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反击(三)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34字数:2277

被徐子归一提醒,太后淡淡的点了点头,对那嬷嬷吩咐道

“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

语气已无之前临海长公主来看她时的那些喜悦。

临海长公主是太后的亲女,太后自然不知单单是因为徐子归与季明月之间的过节。

太后的态度如此转变不过是因着魏王府与六皇子德妃的结盟罢了。

且不说徐子归虽未明说季明月是在六皇子的西山别院将人伤了,却也是暗着提示过些许。这会子德妃听了消息便先临海长公主她们一步进了她的慈宁宫找徐子归麻烦。如此以来即便徐子归刚刚暗示的不明显,这会子太后也能看出些许名堂来了。

徐子归暗自看了太后一眼,见太后果然心绪不佳,心里便知自己与莫乐渊这几日来的功夫总算是没白费,总算是让临海长公主与季明月两人心思不简单这么个事儿在太后心里扎了根。

临海长公主还不知生了什么事,进来时却也觉出气氛的微妙来,逐眼观鼻鼻观心的给太后福了礼后便不再做声,只等着徐子归给她行了礼之后便站在一旁等着太后开口。

临海长公主心思深,知徐子归在这儿呆了这么儿一会儿定是把该说不该说的全说了的,逐这会子倒也不急着开口,只带着女儿在一旁站着,等着太后先开口。

缘因秦思鸢的事儿是莫乐渊发现的,逐刚刚吴氏进宫时,莫乐渊便跟着皇后去了凤栖宫,也算是给太后和徐子归留了独处的时间让徐子归好将事情按计划做完。

如此以来,留在这慈宁宫中的便都是一些颇为沉的住气的人了。一时半会儿的,竟是没人先开口说一句话。

主子们不开口说话,屋里伺候的更是没有一个敢开口,小丫鬟们就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过大,生怕惹得主子不开心了迁怒到她们身上去。

如此,一时间屋内陷入了一篇静默。

“哀家乏了。归儿你扶哀家进去休息。”

太后显然是因着临海长公主默不作声而怒气更深了些许,当下便也不再忍着,却是直接从位置上扶了徐子归的手就往内室走。

“母后!”

临海长公主一直将季明月护在身后,微微显露出一种保护的姿势。摆明了态度不会做任何一个退步。这会子见太后这是真的生了气,临海长公主也不敢再耍小性子造次,赶紧拉了季明月,将女儿从自己身后拉了出来

“明月不懂事误伤了云锦郡主的丫鬟,儿臣这次特意带着明月给云锦郡主赔罪来了。”

随着临海长公主的话。季明月倒也当机立断的便朝着徐子归的方向跪了下去:“那日我将你丫鬟打伤屎我不对,事后你也将我的丫鬟打伤,咱们两个倒也算扯平,不如就让这件事过去罢了。”

语气倒是嚣张的很。

徐子归挑眉,不动声色的大量了季明月一眼,心下冷笑,知道临海长公主这是在以退为进,而季明月进京以来盛有跋扈之名,这会子若是真的哭哭啼啼的给自己道歉倒真的不如就像如今这般面上全是委屈一脸倔强不愿道歉,只是碍于临海长公主与太后才不得不低头认错。这般以来。太后瞧了定然也是只有心疼的份儿的,哪里还会有什么怨气。

徐子归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便当机立断的也跪了下去。面上如季明月的表情无异,皆是一副不甘不愿出于被迫的委屈模样。

“公主这是做什么?公主真真是折煞臣女了,臣女怎当的起公主这一跪?况且臣女的丫鬟本就是贱命一条,怎么比得过公主身边伺候服侍的尊贵?是臣女的错,臣女不该对公主身边的丫鬟动刑的。”

语气中更是委屈与不满,虽像是暗讽,可在太后听来,却更像是徐子归为了不让她两厢为难只得委曲求全与季明月认错。

这般想来。太后倒是心软了不少,心里便也就不在气徐子归跪在宫门口将此事闹大这一出了。

眼见着太后看向徐子归的眼神越发的温和,德妃心里便不由暗暗着急,与临海长公主对视几眼之后。德妃心里便多少有了些主意。逐德妃看向徐子归,神色淡淡的开口道

“本宫听说云锦郡主正是为了这事儿才会在宫门口跪了一夜?云锦郡主这一跪不要紧,可是硬生生的跪出了两宗罪!”

说着,德妃冷笑一声后才又继续道:“其一云锦郡主身为郡主,如今却是为了一个丫鬟连名声都不要了,本宫倒没想到你与身旁伺候的奴才们感情这般深厚!”

说罢。又冷笑着看了徐子归一会儿,又继续道:“其二,只是一个奴才的事情,你却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扰了太后休息,成何体统!”

德妃说到最后,就连声音都升了上去。太后听了德妃的话,心里有气,面上却是仍旧不显,甚至是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只是淡淡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巧的是归儿今儿过来是找哀家赔罪来的,而并不是像你说的那般来为了个奴才来扰烦哀家!”

太后说罢,徐子归便接着开口道:“臣女一时气急伤了明月公主身边得力丫鬟,这会子冷静下来自然是要来赔罪的……”

“那你为何不去我公主府赔罪,跑太后娘娘这儿来作甚!”

不等徐子归说完,季明月便嚣张跋扈的打断了徐子归的话,眼带挑衅的看着徐子归,眼底却是一片清明,无半点糊涂之色。

徐子归意味深长的看了季明月半晌后才满面委屈的开口

“臣女伤了人有违太后娘娘之前对臣女至真至善的殷勤教导,自然是要来娘娘这儿赔罪的,倒是公主,伤了人难道就没想过要来与娘娘请罪的么?”

徐子归一番话下来,一是间接的像太后解释了自己这般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何,另一方面,也是在直接破除季明月只想着扮猪吃老虎以退为进来引起太后同情的做法,好让太后心里认定了这是错全在季明月身上。

“你!”

徐子归惯常不按常理出牌,季明月本是早已习惯了的,只这会子被徐子归这般一问,她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索性便继续装作嚣张跋扈的模样看向徐子归,正欲继续开口时,却又有宫人打帘进来通传,说是四皇子妃带着四皇子侧妃来给太后娘娘请安来了。

听那宫人说是郑嘉颖与邵清媛,徐子归嘴角才勾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来。

这下,人算是来齐了吧。(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家一路来的陪伴,也谢谢大家始终没有放弃我。我会好好努力,六十九天之后考试,考试两天,再等我七十一天,七十一天后喂饱你们哈哈哈哈!

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晚安。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