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鸿门宴(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19字数:4024

徐子归点头,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碧云一眼后,正欲带着紫黛几人随自己一同前去,却被季明月笑着拦住

“左右碧云对我们府上熟悉些,妹妹变将碧云当做自己丫鬟使唤是了,千万别跟姐姐客气”

说着,又看向紫黛几人笑道:“你们只顾着伺候你们郡主还没顾上吃饭吧,我让碧思带你们下去吃些东西,也好一会儿云锦妹妹出来时你们有力气扶她”

徐子归挑眉,嘴角微勾,深深的看了季明月一眼,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也好”

说着,便抬手示意紫黛她们下去。【全文字阅读】,..紫黛几人却是担忧的望着徐子归说道:“奴婢几个也不怎么饿,不如陪着姑娘去歇息罢,也省得劳烦碧思姑娘了”

“不妨碍的,”季明月抢在徐子归前面说道:“你们也不知道该将你们郡主送去哪儿,左右得让碧思送你们去,还不如你们下去吃些东西歇息歇息,让碧思一人送你们郡主去是了”

“不用了,”紫黛急忙摆手,刚刚红袖从糕点里看出了女儿欢,这会子还怎么放心让徐子归一人跟着碧思走逐急忙屈膝说道:“姑娘习惯了奴婢们的伺候,还是由奴婢几个伺候姑娘好”

“无妨,”徐子归对紫黛摇头笑道:“你们下去这会儿吧,今儿咱们出来把月容她们几个留在府中做活,这会子定是累坏了,你们现在下去休息休息,回去也好替她们不是”

月容明明一直躲在暗处暗中保护徐子归,怎么这会儿又被徐子归说成留在府中了再说堂堂威国公府怎么会只有几个丫鬟,况且留府看家又不是什么重活,怎么会累着。徐子归这般说不过是刻意提醒她们还有月容在暗中,让她们不要担心,先顺着她们说的做,一会儿看看她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想起还有月容在,紫黛她们才微微放下心来。与红袖几个对视一眼后点头。便随着碧云退了下去

徐子归则是跟着碧思一路往所谓的季明月的院子走去,然后在一处书房外站定后,碧思不好意思的的看着徐子归试探道

“奴婢也是刚被安排在公主身边伺候的这不然郡主勉强在书房处歇息歇息”

碧思是季明月的心腹这一点徐子归早清楚,如今又怎么会被碧思的三言两语骗了去逐徐子归冷笑

“本郡主竟然不知这世上竟还有在自己府中迷路的”

“奴婢们也刚搬来不久”

碧思一脸为难的看着徐子归。仿佛徐子归若是要再怪罪下去那便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徐子归不由冷笑,她倒是让一个丫鬟威胁着了。正欲再说些什么给碧思填填堵,却又想起如今她是用过女儿欢的人,现在头脑不该这么清醒的。逐不再说话,而是微微扶着额头直说头晕

“罢了。不管哪里先让我进去歇息歇息罢”

说着,便随碧思往屋内走去。虽表面上徐子归一副非常痛苦只想赶紧进屋内休息的模样,实则内心早已警觉起来。

在还差几步路能推门入内时,碧思突然倒在了徐子归脚边。

徐子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定睛一看才松了一口气笑道:“你要吓死你姑娘我啊”

“姑娘也真真是糊涂,”柳绿嗔瞪了一眼徐子归说道:“明明知道危险还要跟着来还真如了人家的愿不让紫黛她们跟来,真真是”

柳绿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徐子归却是笑道:“不入虎焉得虎子,左右还有月容在暗中保护,怕什么”

柳绿则是急的跺脚:“姑娘以后莫要再将自己当诱饵了”

“知道了知道了。”徐子归笑着连说了两个知道了后又问道:“让你让你去看看明月公主到底要做什么,你可都打探清楚了”

柳绿点头,将季明月怎么算计的季然与徐子归的事儿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后又说道:“奴婢听是明月公主要魏王世子在书房內等着姑娘后便知以姑娘的大胆定是要拿自己做诱饵的,这才急忙赶了回来。却不想还是晚了一步,紫黛她们告诉奴婢姑娘已经随着碧思走了”

知道徐子归随着碧思走了后,柳绿便赶紧说着刚刚探路的印象往魏王世子的书房中赶去,总算在半路找到她们,却又不好冒然上前,只好先找到了躲在暗处的月容后,两人分工。一人去书房将魏王世子敲晕,一个将碧思敲晕,这样危机便也算是解除了。

听了柳绿的话后,徐子归则是笑着点头。洋洋自得的说道:“做的不错,看来本姑娘调教的不错”

柳绿则是笑着摇头,指着躺在地上的碧思问道:“接下来再怎么办”

恰在这时月容也从书房內走出来,对着徐子归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幸不辱命,奴婢总算是悄无声息的将魏王世子敲晕了”

季然虽被娇惯的如同个傻子一般却也是被当成未来继承人来培养的。魏王武功本领在大周朝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季然的武力自然不会差太多。月容能悄无声息的将季然解决掉算是不容易,逐徐子归笑弯了眼睛说道

“正好两人这会儿都神志不清,便将碧思抬到书房里与魏王世子放一处吧,这样也方便两人相互照顾不是”

徐子归说的意味深长,柳绿几人自然也听出了其意思,逐笑着两人合作将碧思抬到书房里面的那张床上,又刻意给躺在床上的两人宽了衣后,才笑着走了出去。

而徐子归主仆三人在做这一切时,花园中的季明月却是约莫着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时便开始急躁的等着一直还不来的碧思。最后总算等不及,身子一口气,决定自导自演。于是,手放在碧颜手上,由碧颜扶着走到临海长公主身边,用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娘,刚刚王顺过来说弟弟在书房內一直不肯出来,女儿担心弟弟有什么好歹,酿您看”

临海长公主点头:“是该去看看她”

正说着呢。邵清欢突然高声问道:“怎么不见云锦郡主”

季明月正在愁着怎么开口将徐子归给带上,不想邵清欢却这个时候出声。季明月闻声回头看去,深深的看了一眼邵清欢,心里有了计较。

正欲开口附和。见紫黛几个徐子归身边的丫鬟突然冲到最前面来跪在临海长公主下首,神色担忧焦虑

“长公主,我们姑娘不见了”

临海长公主没想到在自己宴请的赏花会上会出现这样的事儿,往前倾了倾身子问道

“怎么回事你们姑娘是谁”

“我们姑娘是云锦郡主,”紫黛对着临海长公主磕了磕头。语调清晰“刚刚我们姑娘说是头疼,明月公主身边的碧思带着我们姑娘下去休息,这会子大家伙儿都要散了却不见我们姑娘跟碧思姑娘奴婢还请长公主吩咐几个人帮奴婢几个找找我们姑娘,奴婢在这先谢过公主了。”

说着,又给临海长公主磕了几个头。临海长公主急忙吩咐人将几人拉出来,自己也跟着站起来说道

“你们姑娘不见了怎么不早些跟本宫说,”说着,对周围坐着的客人说道:“大家先自己吃着玩着些,本宫去去来”

众人几乎都是竖着耳朵听临海长公主与季明月以及紫黛几人的对话,听说是云锦郡主出了事。几乎都坐不住蠢蠢欲动起来。如今听临海长公主这般说,有几家大胆的便站起来说道

“找云锦郡主是大事,左右咱们都吃饱喝足了,不若帮着长公主找找罢”

其他几人便是一同附和。徐子归失踪本是临海长公主意料之外的事,徐子归是太后身边的红人,魏王想要成大事要先讨好太后。一个女婿半个儿,这会子是看太后到底是疼皇上多些还是疼临海长公主多些了。徐子归失踪确实让临海长公主有些乱了阵脚,这会儿只想快些找到她,自然是人多力量大,听说众人要帮忙。临海长公主自然是乐见其成的,逐点点头说道

“也好,是麻烦大家了”

打头的那夫人急忙摆手说道:“不麻烦不麻烦,长公主言重了。都是臣妇们应该的”

临海长公主点头,扶着身边伺候的人的手率先往前走,眼神看向季明月问道:“你可知道碧思带着云锦郡主去了哪儿”

季明月点头,又摇头:“女儿说是让碧思带着云锦妹妹去女儿房中休息的,只是不知道碧思有没有按着女儿的吩咐做”

说着,顿了顿。季明月咬了咬下唇继续说道:“这样吧,咱们先去瞧瞧然哥儿到底将自己关在书房中作甚再去寻云锦妹妹罢”

季然毕竟是临海长公主的心头肉,这会子自然是担心季然多些,只是人多口杂的不好意思说先去看季然罢了。这会子季明月提起这一茬正巧说到临海长公主心坎里去了,临海长公主连忙说道

“也好,左右云锦在府中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说着,便带着众人往书房方向走去。后边跟着的夫人则是在听到徐子归与季然同时出事时心思便开始活跃起来

紫黛几人本一直跟着临海长公主走在前边,见众人往书房方向开始走后,紫黛便不动声色的落后众人几步,对着躲在一处一直跟着她们的月容点了点头,跟着月容一同离开众人

原来,在将碧思与季然两个人敲晕放在一张床上之后,徐子归便派月容前去找紫黛几个,让她们“配合”着季明月告诉临海长公主自己“不见了”,也好助明月公主“一臂之力”

临海长公主带着众人刚刚走到季然的院子见碧思衣衫不整的夺门而出,后边跟着同样衣衫不整的季然

“贱婢哪个给你的胆子,连爷的床也敢爬”

说着,要扬起手中的辫子往碧思身上招呼,被临海长公主怒喝打断

“孽障还不赶快将衣服给本宫穿好”

临海长公主听见了季然刚刚说的话,自然身后众人也都听的到,知道是有丫鬟爬床,还是姐姐身边的丫鬟爬了弟弟的床,心里不由讽刺起临海长公主管家的本事来。

被临海长公主邀请来的人几乎都是人精,虽心里讽刺临海长公主不会管家,可面上却都是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垂着脑袋装作什么都未听到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等季然与碧思将衣服整理好,临海长公主才厉声问道:“碧思,云锦郡主你带去哪儿了”

季然是个没脑子的,在听到临海长公主问起徐子归,逐也怒起来,扬起手中皮鞭再次往碧思身上抽下去

“贱婢你将爷的云锦妹妹弄去了哪儿了”

碧思则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心中委屈至极:“奴奴婢不知”

季然的这么一句话,却是让众人心思都活泛起来威国公府上的嫡长女什么时候与魏王世子扯上了关系

不止众人疑惑,连临海长公主都有些听不懂季然的话,听季然话中的意思倒像是拖了碧思将徐子归带去书房的意思一般

季明月虽也疑惑本还是徐子归衣衫不整的从书房出来的怎么到最后成了碧思,却要的是弟弟的没头脑,这会子听季然这么一说,季明月嘴角微挑,正待开口说话,却被一清脆的声音打断

“魏王世子莫要乱说”

众人循声望去,之间徐子归亭亭站在风中,微颦着眉头,一脸严肃

“男女授受不亲。云锦从未见过魏王世子,况且云锦是人不是物,又何谈成了魏王世子的所有物”

季明月没想到徐子归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打乱她的好事,心里早将徐子归恨死,面上却仍是笑盈盈的走上前抓着徐子归的手关切道

“妹妹去了哪儿,让姐姐好生担心”

徐子归则是心里冷笑,左右莫子渊昨儿说过让她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出了什么事儿都由他顶着的,这会子徐子归自然不会顾及,逐轻启朱唇,巧笑嫣然

“姐姐派了自己身边的心腹来送妹妹去休息,云锦倒是不知道姐姐这会子到底在担心什么了”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