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和离(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33字数:4091

“夫人娘”

吴氏一个茶杯扔了过去,直冲冲的砸到了万夫人身上。【】茶杯在万夫人身上停留一瞬,接着落地,碎成了渣片。

辛亏已是春日寒意却依旧没过,万夫人身上穿的多了些,所幸并没有伤到。

万陆与万尚书府的丫鬟急忙上前将万夫人推了开。秦氏也怕吴氏这般下去后在万尚书闹出人命来,也上前与吴氏身边的丫鬟一起将吴氏拉至一旁

“你这是作甚?来之前不是说好心平气和的跟她们说说鸢丫头与万少爷和离的事情么?”

“姑母您说什么?”秦思鸢本就还没来得及给吴氏她们行礼,吴氏便将茶杯扔到了万夫人身上,这会子听到秦氏的话后,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们:“娘,姑母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和离?”

“我的儿,”吴氏听女儿说话的声音都是带着虚弱,心疼的上前抱住女儿直掉眼泪:“这样的人家没甚好舍不得的,乖女儿娘今儿个就来接你回家”

似是打定了要和离的心,秦氏竟是连万延廷一声“姑爷”都不肯喊得了。万夫人听说了几人来意后,先是震惊的看了看几人后,复眼珠子快速转了转,便有了主意上来

“瞧亲家太太这话说的,咱们万家的媳妇儿回哪儿去?”说着,便假意笑盈盈的坐在了秦思鸢一侧,假意亲昵的笑道:“好孩子,咱哪儿都不去”

“我呸”吴氏虽出身书香世家,平日里举手投足间也全都是书香儒雅之气,这会子却是被万家这家人家气的变得如同市井小妇一般,指着万夫人的鼻子骂了起来:“你莫要做戏我好好的女儿自嫁进你们万府受了多少罪你们自己心里就没点数了?”

说着,吴氏气的咳嗽了几声,秦氏见吴氏这样,心里也不好受,直指着万夫人接着说道:“三番两次的害我女儿小产,鸢丫头肚里怀的好歹那也是你的孙子。我倒要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黑到什么程度,才会连自己的孙子也会这般残忍”

“娘,姑母……”秦思鸢见几位长辈吵得不可开交。心里难过,却也是真的对万延廷有感情的,不舍得就这般跟着母亲回家,自然也不舍得和离,逐开口劝解:“婆母。你们莫要再为了媳妇儿吵了,为了媳妇儿伤了身子也不值当。”

奈何秦思鸢的声音太过虚弱,争执中的三人并没有听见,反而是一直在一旁安静陪着默不作声的秦老太君听见了秦思鸢这句话,立马心疼的抹起了眼泪

“我可怜的丫头,大小就懂事,这会子被人伤成了这样竟还替别人着想。就因着你太善良,这些人才将你当傻子一般欺负”

说罢,扫视了争执中的三人一眼,说道:“都别吵了。听老身说几句”

秦老太君声音虽不大,可这些年来的积威下来,嗓音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压得众人立马都是大气不敢再出一声的。

见众人都安静了,秦老太君才冷眼看着万家众人,冷声道:“鸢丫头自小在老身膝下长大,因乖巧懂事颇得太后娘娘喜爱,自小也是千娇万宠宠大的,这会子却是受了这等子委屈,这若是传到太后她来人家耳朵里。看你们一个个怎么到太后娘娘跟前解释去”

说罢,直直的看着万夫人半晌后,才冷笑道:“先是害鸢丫头三番两次小产,这会子又弄出个外甥女做姨娘来恶心鸢丫头。你们这是嫌鸢丫儿死的还不够早是不是”

说到最后,秦老太君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抬高了许多,吓得万夫人与万陆皆是一哆嗦。恰在这时万延廷也得了消息,从衙门里赶了回来。见吴氏秦老太君都在,便瞬间心里有了数,知道是出了什么事。逐急忙弯腰给秦老太君与吴氏秦氏几人行了大礼笑道

“岳家长辈前来也不着人与小婿说一声,小婿来迟,希望岳家长辈看在小婿不知情的份上宽分一二,莫要怪罪小婿才是。”

“哼,”吴氏冷哼,却是正眼也不看一眼万延廷:“我可当不起万大人的大礼,万大人还是赶紧起来吧”

凭程华裳是凭了什么计谋坐上了程姨娘这个位置,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万延廷意志坚定也不会让程华裳钻了空子。况且,秦思鸢出了这样的事,万夫人封锁了消息,他若是真为秦思鸢考虑,作为女婿的万延廷去左相府坐坐将这件事与秦杨他们说说不就可以了么?可是万延廷却是跟万陆一样,选择了自己母亲这边,虽不支持,却也是默不作声的默许了万夫人的这种做法。这与共犯又有什么区别呢?

“岳母大人的话小婿怎么听不懂?”万延廷虽心里害怕,面上却依旧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来,似是好脾气的忍让着吴氏冷眼嘲讽一般,继续说道:“小婿的礼岳母大人自然受的起了。”

吴氏冷笑:“是我说的话有问题,还是你的耳朵有问题?我是说你这样的女婿我是担不起的了”

说罢,接着从秦思鸢的床上站了起来,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吩咐了从左相府跟来的人将秦思鸢往外抬

“把大姑娘抬回去,咱们回府”

见秦家这次似是要来真的,万延廷与万陆急忙堵住了门口,而万夫人则是堵住了吴氏:“这出嫁的女儿哪还有喊姑娘的理儿?亲家太太怎的好好的说起了胡话?”

“是啊岳母,”虽新纳了如花似玉的姨娘,这几日也尝到了好处,万延廷对秦思鸢感情也是很深的,这会子见吴氏是真的要将秦思鸢接走,一下子吓得慌了神:“岳母有话好好说,鸢儿孩子病种,这般来回移动岂不是对鸢儿的病情有害?”

“畜生”

因拦着的几人都是主子,来抬秦思鸢的人也不敢硬闯,怕伤了人,双方便就这么僵持着。秦老太君见万延廷还这般恬不知耻的笑嘻嘻的与她们说话,气就不打一处来,甩手便往万延廷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见宝贝儿子被甩了一巴掌,万夫人接着便变了脸色。原本还笑容满面的模样。一下子便垮了笑脸:“我的儿子,我都不舍得动一根指头,你凭什么”

秦老太君却是不理她,只吩咐众人道:“还不把大小姐抬回府去在这儿愣着作甚若是有狗挡路就给老身打胡作非为的事情老身还是能做几件的”

秦老太君这句话便是在明明确确的告诉万家人。他们秦家背后的势力是她万府惹不起的,即便是将万府的主子打死,皇家也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包庇的。

万夫人本身就出身市井,并不懂京城中盘根错综的关系,也不懂左相府与威国公府与皇家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所以秦老太君这句话能将久经朝堂的万延廷吓到,却是吓不住万夫人的。

所谓无知者无畏,说的大概就是万夫人这样的人。只见万夫人仍旧不知死活的横在抬着秦思鸢的几位侍卫之前,猖狂道

“想要和离保存自己女儿的名声?我呸”万夫人啐了一口口水到吴氏脚边她还是不太敢明目张胆的招惹秦家人的:“我这便让我儿休书一封,休了这个妒妇”

秦氏冷笑:“鸢丫头既不是三年无所出,又没有不孝顺公婆不有爱小姑小叔,你倒说说鸢丫头七出之罪到底犯了哪条你就要休妇?”

说罢,冷冷的看了万夫人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倒是你们,三番两次的害的鸢丫儿小产。难不成这也能算作被休弃的理由不成?”

和离虽说是夫妻两个达成协议和平分离的,可好好地放着日子不过,人家姑娘为甚要跟你和离?若是和离了,那对男方的名声是及其不好的。可休妻就不一样了。休妻便是女方的权责,分离了之后,毁了名声的也是只有女方一人而已。所以万夫人是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同意和离的。

只是她一个小小的尚书夫人,又怎么能拗得过左相府这根大腿呢。秦老太君她们这次来本身就没有打算与她们商量和离之事,而是直接来通知她们而已。

“我们先带着鸢丫儿回去,过些日子自会再过门来分割和离财产的。”

说罢,吴氏便要带着秦思鸢回去。却没想到万家人的脸皮竟是如此之厚:“我们家的东西凭什么要分给你们?你们女儿在我们府上吃我们的喝我们的。到了要走了,还要搬走我们的东西,我这边让街坊四邻的听听,到底有没有这个理儿”

说罢。觉得这些还不够,万陆又壮着胆子补充道:“还有,我们是绝对不会同意和离的”

万陆也知道,若是他们府上真的同意和离了,毁了的不止是万延廷的名声,而是整个万府的名声。她还没有嫁人。若是哥哥和离的事情传出去,试问届时谁还愿意娶一个身上疑似有毛病的姑娘做媳妇儿?她不要这样,所以即使知道自己这般说会对不起平日里与秦思鸢她们的交情,可一想到若是自己哥哥与秦思鸢和离后,自己的下场,她便害怕的直发抖。

秦思鸢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么关键的时候,万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先是震惊,旋即便悲凉的看向了自己的丈夫,她多么希望这个时候她敬爱的丈夫可以为她说一句话,为他们摇摇可危的婚姻说上一句话。

只是也许自私是整个万家人的特性,也有可能是人的天性吧,想到和离之后对自己的影响,万延廷也顾不得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样的话了,关键时刻却是重重的给了秦思鸢一击,也总算是将秦思鸢最后保留的一点幻想敲碎了

万延廷说:“秦氏善妒,对待妾侍太过苛刻,犯了七出之一,是该休弃。”

一句话,将秦思鸢所有美好的幻想都敲碎吹走,灰飞烟灭。

秦思鸢绝望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便全是绝情:“我一没打骂程姨娘,二没且从未让她在我跟前立过规矩,敢问夫君,这善妒之名从何而来?”

秦思鸢这一声“夫君”喊得极为讽刺,听在万延廷心里不由一阵,想要解释几句,却又觉得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已经没了往日的夫妻情分,也就再懒得解释,只冷冷开口说道:“爷要纳妾是谁三番两次阻拦?这不是善妒又是什么?一年未生出子嗣,却不让爷纳妾,也算是犯了七出里无嗣一罪,两罪相加,爷更是要休妻的”

听万延廷在这儿倒打一耙,秦思鸢心里悲凉,奈何一辈子老实惯了,根本不知该如何反驳,而秦氏这个时候却是想起了自己女儿的伶牙利嘴,心里暗暗有了主意,下次来正式领和离书时是一定要将徐子归带来的,若是在遇上这样倒打一耙的事,徐子归也可回上一二。

主意定了,秦氏便冷冷的看了万家几人一眼,冷笑:“休妻也是要过衙门的,我倒要看看,没有左相府点头,谁敢给你们盖上印章准许你们休妻”

言外之意便是她们不介意外人传她们左相府仗势欺人。这次即便是拼上整个府的名声也是要将万府整垮了的了。

万延廷听出秦氏的言外之意之后,心里便有些虚,却转念一想,虽皇上如今注重这些旧臣,却也是对待其他新贵一视同仁的,他们万家在皇上面前又不是说不上话的人,皇上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还用得到的朝臣被人给摧垮的。

这般想着,万延廷心里便有了底气,趾高气昂的让了路,冷笑:“那小婿便就拭目以待了。”

见万延廷这般不知死活,吴氏冷笑,丢下一句:“不知死活”后,便是连看都再懒得看这家人家一眼,直接与人一起,带着女儿出了万尚书府。

秦氏与秦老太君则是冷冷的扫了几人一眼之后,临走时只丢下了一句话,秦氏便扶着秦老太君离开了万尚书府。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让万家母子三人齐齐变了脸色。未完待续。

ps: 考完试了,明天一定会早点更的哦,大家等的辛苦了 谢谢大家,早些休息,晚安么么哒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晚安。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