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见招拆招(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9字数:4163

因是莫清渊娶正妃,身为莫清渊的胞妹,莫意渊自然也身处其中。【】听着众人越来越离谱的众说纷纭,不由气红了脸。

虽这些人讨论的看似与莫清渊无关,可是郑嘉颖毕竟是莫清渊明媒正娶三礼六聘聘来的正妃。若是就这么被按上了命格太硬的说法,对于以后莫清渊夺嫡也是有阻碍的

毕竟郑嘉颖有“命硬”这样的传言,若是日后莫清渊登基,在莫清渊还没有继承人之前郑嘉颖便将莫清渊克死,那他们辛辛苦苦陪莫清渊打下的江山不还是别人的?到头来却成了替别人做的嫁衣。

谁也不愿意竹篮打水一场空,况且他们帮莫清渊打江山势必会得罪其他皇子,若是在莫清渊没有继承人就被郑嘉颖克死了,其他皇子上位,第一个解决的就是他们。到时候便真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一点好处没有反而还会将命搭上,谁又愿意再去替莫清渊卖命?

只是现在莫清渊的迎亲队伍还没回来,即便她再怎么解释那都是无力苍白的。如此一来,莫意渊心里便是更是恨毒了邵清媛。

无疑,郑嘉颖还未过门,不可能能买通皇子府的人替她做事这是期一。其二便是邵清媛身为受宠的侧妃,对她威胁最大的便是郑嘉颖这个被莫清渊明媒正娶的正妃。其三便是,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多少知道些之前淑妃曾有意让邵清媛给莫清渊做侧妃的,却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在徐子瑜婚礼上郑嘉颖与莫清渊出了那档子事,邵清媛这才从正妃跌成了侧妃的。

这些事情一联系起来,便也就心里都有了数,想着邵清媛这是为了争宠才故意在自己身子还不稳定时故意勾引着爷们在自己房中留宿,借此将月份不足的孩子流掉好陷害到快要过门的郑嘉颖身上。

这般一想,众人又不由纷纷唏嘘。虎毒还不食子呢,能将自己的孩子做成争宠筹码的,除了武后。便就是绍侧妃了。

徐子归淡淡撇了一眼气的脸色煞白却始终反驳不出一句话的莫意渊,心里微动,将桌上茶杯端起来掩饰住自己眼中神色,又在众说纷纭中添了一笔

“若是误了吉时。新娘子进门就不吉利了”

“你”

莫意渊气急,她本就着急众人对郑嘉颖的讨论,这会子徐子归又添了这么一句,更是让众人心里坐实了郑嘉颖此人不详的说法。莫意渊不由气急指着徐子归的鼻子便要开骂。

其实若是徐子归服个软认个错什么,莫意渊也就看在这是她胞兄的婚礼上不再计较。偏徐子归又挑衅的看着莫意渊。莫意渊没有台阶下,自然是做出一副要与徐子归拼命的样子来

周意宁怕徐子归在这种场合与莫意渊吵起来,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连带着将自己的名声一起损了,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却见有人慌慌张张满头大汗的从远处跑过来对着徐子归福了礼说道

“郡主快去前院瞧瞧罢,陵二爷与六皇子吵起来了”

听眼前小厮这么一说,徐子归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这下坏了,她在这儿与莫意渊杠上,徐子陵在前院又与六皇子吵起来。这怕是要被有心人说成是故意来闹事的了。

这不。跑过来找徐子归的那小厮话音刚落,莫意渊便冷笑着看着徐子归,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徐子归,你们家人来参加本宫四哥的婚礼到底是来祝福的还是来捣乱的?”

徐子归先是用垂下来的袖口挡住自己握紧的拳,一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面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玩味的看着莫意渊,语气淡淡

“既然过来,那自然是来祝福的。况且云锦的二哥一向谦逊温和,怎么好好的又与二公主的六哥吵起来了?”

果然如徐子归所料,她一说完这句话。莫意渊便如同捉住她的错处一般兴奋,手指着徐子归,趾高气昂

“所以你的意思是本宫的六哥胡搅蛮缠了么”

徐子归嘴角勾了勾,眼中一闪而过计谋得逞的金光。转而便是一副惶恐的模样:“云锦不是这个意思,二公主却要这般曲解云锦的意思……”

徐子归话未说完,可脸上的表情却让人想象。出了威国公府,徐家其他几房在京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徐子陵自来谦和也是上京城中有目共睹的,而徐子归更是自来就有温良娴熟的称呼。在上京城中一直颇得好评的兄妹俩怎么到你们面前就与你们处处为敌了呢?

结果可想而知。大家也都有眼睛,席间徐子归除了那句“新娘子误了吉时便不吉利”的话以外便没再说别的话,其余时间都是莫意渊一直在咄咄逼人而徐子归是一言不发的。由此众人便可相像的出徐子陵那边想是与这边的情况无意了

莫意渊见徐子归一句话之间便能引着众人的思想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恨不得上前撕了徐子归的那一张嘴。

“你说你二哥温驯知礼,那不就是说本宫的六哥与你二哥吵起来,错处全在本宫六哥身上了?”

莫意渊不知该如何像徐子归那般一句话便能轻而易举的引导众人的思想,便只好抓着刚刚徐子归言语中的错处不放了

徐子归现在是万不能有一点污点的。见莫意渊一直抓着徐子归刚刚言语上的错处不放,一直在担心徐子归的周意宁脑子里正在飞快的想着主意,却不想徐子归已经淡淡开口

“云锦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徐子归笑意盈盈的看着莫意渊,脸上一派从容,看不出一丝害怕担忧

莫意渊最最不得徐子归这么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正欲再说些什么,却只见徐子归话峰一转,眼神落在了刚刚过来报信的小厮身上

“六皇子一向儒雅温和,与陵二哥哥吵起来也定不会是六皇子的错,臣女的意思不过是在质疑这位小兄弟的话罢了。”

说着,徐子归本来一直是面带微笑的模样变的严肃起来,冷笑的看着刚刚匆忙跑来报信的小厮,脸色严肃的说道

“其一,陵二爷与六皇子吵起来你该找世子爷的。可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我一介女子,怎么能进的了全是男客的前院?其二,我从未在府中见过你,即便你是三叔府上的。那也不是得主子重用的,若真是得主子重用,我是一定都见过的。而与皇子吵起来这样的事即便是要开报于我知道自然也是贴身小厮过来报于我知道的,怎么会找一个平日里默不作声的人过来?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徐家公子与皇子吵起来也算是一桩丑事,家丑不可外扬,这样的事你该是瞧瞧告诉我的,怎么你却要嚷嚷的让大家都知道,且声音大的便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陵二爷冲撞了六皇子?”

徐子归一番话下来,脸色已是从刚刚的气愤渐渐的变的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来。那人站在徐子归面前,虽比徐子归高出一个头,却总感觉到一种压迫感

“奴……奴才只是……”

“你只是什么?”有了徐子归的那一通话,一直站在徐子归身边的徐子凝也总算是有了反应。往徐子归身边凑了凑后,徐子凝亦是冷笑的看着那小厮冷笑道

“莫不说大姐没见过你了。就连我都没见过你,你凭什么说是我徐府的人?”

“五小姐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没见过小的也是情有可原,”那小厮虽说一开始因着徐子归的一番话有些心慌,却也是很快的镇定下来,对徐子凝拱手嬉皮笑脸道:“小的是二老爷府上的人,陵二爷冲撞了六爷却始终不肯道歉,两人因一语不合便吵了起来,偏偏国公爷与三老爷又都不在,只二老爷一个在旁边劝慰着。这才逐了奴才过来与郡主说一声的”

说着,那人又看向徐子归,对徐子归拱了拱手,收了脸上嬉皮笑脸的神色。正色道:“二老爷说郡主在宫中常住,自然与各位皇子是相熟的,说是让郡主过去劝劝,想着六爷看在郡主的面子上也许就不怪罪咱们陵二爷了呢”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面子这么大?”徐子归嘴角带着冷笑,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他:“男女授受不亲,我即便在宫中常住也是在后宫之中走动。哪里就与爷们相熟了?再者说,若真说起与各皇子相熟,谁能比得过我大哥?二叔不让你不去找我大哥却来找我,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人一上来就要拉着徐子归去前院,被人拆穿了却还能始终脸色不变的继续与徐子归演戏,足见这人的心思有多深

这人背后的主人到底想做什么?毁了徐府的名声?还是想方设法的将她骗去没人的地方再对她做些什么?

徐子归冷笑,这人背后的主子心思定是极细腻的让人觉得恐怖,这人过来大声的宣扬徐子陵冲撞了六皇子,徐府近日来隆恩正浓,徐子陵在四皇子的婚礼上冲撞了六皇子,不是恃宠而骄是什么?况且那人都当众这般说了,若是她再坚持不去前院看一下便显得铁石心肠,没有手足情了连自己二哥闯了祸,自己明明有能力救都“见死不救”了,更别说日后不相干的人想要找她办事她会不会帮忙了,这样铁石心肠的人又何以母仪天下?

这样一来,徐子归却是去也不是留也不是了。季明月坐在徐子归的隔桌,一面漫不经心的品着手中的茶,嘴里噙着淡笑着看着徐子归到底该如何是好。

徐子归一向敏感,即便季明月的目光很淡,可徐子归还是多少感受到了一丝不太友善的目光。徐子归本是进退两难的有些僵持的,这会子循着感觉看过去之后,嘴角微勾,心里便有了主意,信步往季明月方向走了过去

“云锦见过明月公主”

“云锦妹妹快快起来,作甚行这么大的礼”季明月嗔瞪了徐子归一眼,急忙扶住要跪下的徐子归嗔怒:“你我姐妹一场算是一家人,说起来日后我还要给妹妹行礼呢,妹妹的礼我怎么敢当”

徐子归心里冷笑,这个季明月可真是无时无刻的不给自己下套啊。自己若是真的是十二岁的小姑娘这会子估计就已经听了季明月的话骄傲的上了天,当真摆出太子妃的款儿来。

只可惜,她虽是十二岁,可灵魂却是一个成年人,自然不会因着季明月的几句话就真的骄傲起来。

徐子归正欲冷笑着反驳,却转念一想,及时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季明月这么说并不单纯的是想让她摆出太子妃的派头来毁了名声,而是想到自己可能会不上她的套,从而义正言辞的拒绝她。到时徐子归若是再以季明月与莫城渊的关系来说话让季明月帮着劝慰莫城渊不要怪罪徐子陵时,季明月便能用她的话来回话,届时不仅能拒绝她,还能给她心里添点堵,真真是一举多得

这么细思下来,徐子归也不得不佩服季明月的缜密心思。

“哪有公主给云锦行礼的理儿?”细细想下来,徐子归只好装作听不懂季明月话中细思一般,笑着拉着季明月的手给季明月福了礼,又叹道:“见公主一人在这儿独自赏花本是一道风景,却不想非要为了云锦那不成器的二哥来叨唠公主……”

说着,徐子归叹了叹气,将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徐子凝拉到身边说道:“这便是明月公主……公主,这是云锦的五妹,是云锦那个冲撞了六爷的不成器的二哥的庶妹,闺名子凝……五妹妹刚刚听二哥与六爷起了冲突急的不得了,云锦劝她说六爷定会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会与二哥计较的,偏偏五妹妹还是担心,云锦这才拉着她过来,明月公主好歹也帮着安慰安慰我这妹妹”

徐子归也没明说季明月与莫城渊的关系,也是这般模棱两可的话。只是大家人都在京城自然都是知道季明月与莫城渊的关系的。虽说徐子归找季明月有些唐突,却也是万不得已的办法

这般一来,徐子归在众人眼里不仅重情重义,也算得上是足智多谋了,倒可惜没如了设计这一出戏的人的愿。这般一来徐子归不但没将名声毁了不说,反而名声还越来越好了。

说完那些话,徐子归便嘴角噙着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季明月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