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秦氏进宫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6字数:4080

“启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云锦郡主,”几人正费劲口舌的劝慰着徐子归起来时,皇后派去养心殿守着的小太监阳泉面带喜色跑过来说道:“皇上总算消了气,且已经着人将三位主子送回各自府上了,安阳公主一会儿就回来”

“谢天谢地,”听了消息皇后先是双手合十念叨着:“皇上总算气消”又急忙亲自上前与太后一左一右扶着徐子归的胳膊,想着把她扶起来

“好孩子,听到没,皇上已经气消,你也快些起来吧”

徐子归这才惨白着脸对着皇后咧了咧嘴笑着点头,却是在刚要起来时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归儿”

皇后惊呼,急忙喊了一旁候着的太医过来:“还不快过来给郡主看看”

从刚刚开始徐医政就一直在担心着徐子归,只是碍于男女授受不亲,只好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全文字阅读】刚刚徐子归晕倒时他便想要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只是怕坏了徐子归的名声,这才硬生生忍住。这会子徐医政一听皇后让他们这些待命的太医过去替徐子归瞧瞧,徐医政便一刻也等不及的冲了过去。

徐医政很清楚自己对徐子归的感情。他对她并没有存在什么男女之间的爱意。虽然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但却只是这几次的见面与交谈之中,徐医政便认定了徐子归这个知己。

对,是知己。徐医政将徐子归当成这一生不可多得的知己。

替徐子归把了脉,又开了一剂药后,确定徐子归无事之后,徐医政才拿起医箱告退

将徐子归安置好之后,皇后才对着刚从外边打帘进来的锦溪问道:“公主回来了没有太子与五皇子没事吧”

“娘娘且放心。”锦溪打了个千,回道:“奴婢已经给公主熬了姜汤,公主已经喝下了”

皇后点头,对太后笑道:“归儿这边有臣妾看着,母后不必挂心,先回去歇着罢”

太后叹气,看了徐子归一眼。点头:“也好”

说完。顿了顿又说道:“哀家先去看看安阳一会儿你别忘了着人去瞧瞧渊儿他们”

皇后点头:“臣妾晓得的,母后且宽了心罢”

太后这才点了头,扶上文燕的手去了莫乐渊那边

这边太后刚走。皇后就叹息一声坐在徐子归窗边一面似有若无的轻拍着熟睡的徐子归一面问道

“可打听出皇上是因着什么事生气了”

“没有,”锦溪摇头,皱着眉说道:“当时太子与五殿下在养心殿与皇上说话时是将众人都赶了出去的,就连李公公也都只是在门外守着”

皇后微微皱了皱眉后。没再说话。低头看了看就算在睡梦中还紧皱着眉头的徐子归,叹气。

莫子渊与莫琛渊到底与皇上说了什么事情惹得皇上生气尤其是莫子渊。莫子渊一向稳重。况且心思极深,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哪句话能激怒皇上呢

皇后看着徐子归,总觉得这次事情与徐子归有关

“娘娘,”皇后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徐子归。紫黛恰巧端着盆从外边打帘进来,笑着对皇后福了礼笑道:“娘娘累了一天且先回去罢,姑娘这儿有奴婢来照顾就好”

皇后摇头。握着徐子归的手叹道:“本宫不看着归儿醒来回去也不安心,就在这儿守着吧”

紫黛逐忙将乘着温凉水的盆放到架子上。一面用帕子在水里洗了洗放到徐子归额头上,一面说道:“奴婢扶娘娘去床上休息休息也好,奴婢在这儿照顾就好,再累着娘娘就不好了”

皇后这才点头,扶着紫黛的手起身:“也好,让归儿好好休息罢”

说着皇后便扶着紫黛的手去了偏房:“你快些去看着你家姑娘罢,本宫这儿有锦溪她们就好了。省得你家姑娘醒了要喝水什么的身边每个伺候的人”

“诶”

紫黛点头,却还是伺候着皇后歇下了才回的徐子归身边。

徐子归是在后半夜醒的。当时紫黛正想着若是徐子归再不醒来她就再差人去太医院那边将徐医政找来的,正巧在这个时候徐子归醒了过来

紫黛逐急忙上前将徐子归扶起来,在床上放了迎枕让她靠着:“姑娘总算是醒了”

“我是睡了多久”

听紫黛的语气倒像是她睡了好久似的。徐子归无奈笑着摇了摇头,因着伤口的缘故声音还是略嫌虚弱的,又因为一天未进水米,声音听上去还带着着沙哑:“公主怎么样有没有发热太子他们呢有没有发热”

“都没有,”紫黛一面给徐子归倒了水,一面笑道:“皇上一将人放了皇后娘娘便差人将姜汤防风寒的药送了过去”

说着,紫黛想起睡在偏房的皇后,逐正了神色,指了指偏房的方向说道:“娘娘守了姑娘好些时候,刚刚去睡下的”

“什么”徐子归震惊:“这怎么能行,我怎么能让皇后娘娘亲自伺候”

“姑娘放心,”紫黛急忙安抚徐子归:“都是奴婢几个照顾的,奴婢几个又不是不知礼的,怎么会让皇后娘娘亲自伺候姑娘”

听了紫黛的话徐子归才略略松了一口气,对着紫黛挥手:“你也累了一天了,下去休息休息罢”

紫黛点头,扶着徐子归躺下之后才出了门。

紫黛出门后,徐子归才躺在床上大大的舒了口气,庆幸自己的决定。

李公公是皇上贴身伺候的內宦,自然是一心终于皇上的,即便是想要讨好未来君王也不会这般拼着惹怒皇上的危险来跟她通风报信。怎么这会子皇上罚了莫子渊,他就跑来找他通风报信了这次不仅通风报信,还将他在外边偷听到皇上与莫子渊的对话来说给她听,虽说只是隐约提了提却也是将偷听到的传到了她的耳朵,李顺德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死罪

所以,徐子归从一开始就在怀疑这是一场阴谋。只是她一直在猜测到底是谁指示的李顺德来的,淑妃良妃莫清渊她都猜过,却没想到,李顺德是受了皇上的指使。

徐子归是在莫乐渊也被皇上罚跪时才想通的。莫子渊得罪了皇上,即便皇上迁怒了莫乐渊,皇上想要杀鸡儆猴。却也不会一上来就惩罚她。毕竟一开始皇上并没有下令说不许任何人替莫子渊他们求情,所以皇上完全可以以莫乐渊毫不知情为由呵斥莫乐渊几句后再将莫乐渊赶回安乐宫或是禁足或是罚抄女四书什么的都是可以的,又为什么偏偏要连她一起罚跪

况且大周向来是以孝治天下的。当今皇上又是最是孝顺,怎么会连太后都不见

这些蛛丝马迹被徐子归捕捉到之后,再连接前因后果便不难猜出来

皇上让李顺德来告诉她莫子渊得罪了他,且还似乎是因为她而开罪的皇上。目的就是想要看看莫子渊一心一意想着的女人到底会不会同等的对待莫子渊。罚莫乐渊则是为了看看自己女儿一直当做知己的人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女儿去深交。通俗的讲也就是说皇上其实是在替自己孩子考验自己罢了。

其实说考验也不全是考验。皇上让莫子渊这个受宠的太子跪在养心殿外让人来人往的看到,也着实太不给莫子渊面子。所以从皇上处罚莫子渊的狠度来看。莫子渊这次也是真的将皇上气的狠了

徐子归叹气,莫子渊到底是与皇上说了什么惹得皇上生了这么大的气,却还要连她一起考验着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正当徐子归盯着天花板发呆时,莫乐渊蹑手蹑脚的从外边已经进来。徐子归看到莫乐渊进来。面上一喜,挣扎着就要起来

“你怎么过来了身上还好么不好好休息跑我这儿作甚”

“你快躺在床上别动,”莫乐渊见徐子归挣扎着身子要起来。急忙上前按住她:“与我还客气什么,快躺着罢”

说着。上前探了探徐子归的额头抱怨:“你是不知道,我刚回来的时候看你脸上算是血就算了,脸上还红扑扑的,一试体温竟都烫手,好没吓死我你说说你,好好的父皇又没罚你,你倒是自己跑出去受罚”

说着,伸手点了点徐子归的额头叹气:“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徐子归叹气,拉了莫乐渊的手,往里边躺了躺示意莫乐渊一起躺下

莫乐渊这才将鞋子脱了合衣躺在徐子归身边侧身看着徐子归:“头还疼么”

说着,低头呢喃:“其实你不不这么做父皇也会将我们放了的”

“我知道。”

不等莫乐渊说完,徐子归就叹着气打断。只是若是她不这么做,让皇上看不到她对莫子渊的心,又怎么会放心将他的儿子交给自己日后她与莫子渊的事情想必也不会得到皇上的同意罢

徐子归叹气:“我与太子的婚事皇上毕竟还没有下旨,我若是不这么做,皇上他”

“归儿,”徐子归没说完,就被莫乐渊略带哭腔的声音打断:“以前我一直觉得大哥对你太好,可却始终看不到你对大哥有多好,尤其是今天,大哥被罚的时候我还那样说你可你为了与我大哥的事情竟然连自己的伤口都不顾就这么跪在外边我我真得是误会你了”

徐子归却是笑着摇摇头,握了莫乐渊得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逐笑着打趣莫乐渊:“你怎么知道这是皇上设计的太子告诉你的”

莫乐渊扁嘴:“归儿你看不起人”

“哦”徐子归挑眉:“难不成是你自己看出来的”

这下莫乐渊却是真没了劲儿,扁着嘴说道:“大哥刚刚过来告诉我的”

说着,看了看徐子归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道:“你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大哥很是生气他说等你醒来要你好看”

“太子来过了”

紫黛怎么没有与她说

“嗯,”莫乐渊点头,看出徐子归的疑惑,笑着解释:“是大哥不让说的”

说完,促狭的看着徐子归:“大哥也怕你知道他刚淋了雨没好好休息就到处乱跑等你醒来也要他好看”

听了莫乐渊的话,徐子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捏着莫乐渊的脸笑道:“促狭鬼,一天不调侃我你就不舒服对不对”

莫乐渊吐了吐舌头,却没再说话,而是闭了眼睛假装睡着了。

见莫乐渊装睡,徐子归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没再说话,替莫乐渊盖了盖被子,便一起睡下了。

因着是半夜才睡下的,徐子归与莫乐渊两人都睡过了头。况且紫黛她们想着徐子归头上的伤还没好,便想着让徐子归多睡会儿,这才没有进来喊人。这才导致了皇后过来看徐子归时看到的就是两人抱在一起睡觉的场景

见两人头靠着头睡得熟,皇后不忍打扰,却又无奈笑着摇头,悄声问紫黛:“郡主昨儿什么时辰醒来的公主又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回娘娘的话,”紫黛笑着对皇后打了千后才又说道:“郡主是在大概子时醒的,至于公主”

说着,紫黛皱眉疑惑的看着床上突然多出来的那个人,无奈:“奴婢也不知道公主什么时候跑来的”

“这个猴儿”皇后笑着嗔了一句,却也不再管她们,笑着转了身:“归儿醒过来本宫也就放心了,本宫还有事情就先回凤栖宫了,你主子有什么事你就尽管来本宫宫中或差个小的到本宫那儿说一声就是了”

“诶”紫黛点头,又屈膝行礼:“奴婢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前脚刚走,徐子归与莫乐渊便“悠悠转醒”了。

“母后刚刚来过了”

紫黛点头,一面将水洗过的帕子递给两人一面对莫乐渊笑道:“公主什么时候过来的奴婢竟不知道”

不等莫乐渊开口,徐子归便笑道:“让你知道了你定是不让她进的,她只好偷偷摸摸的进来了”

“就是,”莫乐渊调皮的对着紫黛拱了拱鼻子,这个时候莫乐渊是与徐子归一个鼻孔出气的:“让你知道了我就进不来了”

紫黛笑着摇头,一面将莫乐渊扶到镜妆台一面对徐子归说:“姑娘再躺一天罢”

徐子归皱眉,正要皱眉拒绝,红袖却笑着从外边打帘进来,一脸喜色

“姑娘大喜,咱们府上来人了,夫人进宫了”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