成太子培养。这也养成了如今季明月季然姐弟两个这般的不知天高地厚

季明月听弟弟这么说,便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般,逐又加大了量:“若是那人是当今太子呢”

“爷看上的人,凭他是谁”季然眼中闪过不屑,眼神依旧痴恋的望着徐子归那个方向。

这时徐子归已经将画做完,一副淡墨水出的山水画由临海长公主身边的丫鬟拿起来像众人展示。季然看着周姑姑手中栩栩如生的画,不由看呆了去。季明月看着一旁弟弟痴傻的模样,心里冷笑,凭这样的智商心性也配肖想太子之位这般想着,季明月却是垂下眼帘挡住眼中的不屑。继续柔声开口在季然耳边淡淡说了几句话

“若是你这般做了,已经与云锦郡主生米煮成熟饭,凭他是谁都无法将你们分开的”

果然,听了季明月的话后。季然便两眼发光,直呼这个法子好。季明月嘴角微勾,对一旁的丫鬟点头,那丫鬟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季明月等那丫鬟走后,才又对季然说道:“你且去书房等着。一会儿姐姐便将人给你送去。”

季然便傻笑着拍着手走了。看着季然离去的背影,季明月嘴角露出一丝讽刺。她一直想效仿武帝那般成为一介女帝,只可惜家里人都将季然当做宝一样供着培养着,却将季然硬生生培养成一个满肚子之乎者也的废物,而她空有一身才干只因生了女儿身,便只能当个陪衬,她又如何甘心

说她对莫子渊情根深种若不是莫子渊坐在太子之位上,滔天权利诱人,她又怎么会真的对他“情根深种”若不是为了利用莫子渊实现她一介女帝的愿望,她又怎么可能会对他“情根深种”

再看徐子归。她除了空有一副面孔外还有什么且她与莫子渊年龄相差甚多,凭什么让皇上将她内定为太子妃她心里不服她嫉妒,嫉妒的发狂,所以她要毁了徐子归,让徐子归身败名裂,让徐子归嫁给她那个傻子弟弟,毁了她一声她才甘心

似是感觉到一丝强烈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徐子归疑惑抬头,便看到季明月正眼睛中全是仇恨的看着自己。

见徐子归望过来,季明月急忙转了心思。立马变成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笑眯眯的对着徐子归点头,变脸速度之快,让徐子归都以为自己刚刚是自己看花了眼。

徐子归也笑着对着季明月点点头,算是回了礼。又转头皱眉看向柳绿吩咐道:“你且瞧瞧跟在明月公主后边看看,我瞧着她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柳绿点头,悄无声息的从徐子归身边消失。月溪被徐子归安排在万府保护秦思鸢,这个时候她身边只有月容与柳绿两个会功夫的,月容功夫怎么也比柳绿强些,徐子归这才安排了柳绿前去打探。还是将月容留在暗中以备不时之需

“姑娘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柳绿一走,紫黛便一面将桌上的一块点心递给徐子归一面笑道:“这毕竟是临海长公主的宴会,若是在公主府上出了什么事临海长公主也万难其究的,明月公主不会傻到给自己母亲添堵吧”

徐子归摇头:“不一定”

虽上一世与季明月接触甚少,可通过这一世的几次接触她都总感觉季明月非常不简单。表面上看着张扬跋扈像是没头脑的人一般,可眼中却是少有的清明,一点都不像是没脑子只知道凭着父母身份嚣张跋扈之人

紫黛没有徐子归那般敏感却也知道徐子归并不是做事之前不动脑子的,便也不再劝,只点头笑道:“左右还有一会儿咱们该走了,也不怕她有什么事针对姑娘”

徐子归点头,将紫黛递过来的糕点送到嘴边,刚要往嘴里送,却发现中间有一小道裂缝临海长公主府中的厨子都是皇上亲自从御膳房处拨下来的人,怎么会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徐子归微微皱眉,却也没有声张,而是不动声色的将其顺着裂缝掰开后,果然除了豌豆黄的粉屑掉出些来外,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随着一起掉下来。

徐子归微微皱眉,对站在一旁的红袖使眼色让她过来些,又从那碟子糕点里拿出一个来趁人不注意递给红袖,低声说道:“看看里边都有什么”

红袖点头,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后,才拿起那糕点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也发现了中间那道裂缝。

红袖学着徐子归的样子顺着裂缝从中间掰开,便看到有白色粉末落下来。红袖皱眉接住些许粉末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后,皱眉弯腰附在徐子归耳朵上悄声说道:“姑娘,这是女儿欢”

女儿欢。顾名思义,便是如同春、药一般的东西,都是让人吃上之后迷幻人的意志的。

徐子归点头,不动声色的将已经掰开的两块点心用手帕包起来,装在袖口里。又过了一会儿,见季明月朝这边走来,徐子归便将手放在额头上看着头晕。季明月眼睛往徐子归旁边的点心碟子上看了看,笑的意味深长

“天气有些冷,云锦妹妹还穿着这般少,看这样子倒像是冻着了,姐姐这边派人扶妹妹去屋里暖和暖和罢”

说着,便要亲自去扶徐子归。

这边动静这么大,早引了其他人的侧目。徐子归微微挑眉,看着季明月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后,假装推脱

“云锦怎敢劳烦明月公主,左右云锦府上与公主府离得不远,云锦还是家去罢了”

季明月接着垮了脸色不悦道:“妹妹这是何意我将你当妹妹你却与我这般生分,真真是寒了人心”说着,又看了看徐子归面前的酒杯,见里面也是空空如也,不由笑的更意味深长了些:“妹妹喝了酒,还是先去姐姐屋中歇会儿再走也不迟”

徐子归见季明月以为自己将酒也喝下之后,严重也是闪过一丝意味深长。垂下眼敛敛去眼中的冷意,徐子归不再推脱,而是“略显虚弱”的看着季明月诚恳说道:“承蒙公主这般看得起云锦将云锦当做妹妹,云锦便趁着酒力托大一次,只是公主要帮着长公主照顾这么些客人着实忙了些,妹妹便不敢再给公主添乱。奈何公主盛情难却,倒不如派个丫鬟将妹妹送去歇息也是好的”

季明月微微皱眉,想了想后点头:“也好碧云,将云锦公主送去歇息”

碧云是季明月的心腹,自然明白自家主子说的送去歇息是送去那儿,逐对季明月点了点头后,转身语气恭敬的对徐子归说道:“郡主请虽奴婢前来”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