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回门(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0字数:4059

“盼香,”见徐子琳举手欲要再打蓝香,徐子归眼里闪过一丝愤怒,隐了眼里的愤怒便对身旁的盼香吩咐道:“替本宫教教六姑娘规矩。【全文字阅读】”

“是”

盼香屈膝应是,上前站在徐子琳前面微微将蓝香护在身后,对徐子琳说道:“宫里的官女子见到蓝香姐姐还须礼让三分,六姑娘难不成自命身份比官女子还要高些不成?”

意思便是徐子琳嚣张跋扈,自命比皇帝的女人还要娇贵了。

徐子琳年幼无知,郑氏却是知道轻重的,只是不服气自己女儿被一介丫鬟威胁,逐讽刺道:“娘娘如今飞上了枝头做了凤凰,便这般磋磨自家人么?莫不要忘了,没了母家的支持娘娘在宫中也是站不稳脚跟的。”

徐子归心里冷哼,面上却是不显一丝,只是淡淡的看着郑氏,便让她觉得心里发虚。秦氏知女儿这个时候不好回话,正欲说句什么替女儿反击回去,裴嫣然便已经抢在了前面

“娘,前些日子世子爷与妾身商量说等着娘娘今儿回门时再给娘娘装些银子,说咱们在宫外使不到多少,倒是娘娘,宫里需要打点的多,生怕短了娘娘的银两。”

徐子归出嫁那天几乎轰动了整个上京城,据说第一抬嫁妆已经进了宫门,可最后一抬嫁妆还没从原地方挪动。且据宫里开箱的人说,每一箱的嫁妆都塞得满满当当的,没有一丝缝隙。可见徐子归的嫁妆有多多,有多受宠。

逐裴嫣然这话虽是说给秦氏的,却是在暗暗告诉郑氏,徐子归是威国公府的嫡长女,胞兄又是世子爷,不怕没有威国公府的支持。

徐老太君听了裴嫣然的话暗暗点头,只是徐子琳毕竟也是自己的孙女,老太太到底也是心疼的,逐出声圆了场:“琳姐儿年幼不懂事。惹了娘娘不悦,还不赶紧给娘娘道歉。”

话里的意思却是处处在维护徐子归了。

徐子归感动的看着徐老太君,果然不论自己爬的多高,在祖母心里自己都是需要被维护的那个小孙女。

徐子琳不服气。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母亲的眼神制止,逐不甘心的上前给徐子归福礼:“长姐莫要怪罪,妹妹知错了。”

徐子归本是想让她与蓝香道歉再为难她一番的,想着是徐老太君亲自打得圆场。不好再说什么,又想着这是自己的回门礼,闹得太过对自己也不好,逐淡淡点了点头,笑着与秦氏几人闲话起来。

“若姐儿这几天在家可有跟着母亲管家?”

“你嫂子眼看着就要临产,是要你妹妹过来帮帮忙的。”

徐子归这才略略有些失望的点头:“原想着要妹妹进宫陪我住一段时间的……”说罢,似是才看到徐子云一般,对徐子云招了招手,笑道:“在家时不觉得,出了家门才发现。想念的还是家中姐妹,才知道一家的姐妹才是至亲。”

徐子云不知道徐子归突然对自己有了好脸色是作甚,面上虽也笑盈盈的看着徐子归,心里却是想着反常即为妖,徐子归如今成了太子妃,却对自己这般客气了,一定不安好心,嘴上则是应酬道

“长姐走后,妹妹也时常想念长姐呢”

徐老太君虽不知徐子归要做什么,却也乐的配合:“你们是同胞姐妹。一笔写不出两个徐字,自然格外亲。”

徐子归便红了眼眶:“祖母说的可不正是这个理儿,孙女刚刚进宫,没得说话的人……”说罢。抬手擦了擦眼泪,笑道:“好不容易团聚,不提这些伤心的事儿,云姐儿可愿意随本宫进宫住一段时间陪陪本宫?”

徐子云便知徐子归这是将她与莫清渊的婚事要提上日程了。逐垂下眼睑娇羞的说道:“能替长姐解闷,妹妹自然是愿意的”

徐子归这才似是很开心一般拉着徐子云的手对秦氏笑道:“娘,您可同意?”

徐子归将徐子云带进宫中要做什么。秦氏与徐老太君几人都心知肚明,逐也都笑着点头:“你们姐妹自来要好,云姐儿进宫陪娘娘,臣妾也放心些。”

说罢,便对徐子归等一众姐妹挥手笑道:“娘娘与姐妹们一同去未出阁时的闺房看看罢。”

徐子若便笑着携了徐子归的手笑道:“长姐走后,娘还是保留了长姐在时的模样,****着人去打扫呢。”

“娘……”

徐子归感动,拉着秦氏的手不知该说什么,秦氏却是笑着对徐子归挥了挥手,笑道:“去罢,一会儿过来用膳。”

那模样像极了徐子归未出阁时早间去给秦氏请安,要回自己院子时秦氏对自己说的话。

见徐子归像是要哭的模样,秦氏笑道:“娘娘莫要这般,娘娘这般叫臣妾心里也不好受。”

说着,却是先徐子归一步落了泪,秦氏急忙拿手帕揩去脸上的泪水,徐子归却是自责道:“都怪女儿,徒惹了娘伤心。”

秦氏眼中带泪,却是笑着摇头:“娘娘与姐妹们去玩罢。”

徐子归便带了一众姐妹去了流清苑,徐老太君则是将兰妈妈叫了进来询问道

“娘娘与殿下今日可好?殿下没给娘娘委屈受罢?宫中的人可都懂规矩?”

兰妈妈一进来,徐来太君便急急问道,让兰妈妈哭笑不得:“老太君全都放心,殿下对娘娘是极好的,宫中的人也都懂规矩,老太君莫要担心。”

“快些说说”

毕竟是嫁进宫中那样吃人的地方,不止徐老太君担心秦氏也是担心的不得了

兰妈妈也知几人担忧,逐福了礼,将这几日发生的事事无巨细的与秦氏几人说了说:“……皇后娘娘竟是亲自缝了荷包给娘娘做见面礼的,皇上更是……给了免死金牌。”

“什么?”徐老太君与秦氏对视一眼,惊讶道:“皇上怎么送这样的东西……”

“自然是看重咱们娘娘,在给娘娘做脸呢”兰妈妈笑盈盈的回了话,又继续道:“虽说殿下贵为太子,对娘娘却是极好的……这几日殿下不用早朝,娘娘的眉毛都是殿下亲手画的,娘娘劝他。殿下还说娘娘羡慕寻常百姓家的恩爱生活,他便尽量满足……这次娘娘三朝回门送的礼俱是殿下亲力亲为的。”

徐老太君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也不枉他那般着急的将归儿骗了去。”

说罢,又问道:“可有人给归……给娘娘找不痛快的?”

“既然是在宫中。总少不得有的,”兰妈妈叹气,眼里闪过不屑:“不过全被咱们娘娘三言两语的扭转了乾坤罢了。”

说罢,便将临海长公主与德妃几个怎么难为徐子归的,徐子归又是怎么反击的讲给了秦氏几人听:“……老太君与夫人放心。咱们娘娘聪明着呢,并不是谁给的委屈都愿意受的。”

秦氏却是笑道:“这孩子自小机灵,这下我与老太君也算是放了心。”

说罢,又嘱咐道:“虽说娘娘机灵,却毕竟年幼,有些事情总是想不到的,日后你跟在娘娘身边,时刻提点着些,别被那些心思不正的绊了脚。”

兰妈妈急忙应是,秦氏便与徐老太君并几个妯娌闲话起来。徐子归则是与姐妹们一同在流清苑闲话着

徐子琳一向与徐子云交好。可自从郑氏挑唆着徐子云勾、引四皇子被徐子归抓了现行又被徐子归教训了一顿后便与二房保持了距离。

见徐子琳无聊,恰自己有话要单独与徐子若说,便给徐字凝使了眼色,徐字凝也是个聪明的,见徐子归给自己使眼色,略略一想便明了了其中意思,逐笑着起身对众姐妹笑道:“前些日子我瞧着花院中的桃花开的正旺盛,姐妹们一同去赏花罢?”

徐子琳早就待的不耐烦,自然第一个回应,徐子婕见小妹徐字叶跃跃欲试想去看的模样。虽不喜欢这个庶妹,却又怕她年纪小单独出去有什么危险,逐也不情愿的上前牵着徐子叶的手跟着徐字凝走了出去,徐子淇见大家都往外走。小小的她也傻乐的跟着,徐子琳自来看不起这个庶妹,自然不会管她,徐字凝瞧着可怜,便上前抱起了徐子淇走了出去。

见徐字凝与徐子婕都颇有做姐姐的模样,徐子归淡淡点头对徐子若说道:“婕姐儿与凝姐儿都长大了些。”

见徐子归口气里老气横秋。徐子若不由调笑道:“长姐不过将将成亲,语气却像是祖母那般了。”

徐子归嗔瞪了徐子若一眼,叹道:“忙过这些日子,我便将你接进宫中陪陪我。”

听徐子归叹息,徐子若以为徐子归在宫中受了委屈,急忙问道:“可是有谁给长姐委屈受了?”

却不曾想徐子归想要给自己找个好姻缘。

听许子若口气焦急,徐子归不由好笑:“有皇后娘娘在,太后娘娘也给我撑腰,谁敢给我委屈受?”说罢,便将皇上给自己免死金牌的事情与徐子若说了说

“……你姐夫不肯告诉我原因……你说,皇上作甚要……”

徐子若皱眉:“我觉得殿下肯定是知道原因的,而且依妹妹所想,皇上这般似是在给长姐与姐夫准备后路……”

“不错!”徐子归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

正说着,冬雪便从外打帘进来,看见徐子归便快走几步,眼眶微红的跪在徐子归下方:“姑娘,姑娘总算回来了,紫黛姐姐与奴婢们盼了好久。”

徐子若便知主仆几个定是有许多旧事要叙,逐起身笑道:“花园里的桃花开的正甚,妹妹也该去看看的了。”

徐子归便对徐子若点了点头。待到徐子若出去之后,徐子归便也红了眼眶,亲自将冬雪扶了起来:“带我去见见紫黛罢”

冬雪点头,忙扶着徐子归去了紫黛房中:“紫黛,快看谁来了。”

冬雪话音刚落,紫黛便由邹昌珉扶着出来,紫黛见到徐子归亦是红了眼眶,哽咽道:“姑娘……”

徐子归忙快走几步,扶着紫黛的另一边,亦是哽咽道:“可以站起来了么?能站多长时间了?”

邹昌珉便替紫黛答道:“昨儿刚刚能站起来,只能站一会儿就该坐下了。”

徐子归点头,欣慰道:“果然时隔三日定当刮目相看。”

蓝香与红袖更是欣慰,上前与邹昌珉一起将紫黛扶着上了轮椅:“大家都在花园里,咱们也不好例外,紫黛与我们一同去花园散散心罢。”

紫黛点头,红袖正欲推轮椅,邹昌珉便抢先一步笑道:“交给草民就好。”

红袖本欲说“这怎么使得”,却见徐子归对自己暗暗摇了摇头,眼神在紫黛与邹昌珉之间转了一下,红袖便知道了徐子归心里想的什么,见邹昌珉推着轮椅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下了然,便也不再跟他抢,则是与盼香几个一起跟在徐子归身后,去了后花园。

见徐子归过来,徐子若几人忙过来迎接:“原想着姐姐不过来了,咱们几个都要走了。”

徐子归则是笑着点了点徐子若的额头,看着眼前的一片桃花感慨道:“许久不见这桃花了,却不想今儿见了它,越发想念儿时了”

说罢,便对几人挥了挥手,笑道:“你们既是累了便先去祖母那儿罢,本宫这儿有蓝香几个伺候就是了。”

几人屈膝应是,便纷纷退了下去。

徐子归这才从蓝香手中抽出手来,对蓝香几个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必跟着,自己则是往那颗桃树旁走去。

正好一阵风吹来,些许花瓣往下飘散着,落在了徐子归的肩上,发梢上。徐子归伸手抚了抚树干,嘴角微微翘了翘,学着小时候的样子,围着桃树转了一圈。

恰巧徐子瑜兄弟几个带着莫子渊过来,正巧看到徐子归像幼时那般,在风吹下围着桃树转圈。

莫子渊突然就想起了当初,初见徐子归时。那时徐子归还是七八岁的孩童,脸上的笑容天真烂漫,围着那颗桃树来回跑着,笑声一直不间断。

那天的风也如今天这般恰到好处,那天的阳光,也如今天这般明媚灿烂。(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