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徐府有喜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6字数:4190

“我娘来了”

听说秦氏进宫,徐子归先是一喜,复又苦着一张脸靠在迎枕上唉声叹气。【】,..

莫乐渊透过镜子看到徐子归这幅模样,觉得好笑,又觉得好奇,逐问道:“夫人来了你该高兴才对,做什么唉声叹气的”

徐子归却是一副“你不懂”的表情看着莫乐渊:“我娘进宫定是因为知道我受伤生病的事情才来看我的”

“皇后娘娘驾到”

不等徐子归说完,外边高昂的嗓音便打断了徐子归的话。

徐子归吓了一跳,急忙往被子里钻:“我娘来了说我还没醒”

“若不是本宫来的巧,倒真以为你还没醒,”正说着,皇后便与秦氏随着紫嫣打帘进了内室。看躲在被子里做缩头乌龟的徐子归,皇后不由笑道:“头上可还疼本宫来了你不与本宫问安也算了,怎么连你娘也不要了么快些出来,你娘可是带了极好的消息来给你呢”

因着怕秦氏看着自己头上的伤难过,徐子归只好蒙着被子闷声闷气的给皇后与秦氏问安:“归儿给皇后娘娘请安,给母亲请安”

“你这孩子”秦氏见徐子归蒙着被子不出来,怕皇后怪罪,急忙赶在皇后前面开口:“竟是越大越不知礼了,还不赶快起来给娘娘请安”

谁知皇后竟是也不恼,只笑着拍了拍秦氏的手说道:“归儿头上刚刚受了伤,让她躺着罢”

说着,又转头看向蒙着被子的徐子归,笑道:“你也别这么捂着,当心伤口蹭上脏东西”

说完,才又对秦氏说:“本宫不打扰你们娘俩叙旧了”

秦氏忙屈膝福礼:“臣妾恭送皇后娘娘”

徐子归则是继续蒙着被子闷声说道:“臣女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知道秦氏定是有许多话要与徐子归说,逐走时顺便将屋里伺候的人都带了出去,只留了一个紫黛在屋里伺候着。

“还不出来”皇后刚走,秦氏顺势坐在徐子归身边,声音轻柔却带着焦急与担忧:“快出来让娘看看你的伤口如何了。你再这么捂着仔细伤口发炎”

说着。上前去拉徐子归的被子

徐子归见秦氏知道自己头上受伤了,也不再遮掩,随着秦氏拉扯的动作顺势将被子掀开。

因为知道伤口用纱布捂着不如亮着它好的快,逐徐子归自醒来之后。只让人上了药,却未再缠上纱布。

果然,秦氏一见徐子归头上的那道伤口,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了下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注意”

徐子归发生了什么事,在刚刚秦氏刚进宫给皇后请安时皇后便与秦氏说了。包括那天夜里淑妃诬陷徐子归与人私、会。徐子归不堪受辱触柱的事情都与秦氏说了说。

秦氏听说自己女儿在宫中受了这么多苦,本心疼的紧,这会子见到徐子归头上面目狰狞的伤口,更是心疼的直掉眼泪

见秦氏哭,徐子归急忙手忙脚乱的给秦氏拭泪,一面替秦氏摸着眼泪一面语无伦次的安慰

“娘你哭什么,女儿这不是好好的么。还有,紫黛问过徐医政了,徐医政说女儿的伤口浅,不会留疤的”

“你这孩子。不是万事注意着些,怎么轻易让人算计了去”

秦氏也只当与人私、会徐子归是被淑妃诬陷的,并没有往深处想。

秦氏不知道,徐子归自然不会讨打的自己承认,逐扁着嘴抑郁:“那天女儿正巧在安阳公主宫中陪着安阳公主,谁知道淑妃娘娘突然带着人进来了”

听了徐子归的话,秦氏也只是叹气,也是,这也不愿徐子归不注意,毕竟谁也想不到会被人突然的诬陷

秦氏抚、摸着徐子归的脸颊看着徐子归头上的伤口叹气:“可怨恨皇后娘娘”

虽然皇后在与秦氏将这些天徐子归的事情时。因怕秦氏心里有隔阂,已经极力掩饰了自己在那件事上的存在感。只是秦氏是何其聪明的人况且她好歹也是一府主母,若是同样的事发生在她府上她会怎么做便能想到皇后会怎么做。

所以即便秦氏心里多少有些怨恨皇后对自己女儿的不信任与没有护自己女儿周全,可是扪心自问一下。却也觉得这都是人之常情的事,心里便也没有太大的隔阂。

只是秦氏能够想通与她的阅历年纪是相当的,秦氏担心徐子归还只是个孩子,怕徐子归一时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再怨恨了皇后。

若是不出意外,日后徐子归是要嫁进皇家的。若是在还未嫁进来心里对未来婆母有了隔阂,以后的日子定是不会过的舒心的了。奈何这又是皇家,不是他们威国公府能帮着说上话的地方。逐秦氏现在却是很担心徐子归。

谁知徐子归竟是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怨恨皇后

“娘娘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况且自女儿受伤以来承蒙娘娘悉心照料这才好的快些。昨儿女儿昏睡不醒时更是娘娘在一旁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这样的悉心照料女儿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呢”

听徐子归这么说,秦氏才算是放下心来,握了徐子归的手,正欲再劝慰几句时,却被徐子归笑着打断

“刚刚娘娘进来时说娘有个极好的消息要与女儿说可是什么极好的消息娘快些说来与女儿听听也让女儿开心开心”

经徐子归一提,秦氏才想起来自己进宫的本来目的,逐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道

“瞧我这记性,竟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是你嫂子,前儿个诊出来的,说是已经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子”

“真的么”

听裴嫣然有喜,徐子归是比谁都要开心的。上一世的威远候府被人迫害,他们府中的孩子都无法受孕,导致威远候府几乎绝了子嗣。这一世裴嫣然才嫁进威国公府不到一年的时间,却被诊出有喜,徐子归岂能不开心

“你这孩子,”秦氏敲了敲徐子归的脑袋,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不是真的难不成还是假的不成”

徐子归吐了吐舌头:“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嘛”

说完又趴在秦氏腿上撒娇:“娘。女儿想回家待一段时间,趁着大嫂有了身孕,娘跟皇后娘娘说说,把女儿接回家待一段时间罢”

其实徐子归是在想着尽快见见柳绿所谓的表哥。怕等到莫清渊大婚时自己没有时间空出来出去见柳绿的表哥。况且莫清渊大婚那天场面混乱,她可不认为季明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不给自己下套。

只是徐子归是这么想的,秦氏却以为是徐子归这几天刚出了事,在宫中待的憋屈,以为徐子归虽嘴上说着不怨恨皇后。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疙瘩的,逐拍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小脑袋安慰道

“要回去也要等你头上的伤好些了我再与娘娘提接你回家待一段时间的事情呀。你这会子还不能见风,怎好来回奔波”

徐子归点头,即便她再着急见柳绿的表哥也要等自己头上的伤好了后再见不是逐徐子归也不着急,听秦氏同意等自己头上的伤好些了将自己接回去待一段时间,便也放了心,喜笑颜开的点头

“好,等女儿好些了回府看看祖母与大嫂去”

秦氏本以为还要再劝上几句的,没想到徐子归这么快同意了自己的话。逐笑着点头:“好,届时娘来接我们的小归儿回家。”

说完。便拍了拍徐子归的头,又笑道:“时间不早了,为娘不与你在这儿闲话了。我去慈宁宫给太后请过安后便回府了”

“诶”徐子归点头,想要起身送送秦氏,被秦氏拦住:“你身上不适不要起来了好生躺着罢”

说完,又对紫黛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嘱咐着紫黛好生照顾徐子归后便笑着带着文妈妈与竺香几个去了慈宁宫。

秦氏带着文妈妈几个去慈宁宫时太后也正与身边的李嬷嬷说着这次莫子渊的事情。

从她去见皇上皇上却是以各种理由拒绝见她开始,太后心里便觉得这里边定是有猫腻的。

皇上一向孝顺,她既然都从慈宁宫那边走到了养心殿,即便是出于对她一大把年纪赶了这么远的路的于心不忍。皇上也是不会对她避而不见的,而这次皇上却反常的不见她,这让太后不得不怀疑莫子渊只是得罪了皇上这么简单

“你说渊儿那孩子是怎么得罪了皇帝,竟让皇帝不仅迁怒了安阳。连我这老婆子他都不愿意见了”

“皇上的心思哪是奴婢们能猜测的,”李嬷嬷一面笑着给太后垂着腿,一面笑着说道:“连太后娘娘都猜不透自己的儿子想的什么,又何况是奴婢们”

李嬷嬷在太后身边伺候了大半辈子,最是知道太后听什么不喜听什么。太后一向喜欢别人在她面前提起皇上时是以“您儿子”这样的话开始的,而不是在她面前也将皇上当成皇帝。

李嬷嬷知道因着太后去养心殿皇上却没有见她而心里郁闷。所以这会子李嬷嬷自然是捡了太后听的话来说。

果然太后听了李嬷嬷的话后,逐喜笑颜开的开心起来,正欲再说什么,文燕从外打帘进来笑道

“娘娘,威国公夫人来给娘娘请安来了”

“快请进来,”听是秦氏来了,太后忙欠了欠身子对身边伺候的几个宫女们吩咐道:“快去给徐夫人倒茶”

说完,又对刚进来的秦氏招手:“快来坐”

秦氏先是笑着给太后请了安,才坐了下来。

秦氏一坐下,太后便先笑着问了问徐老太君与秦老太君的近况:“你婆母与你母亲可都还好”

“劳烦太后挂心,拖您的福,两位老人家都好”

得知两个老闺蜜都好,太后才放了心,直笑着点头说着“那好那好”。复又正了神色,面带愧疚的看着秦氏问道:“可去看过归儿了那孩子现在没事了吧”

听太后提起徐子归,秦氏也只是叹气:“无事了,这会子正精神着呢”

太后听徐子归这会子正精神着,这才点头算是放了心,又与秦氏闲话了几句后便露出乏了的模样来。秦氏见状,便忙起身告退。

太后又虚留了几句,秦氏笑着推脱说是府上有事,又将裴嫣然有了双身子的事与太后说了说,太后忙笑弯了眼

“大喜大喜,这第一胎最是要紧,你可千万要注意着那孩子些”

说完,又感慨道:“思易那孩子好像昨儿个还与渊儿在哀家膝下承欢,这会子竟是要当爹的人了”

说着,又想起莫子渊这会子连妻都未娶而徐子瑜却马上要当爹了,心里便是感慨万千。

秦氏听太后这么说,自然也是笑着符合:“是啊,像是昨儿臣妾还是与大嫂在娘娘跟前顽皮的小丫头,转眼臣妾竟是要当奶奶了”

听秦氏说起儿时,太后心里也是一阵感慨,却也不再虚留秦氏,只对秦氏摆了摆手笑道:“你且回去罢,瑜哥儿媳妇是第一胎,自是没什么经验,你可不能将这些交给你婆母,自己一个人出来躲懒”

秦氏则是屈膝福礼,笑着说:“娘娘教训的是,臣妾这便回府。”

说完,又给太后正儿八经的福了礼才退了下去。

秦氏走后,太后便是若有所思的盯着秦氏离去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良久,才淡淡开口对着文燕吩咐道:“你去养心殿瞧瞧,若是皇上这会子无事,便让他来慈宁宫一趟,哀家有事找他”

“是”

文燕屈膝应是,打帘下去

李嬷嬷则是继续一面给太后垂着腿一面笑着问道:“太后这是见徐世子快要当爹了,心里替咱们太子殿下着急,想要让皇上快些赐婚吧”

李嬷嬷毕竟伺候太后近半辈子,从刚刚秦氏说徐世子的夫人有孕开始,李嬷嬷便从太后眼中看到了羡慕。这会子秦氏刚走,太后便差人将皇上请来,摆明了是为了太子的婚事。

果然,李嬷嬷刚问完话,太后便指着李嬷嬷笑骂道:“你这老货,哀家的心思都让你猜透了”

说完,又说道:“瑜哥儿都快要当爹了,渊儿还未娶妻,哀家自然是着急的”未完待续。

ps:有人说徐子归不够莫子渊,还有人问若是徐子归没有猜透皇上的心思还会不会与莫子渊共患难。其实答案是肯定的。徐子归既然已经猜透了皇上的心思,知道自己不那么做皇上还是会原谅莫子渊,可徐子归却是依然那么做了。为了两个人的未来徐子归那么义无反顾,怎么会是不呢

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你们的支持么么哒~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