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计谋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1字数:4050

太监丫鬟们本就在外守着,这会子听见莫子渊喊人,月容月溪并着其他几个丫鬟鱼贯进入室内,徐子归才掩去眼中的冷笑,换上一副悲凉的口气劝道:“殿下莫动了气伤着身子,二妹妹也是一时糊涂……”

说罢,上前扶起见莫子渊发怒便吓得跪在地上的徐子云,恨铁不成钢道:“二妹妹着实糊涂了些,若是不知道这些药材是做什么的该问清楚的,你这般,一番好意倒成了居心不良……罢了,念你初犯,不知者无罪,你且下去歇着就是了。【全文字阅读】;.”

说着,便对着莫子渊跪了下去:“殿下,臣妾知道您恼了二妹妹,可念起初犯您就饶恕她一次,让她在宫中再陪陪臣妾吧殿下。”

若是刚接进宫就被太子遣返,虽说是发了旧疾,可这上京城中的人都比别人多长了许多心眼,里边的根源岂有想不出来的?届时徐子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屋里众人不由心里对徐子归又多了几分敬畏——徐子云这般对待徐子归,徐子归却为着徐子云的名声着想,他们的太子妃娘娘果真菩萨心肠,日后他们只要肯跟着徐子归好好做事,忠心耿耿的对徐子归,还怕自己没有好前程么?

于是,在徐子归刻意无意的经营下,又收买了一部分人心。

其实徐子归这话里虽说听着像是在袒护徐子云,仔细想来,却是把徐子云的后路给斩断了——若是徐子归不先下手为强说徐子云并不知道这些药材掺在一起什么用途,反倒让徐子云抢了先,届时她一个规格女子,不清楚这些倒是情有可原,若是传了出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相反,徐子归抢了前先替徐子云开脱,后又责备徐子云不知道问问其他人就这么做,这样一来,传出去,别人就会多想一些了。到底是真的不清楚这些药材的用途?还是刻意打听好了故意给太子喝的?

莫子渊自然知道徐子归跪他是权宜之计,虽说这样。可看到徐子归跪自己。莫子渊心里还是不得劲。只是又不能坏了徐子归的计划将徐子归拉起来,索性眼不见为净,丢下一句:“随你!”

便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于是。剩下的众人面面相觑,太子殿下是连带着太子妃娘娘一起恼了。

徐子归戏还没演完,在莫子渊走了之后便伏在地上低低哀泣,还是盼春反应快些。连忙拽了盼春一起将徐子归从地上扶了起来:“娘娘莫伤心了,地上凉。娘娘仔细伤了身子。”

徐子归眼里却是全是绝望,扶着盼春的手哽咽道:“你且去打听打听太子去了哪里,夜里凉,太子穿的又单薄。去给他送床被子去。”

盼春见莫子渊这般对徐子归,徐子归还这般顾着莫子渊,心里感动。连连应是,与盼香一起抱着被子找莫子渊去了。

徐子归这才似是才想起徐子云来一般。对着徐子云自嘲道:“让妹妹见笑了。”

说罢,便对蓝香吩咐道:“将二姑娘送回寝宫去罢。”

“是。”

蓝香并不知道这是两人的计谋,只当莫子渊这次真的恼了徐子归,不由担忧的看了看徐子归,见徐子归对自己点头示意自己放心,这才屈膝应是,“请”了徐子云出去。

徐子云一时没反应过来,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虽说没按着自己的套路来,可总算将两人的关系给调拨了,想着赶紧回去想下一步该怎么做,逐也不再逗留,随着蓝香出去了。

徐子云走后,徐子归才挥退了屋里众人:“红袖与月容月溪留下就好,你们都下去吧。”

语气里还是充满着悲凉。

众人见徐子归这般,便知道徐子归此时定是伤心极了的,逐也不敢造词,怕被当了出气筒,这会子徐子归赶人,他们便纷纷都退了下去。

待众人退下之后,红袖才红着眼眶安慰道:“殿下只是一时怒火攻心罢了,赶明儿殿下想起娘娘的好来,便过来了。”

徐子归收起了一副悲凉的模样,笑着点了点红袖的头,开始吩咐:“红袖,明儿个你便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散播出去,就说本宫与太子生了口角,太子已经恼了本宫,太子晚间也没有在本宫这儿过夜。”

说罢,又对月容月溪两个吩咐道:“月溪你去找太子殿下,让他今天晚上过来一趟,莫要被人发现了。月容你明儿一早便出宫一趟将本宫与太子生了口角,太子恼了本宫,晚间也没在本宫这儿过夜这件事传出去。”

“娘娘?”红袖几人不解,俱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徐子归,徐子归却是笑道:“看我作甚?还不快去按着吩咐做事!”

逐红袖几个虽还摸不清徐子归与莫子渊夫妻两个要做什么,但知道两人并没有生了嫌隙,便俱是松了一口气,纷纷按着吩咐下去了。

到了晚间,徐子归躺在床上听见窗户处有异动,便知是莫子渊来了,逐从床上坐起来,对莫子渊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竟然一甩袖就走了。”

莫子渊无奈笑了笑,上前捏了捏徐子归的鼻子,恨声道:“我不过是不想看你跪我,索性眼不见为净,没想到正中了你的下怀!”

说罢,将徐子归抱进怀里宠溺的问道:“说吧,想要做什么?”

徐子归眼里闪过一丝冷光,冷笑道:“宫里宫外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们的笑话呢,咱们若是不给点动静,岂不是要让人失望了?”

莫子渊点头:“有道理。”

徐子归继续冷笑:“你上次说七年之内不提娶侧妃一事不知道遭了多少人记恨,现下咱们两个生了嫌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趁机钻空子呢。”

莫子渊继续点头:“有道理。”

“说正经的呢!”徐子归见莫子渊脸上一派正经的附和着自己,手却不是太别老实,不由拍掉他的手。嗔瞪莫子渊一眼,无奈:“我在与你说正经的呀。”

徐子归眼神晶亮,明眸皓齿的,这般一瞪哪里是在训斥,分明就是在勾、引。莫子渊一低头,准确无误的吻上徐子归的嘴唇,慢慢汲取徐子归的芳香。直到徐子归快要喘不上气来时。莫子渊才放了她,笑道:“说罢,你的计谋。嗯?”

徐子归这般做自然是早就想好了计策。既然他的小妻子这般想着替他与那些坏人斗智斗勇的,他便当一个吃白饭的也不错,这样还有豆腐可吃,如此甚好。

徐子归被莫子渊这般不正经给气的胸闷。狠狠瞪了莫子渊一眼,在莫子渊说话之前。细细的说了自己的计划:“……这样,别人就真的以为你恼了我,我是彻底失了宠。”

莫子渊挑眉:“你倒真舍得,就不怕我……”

“你敢!”不等莫子渊说完。徐子归便似只饿狼一般扑在莫子渊身上,阴狠狠的说道:“你若是真敢做什么,信不信我废了你。”

徐子归的废了他。自然不是说要废了他的太子之位,而是要他……呃。终身不举。

莫子渊眨眼,果然最毒妇人心:“那可不行,你若是废了我,你下半生可是要守活寡了。”

说罢,抓住徐子归伸过来要揍他的手,笑道:“为了你后半生的幸福考虑,我是不该真的做什么,你说是不是,嗯?”

徐子归咬牙,这厮真的是太欠扁了!

“事情都说完了,你哪来的就回哪去!”

莫子渊立马哀叹:“本来以为娶了亲就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在这么来回折腾翻墙翻窗户的,哎,没想到啊。”

徐子归磨牙:“你走还是不走!”

莫子渊挑眉:“走,当然要走,不过嘛,走之前……嗯?”

莫子渊故意说了一半不再说下去,意味深长的上下打量徐子归。徐子归气的直瞪他:“走之前作甚?”

没办法,今晚上莫子渊觉得徐子归给外的动人,刚刚的一个吻根本就满足不了他。

于是……又是一场运动。

徐子归体力不支,累的昏睡了过去,莫子渊这才放过了他,在徐子归睡颜上吻了吻后,才替徐子归仔细擦拭了身上,又整理了自己的衣衫,这才又从窗户处翻了出去,回了外书房。

于是,第二天盼香与盼春来挖徐子归起床时很是好奇——昨儿夜里太子殿下没有在这边过夜,怎么她们娘娘还是一副累及了的模样?

徐子归则是一面配合着盼香穿衣服,一面心里暗骂莫子渊。

徐子归由着盼香几个穿戴整齐之后,红袖这才过来,俯身道:“娘娘移驾膳厅吧,蓝香将饭摆好了。”

见红袖进来,徐子归便知道昨儿夜里交代的事情红袖都散播出去了,逐哀哀点头,叹道:“殿下不过来用膳么?”

盼香几个并不知道徐子归两人的计谋,见徐子归这般,逐安慰道:“娘娘别多想,殿下早早上朝,这会子大概是被皇上留下了也未可知。”

“是啊是啊,”盼春急忙附和着盼香,劝慰道:“殿下对娘娘那么好,一定不舍得真的恼了娘娘的。”

徐子归却是始终提不起精神来,一直一副悲凉的表情。盼香几个不由更是心疼——怪不得早上娘娘那般没休息好的模样,看来是昨天夜里的事一直堵在心里,所以她们娘娘才没睡好的。

“罢了,”徐子归叹气,正巧兰妈妈进来,徐子归对兰妈妈点头道:“二姑娘去膳厅了?”

兰妈妈点头:“二姑娘在膳厅等着姑娘呢。”

徐子归这才扶着盼香的手,由着众丫鬟簇拥着去了膳厅。

“长姐,”徐子云见徐子归过来,逐起身福礼,左右瞧了瞧,见没有莫子渊的身影,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得意后,便上前从盼香手中接了徐子归,扶着她在餐桌前坐下:“殿下昨儿没有回去么?长姐脸色不太好,可是昨儿没休息好?昨儿……昨儿都是妹妹的错……”

说着,就要给徐子归跪下,徐子归急忙拦住,脸上尽是憔悴:“妹妹这般是做什么?还不快坐好了!”

眼里却是全是冷笑。徐子云这般看似在劝慰她,实则却是在时刻提醒着她昨儿夜里发生的事,想让她时刻想着莫子渊已经恼了自己,让自己一直伤心!

“都是妹妹的不是……”徐子云垂着眼睑,本来想要打听一下莫子渊现下的住处,却被徐子归转移的了话题。

“快些用膳吧,一会儿我去给母后请安,你可要与我同去?”

徐子云自然是要与徐子归同去的,宫里最守不住的便是秘密,昨儿个莫子渊拂袖而去时那么多人在场,这会子估计太子与太子妃生了嫌隙,太子妃失宠的事情整个皇宫都传遍了吧。纸包不住火,这件事皇后早晚都要知道,即便皇后现在还不知道,徐子云也要趁着这次请安将这件事捅到皇后面前去,且还要添油加醋一番。如此一来,这般不恭不敬的儿媳妇想来皇后也是会恼了的。

“妹妹着实担心姐姐自己一个人,姐姐去哪儿,妹妹自然是要同去的。”

徐子归冷笑,端起碗掩盖住冷笑的嘴角,喝了一口粥后才又淡淡说道:“妹妹有心了,叫姐姐好生感动。”

“应该的。”徐子云亦是垂下眼帘掩饰住眼里的冷笑,心里却是猖狂,看日后你徐子归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红袖做事一向稳妥,徐子归交代的事情想来做的滴水不漏且快速。这次也一样,徐子归还未去给皇后请安,整个皇宫便传遍了太子与太子妃两人生了嫌隙且太子还当夜拂袖而去一夜未归。

逐今儿个皇后处格外热闹,有的是人早早的便到了凤栖宫,打算看徐子归的笑话。自然,也有不少关心徐子归的人,也早早的到了凤栖宫,比如莫乐渊。

莫乐渊一早从白芷那听来了消息,便急急穿好衣服,连早膳都顾不上吃,跑去了凤栖宫。毕竟徐子归与莫子渊两人的感情莫乐渊是有目共睹的,这会子若是传闻属实,她确实担心徐子归会一时想不开的。(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