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见招拆招(四)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29字数:4024

徐子归乍一看到这两个口型,先是一愣,稍后才明白过来,是莫子渊在提醒自己,让自己好好注意着徐子云,尤其是西园那边,徐子云很有可能要在西园那边做出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全文字阅读】

爷们都去了前院闹酒去了,剩下一窝女眷在新房里又热闹了一会儿,却也都只是表面一团和气。

徐子云就是趁着热闹偷偷溜出去的。徐子云一出去,一直在徐子云身旁的徐子若就看到了,本想着立即去跟徐子归说去的,却是刚到徐子归身边还没开口时,郑嘉颖却是赶在了徐子若前面开了口

“云锦郡主今儿穿的这身衣服真真是趁人脸色,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儿是云锦郡主大婚呢”

按理说新嫁娘是不该出口说话的,新嫁娘都该是在大家闹房时低垂着脑袋装作娇羞的样子的。郑嘉颖在这个时候开口,听在众人耳中本就觉得郑嘉颖没有教养。

偏偏今儿徐子归穿了一身桃红色的衣服,郑嘉颖那般说便不得不让人多想妾是不允许穿正红的,且大户人家纳妾时,女方都是穿一身桃红的,郑嘉颖这么说便像是在说徐子归上赶着给莫清渊做侧妃了。

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可她却一直揪着不放, 这么一来便会有些人觉得郑嘉颖太过小家子气了些。

郑国公府又不是那等子小门小户的人家,新嫁娘尽量不要说话这样的规矩郑嘉颖怎么会不懂?

再者,今天的婚礼本来就已经够乱的了,她已经被冠上了“不检点”“克夫”“不吉”的几顶帽子,这会子却又在影射徐子归一身桃红是要与人为妾,摆明自己很介意莫城渊的那句“四哥眼神一直不离云锦郡主”的话。

这般没有容人之量,莫说是皇子正妃了,恐怕普通人家都不会容忍这样的人来做一府主母吧。

这样一来,她的名声也算是彻底毁了。

郑嘉颖不是傻子,又自幼生活在钩心斗角的大宅院里。谨言慎行这样的道理岂会不懂?想来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吧。

徐子归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这里人多口杂任谁说话之前都是要在心里过上多遍才肯说出口的,怎么郑嘉颖这么急切?以她现在这种坏的不能再坏的名声来说,不是应该更要万事小心才是么?

虽徐子归心里疑惑郑嘉颖这般作为所谓何事。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半分,徐子归依旧笑容得体的对着郑嘉颖微微欠身,笑道

“能得四皇子妃这样的美人儿一声夸赞,看来今儿我穿的这一身衣裳是穿对了”

徐子归回答得体,并未因郑嘉颖影射她要与人做妾而生气。也并没有拿出准太子妃的派头来压人一等,而是嬉笑着用一句顽笑话一语带过这样原本尴尬的谈话。

这么两厢一对比,便比出了高低胜负。不乏有人叹息世家出身的姑娘就是与那些半路上上位的人家有教养的多,也怪不得即便是年纪相差这么多,可皇上仍旧选择了徐家的长女来做太子妃。

敢说皇上看中的太子妃要与人做妾,想来郑嘉颖胆子着实不小,只是既然徐子归都不计较,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会子更有那些心思玲珑的人嬉笑着转移了话题,也有不少人借口府上有事先行离开的。

其实郑嘉颖在说完那句话后便已经后悔,她早已经成了上京城中的笑柄。本来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是想着凭借众人的同情心多少扳回一局的,却不想刚刚自己只是着急想要阻止徐子若开口,竟说出那般话来,郑嘉颖这会子是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断的。

郑嘉颖眼中一闪而过的后悔正好落入徐子归眼中,徐子归微微挑眉,看了看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徐子若,心下了然。不动声色的往徐子若身旁站了站,悄声问道

“什么事?”

刚刚被郑嘉颖那么一打岔便已经耽搁了许久的时间,徐子若怕再耽搁一秒徐子云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逐徐子归一问,徐子若便急忙说道

“刚刚二姐一个人出去了。”

原来如此。徐子归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又恢复娇羞状坐在床边低垂着脑袋的郑嘉颖,徐子归嘴角似有若无的勾出一丝嘲讽。

看来郑嘉颖果真通过郑氏与徐子云联手了。

徐子归着实搞不懂郑嘉颖到底是脑子有病还是许久不动脑子以导致脑子发霉,居然新婚第一天就想着要给自己的丈夫纳妾。这也真真是太贤惠了些。

“大姐?”徐子若见徐子归久久没有声响,不由狐疑的看向徐子归,悄声问道:“我们现在去阻止二姐么?”

“不用”

徐子归勾了勾嘴角,高深莫测的对徐子若眨了眨眼睛,示意徐子若放心。左右素云已经跟着徐子云,而刚刚在后院时她因放心素云一人看不住徐子云。又将素雪派了过去。这会子两人一起看着徐子云,凭她有再大的本事那也是无济于事的了。

只是徐子归特别好奇的是,今儿这一天已经够乱的了。先是大早上的邵清媛小产,再是郑嘉颖误了过门的吉时,这会子郑嘉颖居然还不阻止徐子云,还要让徐子云与莫清渊的事情暴露在众人面前。郑嘉颖这是打算要给莫清渊一个终身难忘的婚礼么?还是说她觉得自己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太过吃亏,这才要花了力气的使劲让自己的婚礼热闹起来,让自己的婚礼看起来与众不同?

莫清渊娶了这么一个“能干”的媳妇儿还真是上辈子造了不少孽。徐子归翻着白眼心里暗暗。腹诽了好一会儿,转念一想却又笑了起来。上一世,莫清渊不就是造了不少孽么。

见徐子归莫名其妙的自己一个人傻笑,莫乐渊便觉得诡异,与徐子若对视一眼,见徐子若耸了耸肩,也是一副懵懂的模样。

莫乐渊无奈,看了看一旁与人寒暄的秦氏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才挽了徐子归的胳膊调侃道

“你一个人傻乐什么呢?”

“就是啊,”周意宁也拿着帕子捂着嘴笑着凑趣:“一声不响的只一个人在这儿傻乐。有什么高兴道事说出来与我们分享分享,让我们一同乐呵乐呵也”

“大姐该不会是被二姐气傻了吧?”

嗯,三个人之中只有徐子若的表情最正经,满脸全是担忧的神色。

只是徐子若那一脸担忧的神色让徐子归满脸黑线。嘴角为抽的看了三人一眼,咬牙切齿

“我没事儿”

说完,为了防止三人再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徐子归急忙对着一旁与人说话的秦氏福了福礼笑道

“娘,这屋里闷的很。女儿想出去透透气”

与秦氏说话的夫人她家男人是威国公的下属,这会子听徐子归这般说,逐笑道:“郡主到底还是个孩子,总是贪玩了些”

秦氏则是笑道:“都十二三岁了还这般孩子气,都不知道该如何管教了。”

说完,又对着徐子归摆手笑道:“去罢去罢,别走远了,咱们一会儿就回去”

徐子归点头应是,对秦氏与那位夫人福了福礼,便与莫乐渊几个出了新房。

几人出了新房。徐子归便紧抿着一言不发的往西园方向走去。

虽说有素云素雪两个人看着徐子云,徐子归也算是放心,只是徐子归担心徐子云这边她看住了,万一莫清渊甘愿上钩,再生出些什么事来,那她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便全都白费。逐,一出了新房,徐子归变急着去西园将徐子云给绑回来。

见徐子归脸上不复刚才的笑意,而是带了一层薄怒,周意宁又仔细瞧了瞧周围。见果然少了徐子云,逐心下了然,知道徐子归的那个庶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逐拉着徐子归的手劝慰道

“你这般怒气冲冲的,没得一会儿见着人失了理智”

“可不是。周姐姐说的没错,”徐子若见状也上前拉了徐子归的另一只手劝道:“姐姐不是派了人跟着的么,莫要再担心了。”

说完,转念一想,猜出徐子归可能是不放心前院那边,逐又说道:“前院有大哥太子殿下他们。大姐尽管放心就是了”

徐子云说罢,莫乐渊接着笑着转移了话题:“许久不见万姐姐,今儿好不容易见上一见,原是想着要与她叙叙旧的,谁知竟走的这般早。”

“不是说府上有事么,”徐子归皱眉,虽还是不甚放心,却也觉得几人说的在理儿,便也就不再坚持去西园,而是与几人说起了闲话:“你若是想她,哪日我陪你去万府瞧她去就是了,正好我也许久未见表姐了。”

说完,又叹息感慨起来:“如今二姐也许了人家马上就要嫁人,也是不能再长出来走动的了”

前些日子吴氏刚刚给自己的小女儿相看好了自己娘家哥哥的次子。看来吴氏是从大女儿那儿吸取了教训,知道嫁女儿时那人的身份地位可以不高,人品却是不可以不好的。

这次吴氏给秦思雨相看的是自己娘家的哥哥,亲舅母做婆母,且吴毅又不是长子秦思雨嫁过去后万事有长嫂担着更是不需要她操心的。日后再凭借着家中势力在谋个官职外放,两人的日子便更是乐得逍遥自在。

虽说日后若是外放吴氏便不能常见到女儿,那也比得过如今大女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强些不是?因着这般想法,吴氏这才同意了自己母亲的说媒,再者吴家也不是那等小门小户,吴老爷子是当今圣上做皇子时的师父,是帝师,吴家也算得上是书香世家了。只是吴老爷子为官清正,在当今圣上登基之后拒绝了皇上所赐的爵位罢了。

逐在听到徐子归提起秦思雨的婚事后一周意宁接着捂着嘴笑道:“没想到秦妹妹那么野的性子竟是嫁了个书香世家。”

周意宁此话一出,徐子若也接着捂着嘴笑道:“周姐姐这张嘴真真是气人,想说儿表姐猴皮儿直说就是了,何必要说的这般委婉”

周意宁听后连忙笑着摆手说道:“这可不是我说的,别日后传到那混世魔王耳里她又来闹我。”

“主子,”几人正说的开心,月容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徐子归跟前,先是给几人行了礼,便跟徐子归直奔主题去了:“刚刚四皇子装醉逃了众人的闹酒,这会子正往西园那边去了”

“往西园那边去了?”徐子归皱眉,以莫子渊的性子今儿这样的日子定是会小心小心再小心才是的,怎么会被人骗去了西园?

月容点头,亦是皱着眉头说道:“奴婢原是一直看着二老爷的,只见二老爷与四皇子耳语了几句话,四皇子便假装醉酒逃了前院往西园方向去了。”

徐子云的心思徐子若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听莫清渊这会子正往西园那边去,徐子若便猜出是徐子云的主意,逐在听完月容的话之后急忙问道

“二姑娘呢?可还在西园?若是还在西园那还是要劳烦月容姐姐将二姑娘请过来才是。”

徐子云话音刚落,月容则是先看了看徐子归,见徐子归并没有阻拦的意思,知道徐子归不打算瞒着几人,这才又说道:“二姑娘这会子应该被素云拦着没去成玉西园……”

“什么叫应该没去成?”徐子归皱眉打断月容的话,冷着脸说道:“我不想再听到什么可能应该之类的词,我要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

“是”月容点头,对徐子归抱着拳说道:“主子教训得是,奴婢这就去西园将二姑娘请到主子这儿来。”

徐子归这才松了面孔微微点头。见徐子归点头,月容福了礼便往西园那边走去。

徐子若则是看着徐子归担忧道:“二姐姐不会真的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吧?这毕竟是四皇子的婚礼,若是真的出了什么让皇家脸上无光的丑闻,皇上再迁怒到父亲母亲身上可该如何是好”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