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对峙(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4字数:4091

“人呢?”站在邺亭湖旁,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淑妃:“污蔑郡主,你可知是什么罪?”

淑妃一得知徐子归与fèng九卿在邺亭湖碰面便跑到fèng栖宫去将这件事告诉皇后。【】皇后起初不信,只奈何淑妃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让皇后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立场来,这才随着淑妃来到邺亭湖。

结果来到邺亭湖别说是人了,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淑妃没见到人,自然着急,想着好不容易抓住徐子归的把柄,这次却是说什么都不能放的了。

皇后本来被淑妃说的心虚,跟着淑妃来邺亭湖的路上时心里一直忐忑的很,这会子见没有人,又见淑妃一直没话说,心里便有了底。

“怎么不说话了?你倒是给本宫说说,归儿与fèng九两人在那儿私,会?”

这时淑妃早已镇定下来,听皇后问话,淑妃接着笑道:“都这个点儿了,许是臣妾与娘娘在来的路上时两人就走了也不一定呢……不若明儿娘娘去问问fèng九殿下与云锦郡主就是了”

皇后挑眉,像看白痴一般上下大量了淑妃一眼,冷笑:“他们莫不是傻子不成?明知道半夜私,会是禁忌,本宫问他们他们怎么会与本宫说实话?”

fèng九卿爱慕徐子归已久,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徐子归娶回英利去。fèng九卿在大周待了这么长时间,对于大周的许多规矩习俗自是都知道了差不多,肯定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知道若是让人知道了他与徐子归夜里在邺亭湖私会,那样徐子归就必定嫁给她无疑了

所以淑妃她很确定,只要皇后去问,fèng九卿一定会承认的。逐看着皇后,自信一笑:“娘娘不问一下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承认?若是两人郎情妾意的,又怎么会不承认呢?”

“无稽之谈”

皇后一甩袖子,不再理她转身就走。

淑妃却在身后冷笑,高声说道:“娘娘若是不信。明儿臣妾便去找了皇上去好好问问fèng九殿下,也好给娘娘一个答复让娘娘安心”

皇后顿了顿身子,始终没有转身,只是停了身子说了句:“如此本宫便等着看你怎么自取其辱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虽说皇后表面做出的都是一派自信。表面似是认定了徐子归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无风不起浪,淑妃没有把握,也是不会冒然行动的。故而,虽皇后虽面上淡然。实则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一刻也等不急的往安乐宫方向走去,想要去看看徐子归这个时候在做什么

似是知道皇后心里想法一般,淑妃只在原地站了一会子,便眼里闪过一丝冷笑,快步很了上去

“娘娘这是要往安乐宫方向去啊”

皇后冷哼,却没有搭理淑妃,继续扶着晴云的手往安乐宫方向走。

与此同时,徐子归也是刚刚回了安乐宫。

徐子归却没有回自己住的偏殿,而是直接去了莫乐渊的正殿。

“谁?”莫乐渊躺在床上正处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听见窗户处有异动,警惕的往窗户上看去,看清来人,松了一口气,狐疑的看着徐子归,睡眼惺忪的问道:“归儿?这么晚了你来作甚?”

徐子归却是从窗户上下来之后,一面拖着外衣,一面往莫乐渊床上走,把莫乐渊看的一愣一愣的:“你莫不是梦游吧?”

“先等等再解释,”徐子归一面拖鞋往床上躺。一面皱着眉说道:“一会儿若是有人来了,无论是谁,都告诉她今天晚上我一直与你在一起,可记住了?”

莫乐渊点头。往床里面挪了挪给徐子归让出空位来。见徐子归表情严肃,莫乐渊也皱眉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徐子归粗略的把经过讲了讲,还不等莫乐渊惊讶徐子归竟然半夜与fèng九卿私自见面,就听到偏殿处有了异动

“柳绿,你主子呢?”

柳绿一副没想到皇后与淑妃会来的惶恐样子,先是给两位娘娘福了礼。又结结巴巴的回话道:“回娘娘的话,郡主已经睡下了”

淑妃挑眉,抓住了柳绿一闪而过惶恐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柳绿

“你主子睡了你还在外面守着作甚?”

皇后亦是狐疑的看着柳绿,刚刚柳绿一闪而过的惶恐皇后也是看在眼中的,这会子心里更是没了低,就怕徐子归真的夜里与fèng九卿在邺亭湖私自约会

柳绿一愣,似是没想到淑妃会这么问一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见柳绿说不出来,淑妃面上更是得意:“怎么?答不出来了?莫不是你主子根本就不在这里面吧”

“淑妃怎么知道的?”莫乐渊两人正蹲在墙角听动静,莫乐渊突然用口型悄声问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她发现了?”

徐子归却是对莫乐渊摇了摇头,做了噤声的动作示意莫乐渊继续听。若是没有猜错,估计下一步淑妃就要硬闯了

果不其然,柳绿刚刚说了一句“郡主好好的躺在床上睡觉,淑妃娘娘作甚一来就污蔑我们郡主”淑妃便冷哼着要带着身边一众丫鬟婆子们硬闯

“本宫污蔑你们郡主?也不看你们郡主配不配本宫下功夫的,你快给本宫让开,本宫亲自进去看看,自然也能还你们郡主一个清白……”

“放肆”皇后突然出宫打断淑妃的话,冷眼看着淑妃斥道:“本宫还未说什么,岂有你说话的理儿?”

其实在见到柳绿支支吾吾答不上淑妃的问话时,皇后心里就有些动摇的了,这会子见淑妃已经把动静弄的这般大声,却不见徐子归出来问一句怎么了,心里就几乎可以肯定徐子归是去了邺亭湖与fèng九卿见面的,逐心也凉了半截,尤其替自己儿子悲哀。

这会子对徐子归身边的丫鬟也就没了好脸色,冷着脸说道

“你也无需在门外拦着了,本宫进去瞧一瞧便什么也知道了”

说完,还讽刺的看了柳绿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也莫要拿什么你们郡主睡下不方便打扰的话来敷衍本宫。且不说这么大的动静早就将你主子吵醒,只说本宫来了难不成你主子还尊贵到不出来接驾不成?”

听了皇后的话,柳绿逐福礼认错道:“奴婢并没有看着娘娘……只是我们郡主确实不在房中,而是……”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参见淑妃娘娘,”柳绿还未说完,恰在这时白兰从正殿方向出来打断了柳绿的话,在给皇后福了礼之后接着说道:“公主说外面有些吵,派了奴婢过来看看是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原是娘娘驾到”

皇后却只是略微对着白兰点了点头,听说徐子归不在房中,逐冷了神色问道:“这么晚了你主子不在房中又在哪儿?你不是说你主子睡了么”

淑妃则是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娘娘还看不出来么?云锦郡主压根就不在寝宫中,这会子还不知道去跟哪个野蛮人私会去了”

“淑妃娘娘莫要血口喷人”

柳绿气急,却又奈何着身份尊卑无法与淑妃生气,只得像这样无力反驳。

淑妃冷笑,正欲说什么,却被白兰抢在了前边解释道:“回皇后娘娘的话,云锦郡主今儿晚上与安阳公主一同睡得。”说完。又对淑妃行了一礼:“淑妃娘娘,女子的名声最是重要,还望娘娘说话慎重些,毁了郡主的名声就不美了”

皇后心中一动,似是抓住稻草一般问道:“归儿在安阳那儿?归儿一直与安阳在一起的么?”

“是”

白兰点头,又道:“今儿个郡主在公主房里用的膳,又一时兴起,被公主留在了殿里睡了”

柳绿这才也跟着屈膝答道:“奴婢只不过是回来替郡主拿明儿要穿的衣物,谁知两位娘娘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给我们郡主定了罪……”

说着。柳绿就似是要委屈的哭出来似的,晴云急忙上前拉着柳绿安慰道:“瞧你,多大了还哭鼻子,娘娘最是疼爱郡主。怎么会不问就给郡主定罪?快别哭了”

“可不是嘛,”锦溪也上前拉着柳绿安慰:“快别哭了,娘娘最是疼爱郡主,怎么舍得不过问就给郡主定罪……”

“娘娘怎么来了?”锦溪还未说完,徐子归便与莫乐渊披着披风出来,徐子归先是给两位娘娘行了礼。笑道:“归儿不知是娘娘来了,有失远迎,还望娘娘恕罪”

“是本宫突然过来的,不怨你”

皇后急忙将徐子归扶起来,她不知道刚刚她们的对话徐子归能听到多少,怕徐子归听多了心里有隔阂,逐试探性问道:“把你们吵起来倒是本宫的不是了”

徐子归两人急忙说道:“娘娘母后真真是折煞归儿乐儿了”

皇后的话徐子归与莫乐渊早就听在耳中,只是有些事也不能太过计较,得过且过些也就罢了,徐子归这才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又笑道:“只是听到外边有声响,便派了人出来看看,却没想到原是娘娘过来了”

意思也就是说只是听到了异动,却未听到皇后说的什么。

听徐子归这么说,皇后与莫乐渊皆是松了一口气。莫乐渊也害怕徐子归心里有了隔阂,日后再不与她们交心。如今听徐子归这么说,莫乐渊也就放了心,也笑道

“母后怎么这会子过来了?”

皇后却是瞪了淑妃一眼后,说道:“有人说归儿不在宫中,本宫特意带着那人过来证实一下”

说完,又拉了徐子归的手笑道:“本宫的归儿这般知礼懂事,又怎么会私自与人见面”

一旁的淑妃却是按耐不住,开口说道:“娘娘又一直未与云锦郡主在一起,安阳公主与云锦郡主一向交好,若是郡主真的出去了,恐怕公主也会跟着隐瞒吧”

“淑娘娘莫要血口喷人,归儿一直与安阳在一起,怎么到了娘娘口中就成了外出与人私,会?名声对女子有多重要,淑娘娘自己也是女子,相信淑娘娘自己也会懂。就莫要再说这些无根无据的话了”

淑妃冷哼:“公主这几天的课倒是都白上的了,越发的连长幼尊卑都不分了……”

“安阳说的有理,”淑妃还未说完,皇后便冷笑着打断:“你大半夜带着这么多人来围堵归儿,谣言最可怕,若是传出什么对归儿不利的谣言来本宫唯你试问”

淑妃心里腹诽,也是只敢在心里念叨一句:“你自己不也是一样”,却是不敢说出来,眼看着莫意渊也快到了定人家的时候了,若是将皇后得罪狠了,皇后一个不高兴,将莫意渊送到那些距离京城远的地方便得不偿失了。

只是就这么放过徐子归淑妃又觉得不甘心,心思微转后,淑妃又开口说道:“娘娘也莫要以偏概全,赶明儿亲自过问fèng九殿下后再下定论也不迟不是?”

徐子归与莫乐渊两人却是做出一派惊讶地表情,震惊的互相看了看对方,甚至莫乐渊已经狐疑的开口询问:“怎么归儿与fèng九殿下扯上了关系?”

徐子归却是似是明白了什么一般,轻咬着下唇似是心灰意冷的模样哀叹:“云锦原以为只要知礼守礼就好,却不想,还是被人给诬陷了去。”

说完,猛然朝皇后跪下去说道:“娘娘是知道的,至今臣女也只是在娘娘寝宫与fèng九殿下有过一面之缘,说是一面之缘,那时臣女只顾着表姐的事情,连fèng九殿下面貌如何都不知道,这会子竟有人来诬陷臣女与fèng九殿下……这真真是恨毒了臣女,要将臣女送去英利啊”

说着,徐子归举袖擦了擦眼泪,起身朝一旁的树干撞去:“与其去了英利与家人在不能相见,臣女今儿个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儿,死了后也能埋在故乡,留在家人身边”

“归儿快去找太医”

徐子归动作太快,皇后几人又都不是练武之人,这会子想要阻拦也来不及。月容与柳绿又受了徐子归的指示,不敢阻拦,逐一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徐子归一头撞上树干,晕死在了地上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