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婚前(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38字数:4136

柳绿死后徐子归便很是低沉了一段时间,期间生了场大病,病中迷迷糊糊的,总说看见了柳绿,说起了胡话。【】喜欢网就上l。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直把秦氏吓的不轻,怕是柳绿阴魂不散,请了法师来看,又去了正元寺请了惠安大师过来,却都不见好。蓝香哭红了双眼,跑到柳绿坟前哭了一场:“我知你是不放心姑娘,紫黛虽是废了双腿,心智却是没坏,有咱们几个帮着姑娘,你且放心,况且习秋也是个好的,姑娘近日来也越发倚重她了,你且放心便是。”

说完,又烧了些许纸币说道:“咱们是自幼长大的情分,姑娘说即便你背叛了她,也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咱们几个更是不会忘了你。就放心去罢。”

自此,徐子归的病才日渐好转起来。

徐子归病中莫子渊来看过几次,也奈何名不正言不顺的,不方便总来。便大手一挥,将府上所有的良药都往威国公府上送去。又觉徐子归这算的上是心病,又从太医院送了两个这方面的太医过去。

太后想要亲自出宫去瞧瞧,奈何岁数大了,不便行动。皇后母仪天下,不方便随意出宫,莫乐渊便代替了两人,带了太后与皇后赏赐的药材出宫来,守在了威国公府。

毕竟是准儿媳,听说徐子归病了,皇上与也是大手一挥送了些许珍贵的药材。

皇上一送,后宫的妃子门为了讨好皇上,也都纷纷赏了药材下来。

一时间,上京城便炸开了锅,瞧着皇家这般看中徐子归。逐徐子归病刚好,便纷纷都过来以探病为由想借此与威国公府攀上些许关系。

徐子归却因着柳绿的事情一直都闷闷不乐的,待人接物也都些许懈怠,也就只有闺阁好友来时,才漏出些许笑来。

徐子若瞧着担忧,怕徐子归闷出病来,与莫乐渊商量了半晌。便发了帖子请了周意宁过府来玩。

“怎的这般憔悴了”周意宁也算得上是三天两头过来的,这会子见徐子归比上次见时又憔悴了不少,不由担心道:“你该放宽心的,不然柳绿还是放心不下。”

“是啊。”徐子若叹道,一面给徐子归送水,一面安慰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姐姐,若是你不将柳绿除去。柳绿必然会将咱们的计划全盘托出,届时咱们可就是输的片甲不留了。”

“可不是,”莫子渊也叹着气劝道:“归儿你想想我大哥,大哥坐在那样的位置上,是万事都不能走错一步的。走错一步就全盘皆输了归儿,柳绿若是将咱们的计划全盘托出,大哥也就必死无疑了。”

“是我太自私了,”徐子归低着头垂泪:“我总想着我自己开心,按着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

“莫要多想了。”

徐子归未说完,就被一声温润的声音打断。徐子归闻言抬头望去。见是莫子渊过来,心里不知怎的,一时间竟然觉得宽慰了不少。

哑着嗓子道:“你来了。”

莫子渊淡淡点头,快步走到徐子归身边,试了试她头上的温度:“怎么又憔悴了许多”

见是莫子渊来了,莫乐渊便给众人使了眼色,福了礼退了下去。

待她们出去之后,徐子归才拉着莫子渊的手似是撒娇一般

“怎么又过来了你总是往这边跑,不怕外人说你太过儿女私情么”

“怕什么”莫子渊将徐子归抱进怀中,揉着她的脑袋笑道:“自个儿媳妇儿还不让人看了么”

说罢。又笑道:“再等几个月,我便能天天见你了。”

徐子归知他说的是再过几个月两人便可成婚,不由羞红了脸:“那也要再等几个月。你这般总往我们府上跑,朝臣们会说你儿女情长的你也”

“好了。”莫子渊捏着徐子归的鼻子,打断徐子归的喋喋不休的嘴,笑道:“我是过来与你爹爹和你兄长商讨朝中之事的。只你父兄都知我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才让我先过来瞧瞧你的。”

莫子渊这么一说,徐子归更是羞红了脸,一会儿哥哥过来。怕是又少不得一番好意嘲笑。

徐子归又听他还有要事在身,急忙赶道:“你且先去忙你自己的,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没事的。”

莫子渊见她今儿个心情不错,便也放心下来,又嘱咐了她好好休息莫要多想,这才去了威国公那边。

说来也怪,莫子渊走后,徐子归便日渐好了起来,气色也红润了许多。

自此又过了数月,到了旧历年底。因着这是徐子归在家过的最后一个年,威国公府办的格外的喜庆,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看上去便格外的热闹。

更热闹的,是徐子归唯一的姑姑从沧州来了信,说是侄女大婚,要跟姑爷从沧州过来。

徐老太君拿着信,开心红了双眼:“自慧姐儿十五岁嫁去沧州,老婆子我就再未见过她,总算要回来了,总算要回来了。”

二老爷三老爷并威国公因着徐老太君高兴,都笑着附和着徐老太君。

徐老太君又迫不及待的交代威国公:“快去打听打听你妹妹到了哪里,想来也就这几天就能进京了。”

说着,又拉着徐子归描述道:“你姑姑出嫁时你才将将两三岁,如今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你对你姑姑可还有印象”

上一世徐子归出嫁时,徐正慧因着家中孩子生了重病,没能过来,只姑父带着表妹过来了一趟。这一世看来表弟躲过了生病这一劫,徐子归心里也替表弟开心,这会子也乐得配合徐老太君

“只记得姑姑喜欢带着归儿玩闹了。”

徐老太君便哈哈大笑起来:“是了是了,你姑姑同你脾性一样,最是猴皮爱玩闹,只不知如今做了娘稳重了些没。”

秦氏便笑道:“想来慧妹该是稳重了不少。”

秦氏嫁进威国公府时,与徐正慧也破位交好,姑嫂两个甚是和睦,关系与徐子归跟裴嫣然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了。

徐老太君来了兴致,晚饭时也比平时多添了一碗饭。威国公虽看着高兴,却也担心老母亲积了食,私下里吩咐了人上了山楂汤让徐老太君消食。

徐子归兄妹几个又与徐老太君玩闹了半晌。便各自回了院子。

自此过了四五天,待到除夕那日,正巧徐正慧与其姑爷带着一儿一女的到了威国公府。

徐老太君早就等候多时,待到见到时。便泪眼模糊的只拍着徐正慧的手不言语。

姑爷则是被威国公徐子瑜几人带到了外院相认。

徐正慧也是许久未见母亲,如今想念的很,见了徐老太君便要跪下行大礼,被徐老太君拦住

“一路风尘仆仆的怪累的,莫要跪了。”

徐正慧才哭道:“女儿不孝。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

说着,便拉了一儿一女过来:“兰姐儿淳哥儿,快给外祖母行礼。”

还不等两个孩子行礼,便被徐老太君一把捞进了怀中,心肝肉儿的叫着。

徐正慧恰巧也看到了徐子归,似是不敢确定一般,拉着徐子归的手上下打量道

“归姐儿出落的越发水灵了,可还记得姑母”

徐子归忙给徐正慧福了礼,笑道:“自然不会忘了姑母,姑母还与离家时一个模样。”

一句话。将徐正慧说的心花怒放,从手上退了镯子塞给了徐子归,对着秦氏笑道:“这孩子倒是会说话,”说罢,调笑道:“也就是皇家看上的儿媳妇儿,不然看我非抢了来不可。”

秦氏嗔道:“还与做姑娘时一般没脸没皮,仔细这一双儿女笑话”

王氏却是笑着拉了秦氏的手笑道:“大嫂您瞧,慧妹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欺软怕硬”

徐正慧逐娇嗔道:“娘您看,大嫂三嫂两人合伙欺负我”

秦氏笑着摇了摇头,指着徐子若几个姐妹挨着介绍了:“姑娘们都在这儿了。一会小子们跟着他爹过来再与你介绍。”

徐正慧听说了秦氏两个儿子出息了,忙恭维了两句,王氏则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点头:“咱们徐家的儿子都很优秀。”

只郑氏脸上不是滋味,却又不好说什么。这些儿女比起来。倒是她的儿女最不争气。就连王氏的孩子也各个不是科举谋出了好出路,就是嘴巧的讨了太后的喜欢。再反观她的儿女,却是各个都不争气,只等着组上蒙荫。

徐正慧本就与郑氏不合,这会子见她这幅表情,心下了然。却也比当年稳重的多,知这是重逢的喜庆日子,倒也没给人添堵。

待到威国公与其姑爷闲话过后,带着一众儿子过来,又是一阵相认,秦氏顾及着他们自家舟车劳顿,便安排了她们统统下去休息。

晚间再一同吃过年夜饭,陪着徐老太君耍了会儿牌。按着旧列一家人一同出去驱赶了年兽,守了岁,便各自回去歇息。

第二日一早起身先去给父母祖母拜了年,才又一同去了宫中朝贺。因着快要出嫁的缘故,徐子归不好在宫中久留,只给皇上皇后以及太后拜了年,又与莫乐渊闲话了一会儿,便跟着祖母母亲回了府上。

跟着徐子归回府的,还有宫里派的教养嬷嬷。

还有不到两个月出嫁,徐子归要学的的东西自然是多不胜数。

上半天徐子归跟着教养嬷嬷学规矩,下半天便跟着秦氏学管家或是独自绣嫁衣。

像徐子归这样的人家自是不用自己绣嫁衣的,多少缝上两针意思够了也就好了。只是第二日要送的荷包却是要自己亲自绣的的才有诚意。故而徐子归这几日确实忙的有些晕头转向的,一有闲暇时间,便嚷着蓝香给自己按摩放松,偶尔私下里还会说些孩子气的话

“结婚这般麻烦倒不如不接,一辈子做姑娘多自在。”

也就是有传闻说新人婚前最好一个月都不要见面,否则婚后会不幸福。所以才没有了莫子渊爬窗,徐子归这才放心大胆的说了这样的话。

说来也好笑,徐子归倒是没想到莫子渊是会相信民间传闻的人,最后一次来见自己时还郑重其事的道了别:“我们大概要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能见面,你万事保护好自己。”

“姑娘傻笑什么呢”习秋一进来就看着徐子归抱着个荷包笑的眉眼尽是:“可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

徐子归抬头,见是习秋进来了,脸上笑意倒是不减,伸手招呼习秋过来:“我正欲使人唤你过来。”

“姑娘找奴婢可是有什么吩咐”

徐子归笑着摇头:“没有安排,只是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进宫。”

徐子归嫁进宫中,不同别人嫁进王公贵族只带四个丫鬟。徐子归身边是要带六个丫鬟的,两个一等,两个二等,两个三等。其他再带几房陪房也就够了。

如今紫黛双腿未好,且被秦氏认作了义女,是不能跟着自己进宫的,只能留在宫外辅助自己。徐子归身边一等丫鬟便只剩了红袖蓝香和习秋。

徐子归带进宫中的一等丫鬟毫无疑问的是蓝香与红袖,习秋若是愿意跟着自己进宫,便只好从了二等,逐徐子归才这么一问。

习秋倒也不含糊,徐子归一问,便跪了下来:“承蒙姑娘厚爱,奴婢自是愿意跟着姑娘进宫的。”

红袖与蓝香年纪也不小了,倒是许了人,习秋倒还是有指望升上一等的。

见习秋心里明清,徐子归越发喜欢,亲自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又与她闲话了几句,便打发了她下去。又让她将莺歌唤了来

“莺歌,你娘是要跟着二姑娘进四皇子府的,你可愿意跟着我进宫”

莺歌心里倒也清楚,有春华她们几个在,徐子归就算带自己进宫也是三等丫鬟。不过进了宫倒是有了好的发展,总比留在府里强,回答的倒也干脆

“奴婢愿意。”

徐子归这才笑着点头,挥手让莺歌退了下去,心里也有了打算

一等丫鬟便带着蓝香跟红袖,二等丫鬟便带了夏沫跟习秋,三等便带着莺歌跟春华。

在宫中一步留意就被人投了毒,故而徐子归才带了两个会医术的在身边,而冬雪与紫黛则隐藏在府外做自己的左右手,帮自己留意宫外的事情倒也是不错。至于陪房届时秦氏与徐老太君自会赏赐,倒不是自己该担心的了。

如此一切便也算是安排妥当了。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