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和离(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32字数:4182

“你可是还在怪万姐姐瞒着你这件事?”见徐子归一路无话,进了北苑之后,莫乐渊也只好干笑着打破沉默:“我知这么问确实是在明知故问,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多劝什么,只是毕竟姐妹一场,若是就这般离了心岂不是可惜?”

“我将她当做姐妹来看待,也不见得人家会真心待我。【全文字阅读】”

徐子归冷哼,显然是被万陆伤透了心的。

莫乐渊叹气:“那毕竟是她母亲她表姐,一头是亲人,一头是姐妹,你说让她怎么选?她也为难的很啊”

“一点都不为难,”徐子归将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之后,冷笑道:“哪里就为难了?普通人家里媳妇儿小产了,这家人还要去与那媳妇儿的母家说一声呢更何况是咱们这样重规矩的人家”

别人家里哪个媳妇儿有了身孕不是被供起来的?尤其是第一胎,媳妇儿没有经验难不成已经生过儿子的婆婆会没有经验?况且头三个月又是最不稳定最易小产的三个月,大夫大多都是要叮嘱着不让下床走动的。万夫人可倒好,却是在这个时候变着法子的折磨秦思鸢。又是晨昏定省又是立规矩,还要刻意折磨人家,不让人家吃饭,这样下来不小产才怪

这会子小产了,又知道害怕她们左相府的势力了,知道藏着掖着了?当时做这些事时怎么就不想想后果呢?况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小产了,就赶紧负荆请罪去好了,偏偏还要藏着瞒着,这又是什么理儿?难道是想着暗自将人弄死后再对外宣称是秦思鸢身体不好病故的?真当她们一个两个是傻的不成?

被徐子归这么一呛,莫乐渊本身就苍白无力的语气就更加无力起来:“若是万夫人要求万姐姐,不让万姐姐与你说这些事,她又如何能与你说?她若是不管不顾的与你说了,届时一顶忤逆长辈不孝的罪名接着落了下来,她又该怎么办?”

徐子归冷笑。从上次莫清渊大婚时,她可没从万陆脸上看到愧疚,就连一丝害怕都没有,她看到的全都是坦然自若的笑。与若无其事的脸色。

“上次她帮着隐瞒我大表姐小产的事情时我便已经与她说过,她娘对我表姐不安好心,定是整日想着怎么将我表姐磋磨死的,若是她帮着她娘继续隐瞒就是日后害死我表姐的间接凶手。”徐子归叹气,脸上也没了冷笑。也算是恢复了平静,像是在讲述别人的事情一般,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瞧着她也像是真心悔过,脸上的愧疚也是真心的,便也就一心软原谅了她。可现在呢?现在再次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她的选择却还是站在了她母亲那边。”

秦思鸢未出阁时,与万陆也算是闺阁密友,况且上次莫乐渊听信邵清媛的挑拨,误会秦思雨与卫远风怎么样时,还是万陆拼着得罪邵清媛的可能证明了秦思雨的清白。秦思鸢自然是感谢万陆的。可现在呢?

万陆明知道她娘想将秦思鸢磋磨死。却还是选择了站在她娘那边默不作声,只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这样的人又怎么值得再做朋友?徐子归心里悲凉,又说道

“上次在四皇子婚礼上时,你可见她见我们时有半分的愧疚?”

经徐子归这么一说,莫乐渊这才想起来,自己去万尚书府时,万陆拦着自己不让自己去看秦思鸢时,眼里闪躲的情绪全是害怕与担心,却是连半分愧疚都没有的。更何况是在大家都没有察觉时的莫清渊婚礼上了。那次万陆坦然自若若无其事的笑颜莫乐渊倒是还记得。

“当初求娶鸢儿过门也是万夫人亲自来的,也是她主动托人求得鸢儿做媳妇儿。怎么这会子又是要让自己外甥女做妾,又是这般折磨鸢儿的,她这么做到底是为甚?”

为什么?徐子归也不知道,不过她们两个很快就知道了。因为秦氏与去左相府将这事儿一说之后。秦威听说自己自小宠大的孙女儿被欺负成这样,立马拿出当年征战边疆时的家伙来要往万府冲。幸好秦老太君虽是生气,却也知道若是放任左相这般,定是会去万府闹出人命来的,这才急忙劝住了秦威。只是好不容易劝住了秦威,秦杨和秦思风却也是得了消息赶了过来。听说女儿姐姐被人欺负。这两人也是吵了家伙就要往外冲。秦威那好不容易被劝下去的火气便又蹭的一下上了来,拿着还未来得及放下的家伙就要与儿子孙子一起给孙女报仇。

秦老太君见这劝也劝不住了,便与吴氏和秦氏三人互看一眼后,见儿媳妇和女儿眼里也全是愤怒,便重重叹了一口气后说道:“罢了,当初是我们识人不清,若是现在不打算再与那家人家过了,咱们便准备准备好好商讨一下,明儿再去万尚书府,直接与人提和离的事”

听秦老太君这样说,爱女心切的秦杨便怒喝一声:“和离这日子是没法过的再这么过下去,我好好的女儿岂不是要被人磋磨死”

秦思风也是跟着父亲一起附和道:“哪怕这辈子大姐都嫁不出去,也好过这般被人生生折磨死的好……”

“风哥儿”不等秦思风说完,吴氏便轻声呵斥道:“不得胡说”

说罢,便红着眼眶看着秦杨,哽咽道:“女儿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出了这般的事情我岂能是不心疼的?只是鸢姐儿若是因着姑爷纳妾就要和离,这么个和离的原因一出,日后还怎么再给鸢姐儿寻个好人家?老爷只自己解了气,难不成连女儿都不管了么?”

这个时候秦老爷子也冷静了下来,放下手中的家伙叹道:“大姐儿自小在我膝下长大,自小乖巧懂事,作为府上的大姐对颇为照顾弟妹,偶尔因着下人的疏忽受了委屈也是隐忍着过去。这些我看在眼里,欣慰有这般乖巧懂事的孙女儿。早知道万府是这样欺软怕硬的人家,当初就该寻个泼辣的人嫁过去整治她们一番”

“敲爹说的,难不成泼辣的就不是自己的孙女出了事就不心疼的?”秦氏见秦威冷静下来,多少松了一口气,上前将秦老爷子扶上座位劝慰道:“爹倒是说了一时气话要鸢姐儿与万姑爷和离。却不想想咱们鸢姐儿愿不愿意呢?”

万尚书府正好在威国公府所在的那条胡同后面,离得近些,秦氏便闲来无事时偶尔去看看秦思鸢,有好几次后看到红袖添香琴瑟和鸣的场面。心里便觉得小两口过的也算幸福。心里放心了,便也就减少了去万府的次数,却不想自己只是最近几日没去却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姑姑说的正是这个理儿,”秦思雨见大人们都心平气和下来,也插话说起了自己的意见:“娘说的也对。只是姑姑跟娘亲只想着大姐姐日后怎么办。却忘了现在大姐姐如今也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说着,因怕自己说错话,说到一半时,便悄悄抬起头来询问般看了看吴氏。见吴氏对自己点头,眼神鼓励自己继续说下去,秦思雨才放了心,继续说了起来

“与其考虑以后大姐姐怎么办,倒不如想想现在大姐姐该怎么办。若是大姐姐现在在万家过的确实不如意,以女儿之意,便是同意祖母的意思。让大姐姐与大姐夫和离。”

“你这孩子真真是在胡说”吴氏瞪了秦思雨一眼,训斥道:“和离对女人来说名声本就不好,更何况你大姐若是只因为你大姐夫纳妾就要与人和离,这么个善妒的名声出来,日后你大姐还要不要再嫁人了?”

“若是大姐姐嫁不出去了,咱们家就养她一辈子,难不成咱们府上就缺了大姐姐那口饭不成?”

秦思风一直以来总是喜欢跟秦思雨唱反调,这次却是站在了妹妹这一边。见有人支持自己,还是平日里总是与自己意见不合的二哥,秦思雨更有了说下去的勇气。于是继续说道

“难不成一个名声比大姐姐的命还重要不成?再者,万府不仅是瞒着咱们给大姐夫纳了妾。大姐姐两次小产万府都瞒着咱们,其居心不轨早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以这样的理由与人和离。难不成还会有人说咱们的不是不成?届时京城众人也只会说万府的不是而可怜我姐姐错嫁良人”

秦思雨平日里也与万陆私交不错。万陆又曾经当众证明过她的清白,秦思雨是在就将她当做知心朋友来交的。上次秦思鸢小产,她曾也怪罪过万陆,却也劝说自己万陆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这般做的,后又因为万陆去给徐子归道歉。后来秦思雨听徐子归说万陆是真心悔过了,便也就不计前嫌的原谅了她。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却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才过了没几个月却又再次发生。

秦思鸢毕竟是秦思雨的亲姐姐,平日里对她百般疼爱。而出了这样的事情万陆却还是瞒着她们,秦思雨心里不由的便连万陆一起都怪罪了起来。

秦思雨这番话下来说的几人都是震惊不已,秦老太君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一拍桌子赞道:“二姐儿这话说的正是我心里想说的话,若是大姐儿在万府过得不如意还不如将人接回来,咱们府上也不缺大姐儿这口饭,况且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歪,凭他们怎么说去吧,找不到良人咱就不嫁”

秦老太君说的慷慨激昂,届时把人都说动了。大家又合计了一会儿后,便各自散了回去休息。秦氏也因着天色已晚住在了左相府。因和离事宜出当事人与一族族长外,不宜有外男在场,逐秦威秦杨父子两个并没有去,秦思雨是未出阁的女儿,这样的事情也不好露面,逐这次去万府的,也就只有秦老太君吴氏及秦氏。

“哟,稀客稀客呀,是什么风将亲家太太给吹来了。”

万夫人没想到几人会来,带着万陆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站在门口笑着迎接这几人。

在府外吴氏她们也不好闹得太过僵硬,也只好装作无事一般,与她们母女两个有说有笑的进了万府。只是一进了万府,吴氏脸上的笑容便垮了下来,一甩手将万夫人跨在她胳膊身上的手甩了下去,冷笑道

“万夫人可千万不要再喊什么亲家太太这样的话了,我可担不起这么个亲家。”

吴氏的话让万夫人的脸也跟着垮了下来:“亲家太太这话怎么说什么叫担不起我们这样的亲家”

秦氏冷笑:“万夫人还是先带我们去看看鸢姐儿再说吧”

听秦氏提起秦思鸢,万夫人脸色接着变了,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她们:“鸢儿身上有些不适……”

“不适?”秦老太君冷笑,冷冷的看了万夫人一眼:“我好好的外孙女身体健康硬朗,怎么就到了你万府三天两头的就生病”

“我……这…….”

万夫人听了这样的话,更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吴氏便趁着这个空档冷笑道:“听说府上新进了姨娘,我们来了怎么不来拜见我们一番?”

听吴氏提起程华裳,万夫人震惊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们她确实是一直以为莫乐渊没有与徐子归说的。

见万夫人这个样,吴氏脸上的冷笑更甚:“怎么?没想到我们什么都知道了?”

“与她废话这么多作甚”吴氏一说完,秦氏便冷笑着开口:“还是赶紧到鸢儿院子里瞧瞧去,看看鸢儿现在是个什么境况才是。”

经秦氏这么一提,吴氏才想起这番前来不是来与万夫人吵架讨说法的,而是来看望女儿再说和离事宜的。逐也不再与人废话,因万府她也来过几次,也算是记路的人,便也不需要万夫人引着,一路找到了秦思鸢的院中。

不去还好,一见到平日里光鲜亮丽的女儿如今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面如死灰的模样,就连眼中都毫无一丝生机,吴氏心里就抽疼抽疼的,一个气不顺,失了理智,顺手就从小几上拿了个茶杯朝身后万夫人扔了过去

“畜生你们都是畜生”未完待续。

ps: 对不起对不起,这几天考试耽搁了,希望大家原谅。明天再考一天,后天恢复正常,大家早些休息,晚安么么哒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