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让路风波(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0字数:4115

“臣女不知是郡王妃与郡主经过,一时糊涂让让猪油蒙了心,还请娘娘不要怪罪”

春儿淡淡看了跪在地上的贾玉文,眼里闪过一丝讽刺,口气带着不屑

“贾小姐还是莫要耽搁时间了,赶紧吩咐府中的马车倒退一些罢”

说完,又亲自将徐子归扶起笑道:“郡主娘娘快快起来,若不是奴婢手中的令牌,哪里担的起郡主这么大的礼”

语气与刚刚与贾玉文说话时截然不同。【】篮色,..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贾玉文虽心里不服,面上却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忍气吞声的扶着身边丫鬟的手从地上起来,忍着心中的怒气对马夫吩咐道:“还愣着作甚,还不赶紧给郡主与郡王妃娘娘让路”

国公小姐出门的仪仗本很大,况且靖国公府上这几日又着实高调了些,只贾玉文一个小姐出府,后面竟也很了五辆马车的丫鬟婆子,着实太过高调,一个国公小姐的仪仗都快赶上徐子归这个郡主与平王妃两人加起来的仪仗了

徐子归进宫只带了四个丫鬟,除了柳绿紫黛跟着她,后边跟着红袖与月容一辆马车。平王妃更是简单,只带了两个贴身的丫鬟服侍,身后并没有再跟着马车。

徐子归看着这阵仗不由腹诽道怪不得贾玉文不愿意后退让路,若不是她身后没有岔路,退起来确实要比她们要麻烦多了

徐子归敛了心神对春儿笑道:“云锦竟不知后边跟着的是平王妃,既然王妃着急进宫,云锦也先不去叨唠王妃了,左右咱们都是要进宫的,许还能在宫中碰面,届时再与王妃寒暄几句也好”

说着,又屈膝对春儿微微福礼笑道:“还请春儿姑娘将云锦的问候带给王妃”

与贾玉文的怒气相比,徐子归一直谦和温煦则更让人感觉舒服些。徐子归对春儿福礼,春儿急忙错开身子对徐子归面露恭敬的笑道:“这是自然”

说着,又看了看前边的情况。见那边已经退出路来,逐笑道:“奴婢瞧着姑娘似是也着急进宫一般,奴婢不叨唠郡主了,郡主快些上车罢”

徐子归笑着点头。又与春儿道了谢才扶着柳绿的手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徐子归先是吩咐了车夫快些赶路,复又皱了眉头考虑着刚刚的事儿

靖国公府并不在荷花街,自然不会从这个方向经过。况且贾玉文走的路也不像是回靖国公府上的路,这着实奇怪了些

且不说这一大清早贾玉文一个姑娘家到底是去了那儿或是要去哪儿,只说她出现的这个路口确实是太过恰巧了些。倒像是刻意等在那儿一般

从宣北胡同到紫禁城这个路口是必经之处,她们刚刚停下的那个路口身后的转路口是最窄的一个路口,别说是一辆马车了,单一匹马若是其马技不好也是不好掉头的。

靖国公府上的人近日即便再猖狂也不会这般不通情达理不是况且郡王妃与郡主是一样的品界,她一开始便亮出了自己郡主的身份示意对方,贾玉文却依旧那般猖狂,便更像是受人指示的了。

若是贾玉文这般行为是受人指示,又出于什么目的呢难不成只是单纯的想给她添堵不成可意义又在哪儿呢难不成这样能把她气死不成

徐子归挑眉,这样的猜想显然是不成立的那,指示贾玉文这般做的人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呢

“紫黛。刚刚咱们在那个路口耽搁了多长时间”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吧,”紫黛略微算了算后大概得出一个时间后又皱眉问道:“姑娘可是也认为靖国公府上的马车出现在那个路口上太奇怪了些”

紫黛是几个丫鬟里面心思最细腻的一个,又是由秦氏与徐子归将人先后亲自调教出来的,这会子徐子归能想到的恰巧紫黛也在疑惑着。

听紫黛这么问,徐子归皱眉点头,轻咬着下唇微微沉思后说道:“靖国公是郑嘉颖的外家这么算来靖国公也是四皇子一派的了”

柳绿与紫黛一同点头:“这倒是自然姑娘是以为这一切都是四皇子安排的”

徐子归点头,却又皱眉疑惑:“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不成是为了围堵咱们不成可是咱们也不经过四皇子府啊”

不经过四皇子府可是却经过临海长公主府啊电光火石之间,徐子归突然想起这件事来,猛然抬头问道:“临海长公主与平亲王的关系如何”

说起来,临海长公主也是平郡王的姑母了。

紫黛皱着眉微微摇头:“奴婢不清楚。倒是听说自临海长公主进京以来,平王妃倒是三五不时的去临海长公主府上陪长公主说说话什么的”

“经常陪临海长公主说话”

徐子归挑眉,轻声呢喃道:“难不成这是临海长公主安排的,平郡王妃也是为了配合临海长公主才出手的”

若不是这般。凭着刚刚贾玉文那般猖狂,也不会平郡王妃一出手接着让路不是

“也不对”刚刚说完,徐子归又自己否定:“贾玉文乖乖让路也许是因着春儿手中的令牌,毕竟见到令牌如见到皇上,都是要下跪的不是”

柳绿却是笑道:“许是什么事都没有呢,姑娘先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许真的只是凑巧了呢”

“是啊,”紫黛也附和道:“许是恰好凑巧而已,姑娘莫要自己吓自己了”

徐子归却是摇头,嘴角微勾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我总算知道贾玉文这么早去了哪儿,原来是去了临海长公主府”

说着,又对着柳绿吩咐道:“进了宫后你抽空与月容说一声让她想办法与月溪吩咐一下让月溪打探打探这几日贾玉文与季明月的关系”

“是”柳绿颔首,又打帘看了看外边笑道:“奴婢说是姑娘多心了,瞧,咱们这不平安无事的到了紫禁城外”

果然不出一会儿马车便停了下来,车夫在外边说道

“启禀郡主,到神武门了,郡主该下车了”

徐子归先应了一声后复又高深莫测的对着柳绿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先下马车再说”

说着便扶上柳绿的手下了马车,对车夫道了谢。又吩咐了紫黛打了伤钱,却也不进去,站在门口等着平郡王妃从马车上下来后,笑盈盈的迎上前去对着平郡王妃盈盈一拜笑道

“云锦谢过平王妃刚刚的搭手相救”

平郡王妃却是在徐子归拜下去之前拦住了徐子归。笑道:“郡主这是作甚左右我也是要进宫的,在哪儿僵持着岂不是耽误时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何须郡主行此大礼”

说着,一面便拉了徐子归的手往宫中走:“郡主是先去慈宁宫还是去凤栖宫”

徐子归笑道:“要先去凤栖宫与后皇后娘娘报道”

平郡王妃是知道徐子归是莫乐渊的伴读的,知道徐子归现在着急要去皇后宫中。逐也不再耽搁她的时间,笑道:“两人走总归是慢些,郡主着急赶时间,如此我便不耽搁郡主的时间了”

徐子归点头,又再次笑着道了谢,欲要转身时,平郡王妃又喊住徐子归,意味深长的自上而下审视了徐子归一遍后笑道:“前儿个临海长公主说是今儿要来慈宁宫给太后娘娘请安,也不知现在到了没”

徐子归眉毛一跳,心道这是平郡王妃在提醒她临海长公主也在宫中。要他万事小心些。

逐徐子归点头笑道:“这个时间了,许是已经到了”

平郡王妃嘴角微挑,笑道:“许是吧,毕竟没人敢阻拦临海长公主府的马车,自然不会如咱们这般晚到”

说罢,又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不耽搁郡主的时间了”

徐子归则是深深的看了平郡王妃一眼后,笑着点了点头,便扶着紫黛的手往凤栖宫方向走去

刚刚从平郡王妃那儿得出了两个消息,一是临海长公主今儿个也进宫。二是这次路上偶遇贾玉文的事儿与临海长公主有关。

果不其然,如徐子归猜测那般,贾玉文出现在那道路口上果真不是偶然,果真是受了临海长公主的指使。

至于其目的徐子归勾出一丝冷笑来。不过是想让嚣张跋扈的贾玉文来刺激她,让她当街失控也好让她自己毁了自己名声罢了

“郡主怎么这么晚,”晴云早奉皇后之命在凤栖宫殿外等着徐子归,却迟迟不见徐子归到来,这会子看见徐子归走进,晴云急忙笑着迎上去先行了一礼。又笑道:“郡主快些吧,娘娘与公主大概要等急了”

“在路上出了些事儿耽搁了,”徐子归先是笑着大概解释了解释,又歉意说道:“让晴云姐姐在冷风中等了这么长时间真真是云锦的不是了”

“都是奴婢应该的,”晴云一面笑着给徐子归打帘一面对里面说道:“娘娘,郡主来了”

“可算是来了,”皇后急忙笑着扶了锦溪的手从炕上走下来,上前拉着正欲给自己行礼的徐子归笑道:“本宫刚刚还在想这派出去接你的马车去的也不晚怎么你还未来,你便来了,你说这巧不巧”

徐子归则是笑着点头:“有娘娘记挂着,归儿即便是飞也要赶紧过来啊”

说着,又笑着恭顺的给皇后与莫乐渊福了礼笑道:“是云锦路上出了些事耽搁了,让娘娘与公主久等倒是归儿的不是了”

“出了事”听徐子归说是路上出了事,皇后急忙拉着徐子归的手关切道:“你有没有怎么样”

连莫乐渊也急忙上下打量了徐子归,眼神充满担忧

“并不是什么大事,”徐子归笑着解释,又安抚似的看了看莫乐渊将刚刚在路上时发生的事儿大概说了说:“不过是路上遇见了靖国公的马车,也怪归儿太着急,这才又发生了些冲突,耽搁了些时间”

在皇后心中徐子归一直都是温婉可人娴熟大方的姑娘,自然是不相信徐子归说的是因为她的不是而耽搁了时间。只是见徐子归有意将这样的罪名担下,便也不再追问,左右不是什么大事,稍后她逐人去打听打听也知道了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人没出事好,”皇后拉着徐子归的手在椅子上坐下,又正了神色叹道:“本宫听说了你在临海长公主府上的事儿你也是,临海最是难缠,你怎么与她结上了梁子”

虽说皇后是在帮徐子归说话,议论的却也是当今圣上的胞姐。有些话皇后能说,徐子归却是不能说的,逐徐子归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都是乌龙罢了”

皇后知徐子归最重规矩,逐也不再多说,只又与徐子归寒暄了几句,便打发了徐子归莫乐渊两个人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去。却又想到临海长公主也在,实在不放心两人去又被临海长公主算计,逐皇后即便实在不愿意与临海长公主同台,却也是让两个小姐妹等着自己换了衣服与两人一同去了慈宁宫

此时临海长公主还并不知道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她设计的一切被平郡王妃的令牌打断,并未如愿让徐子归跋扈的影响传播出去。逐这个时候正一面给太后垂着腿一面说道

“今儿女儿来时正巧看到威国公府上的马车与靖国公府上的马车相向而行,偏偏又是在极窄的路口,需要有人到退一步方可前进,奈何云锦郡主府上只有两辆马车而靖国公府上却又六辆马车,却还是硬生生被云锦郡主的身份逼的大动干戈,倒退了六辆马车给云锦郡主让了路”

“这几日总在你这儿听你说归儿的坏话了,”太后本是闭着眼的,听了临海长公主的话后微微睁开眼瞪了临海长公主一眼后,无奈道:“归儿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得罪你这泼猴了”

太后一直隐在后宫中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不知道那日在临海长公主府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自己生的孩子是个什么脾性自己知道,况徐子归一向都是外人面前温婉有礼的样子,太后自然是不相信临海长公主刚刚说的话的,只是确实觉得今儿徐子归进宫确实晚了些,正欲开口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宫女打帘进来通报

“启禀娘娘,皇后娘娘带着安阳公主与云锦郡主来给娘娘请安了”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