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谈话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2字数:4059

初春的夜晚暮色总是不错的,徐子归在御花园来回转了好多圈,却还是没有要回去的打算。【】篮。色。书。巴,..

刚刚皇后将莫乐渊遣走时她便已经猜到皇后要与自己说些什么。本以为会是在赐婚旨意下了之后这一天才会来,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般早。

皇子娶妻之前一般都是先纳上一房侧妃的,在正妃过门之后再纳另一房侧妃的。之前皇后与莫子渊提过纳侧妃之事,却把莫子渊逼去了边疆,若不是中途有了变故,那一场仗确实是要打上三年徐子归成年的。

纳侧妃的事儿从莫子渊那儿说不通,皇后便也只有从徐子归这下手劝说,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推出了几个人选供徐子归选择

“左右你是堂堂正正的太子妃,是大周未来的皇后,害怕她们越过你去了不成本宫知道你还未过门与你说这些事有些逾越,只本宫打从心里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这才想着与你商量商量,人选也由着你来选,你只要选那些家事好好拿捏的是了。”

皇后都这般说了,徐子归自然也是不好说出推辞的话来。况且这个时代对女子的要求本苛刻,若是徐子归表现出一丝为难的样子来,那便是善妒。一家的当家主妇都不会要善妒的况且是太子妃。

“这些事儿娘娘自己决定好,我我没有经验”

“你这孩子,”皇后见徐子归一副惶恐害羞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自然是没有经验的,本宫这儿有几个合适的人选,你先拿回去斟酌着看看”

说完,又拍着徐子归的手安慰:“本宫看渊儿对你很是上心,你也不必害怕那些人来与你争宠,再者,有本宫在,若是日后渊儿欺负你还有本宫给你做主”

“娘娘说的归儿都懂得。”徐子归对着皇后甜甜一笑:“太子为人公正不阿日后也定不会做出那等宠妾灭妻的事儿来,不过是两个侧妃的人选罢了,若是这些归儿尚还不能接受,那日后一旦山陵崩。太子后宫佳丽三千,若是归儿每个都计较岂不是要自己把自己给气死”

“好孩子,你知道好”皇后笑着拍了拍徐子归的脸,脸上甚是欣慰:“本宫知道你一向明事理,这次倒是本宫多此一举了。这样罢,本宫这将选出来的几个侧妃人选的花名册拿给你,你先回去斟酌着看看,若是有什么疑惑尽管来问本宫是,若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问你母亲也是一样的”

徐子归叹气,若是不答应又能怎么样,这都是皇后决定了的,况且若是莫子渊一直不纳后妃,她也一定会被那些言官的笔头们戳死的

再次叹气,顺势坐在湖边从怀中掏出皇后给的那份花名册来拿着它愣神虽是黑夜里上面的名字有几个都看不清。徐子归却还是一直盯着第一页,像是在很仔细的看着

皇后给她时虽是说帮着她选的几个人选,若是这里边她看的没有合适的便再另选。话虽如此说,可皇后给出的人选想必都是对莫子渊日后登基一事有帮助的最佳人选。若是徐子归真的按着皇后的说选出几个好拿捏的来,想来皇后便又会对她生出些别的想法来。况且皇后给出的人选大多都是大家族中的受宠嫡女,这些受宠的嫡女又怎么会真的好拿捏

是人都会有野心,即便再清心寡欲的人在利益面前也是会心动的,她是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而莫子渊的侧妃等莫子渊继位以后至少也是四妃之首。而若是她徐子归不幸出了什么意外,那侧妃扶正的可能也是很大的况且侧妃扶正后便是日后的皇后,后宫之首,这样的诱惑谁又不会心动

徐子归盯着手中的册子叹气。若是将这些人迎娶进门,她安宁的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若是不愿意看它将它扔进湖里”

那人话音刚落徐子归手中的花名册被来人抢走,徐子归被吓到,急忙回神起身拦着

“你做什么快把它还给我”

凤九卿却是挑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坏心的将拿着那本花名册的手高举头顶,坏笑着低头看着满脸着急的徐子归,眼里带着玩味

“我若说不呢”

“你”徐子归气急。正欲跳起来抢时,突然脑光一闪,淡定了下来,双手怀肩冷笑:“怎么,你这么想要这本东西是想自己挑个媳妇儿么”

“果然伶牙俐齿,”凤九卿眼中波光微闪,透露出感兴趣的模样:“我喜欢。不然你考虑考虑离了莫子渊跟我回英利罢”

徐子归冷笑“你还是赶紧将手中的东西还给我,不然”

“不然怎么样”凤九卿饶有兴趣的眨着一双波光流转的桃花眼,眼中透出一丝徐子归看不懂的认真神色:“说真的,不然你跟我回英利吧。”

“你做梦”这次徐子归却是真的恼了,看着凤九卿高举头顶的花名册,一直担心他一个失手那本花名册掉到湖里去,届时她是有一百张嘴也与皇后解释不清楚了,且还会因着这些事让皇后在心中生了隔阂:“你快还我”

“不还,除非你跟我回英利”

“你在威胁我”徐子归挑眉:“你可别忘了,现在你只身一人身在大周,若是”

“若是什么”凤九卿满面玩世不恭的笑容打断徐子归的话,眼中带着坏笑:“还说我在威胁你,明明是你在威胁我”

语气中还带着些许委屈。徐子归无奈,试图与他讲理:“你不要担心皇上这么长时间没给你指婚是没有想要两国和亲的意思,你放心,我们大周有句谚语是。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且放心,我们皇上已经给你选好了人选,只等着时机成熟了为你们指婚”

“是么,”凤九卿上下扫了徐子归一眼,嘴角挂着冷笑:“我是不是要感谢云锦郡主给本殿下安慰啊”

凤九卿的模样实在有些危险,徐子归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的害怕,故作淡定的开口:“不用客气。若是真感谢我将我的东西还给我”

“不还,”只是一瞬,凤九卿的脸上又换上了一副无赖的面孔:“我说了,除非你答应随我回英利。不然我将它丢进湖中”

说着,还做事将拿着东西的那只手一扬,凤九卿手中的册子果然不见,徐子归不由大急,转身要跳进湖中翻找。却被凤九卿及时拦住

“这么紧张这本东西”凤九卿挑眉,怕徐子归真的跳进湖中,急忙从袖中掏出那册子来在徐子归面前晃了晃,却在徐子归准备抢之前又将手举高,眼中一直是玩世不恭的神色,语气却几近讽刺:“我还以为你一直在考虑着怎么将它丢在湖里而不让皇后多想呢,原来这般紧张这小册子”

“你偷听我与皇后娘娘的对话”

虽是问句,可语气却是用的肯定句。徐子归这次却是真的气急,恶狠狠的瞪着凤九卿。凤九卿却是轻笑一声,嘴角勾出坏笑:“不过是一个凤栖宫。我若是有心偷听养心殿也拦不住我”

“是么,凤九殿下的本事可真是让孤刮目相看”

不等凤九卿说完,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莫子渊出声打断,还顺势从凤九卿怀中拿出刚刚凤九卿从徐子归那儿抢来的花名册,那在手中翻看了一下,眉头皱的极深

“这是母后给你的做什么的”

若说凤九卿也是个胆大的,不管在英利还是大周,全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神在在的模样,却不知为何,偏偏在对着莫子渊时会发怵的很。这会子听莫子渊口气不善。凤九卿也很识相的站在一旁故作萌萌哒的抿着嘴不说话

徐子归本发愁这本花名册,见到罪魁祸首出现也是扁着嘴没好气的开口

“没什么,给你选媳妇儿的”

莫子渊则是挑眉危险的看着徐子归,语气危险:“你说什么”

徐子归咽了咽口水。不怕死的说道:“再说一遍也是在给你选媳妇唔”

还未说完被莫子渊用嘴堵住说不出话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莫子渊心里狂躁

这个疯子凤九卿还在这儿他敢这么大胆

果然,在徐子归的嘴被莫子渊咬的生疼的时候,凤九卿再也不愿意忍受莫子渊的威力,总算出声

“喂这”

“闭嘴”

不等凤九卿把话说完,莫子渊便放开徐子归冷眼憋像凤九卿:“滚”

凤九卿憋屈。只莫子渊现在的表情太过可怕,凤九卿一句话都未说的一个跃身离开

莫子渊一直紧紧盯着徐子归,怒目相对。徐子归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正欲开口说话,却被他抓了手腕

“走,跟我去母后宫中”

“你做什么呀”徐子归甩了甩手,奈何莫子渊力气太大,没将手甩开,皱眉:“你放开我”

莫子渊却是抿着唇一言不发继续拽着徐子归的手往前走。

徐子归害怕莫子渊一时气急真的去了凤栖宫,着急喊道:“莫子渊”

“你放手”

“莫子渊”

莫子渊总算停下,回头深深的看着徐子归,抿着唇一言不发

见莫子渊停下,徐子归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你发什么疯这都什么时辰了,娘娘早歇下了,即便有什么事到明儿再说也不迟”

说完,顿了顿,赶在莫子渊让。开口之前又说道:“况且这样的事儿你要我如何跟皇后娘娘说去承认我善妒不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好让皇后娘娘再另换人选是么”

被徐子归一通如机关枪一般的话说完之后,莫子渊总算是找回了一点理智,叹气:“是我气糊涂了”

说完,顿了顿后一把将徐子归拉入怀中叹气:“我是气坏了,你明知道母后留下你要说什么你还不趁着我与安阳给你找的理由离开,偏偏要留在凤栖宫中听这些不愿意听的”

“早晚都要听的,”徐子归打断莫子渊的话,埋在莫子渊怀中闷闷不乐:“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都会发生的事儿还不如早些知道了早些有心理准备呢”

说着,徐子归推开莫子渊,从莫子渊怀中出来,神色认真:“况且娘娘说的也对,你是太子,总是要”

“我知道”不等徐子归将话说完,莫子渊便皱着眉打断:“我只是不想让你多想,上次”

“上次是我不好,”徐子归垂着眼帘打断莫子渊的话认错:“上次是我想的太少,我我虽心里想着希望着你身边心里都只有我一个,可这毕竟不切实际,且不说历朝历代的皇上,且说历朝的皇子中,又有几个是一声只娶一个妻子的呢”

莫子渊伸手将徐子归落在耳前的发梢绕到耳后,叹气:“归儿,你信我么”

徐子归点头,又环住莫子渊的腰将头埋在莫子渊的怀中,叹道:“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去”

莫子渊收紧怀中的人儿,紧紧的抱了徐子归一会儿才将手送来,将两人之间拉开一段距离,定定的看着徐子归,神色认真

“你不信我,你不信我日后身边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

语气甚是肯定。

他多了解徐子归啊。两世的相处,他了她两世,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她说她信她,却将头埋在他的怀中不让他看到她眼中的神色。每次徐子归说谎时,总是不敢与人对视。

徐子归却是叹气,眼神中尽是悲哀:“你要我如何信你你是未来的帝王,后宫却总是免不了佳丽三千。你说你不会心动,可自古帝王多薄情,当今圣上确实对结发妻子上心的很,可他对淑妃程妃王美人安婕妤都甚是宠。算宠她们只是为了前朝利益而并非真心,却心里也不在是只有他结发妻子一人。所以,莫子渊,你要我怎么信你”

莫子渊被徐子归说的哑然,日后他登基称帝,众朝臣们会比他自己还要关心后宫之事,若是后宫嫔妃多了会被言官们骂,少了又会被咱们说,简直是烦不胜烦。

莫子渊叹气,揉着徐子归的脑袋认认真真的看了徐子归许久后,轻声却又坚定的开口

“相信我,日后我身边心里都只有你一人”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